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宋风晚傅沉

番二40:大佬回京,六爷看到亲吻照?
    ᦳ 血光之灾一说,完全是怀生杜撰的。

    他精通佛理,但不会解签算卦,更不会识人相面,这句话,纯粹是针对某人嘲讽的还击,没什么依据,所以也不会明白,某些话真的不能乱说,可能会一语成真。

    中午傅沉与宋风晚皆不在,虽然几人辈分有差别,毕竟年纪相仿,即便不住在一起,也算一起长大,没那么多拘束。

    煮了六只螃蟹,有半数都进了傅渔肚子里。

    怀生恰好坐在她对面,她动作干净利落,蟹肉蟹黄蟹膏都被剔除得干干净净,就连壳子堆放在一起,都是整齐的。

    就是动作太爽利,剥螃蟹也不是特别容易,所以她的动作难免透着股狠劲儿。

    她还涂着口红,所以动作虽狠,吃东西的时候,却非常优雅得体。

    怀生并不是很爱吃这些,吃不到肉,剥壳还费劲儿,他面前的螃蟹还未动,就抬手递给了傅渔,“还吃?”

    “你不吃?”傅渔挑眉,“对这个过敏?”

    有不少人不能吃螃蟹。

    “不是,不爱吃。”

    “这东西性寒,吃多了不好。”傅渔笑道,傅钦原却瞥了她一眼,分明是想吃的,假模假式的装什么,果不其然,话锋一转。

    “不过你一番好意,我也不好拒绝。”

    傅钦原轻笑,“你少吃点,真的性寒。”

    “我知道。”傅渔原本也吃得差不多了,剥了肉,还递了些给怀生,“这蟹肉真的很肥美,好歹尝个鲜,我手很干净,没什么病菌。”

    “谢谢。”

    傅钦原咋舌,他这个做叔叔的,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傅渔其实这么做,是有目的的,晚上肯定要麻烦他,现在肯定得“伺候”好了,吃人嘴软,他肯定不好拒绝她。5s

    怀生可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螃蟹当真分外美味。

    “叔,你今天心情不错,看起来应该进展得不错啊。”傅渔笑道。

    “还行。”

    “上回从你家回去,路上我还给她吹了点耳边风,看起来是奏效了,你别看她平时大大方方的,遇到感情的事啊,难免羞涩内敛,你要多主动些。”

    “我知道。”

    傅渔咋舌,“我觉得你还不够主动。”

    她压根不知道,某人到底有多主动,还以为两人处于朦胧期,觉得傅钦原动作太慢。

    “那我多努力。”

    此时围桌吃饭,只有严迟是旁观者,他没作声,暗中观察。

    他对外不表露,这心底已经猜到了傅钦原在追人,而且那姑娘百分之八十是京家那个,前段日子姐夫表现异常,说打错电话,那时候就好像是在梨园,那是京家的。

    傅钦原此时心情好,也是去了趟京家,反正他大概率推断:

    就是京星遥了。

    他抬手,给两人酒盅内斟了些许酒,“我敬你一杯。”

    傅钦原挑眉,好端端的,敬酒做什么?不过他还是端着酒杯,客气喝了杯。

    严迟和京寒川还算熟悉,也清楚那位是个什么人,此时只要八个字送给他:

    胆大包天,勇气可嘉。

    严迟不傻,这种事他们不挑明说,他是不会问的,不想搅和进去,权当傻子,听不懂,反正以后出了什么叉子,也与他无关。

    所以他这个做舅舅,也只能给他敬杯酒,他毕竟年纪,势单力孤,没那么大能量,帮不上什么忙,所以也不能怪他……

    因为几人一边喝着酒聊天,一边吃着螃蟹,一顿中饭,愣是吃了两个多时,傅渔刚洗了手,准备加入傅钦原等人的群聊,手机就震动起来。5s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立刻接起,“星星,怎么有空找我?”

    傅钦原撩了下眉眼,大家见她在接电话,噤声不语。

    “你要请我吃饭?”傅渔诧异。

    “对啊,之前你和诺诺都请过我,最近太忙了,也没时间,这两天正好没什么事,就想约你们晚上出来聚聚。”

    京星遥是想给傅钦原递个消息,有些事,电话也说不清楚,肯定要见面,拉上傅渔等人做挡箭牌,压根没人怀疑。

    “可以啊。”傅渔立刻点头同意,她是巴不得把傅钦原推销出去,不待京星遥开口,她就立刻开始主攻。

    “不过星星,有些抱歉……”

    “什么?”

    “我在叔这里,这严先森还是怀生师父都在,所以你需要多准备一下了。”大家都在,自然是见者有份。

    “可以,我定的包厢足够大,我待会儿把定位地址发给你,晚上六点见。”

    “嗯,不见不散。”

    傅渔挂了电话,才看向桌边几人,“星星请客,晚上出去吧。”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怀生思量着,好不容易清净了。

    “那我也不去了,正好留下,我们单独聊会儿。”傅渔说得很随意。

    怀生怔了下,这人真是骨子里的坏。

    傅钦原憋着笑,虽然某人方才“诅咒”他有血光之灾,可他秉持着国际社会主义人道精神,还是开口给他解围,“出去聚聚吧,全当散心。”

    怀生只得点头。

    傅渔抿了抿嘴,这和尚在社会里混了这么久,好的不学,怎么尽学了些虚伪客套的东西,想去就去,还非得别人和他客气两句。

    也没人强迫他啊,还一脸不情愿。

    **

    京星遥请傅渔等人吃饭,叫的也都是他们圈子里的人,京寒川是赞成的,他希望女儿多出去走走。

    只是听说段一诺也会去,略微蹙眉。

    这丫头人脉多,认识异性很多,性子也随意,他莫名想起回京当晚京星遥与她去唱k,段一诺说叫了一些朋友,弄得热闹些,难不成……

    是在那晚认识了某个人?

    段林白就不能好好管管自己女儿?

    段林白因为和段一诺父女谈心失败,管不着她别的,就让段一言带着她去学校图书馆,把毕业论文弄一些。

    他们此时正在定论文题目,段一言的论文题目已经定下,连摘要和整体脉络都弄好了,某人却还毫无头绪。

    此时正被段一言紧看着,硬着头皮翻看参考书。

    接到京星遥的电话,差点激动地从椅子上蹦起来:

    真是她的救星啊!

    段一言直言:“六点见,我们五点出发,你还能能力两个半时。”

    “哥,我得回去洗澡换个衣服!”

    对面的人瞥了她一眼,“你今天头发不油,不需要清洗。”

    段一言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女生对头发如此在意。

    以前两人上学的时候,她还续着刘海,就算马上要迟到,没办法将整个头发清洗干净,也必须把刘海给洗了。

    洗个刘海,某人出门走路都带风,好似整条街最亮的女仔。

    搞不懂这些女生。

    段一诺气哼哼的低头继续看书。

    “……”她以后绝壁是不会有嫂子的!

    看样子,段家传宗接代的任务,是落在她身上了。

    她这瘦弱的肩膀,真是承担得太多了。

    段一诺此时心底怨念着自家大哥,压根不知,自己马上就要上到京寒川的黑名单上。

    “姐去聚会,我们也盯着?”京家人询问。

    “如果段一诺带人过去,就盯紧那个人。”

    京家人点头。

    看样子,六爷是笃定姐在外面有对象了,已经开始布下天罗地,严防死守。

    京星遥原本还想叫上许家的人,只是转念一想,大舅许舜钦家的那个也是个人精,保不齐察觉点什么,还是别招呼他们了。

    她心底思量着如何与傅钦原说这件事,到了傍晚,准备出门时,却接到傅渔电话,说是正好路过京家,来接她一起走。

    她换了衣服下楼,却瞧着傅钦原居然在和自己父亲交流养鱼心得。

    傅钦原之前买了几条鱼回去,似乎是死了一条,正在询问京寒川原因。

    京星遥却看得头皮一阵发麻。

    他到底哪里来的勇气这么接近他爸?

    ------题外话------

    我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这时候还敢亲近六爷。

    三爷:我们纯粹是鱼友之间的交流,没私心,你们别想太多。

    众人:……信了你的鬼话。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