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宇宙包子铺

第一章.千年槐
    太阳像是没睡醒一样,懒洋洋的趴在海面这张大床上,映得蔚蓝的海泛起了橘色的光,一艘旧旧的白色轮船正在不急不慢的朝着自己的目的地驶去,轮船的甲板上停满了大大的车,和等待着登岛的人。甲板上的人大多面带倦意,只有一位站在船头的身影显得格格不入,那是一位老人,看样貌七十有余,脸上藏不住的褶皱与他的精神头显得矛盾,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清澈,让人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毛病。

    画面的另一头是船的目的地枫岛镇

    三月初雨后,轻柔的风透过刘宇宙的窗子,此时的他还依旧撅着自己的大屁股睡着觉。

    刘宇宙,今年二十三岁,是个彻彻底底的死肥仔,大专三年过后就没有出过远门,也没想着去找份工作养家糊口,虽然家里还算富裕,但父母终究也有老去的一天,对于这个年龄的青年,刘宇宙的身心状态确实有点颓废,然而此刻清闲的他,绝对想不到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即将迎来天翻地覆的变化。一个天大的胁迫,正慢慢的靠近镇东的鬼礁码头。

    鬼礁码头是枫岛镇唯一的码头,也是这个不起眼的镇最繁华的地段,此刻码头边的商贩,正焦灼的等待着自己的货品到来。

    “怎的说也该到了啊,比平时晚来了不少了都,对吧,老张?”说话的是镇中粮油店的李四,是当地出了名的急性子

    “你看你急个什么劲呢?不就是一二十分钟的事吗,头班船什么时候晚过半个时,除了触礁来不了了,再说不是一二十年的老船长领着谁敢开咱这?”回话的是镇西蔬果店老板张三,俩人也算是发了,从怼到大,都成家立业了,还不罢休。

    “懒得理你。”李四垫着脚,仰着脑袋,眼巴巴的看着远处的海面

    张三看着眼前的李四摇着头,满脸无奈。

    “来了,来了,船来了!我靠刘叔咋在船上呢?我没眼花吧?”李四一把拽住张三的胳膊喊道。

    “真的假的,别看走眼了?”当然张三不是因为船来了如此惊讶,是因为李四口中的刘叔,这回张三也垫着脚,仰起了脑袋,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刘叔驾到了!

    轮船慢慢的靠近码头,船头的身影也略加清晰,没错就是他,曾经在枫岛镇上响当当的人物——刘文化

    当船刚停稳,张三李四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货品啥的也全都抛在脑后,完全没了往日的沉稳劲。

    船上的刘文化也早就看见他俩,嘴角不自觉的上翘,嘴里嘟囔着“这俩子,一点没变。”

    他漫步走向岸边,先到的李四直接捥住他的胳膊,哽咽的说到“刘叔,你可想死我了。”

    张三也有些伤感,虽然自己的刘叔精神头十足,眼睛里还是往日的坚韧与清澈,但是脸上的褶皱,和岁月这把沉心锁压垮的肩膀,让他禁不住感叹起来,岁月不饶人啊!

    “你们先弄货去!忙完正事再好好聊。”刘文化当然知道他俩来这里的目的,连忙催促道。

    俩人虽是不舍,但还是听话的打算与他暂先分别。

    张三说道“刘叔一会跟着我们的车回去就是,等我们装完货,带着您老正好顺路不是”

    “行了行了,今天你俩谁的车我也不上,老些年没回镇子了,我走镇旁的路看看镇子”刘文化说道

    和张三李四约好晚上聊后,刘文化就迈着步子朝着码头入口走去,码头上有些松弛了的木板被踩的嘎嘎作响,像是欢迎着刘文化的到来。

    “镇子是变化了,人情还是以前的人情,咱枫岛这个地方,孩子们都没得说,当然还有她。”

    其实刘文化这一次回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为了自己的初恋,另一个是为了他那让人着急的孙子。刚才之所以不让张三李四送他,因为想要去看看自己的初恋。信里她说自己没多少日子了,所以他赶着最早的渡轮,生怕错过了心念的她。

    镇子上每家每户,依旧用着几百年前最时髦的厚重青石砖,和印刻着工匠名字的灰褐色瓦片。古朴精致的瓦片紧紧地抱在一起,就像是当年刻下工匠名字时被赋予灵魂一般,打算轮回于每个世纪,守护着子子孙孙延绵千秋之季。刘文化踱步在街道上,街上的人少之又少,对于这座岛上的居民来说,每天像是度假一样,他要去的地方是镇北稍靠近海岸的千年槐,信里她说三月初三日在老地方等他。九寸红绳挂树稍,一生所爱隔山海。

    刘文化握住手里早已经泛白的红绳,心里想的全是当年对她的辜负。

    大约十几分钟后,刘文化来到了镇中与镇北的交汇处,这里开始慢慢的上了坡,镇北地势高,有一条蜿蜒河,从最高处从未停止的流淌着,这条母亲河养育着世世代代在枫岛的人们,刘文化走在一旁的道上,忽然停了下来,弯着腰,双手扶着膝盖,有些气喘吁吁,看着河水想起了当年,那时候一伙人光着屁股没羞臊的在河里游泳,顺着河漂流而下,然后河水像母亲一样,轻柔地把这些初生牛犊的子,慢慢的带下山去。

    “几十年前,咱这河可没这么浅喽,”说过话后,他慢悠悠的用手扶住了腰,再一次挺起了后背,一步一迈的朝着千年槐走去。

    此刻的刘宇宙当然还在酣睡中,然而太阳却开始慢慢地振作起来,打算把整个枫岛镇照的一丝不挂。

    千年槐其实不足千年,只是寄托着人们的心望罢了,人们希望千年以后,子孙也能够一直繁衍生息。

    老槐树的肚子早就空枯了,镇上的老人说,不忍心让我们心望落空的它,宁愿看着自己的肚子被撑得越来越大。但是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到外部的树梢,花开叶落,延绵不绝。树枝上被挂满了红绳,这些红绳有求子挂的、有希望大病痊愈的、有盼亲平安的、也有希望情定今生的。

    有一种情况是需要把红绳解下来,那就是求得了孩子的,原本的红绳是两股副绳系成一起的,孩子满月后,需要把一半系在孩子的手腕处,另一股则需要保留好,人们相信老槐树会带来绝好的姻缘,只要是老槐树求得的孩子,男孩女孩之间必然有上天注定的缘分。等到孩子成年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姻缘,男孩子需要把当年保留的副绳,与女孩子的另一股副绳系在一起,然后新的红绳再次以某种愿望形式系在千年槐上时,而后许下的愿望会出奇的灵验。

    这时树下坐着一位女孩,孩子都天生活泼好动,女孩像是被赋予什么很重要的任务一样,静静地坐在树旁隆起的槐树根上,手里攥着一封信,两只脚丫垂在空中,不自觉的来回晃动,不时的眨巴着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满眼里没有半点不耐烦的样子。

    千年槐不算高,单单看它的外表,就能看出它经历过多少沧桑。龟裂了的树皮,暴露在山顶上十几公分宽的树根。承载着千千万万愿望的它。并没有因为如此多的心望而就此垮掉,而是屹立在枫岛上,守护着每一个人。

    “喂喂喂,你就是刘爷爷吧,这是给你的东西。”话语间女孩早就跳下了槐树根,颠着自己的步子,来到了刚刚爬上山头的刘文化面前,一把塞过信件后,又颠着步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得微风中恍惚的他,满脸疑惑。当看向手里的信件时,心中所有疑团又都瞬间解开了。

    信的封口,若隐若现漏出的红绳,好像在告诉他,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