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宇宙包子铺

第七章.柳家的讣告
    海风慢慢的变得有些狂躁,竟席卷起浪花,重重的冲着海岸边一阵阵的拍打着。弄的大船也跟着摇曳起来。躺在海面上的太阳,见势头不对,开始慢慢地躲进了海岸线里。

    “我们该回去了。”刘文化伸展着老腰,深深的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刘宇宙看见自己爷爷身子乏了,连忙把他扶了起来,然后三人重新缠好火把,浇好油点燃后,就沿着洞口不紧不慢的回去了。

    当天色刚刚暗沉下来,他们也刚好回到宅子里。

    “刘爷爷我饿,还要吃你做的饭……”,这时马猴的肚子咕噜噜的响了起来。

    刘文化当然不忍看着马猴饿着,但是自己早就困的不行,眯着眼睛,头不自觉的,一下一下的往下点着,竟然坐在床边打起了盹。

    刘宇宙轻轻推着爷爷,慢慢的让其躺了下去,用身下的被子,卷住了刘文化的肚子后,这才放下心来。

    “爷爷困了,咱们给爷爷做饭吃好不好?”刘宇宙轻踏着脚,趴在马的耳朵边说道。

    马猴听后乖乖的点了点头,就随着刘宇宙下了楼。

    厨房里马猴捡的‘武器’还剩下不少,但灶台上的食材却仅剩不多,刘宇宙也并没有多犯难,他的一向原则是食材不够,泡面来凑。

    “淡淡,烧火的重担就先交给你了。”刘宇宙摸着马猴的脑袋说道。

    见马猴动起手来,然后又再一次的爬上楼,他轻着步子走到客厅拿了几桶泡面,走时看了一眼卧室里的爷爷,发现睡的还挺香,就放心的下了楼。

    刘宇宙毕业回来后,根本就没进过楼下的厨房,平时要不是直接烧水泡面,要不就是买点想吃的食材放到楼上的电锅里一起煮着吃。

    刘宇宙看着有些破旧的厨房,慢慢地想起了已经不在的奶奶,她老人家是个彻彻底底的黑暗料理使者,下锅的米从来不淘,做出来的菜不是没完全熟透,就是让你咸的能齁出气管炎。终于在某一天刘宇宙实在受不了了,他只好自己动手做起了饭。结果却发现了自己惊人的做饭天赋。

    遗传这东西有时候其实很玄学,比如有的人左撇子,生下的孩子也是左撇子,就像刘家在外开包子铺,一开就是几代人,店铺也越开越大,做饭天赋也都很强,这一定跟身体里某个遗传基因有关吧。

    见锅被马猴烧的温热,刘宇宙拿起油倒了进去,见炖锅里还剩几根排骨,就用漏勺捞着放进炒锅里,然后把午时还没用完的菜,简单剁了剁,看见排骨微微的有些焦黄,就一股脑也跟着的倒进了。

    大约经过一二十分钟的翻炒后,刘宇宙让马猴去叫起爷爷吃饭,自己则忙着把菜盛了出来,然后接着煮起了泡面。

    饿的不行的马猴,没几步的就爬到了楼上,踩的地板呲溜呲溜的。还没到卧室呢,就把躺在床上的刘文化给闹醒了。

    刘文化拨开被子,扶着床的边缘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接着揉了揉眼睛,看向外面,窗外灰沉沉的天让他有些恍如隔世。

    “刘爷爷,起来吃饭了!!”刚进屋的马猴急着性子,喊道让刘文化去吃饭。

    无奈的刘文化,只好慢慢的站了起来,牵着跑过来的马猴就下了楼。

    他俩刚一下楼就看见刘宇宙早就备好了的饭菜。

    一大盘大杂烩,三碗煮过的泡面,全都静静地等待着他们的到来,刘文化心想还从未吃过孙子的饭,就大步大步的赶了过去。

    刘文化用筷子夹起一口菜后说道:“味道中等,刀功极差,火候掌握的凑乎,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马猴则吃的不亦乐乎,对他来说,这饭菜比刘文化做的虽然差一些,但比他自己的妈妈做的要强百倍。

    “每一块肉,每一块蔬菜都应该侵入感情的去对待它们,火的大,油的温度一样也得重视,什么东西先放,什么东西后放,也得看好时机。”刘文化也顾不上吃饭,一句一句的看着面前的孙子说道。

    刘宇宙也不说话,头点的跟哈巴狗一样,停也不停地吃着饭。

    “明天起。每天早上要往鬼礁码头跑个来回,你看你的胖样,再不锻炼锻炼,我怎么领你出去闯荡?”

    刘文化看孙子大口大口吃着饭,皱着眉头说道。

    刘宇宙听到后,一口泡面呛进了鼻子里,那叫一个难受啊。“什么……???,我不出去,那都不去!”

    “好子,不出去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刘文化被气的够呛,一下子把筷子拍在桌子上,起身就向冲着刘宇宙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

    刘宇宙心想要完蛋了,也来及放下手中的碗,端着就打算往宅子外面逃命,刘文化则抄起屁股上面的板凳,接着就往前面追。

    可两个人还没出门呢,门外面却出现了一身影,这是个样貌大概不到五十的男人,头发油亮油亮的向上翘着,身上穿着还算有些档次的中山装,胳膊间夹着一个不大不的皮夹包,双目显得有些失神,满脸愁容,好像最近遇到什么难缠的事情。

    这人看见刘文化后,眉毛稍稍不自觉的往上挑了起来,显得很是惊讶。“文化你真的回来了啊?”

    此人名叫柳志中,是枫岛现任镇长,之所以直呼刘文化的名字,是因为他是刘文化的远房表叔。

    刘文化看见他后,连忙把手中的板凳背到身后,也没说话点了点头回应了他。

    “镇长,吃饭没?要不屋里吃点?”刘宇宙对着柳志中说道。

    “不了,我来是有事情要通知,一会还得去别家呢。”柳志中回过刘宇宙的话,就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信件模样的东西。

    “我妈月初走的,因为是初一不好往外发讣告,就等了两天。”

    “什么?你个混账!你们可真够孝顺啊?”刘文化竟怒红了脸,全身发抖起来。

    “我们家的事用的了你管?再说论辈分你也不能这样给我说话啊?”柳志中微扬起脑袋,用手理了理有些乱了的脑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滚你个辈分,臭东西!!”刘文化刚说完,竟把身后的板凳一把扔向了宅门外的柳志中。

    “你是疯了吧?”柳志中被砸中了胳膊,夹着的包也随着掉落,他连忙把包捡了起来,瞪着有些情绪失控的刘文化

    看刘文化马上要冲过来,只好灰溜溜地逃走了。

    刘文化想要追上去,但是身旁的刘宇宙一把抓住了他,刘宇宙不明白爷爷到底怎么了,惊讶中却慢慢的从内心深处透出了一丝丝心痛。

    “没想到她真的走了,为什么我没见到她的最后一面呢?”刘文化突然有些心悸,直接扑通一声直接坐到了地上。

    “爷爷身体重要,不管什么是事情都别急坏了身子。”刘宇宙蹲了下来,用手扶着爷爷,把手中的讣告交给他。

    “宇宙,如果想在岛上待一辈子,你也许会慢慢地变得跟这个混蛋一样的。”刘文化有些哽咽,接过刘宇宙手中的的讣告说道。

    天色渐渐黑的通透,马猴担心的从刘文化身后抱住了他,宅门外的树被风吹的沙沙作响。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