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宇宙包子铺

第九章.大闹灵堂
    今天的枫岛镇显得特别的不寻常,这里没了往日的宁静,天空也随着灰沉沉的,反常的空气湿度,让人感觉随时要下一场雨。

    “宇宙你再看看我上衣有没有褶子?”刘文化正对着门口的全身镜,喊着跑过步后,还没缓过劲的刘宇宙。

    “没有没有,除了你脸上有褶子,别的地方我一个没看见。”刘宇宙坐在床边,费劲的抬着头看着爷爷说道。

    “好子,说你爷爷老了是吧?你赶紧起来给我仔细瞧瞧,要不你别想舒服了。”刘文化看着镜子,上下打量着自己说道。

    “刘爷爷,宇宙哥骗你呢!别的地方也有褶子!”站在一旁看着刘文化的马猴说道。

    “哪里有?淡儿,快告诉爷爷。”刘文化低下头看着马猴说道。

    “手背上还有褶子,还有脖子上!”马猴诚恳的看着刘文化说道。

    “好吧……”刘文化失望的抬起头,继续整理起衣服。

    床边的刘宇宙此刻早已捧着肚子,趴在床上笑的喘不过气。

    画面转到镇北海岸边的一座气派的院落里。

    整个院落从大门上到内堂里,里里外外都挂满了纯黑的布条,内堂最中央,摆放着一口,样式简单的棺材,棺口敞开着,一个样貌和蔼可亲的老奶奶正安详的躺在里面。棺材旁有一对夫妇正在声嘀咕着什么,不知道再商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看看你个妇人家,我都说了加上这口棺材,里里外外花了不到000块。”男人不耐烦的说着有些唠叨的女人。

    “我不管,丧席也不能办的太好了,多弄着素菜,能少一点肉就少一点肉,一家最多的才给500,老太太病了这么久花了我们不少钱!她这一走我们不得把钱给捞回来?”女子委屈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倭瓜,好像再皱皱眉毛,再噘噘嘴,整个脸就会向着里面断了一样。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嘛?你也不看看我什么身份,我在这个地方干点什么,别人也不敢乱说一句!”男人说完用手呼喽着油光发亮的头发,相当自信的说道。

    “市里的慈善基金听说昨天已经下发了?听说比平时多了好几倍!!!这下我们不得发了??”女子一边说着,一边瞪着发着亮的眼睛,口水都快就出来了。

    “嘘……!!!你这舌头有多长啊?不怕被别人听见吗?”男人一把捂住女人的嘴,生怕隔墙有耳。

    突然门外,真的不知道从哪里传出声音来,吓得原本蹲在地上的夫妇,直接软瘫在了地上。

    楞了有一会儿,爬到门口的男人却没发现半个人影。

    大约是快到九点钟左右,整个枫岛的大大的人,都停下手里的生计,回到家里穿起了素装,每个人的左胳膊上系上了一缕黑色的丧带,向着镇北沉默的走去。

    刘家老宅里三人也在准备着赶过去。

    “对,乘第三班船,来的时候不用再通知我直接过来。”刘文化对着电话里的另一头说道。

    “走吧,爷爷。”刘宇宙看着正打着电话,样子有些沉重的爷爷说道。

    “好。”刘文化挂掉了电话,牵着有些不知道在犹豫什么的马猴下了楼。

    三人出了宅门就想着镇北走去,可是越是走的近了,马猴就越是走的慢,问他咋了也不说话,刘文化只好抱起马猴往前走。

    几人刚到了上坡处,后面不知道是谁喊住了他,刘文化刚转过身去,才发现是自己的大舅哥——白荣亭

    “是文化吗??”身后的白荣亭佝偻着背,远远看着,浑身上下一根毛发都没有了,有些发黄的皮肤上布满了老年斑。看见刘文化后激动的双手有些发抖。

    “哥,是我!”刘文化慢慢的放下了身上的马猴,急忙走了过去,捥住步履蹒跚的白荣亭的胳膊。

    “文化你终于回来了,我这条老命多亏了你才活下来了!”白荣亭说完竟然热泪流出。

    原来刘文化名下有一个f基金会,一直帮助着镇子,白荣亭那时得了肠癌,如果没有刘文化的f基金,自己的命早就没了。

    刘文化当然不知情,他只是每年往下拨钱,钱的用途他一概不过问。

    不仅是自己大舅哥的病,镇东的码头,老槐树的养护,岛上各种各样能入眼的基础设施,都少不了刘文化的帮助。

    “哥,咱先去忙正事,忙完咱老哥俩好好叙叙旧。”说完几人结伴向着镇北走去,马猴牵着刘文化的裤角跟在身后,整个脸上满是愁容。

    天还是那般昏沉沉,只不过一阵风呼呼地从着镇东的一片海域刮了过来,让人有些沉闷的心有了一丝丝清凉。

    此刻倭瓜脸的妇人早就站在院落门口,收着前来吊孝的镇民,给的挽金,脸上藏着的笑意让她的脸显得特别别扭,镇民给过挽金后,看也不想多看她的脸,只好匆匆地进了门。

    每个到了内堂的镇民没有一个不大声埋怨着,看着特别特别简陋的棺材,应付人的摆设,不禁让人心寒和愤怒!

    “干什么,干什么??我告诉你们,上面的钱已经拨下来了!!谁家不缺那几百块钱,你们就请随意好了!”柳志中,用手撑着腰,仰着脖子,冲着镇民喊到。

    镇民只好停止了埋怨,如果补贴金下发不到自己手上,下个月的生活,大部分家庭都会过得相当困难。所有人只好憋着怒火与内心里对自己的谴责,选择闭上了嘴。

    男子见状立刻变的得意洋洋,把腰挺的都往后倒了起来,像极了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华武。可还没得意完呢,大门外一声声吵闹声渐渐地传了进来。

    原来刚到的白荣亭,看见整个葬礼布局后,变得大发雷霆,冲着门口的妇人训斥了起来。妇人吓的不敢说话,只好看着正在走过来的柳志中。

    柳志中刚想威胁白荣亭,结果看到了一旁的刘文化,他只好说道:“白老头,我看你一把年纪了,就免了你的挽金,你别闹了好不好?”

    刘文化此刻却异常的镇定,让人看起来居然惧怕起来,惊人的气场,慢慢散发出来,清澈的眼眸里慢慢地往外透着一丝丝灼人的光。

    “你以为人都给你一样吗?你可别给我装好人了,你妈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可好?”白荣亭听到柳志中说免挽金后,更加气不打一出来。

    “你们哪家不得靠着我们?我们不给你们每月钱,你们能有今天的好日子??”妇人狐假虎威的说道。

    “什么靠你们?我们都是靠我身旁的刘文化!!”说完白荣亭抡起拳头,想要打人。

    妇人是外来人,没见过刘文化,这下弄的她有些没脸见人了,躲在柳志中背后,不敢再说话了。

    内堂里的镇民听到刘文化来了,连忙激动的跑了出来,向着刘文化诉起了各种苦。

    “大家伙安静一下,我们马上给你们一个公道!!!”这时刘文化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几名身穿深蓝色制度的j。

    “刘老,我们没来迟吧?”一个看起来比其他气场要强的带头j说道。

    “陈jg,你们怎么来了?”柳志吓的胆水好像破了,把整整齐齐的油光亮头发都给挠乱了,看着只在大型会议上见过的陈j说道。

    “你就是柳志中吧?请协助调查,一会查出来什么,我们有权利对你进行拘捕!”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