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宋梦千年

牛刀小试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此行华服男子原来是丐帮城北分舵的朱长老,原名朱石武,人送外号:火神。三十二岁,魁梧身材,历来脾气火爆。这不今天他接了总舵命令,正去城南长平街上的李记药铺门口闹事。不想却遇见了十几个赶去城里办事的道士。

    本来嘛,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完全相安无事多好,但架不住这火神脾气暴躁、架不住这道人向来嚣张惯了的。

    于是,就因为不心谁踩了谁的脚的事,大打出手了。

    正所谓干材遇烈火,这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事了。

    说时迟那时快,正两方斗的难解难分之时,忽然。

    一巨大身影挥棒向着道人群横扫而来,那道劲风浑然有些太过雄烈了些。一群撕斗众人立马不分敌我的分散开了些。

    待那人影落地之时,众人定睛一看,好一魁梧少年。

    “这怕真的不是要身高九尺腰围九尺了吧,怪哉,怪哉呀,道兄”。道人中一道士向着道友们说到。

    “看这着装,应是我们总舵新出的护卫弟子,不知怎的刚好经此而过。”朱长老自言自语道。

    “兀那子,你是总舵派往何处去的兄弟?我是城南的朱长老,倒是一条好手。正好此地有事,去试试身手吧。”朱长老又对着王猛说道。

    “知道了,朱长老”。对于丐帮中长老的命令,王猛还是不敢违逆的。

    “老二老三,你等且先看看猛哥耍耍,正好也是皮紧实的慌了”。

    “道人看棒”。王猛告了长老随行兄弟后,转头对着道人而去。棒未至,但话已先到。

    “好,让你见识见识贫道的剑法也好。”说着话,打马已有一位二十上下的年轻魁梧道人提剑喂招而来。

    几个轻跑借助往日训练之跳跃猛增之力,王猛三步跃起至半空挥出巨棒。

    “看我这一招棒打狗头”。说时迟那时快,剑棒已是交接。道人宝剑不愧是宝剑,只是被生生击飞了出去,到是瞧不见有啥损伤的。反观王猛之铁棒,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口子。

    “结阵”为首一中年道人呼喝道。刹时众道人便已按照各自方位结起了剑阵。将王猛已紧紧围绕在了剑阵当中。

    平日里跟着大师傅所学,也不过就那十来招棒打狗头、横扫千军、直捣黄龙、后羿射日、泰山压顶等等。但两世为人的他倒是知道,正所谓无形者形之君,无端者事之本也。招式学来干嘛的?是要用来忘的。所谓无招胜有招,不在花哨,在乎恰到嘛。

    所以他常常都自己琢磨着招式,只是限于初来年岁太,只能先苦打好根基喽。

    如今难得遇见对手,正是手痒难耐的很啊。也不管那许多,更不管那失得。拖着缺了口的铁棍就是上啊。(这或许就是肉吧)

    铁棍撑地,一个弹跳王猛已跃起半空。提棍在前,一招泰山压顶便向了剑阵左首的那多话的道人而去。

    道人也是刚刚吃了一亏的,至现在还没有完全缓过气来。剑阵立即变换,包围圈的道人已都移步王猛落脚地而来。管那许多,挽起一个棍花,继续冲道人而去。终是王猛更快一步,此时移步已至道人处的其它剑阵道人不过三四。大棍横搅处,已是飞了几把。当然很快又有新的长剑递来,当然此时王猛的铁棍也是缺口猛增。

    “打”一声爆喝,王猛就地一滚,算是安全落了地。就手横扫了一棍出去,又有五位道人递剑阻之。“铛”、“铛”、“铛”之声不绝于耳,又是弹飞了几剑。

    “呛”、“呛”两声宝剑破风之声传来。收回长棍横在前里,长剑刺上粗糙铁棍被反震了出去。

    “哈哈,好哇看棍”。杀的性起,王猛一个腾跃翻身而起,拖棍冲了上去,一时间场面很是有了鸡飞狗跳之状。

    王猛棍法确实粗鄙,道人剑阵委实高超。但架不住这近一吨的势大力沉,也经不起这群狼环伺啊。一半一半吧。

    大家正看的是目瞪口呆,正指指点点说的是唾沫横飞的时候。场面已发展到王猛飞身,将棍横平胸前俯身冲入剑阵里、众道人持剑齐射时。

    此时,剑阵也不太像剑阵了。有些乱,有些很乱,简直是开始混乱了。

    “铛”、“铛”…………“铛”…道人接下了这一记王猛的猛扑。道人齐齐后退,但王猛却只是猛进。终于“噗”、“噗”…………,棍是撞上了众道人身,愣是飞出去了一排。

    “铛”长棍落地,只见满棍是伤痕累累,怕是不好再用了。

    王猛落了地,立了下来。有些喘,忙是平复声息,静了下来。

    “好”老二当先喝了一声彩”。

    “好”、“二哥你可是抢了三弟先啊”老三不甘示弱的赶紧也跟着喝上了。

    “好”、“好”………丐帮的人及围观的人齐声喝起了彩来。此时路口,已是水泄不通了。也不知衙门怎是到了现在还未来。

    “走,这几位兄弟且随我朱石武去前面酒肆喝一杯去,压压惊。”那华服男子朱长老当先迎了过来客气到,看得出他还是很欣赏王猛这体型身手的。

    “朱长老,还望海涵。子我等三人还有要事在身,实在抱歉啊!实在抱歉。”王猛才想起要去城南刘长老那报到的事,见朱长老相邀赶紧推脱道。

    “也好,来日还要一定来我城北分舵一聚。也好让我这做哥哥的略尽心意啊。”朱长老也是有要事在身,见此也不再强求。说几句场面话,也就赶紧的办事而去了。

    “朱长老慢走”兄弟三人在后拱手作揖远送道。毕竟人家可是分舵长老,他三只是几个新出武夫。

    送完朱长老人等,也没得去理会道人们,三人便扬长而去。不,是跑而去,实是有点去的晚了的迹象啊。一溜烟的三人已是从人群里去了踪迹。

    “我们道人在这汴京城何时吃过亏啊?道长,这回可是不能轻饶了他等啊!”一道人说道。

    “走,先回去和副道录大人合计合计再说”领着众人,道人们也是从这嬉闹路口,失了踪影。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