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宋梦千年

残桥问对
    一轮明月独照,十里繁华正好。匆匆渔火众生,点点江湖再着。

    一水之隔,河这边除一两属仓库类的地点还有灯笼点着,其它矮房区俱已是吹灯拔蜡万籁俱寂了。

    也是一水之隔河对岸,那可是晚来正好啊一派嬉嬉闹闹。

    “那子唱的好啊”一面容枯槁老者道。

    只见那老者眼神沧桑,眉宇间夹杂着些许愁苦,两鬓斑白,一身素衣着身,眼神看向这边,似是看破红尘、又似仙风道骨样。

    “不知老先生如何称呼?”王猛当先抱拳道。老二老三也赶紧的跟了过来有样学样,向那枯瘦老者抱了一拳,暂时停下了吃喝。

    “一个虚名而已,不足道哉。正所谓虚名不知身已老,犹自喋喋不肯休。不足道哉,不足道哉。”似自嘲的晃晃脑袋说着话却并未停步的,老者向这边走了过来。

    “先生好”三人在此抱拳道。

    “正好路过,听闻你在这边唱腔有趣,便转了过来。那子不知你这是什么唱腔曲调啊?”老者向着王猛问道。老二老三见没他们什事,便转头继续啃鸡屁股去了。

    度数极低的酒倒是也没少喝,近一年来往日常有之事。每每功夫练的有所成时,大师傅总是会赏几个钱的。多是不可能的,但买点最便宜的酒还是可以买点的。

    别看丐帮都是乞丐,但丐首也就是帮主和这些大长老及大师傅们还是略有薄资的。

    丐帮其实更像一个大家族,里面的首领就是帮主。丐帮有敬老的风俗,尊老敬幼。不过在丐帮是没有民主的,因为所有的事情都由帮主说了算。不过加入丐帮就相当买了个社会保险,加入丐帮后生老病死全都由丐帮照顾。

    而在丐帮中象征帮主权力的就是一根杆子。

    帮主必有杆子以为证,如官吏之印信,帮主之杆子,为其统治权所在,若帮中有人违反了规矩,则以此杆子严惩,虽打死,没有怨言。

    这个杆子就是权力的象征了。

    丐帮除了帮主及长老们,底层人群还是乞丐的形态。乞丐处于社会最底层,他们乞讨生活,经常无赖的形态让人们避之不及。帮主出行的时候,经常鲜衣华服,拥妻抱妾,手下数十或数百乞丐跟随,跟当官的出行一样。碰到哪家婚丧庆吊之事,帮主便出面讨喜钱。如果不给,到时候会有很多乞丐来搅扰,他们在门前不动粗,就是恶言相向。让你生意没法做,喜事不喜,官府拿他们也没办法。

    各个丐帮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丐帮也不是随意能当的,如果你想在人家地盘当乞丐,你得去当地帮会交上贴。否则你就在街头混不下去,入了帮会要服从管理。丐帮有严格的家规,如果你以为丐帮自由自在那么就错了,江湖无处不在。

    书从来处,言归正传。

    “回老先生话,这唱腔曲调也就是子我老家的唱本。只是少入了丐帮,便是少了那么许多的回忆,倒是还能深记得这唱本,想是时候听的多了的缘故吧。”王猛恭敬回道。

    “那刚才舞的一通乱棍呢?也是老家带来汴京城的?”老者继续问道。

    “不然,这是后来跟帮中大师傅学的。”王猛立即乖巧回道。

    “有趣,有趣啊。没想到老夫夜游此地竟还遇见个少趣人。来,你过来我身边坐”老人此时已坐在了没被王猛打断的桥另一边栏杆上,招了招手招呼王猛过去他那边坐。

    “好嘞”王猛立即大步走了过去,不了啊体型太大的缘故,三步便是已经过了去,坐在了老先生旁边。

    明月还是那轮明月,但此时的桥却已是一边断裂一边载上了两个人。今晚的月亮很大、很圆,圆是因为到了月中、大嘛应该是古时没有大气污染的缘故吧。

    “见你使棍,也太不成气了。也是缘分,遇见便指点你几句吧。”老者向着身边的王猛说道。

    “好,子洗耳恭听先生教诲。”王猛赶紧回道。

    “你与敌对阵是依靠什么出招呢?我且来问你”老先生问道。

    “先观察对手的出招,再看他所用武器的方位何在。”王猛回道。

    “好,你且随我来比试几招”说完老者率先起了身,去到桥边从裂开的树上折了一根粗壮树枝为武器。来到了桥上,等待着王猛的到来。

    “这样怕不好吧老先生,我往日出招总是势大力沉的,虽然我会尽力控制但还是怕一个闪失啊。”王猛慢腾腾挪移道。

    “呵呵,十个你也近不了我的身,放心大胆的出招吧。”老者从容淡定道。

    “哦”说是这样说,但王猛还是只敢使出了两分力的拖着铁棍迎了过去。

    “先生看棒”王猛在近身后猛然提起了棍子当头打了过去,或许这样是因为他自认为可以控制力度的好一些吧。

    “看好了”老者不再说话,只是在铁棍已近时伸出木枝迎上了铁棍。

    猛然间铁棍木枝一触,王猛便感觉自家的力气如石沉大海。只是看见老者的木枝那么一带一引,自家的铁棒便飞了出去。

    “哐当”一声,熟铁棒便掉在了离两人一丈多远的地方。

    “摸了摸脑袋,王猛便跑了过去捡起木棒喊了一声扑了过来。

    这回可是用上了五分力气,招式也不在是那样的谨慎。

    一记横扫,也不说话,王猛使上了横扫千军的老套路。老者轻腾而起挟着木枝俯冲了过来。

    提起铁棍王猛斜架木枝而上,木枝上却传来如山伟力,转瞬却又绕铁棒一周向王猛而来。更近了,借力之机老者已是近在眼前,王猛只得弃棍后仰滚身而去。

    老先生也是不理,只是转身后退了十步开外,任王猛上前去捡起了铁棍。

    “老先生莫不是用的太极?借力使力卸力之法?”王猛收回了熟铁棒后站立一旁问道。

    “是,也不是。”老者缓缓说道。

    “招式确是太极招数,但那只是形。你对阵之时要勤观察敌手的心思才为上数啊。”老者略做停顿,缓缓继续说道。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