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宋梦千年

无极七势
    “无极,无边际,无穷尽,无限,无终,没有中心。这,便是道。

    “道,在太极之上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

    “天地未分,元气混成,而为一先,即为太初、太一、太极也。”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即为太极阴、阳二仪。”

    “两仪生四象,四象即为太阳、太阴、少阳、少阴。也为东南西北,也为春夏秋冬,也为金木水火,也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等等。”

    “四象生八卦,八卦即为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卦。乾为天卦,上乾下乾为纯阳。阳刚、刚健,自强不息。

    坤为地卦,上坤下坤为纯阴。地道贤生;厚德载物。

    震为雷卦,上震下震为八纯。重雷交叠,震而动起。

    巽为风卦,上巽下巽为八纯。相随不息,随风而顺。

    坎为水卦。二坎相重为八纯。阳陷阴中,重重险难。

    离为火卦。重两离相重为八纯。光明绚丽,火性炎上。

    艮为山卦。上艮下艮为八纯。山外有山,山山相连。

    兑为泽卦。上兑下兑为八纯。喜乐照人,纵横沟渠。”老者古井无波的为王猛讲解着。

    王猛一直是就在旁边认真倾听着。老二倒是也在一旁细细听着,除了老三。此时老三正百无聊赖的啃完了鸡屁股又啃起了地下捡的树枝起来。

    “来,你试试我刚演示的七势。”老者对着王猛说道。

    “喝”提起了铁棍王猛就开始了挥舞腾挪起来。月下只见城中大红灯笼点点,长空星光颗颗,一轮明月独照。一颗裂开了的大树倾倒,秋风吹过满树还未落的的黄叶都在“哗啦”、“哗啦”的呼喊着。

    似在诉说着它们的无辜,似在表达着它们的忧伤。老二倒是一直都不发一言的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老三也是一直都趴着那一边还没打坏的桥栏上,满脸无聊的啃着那根先前捡起的树枝。看着桥下的水流,或许是在想着水下的鱼肥了没有的样子。

    “重意,不重式。重心,不重形,要记住了。”见王猛收了棒子,老人自怀中掏出一本册子对王猛说道。

    “萍水相逢,也是一个缘字。既与你有缘,这本心法你且拿去好好习练吧。如果喜欢与他两人同习也无妨,你等自玩,老夫去也。”说完将册子交于王猛,便蹭蹭几步已是不见了踪影。

    “先生,我还能见到你吗?”来不及道谢,王猛猛地向着先生离去的方向喊到。

    “今生若有缘,自会再见的。”遥远的传来了一句,那飘忽不定的声音。

    河边,残桥上,还站着三个人,三个半大子。一个捧着一本册子站在风中翻看着,一个站在那人身边也细看着,还有一个正百无聊赖的趴在栏杆上咀嚼着树枝。此时的那根树枝,想来应该已是早烂了吧?没办法,他牙口好呀。

    “猛哥,这城中真是藏龙卧虎啊。我们只是出来溜达溜达的,就遇见了高手。以后学了先生的功夫,你想干点什么好呢?”老二对着王猛耳边轻声诉说到。

    “走,回去了。明刘长老可是还有差遣呢,咱们可不能误了正事要紧。以后猛哥干什么,二哥我们兄弟就干什么走。”老三叨叨道。

    “走了,兄弟们。管他呢,明天刀山火海,兄弟们一生一起闯了便是。”说完王猛带头大步豪迈的向前走去。

    不一阵子,三人便回到了城南分舵。在门口守望的乞丐,一五六岁女孩先于他三望见了,便赶忙跑了出来迎接。

    “大猛哥,今晚有没有带点吃的回来呀。”朝着王猛跑来的穿着破破烂烂衣服的丫头笑呵呵的都起了两个酒窝的说道。

    “前些天心领来的屁孩,没名字刘长老就给她改名叫了刘乐。也是太调皮,你看她身上打的、脏的。”啧啧声不断的老三和老二王猛三人赶紧迎了上去。

    “我可是没有了啊,你们看这根树枝都已经被我咀嚼烂了的。”老三掏出口袋道,虽然口袋都是破的。

    “来,给你”老二掏出了两个鸡屁股递给了那刘乐。

    “给你”说着王猛掏出了捆扎在腰上的一个布包里的几个铜钱,分给了女孩一个。这块布是找钝刀子从本来就破的自家破衣服上割的。

    “大猛哥就是好,二哥也好,就是三哥哥最坏了。”刘乐说完,便被老三追逐了起来。当然老三也就哄哄她,打打她屁股。

    王猛问起刘乐别的情况来。刘乐道:“大猛哥,好多舵里人今天都住别处去了,乐儿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但都看起来规矩得很,站得老老实实的样。”

    王猛道“看来已经有兄弟们先去踩点了啊。”

    老三笑着道:“他们都是看在帮主在才这样,至于是否规矩得很,只怕未必。”

    王猛问:“怎么?”

    老三道:“猛哥,今天帮主都来了,还来了城北的朱长老。那可是号称火神的主啊!这帮家伙谁敢不规矩啊。”

    “猛哥,看来接下来可能会有打的仗要打。明天可是要心啊“老二出来平静的对着王猛说道。

    “危难来时见英雄,兄弟们莫怕。有火神财神雷神等三位长老在,还有帮主水神长老商议,离杭州丐帮比斗已无多日,我们三还是赶紧勤加苦练武功才是。杭州帮群丐上汴京固然声势浩大,但难免引得近京其他几丐帮的非议,也让我们帮多了反对汴杭丐帮合并的借口。

    一边那乞丐啃着鸡屁股别提多么开心了,何况手里还拽着王猛给的一文铜钱呢。

    “猛哥莫忧,到那日且看你三弟如何英雄盖世,一棒子起码也要打起杭州丐帮三个狗头。”老三提起了那已咀嚼烂了一头的木枝狠狠道。

    “是兄弟,一辈子。来抱一个,到那时且看我们三兄弟去拼个你死我活看看。”王猛豪气干云道。

    “还有我,还有我。”掏出还未啃完的鸡屁股刘乐也就是那丫头说道。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