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宋梦千年

孙门讨喜
    汴京城西地界,此时正阳高照。

    长乐街边孙家酒楼上热闹非凡,来往的过客行人如梭。酒楼为上下两层建筑,木石结构。底下一层为寻常人吃饭之处,上一层为高档贵客食住之所。此时只见那二正忙的焦头烂额,桌上杯碗佳肴香味四溢而出。

    “孙大掌柜的,昨日一别,越本帮主又是来叨扰了。”突然门外街上又传来了一阵纷乱脚步声,和一句丐帮江帮主的话。

    “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与那汴京府刘德刘大人的关系,昨日来讨喜钱已是与你说得。喜钱没有,莫要再来叨扰。”孙掌柜的正在酒楼席里招待宾客,忽然听见了又是要来捣乱的人,所以赶忙也是迎了出来,义正言辞的将丐帮等人拒之门外。

    江少天江帮主拱手说道“孙掌柜的好。你新进汴京还不知得这汴京城中的规矩,每有人家办那喜事,我等丐帮都是要来讨些喜钱的。还是莫要坏了规矩的好,还是平孙大掌柜出一出的好。我等乞丐生活不易,你这也是在给你新添的孙子积福不是”。

    两人又争辩了几句,孙家酒楼中又有各路宾客陆续到来。这天是孙掌柜“喜得金孙”的正日,到得午时正在开席,却又摊上了这事。孙掌柜便返入内堂,由酒楼侍应出来了招待客人推拒丐帮。

    将近午时,两三百位远客流水般涌至孙家酒楼。丐帮帮主江少天便带着帮中众乞丐躺的躺、靠的靠、蹲的蹲的赖在了孙家酒楼大门口旁捣乱。也不打架斗殴,只是在那杵着。

    孙掌柜率着两个女婿及酒店侍应等人先后赶了出来。

    这些来往宾客许多都是原来孙掌柜老家之人,许多都互相熟识,有些却从未谋过面。见此情景,一时间大厅内外都啧啧声奇,喧声大作了起来。

    众多宾客分别在大厅厢房中吃喝,见此事不禁想到:“今日来客之中,许多在江湖上还是颇有名声地位的,虽然不三不四之辈。孙掌柜是杭州孙家高手,怎地这般不知自重,如此滥交,竟然与那丐帮中人还有了交集。岂不堕了我杭州诸雄名头?”

    孙掌柜名字虽然唤作“孙家宁”,但却十分喜爱结交朋友,来宾中那许多的藉藉无名、或是名声不甚清白之徒,只要过来和他说话,孙家宁一样和他们有说有笑,丝毫不摆孙家贵人一等的样子来。

    孙家酒楼的众侍应指挥厨伕仆役,里里外外摆设了二百来席。孙家宁的亲戚、门客、帐房,和杭州孙家的弟子、门客们等大都已是皆入了席。

    忽听闻得门外乒乒乓乓几声东西摔地声响,跟着拳脚之声大作。

    “怎么了?怎么了?”一边焦急的问了两声,孙家宁孙掌柜的一边匆匆的从内厅赶了出来。

    众宾客一震之下,尽皆都是赶了出来将酒席停在了一旁。

    一时间长乐街上孙家酒楼前,颇有了一些人山人海的感觉。看热闹的、孙家来的宾客、丐帮的帮众,怕是不下一千之数挤在这一丈见宽的青石板路长乐街上了啊。

    孙家酒楼前,倒是空出了一块地来。此时丐帮众乞丐与孙家来人,或许还有那么两个凑热闹的打斗了起来。

    “住手”忽然一声大喝道。孙家宁当先推开人群站了进去。众人乍然之下,除了几对打出了真火的外,其他众人到是俱都停了手。

    “孙掌柜的,我等帮众也就在你门前候着喜钱,不曾滋事。但不知孙掌柜宾客这边到底是谁,出了门来问也是不问上来就打了起来,我等不好说只得接招了。”江帮主拱手向着孙掌柜说道。

    “好,这边丐帮的喜钱这就双手奉上。今个本掌柜的喜添金孙,还望江帮主拿了喜钱莫要再多惹事端。还是早早退去的好,不知江帮主意下如何?”孙掌柜碍于江湖名声、碍于金孙事大,所以便起了息事宁人的念头。

    “好说,好说。我等拿了喜钱这便速速退去,还望孙掌柜的往后多守些这汴京规矩。”江帮主喝止了还在打斗的几人,回孙掌柜的道。

    吩咐完随行二去取钱来,孙掌柜的便大步来到了参与打斗的自家宾客这边。对着几位参与打斗的宾客们嘘寒问暖,处理稍后了起来。

    很快,二便取来了喜钱交于掌柜的,拿了钱,孙掌柜便来到了江帮主身边。众位丐帮武手见孙掌柜的靠近,便都围在了江帮主身边。

    “江帮主,这便是你要的喜钱,还望让你帮中弟兄们速速退去。来者是客,还请江帮主一同入席也吃些薄酒简菜可好?刚才事,是一场误会还望莫要挂怀才是。”孙掌柜对着江帮主徐徐说道。

    “好,就当交下了孙掌柜这一个朋友。”江帮主回孙掌柜道。转头又吩咐两位同行长老领着众乞丐返回总舵去,喜钱也一并交于了丐帮城东分舵的号称财神的李永川李长老。

    “走”招呼着众宾客及丐帮江帮主人等便是复又回了宴席上。

    绫罗绸缎,锦衣华服。丐帮帮主虽然乞丐,但也是殷实人家的。虽比不上那些大富大贵,但比起一般商贾,那也是不逞多让。与之孙家宾客们来说,倒也不算是失礼。

    一时间推杯换盏,谈笑风生了起来。更有舞女献舞,一群青春女子、莺莺燕燕。

    回身举步,恰似摇柳花初妍。舞风轻抚,仙袂翩翩似轻云。秀足轻点,展臂挽袖复一笑。仰抚云髻,俯弄芳荣一曲终。

    孙家酒楼在这城西之地,倒也算得上是第一二位的大酒楼了。二百来席,竟还未觉有稍许拥挤感觉。

    真真是飞檐画角,客杂五音方。画栋飞云,如迷沿府底。消磨醉眼,碧阑干低接轩窗。微风拂面,翠帘幕高悬户牖。酣歌恣复散,无复杯中吟。华玉秀初成,堪宜待凤凰。

    醉生梦死,真真是竿竿青欲滴,个个绿生凉。迸砌防阶水,穿帘碍鼎香。莫摇分碎梦,好景正初长啊。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