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宋梦千年

三里庄
    纤纤新月,温柔的照在这座被松林掩蔽着的村庄。一座座草舍,和一户砖石院静静的藏在低矮的山窝里。一半月华照射,一半隐于松林间阴影笼罩。

    三里,三里庄的大名还是听同来的城南分舵其他的武手们说的。因为离汴京城三里远,所以此地便叫上了三里庄。村中静逸,大约二十来户人家的样子,此时都是早已安歇了。

    “刘长老,我们这般悄悄的来探查。村民们都睡了,如何问话啊?”因为其体型庞大,所以王猛等兄弟三人便被分配到了队伍前面来,大约充当肉盾的作用吧。

    “声些,莫惊醒了那些杀手。此时夜半我等正好去查看着痕迹,而且今晚月色正好,也省了点火把的忧虑。快走”刘长老在后轻声命令道。

    “是”众乞丐也是随声应是,急急轻步快了起来。

    一会,众乞丐便来到了三里庄村尾的松林深处。没的说,里面视线还是不行,只得点起了一根火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只见如墨色般的松林里月华不透,只一枝火把独亮了起来。火把后面疾行着约十来人样。

    “到了”刘长老领头说道。众乞丐也先后到达,并站立在刘长老身边。这些虽是乞丐,但却是乞丐中的武手,惘论还有一位锦衣华服的长老呢。站的倒有江湖样,并是已华服中年带着十来个衣衫褴褛的武手。武手有中年的,有少年的,还有一位五十开外的老年乞丐。

    “刘亦同”

    黑夜之中,荒山之上,突然听到有人清清楚楚的叫出自己名子,刘长老不禁大吃一惊,第一个念头便是:“是帮中兄弟?”但这明明是一位老者声音,不是自己,更不是城西分舵的方岳方长老。

    跟着又听得一个中年人的说话声音,只是相隔甚远,话声又低,听不清在说些甚么。刘长老及来的武手们齐齐向山坡上望去,只见影影绰绰的正奔跑着来了三十人样。

    “心”扑倒刘长老,王猛对着老二老三及帮中同来的武手们喊到。随即搂着刘长老矮身滚入了道旁灌木丛中,绕过那土坡之侧,弓腰疾行,来到一株大树之后。

    “嗖”的一声,一把弯刀便从刚刚刘长老站立的地方飞过。砍中了一位站在刘长老身后,来不及躲闪的丐帮武手兄弟。

    “心埋伏”不知是谁猛喊了一句,城南分舵来的这群武手们立即炸开了锅,四散躲避。

    “打”在安抚好刘长老后,顾念到老二老三及同来兄弟。王猛提起熟铁棍暴喊了一声,便向着奔来的三十余人扑了过去。

    “散兵势”真真是铁棍撑起,腾挪半空,作圈猛抡。势大力沉,横扫千军般,王猛喝道。

    突然见一如此巨大体型的猛人携着一根抡圆的铁棍冲来,先前奔来的杀手们还是有些诧然的,急急后翻避开。但奈何奔势太急,几位离得近的,武功底子低的避之不及,只得拿着自家各式武器硬抗了。

    “澎”、“澎”、“澎”、“澎”不绝于耳,一息过后奔来杀手们的队形全乱,复加倒地几人,气喘吁吁样,至于有未流血就不得而知了。

    此时火把在打斗中已灭,现在情况稍定,双方都又有兄弟点燃了火把照明。

    刘长老方是为了看清形势,杀手方是为了查看伤损。

    “刚才是谁使棍拦了我等?”来的杀手中一中年男子当面向城南分舵众乞丐问道。

    “是我”见随行众武手们摄于对方人多皆有了些怯懦样,王猛当面也站了出来,老二老三随之,也跟了上来。

    “不知如何称呼?我枪不杀无名之人。”还是那先问话中年人道。

    “虚名而已,知又如何不知如何?且先打过再说,是死是活自有条定。”王猛提棍回道,回头又吩咐了老二老三心注意之类,便拎起铁棍扛在肩上出列迎着那说话的中年人道。

    “呛”一声长枪破空声传来,“好,打过再说。”中年人复道。

    一时间里松林里便见他攒、刺、打、挑、拦、搠、架、闭,枪尖银光闪闪,枪缨红光点点,中年人真是使的好一路枪法!

    绕、吸、伏、激、散、破、借七势,棍身势大力沉,棍势腾挪去转。一个胜在枪法精妙,轻巧克力。一个胜在棍势婉转,年轻气盛。转眼已是百招已过,两般枪棍愣是不曾粘过半点。

    四周众人也是混斗了起来,除却先前城南分舵死去的那位武手与此时还躺在地上的两位重伤杀手外。只是大家都自觉的,避开了中年人与王猛的战圈。

    两人打的很快,左右腾挪,上下翻飞,独独却听不见半点兵器声响。

    “好了,你这位兄弟我认下了。”说完这句话,中年人忽然收枪后退便已移身五步开外。

    “痛快”王猛豪迈的说道,此时他已热血沸腾,牛眼奋瞪。

    “收手”中年人一声大喝,显然他是此番奔来的杀手们头目,三个呼吸间正在场中撕斗的众杀手们便急急撤身后退了出来。

    虽有些被伏击的激愤,但碍于对手人多,众丐帮武夫们便也乐见其成般的都退了回来。

    “这位兄弟,我们也是被人重金相邀才参与了这场与我等毫无关联的厮杀。你也不用问我是谁相邀,这是江湖规矩。也不说那许多无关鸟语了,今日有幸与你相识,咱们就结个兄弟,往后此等鸟事我等自不会再管。”中年人脸不红气不喘的对着王猛说道。

    “好大哥你使枪我使棒,倒也是所学相通啊。一千招内我俩兵器未曾触碰一回,缘分啊你这大哥我王猛也认下了。只是我还有两兄弟,不知大哥可有不与?”王猛也对着中年人说道。战场熄火后老二老三已自移步过了王猛左右来。

    “无妨,好啊。”奔了过来搂着王猛肩头又与王猛各自拉了老二老三的手,一起回了场中,要拜月做他个一世兄弟。”

    四人跪在那月华堪堪能照到的刚众人打斗战场中一角。

    “我石金城最大,占个便宜当这大哥一位,王猛兄弟老二老三你们有啥话说?”中年人郑重道。

    “猛哥在哪我王三便在哪”

    “我与猛哥老三从不分离,猛哥认金城大哥我王三便认金城为大哥。”老二也复和道。

    “无兄弟,不江湖”对着明月,王猛扯亮嗓门猛然喝道。啸声雄浑,声传几里。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