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宋梦千年

大是
    “杀”字刚出口,棍影陡闪,场中已多了一杆又粗又长的铁棍。猛地扫向刚刚赶到的刘朱两位长老,直指江帮主胸口。这一下出招快极,抑且如飓似洪,正是“无极兵势里第七式破兵势”的招数。

    王猛在丐帮曾着了大师傅的恩惠,此中计了再计,算了又算,百转之下,不求击敌只为退敌。一招之下,急向后退,嗤的一声,本已破烂的衣服已给手力撕去了大片,衣衫尽碎。

    胸口肌肉已是隆起,赤膊立于众人间。“这位是我大哥,叫一声大哥便是一辈子大哥。我也曾受帮中大师傅恩惠,帮主长老们如此相逼我大哥,我王猛也不得好说话立在此地了。”王猛**着上身手持着灰黑熟铁棒站在了丐帮与石金城之间。

    “王猛,你当真要与我丐帮为敌?你当真要包庇那杀害我帮中兄弟的刽子手?”刘长老率先抢着站了出来问道,隐隐还是看得见他爱王猛之才心的。

    “二弟,此事与你无关你速退去,为兄无碍。”石金城深情看着王猛道。

    “打的过是打,打不过也是打,打是一定要打的,王猛兄弟我打的就是个当头义字罢了,大哥。”王猛铮铮铁骨豪气干云道。

    江少天立即还棒相刺,但王猛一棍既已占了先机,后着绵绵而至,一杆粗铁棍犹如灵蛇,颤动不绝。

    “猛哥我来助你”撕碎身上乞丐服,王三便冲了过来,加入了与丐帮中人的打斗。

    在王猛的棍影闪闪中穿来插去,江少天只打得王猛浑身砰乓做响,喝喝骂骂也是不绝于耳。

    王猛眼见那江帮主棍招连变,犹如鬼魅却是无惧。棍影中无极七势纷来沓至,也是不攻只是做防守状。

    江帮主与王猛几人皆是同门受艺,做了那许久帮主武手。却是长了王猛等人二三十余岁,且还身怀着代代帮主亲传密技,却是万万料不到王猛的棍术也如斯精妙。虽然还是太过稚嫩,但假以时日也不失为一方好手。如今他们几个背我丐帮去,如何不杀之?

    “朱刘长老助我,李门事速速燃放响箭招丐帮齐来围剿贼人。”

    “是”

    “是”

    “是”

    三声答复过后,刘朱二位长老持棒已是迎了上来,其他众人犹是场中混战。

    一时间孙家酒楼里是鸡飞狗跳,枪棍不绝,鸡飞狗跳。本来还在吃饭的客人们俱已是走的走躲得躲,各角落里都有人影晃动。

    一点点鲜血从那杆灰黑粗铁棍里溅了出来,王猛腾挪闪跃,竭力招架,始终脱不出江少天的棍影笼罩,鲜血渐渐在其周身溅出了一个红圈。

    猛听得石金城长声大呼“众兄弟快走”,高跃而起,提枪俯冲向那江帮主而去。

    “猛哥”看着江帮主那要落在王猛肩头的铁棍,王二向着王猛大喝道。并携着铁棍连翻了几个腾挪,赶了过来。一帮击向江帮主腰部意在攻其必救,放弃击打王猛。

    老二素来话都不多,此时也是已打斗了半天了还是说的第一句话,却是带着同归于尽毫不设防的打法在说的。

    “砰”江帮主调转棍头,一棒打在了王二的胸口,只见那王二随着那棍落地滚了出去。只是奄奄一息,也不见说话。

    回头看看老三那,也是挂了彩,浑身血迹斑斑。

    “啊”爆喝一声,声震酒楼。只是众人一闪失神之间,王猛忽的向江帮主攻了一棒。仓促间江帮主挡了一棒,但这一次却未挡住。只见那一棒带着如山巨力,以势不可挡之姿,连带着江帮主的狗头铁棒与那江帮主连人带棒给横扫了出去。

    “王二”王猛俯身向着摔倒在地的王二扑去,搂起了王二在怀里。只见那王二一道血箭如涌泉般向上喷出,适才激战,他运起了那老先生夜传的“清平记要”内力,下肢中棍后内力未消,将鲜血生生逼得此时才从口中急急喷出,既诡异,又可怖。

    王猛扶着王二手臂,只吓得心中突突乱跳,低声问道:“你没事吧?”

    王二叹道:”猛哥,你曾说无兄弟不江湖,今日老二我为了哥哥受伤,哪里有事?死不了死不了”,“咳咳”又是一口血水自其口中溢出。

    王猛道:“我兄弟寡言少语,教人好生难料。我和你生死与共,决不是为了甚么富贵荣华,只是说说他个义薄云天。”

    王二摇了摇头,说道:“哥哥不必凄苦,莫失了清平心境,兄弟还等着你给我个老三娶个嫂子呢。”

    “未免太也俗气,脱不了市井味儿,哈哈哈哈”王猛道:”猛哥答应你了,一定给你们娶回喝嫂子来。

    “老三过来,守着你二哥”对着正在撕斗的王三王猛喊到。

    “好嘞”,王三听见猛哥召唤,便抽身退到王二身旁来。

    王猛几个起落,便到了石金城身边,尚未站定,但觉风声劲急,一条熟铁棍便从头顶砸到。听这兵刃劈风之声,便知十分沉重,当下不敢硬接,侧身从棍旁窜过,却见两杆铁棍又从一上一下的同时刺到,来势迅疾。

    反手一挥铁棍,一棍破双棍,格了开去。那当头熟铁棍又拦腰扫了过来。王猛铁棍在那熟铁棍上一搭,乘势削下,一根铁棍却已刺向了他的右肩。

    身形一侧,长棍斜刺,身子离铁棒只不过数寸,便已闪过。王猛携棍和身扑前,急刺那下挥棍的丐帮瘦武手。这一招可说是险到了极点,真是不顾性命、两败俱伤的打法。“破兵势”王猛大喝,那瘦武手猝不及防,收转铁棍已不自及,“砰”的一声重响。王猛长棍已中他胁下。那瘦武手倒是悍勇已极,不吭一声,手抱铁棍,已是飞了出去。还撞到丐帮数人,身上自也是鲜血淋漓。

    “老爷”忽然门外又闯进来一帮汉子,其中几位王猛倒是有印象,是吗晚三里庄石大哥带来的杀手里人。

    大约十二三位,此时他们已是围绕着石金城周边与那丐帮中人混战了起来。

    “猛弟,二弟,三弟。”召呼三人,石金城在杀手们的环卫下与自家的三位兄弟总算是聚在了一起。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