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宋梦千年

人有悲欢离合
    眼望着授业恩师的背影消失在一排沿河的松林之后,收拾收拾,王猛知道属于他的离别时刻要到了。有属于汴京城的离别,有属于丐帮大师傅的离别,有属于恩师的离别,还有属于刘乐的离别。

    问过许多次了,恩师却从未言及,只说虚名而已。

    天朗气清,明阳初照,离汴京城七十余里的长运渡口边。只见一艘艘货船从此来往交接着,吆喝不停的兵丁把守着此处,正在行那检查之事。渡口岸边也有很多的苦力们正在搬运着货物,还有许多来比乘船离京和来京的人,还有许多胡人在川流不息的配合着兵丁们的检查。

    毕竟汴京城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检查也是总要的。

    再一细看只见从汴京方向来的人流中,有一批二十余人的队伍也在向着兵丁把守的关口行来。

    “几位兄弟,我是杭州城石家的家正。与你们开封府府尹蔡大人(注:此时是宣和四年,由蔡懋:仙游人,履历不详,工于画。任开封府尹,同知枢密院事,为尚书左丞。言者弹劾说其任期不恤民情,不忧边事,日用妓乐饮燕,广造舞衣戏衫,酣醉优杂,殊无体国之意。)是知交好友,这次带着一干兄弟来汴京城办事,此时正打算乘船离开回杭州,还望兄弟们通融则个。”一边说着话,石金城一边悄悄的塞给那关口兵丁的头目。见那娴熟模样,想是往日里不曾少干。

    寻得王二王三石大哥等人后,众人一番商议,便俱清点行装一伙二十余人便一行潜至了这长运渡口,打算离京。

    “好说好说,既然与我们蔡大人熟识那边没问题啦,走吧”轻车熟路也不做遮掩的收起石金城递来的银两,那兵丁班头便让手下兵丁打开了关栏,放了石金城一众过去。

    “石大哥,让你破费了”王猛跟在身后说道。

    “本来便都是要花那些钱的,兄弟你看今日这渡口如此多人,马是汴京城中出了大事的缘故。寻常哪里见得到如此多的兵丁,没回大哥来都只见得到两三个歪歪斜斜的在那拦关,但这过路费是没回都不曾少的。”石金城忙为王猛解疑释惑道。

    “唉!那跟拦路收过路费的盗贼何异?”王猛叹道。

    “官匪官匪,官就是匪啊。”石金城回复道。

    月华似雾,星河璀璨,此时只见那苍翠欲滴的群峰簇拥着一条逶迤清亮的河,沿河两岸,古朴风格的建筑群、依稀可辨的古窑址、苍凉厚重的古官道,或密集、或星落,或弯延,无不透露着古风古韵,古朴古气,令人驻足沉思、浮想联翩。

    河面上此时正流淌着八艘并列三排、长约三丈的货船,货船上的人三三两两的分散在各个船上,为首两船,次后三三六船。

    为首两艘中的一艘长约五丈的大货船上坐着五位,此时风向正好,立着帆吹着船只缓缓的向着下流游去。这八艘船上都载有货物,留一人在后操纵着船向,其他都坐到了船首来。清风拂面,秋高气爽。他兄弟四人喝着酒聊着细天的一时好不快活。

    “唱个曲吧,兄弟们且来细细听来。”王猛忽然对着石金城们言道。

    “王猛兄弟还会这个?”石金城哑然道。

    “大哥莫打岔,我猛哥唱的那叫一个好啊。”王三抢到,每每他用似怕王二抢了他先发言似的抢着说话。

    王二也不说话,静静的喝着酒,每每还伸过来与石金城王三碰一个。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爱竞逐镜花那美丽。怕幸运会转眼远逝,为贪嗔喜恶怒着迷。责你我太贪功恋势,怪大地众生太美丽。悔旧日太执信约誓,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啊舍不得璀灿俗世,啊躲不开痴恋的欣慰。啊找不到色相代替,啊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贪欢一刻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长长的河流上回荡着王猛的鬼哭狼嚎。

    说实话,没有配乐,而且还是粤语说唱。众人一脸不知唱了什么却又觉得很厉害的样子露了出来。

    “好”、“好”、“好”…“再来一个”之声从各个船上传来,不绝于耳。

    “王猛兄弟,你这唱的是啥?用的哪里话,怎生为兄是听不明白?”待王猛唱完,石金城急急问道。

    “这是福建那边的方言,石大哥你当然听不懂喽,待兄弟为你寻来纸笔写下便知。”王猛对着石金城回道。

    “石大哥,我们兄弟两知道,来我解释给你听”王三又是抢着来到了石金城身侧帮他解释着。

    很快王猛便从那堆着一半货物的船舱中而来,递上一张写上歌词的纸来给你石金城。

    “石大哥,你先看看”王猛话随纸到。

    “好啊,兄弟竟还能写这曲词,去了杭州城不愁没事干了。如今大宋富庶,上至朝堂,下达江湖都是在笙歌燕舞,崇尚道家艺术呢。凭兄弟这手艺,他日必是登高望远啊,倒是莫要忘了哥哥才是。”石金城看过之后大是惊为天人的说道。

    “哪里,哪里,哥哥这是说的什么话?兄弟是那等下三滥的人吗?再说这也不是我所写,只是的时候在我老家有一个叫周华健的是写的。他还经常唱给我听,所以兄弟也就记下来了。不只他一个,我老家还有许多人都唱过,随哥哥去了杭州城兄弟到时再请些乐手配和,保管哥哥来听了更要说好。”王猛回道。还是要尊重知识产权的,往后还是说明作者的好,反正北宋又不会有人认识的。

    “如此甚好,等回了杭州城还是同我们此前商量的一样,到时哥哥支借你们一笔钱在那城中开家你说那什么?哦歌剧院。到时为兄得空定是要勤来坐坐听听曲的,哈哈哈哈”石金城说完后痛快的笑了起来,王猛等兄弟三个也跟着笑了起来。清风拂过,笑声便远远的传了开去。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