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有一个姑娘好闹腾

第二十七章 蠢事干多是会内伤的
    于是另一个故事又开始——

    莫萝有一个在京都上大学的表姐,但不大相熟。今年春节家庭聚会的时候,表姐过来和莫萝搭话,东扯西拉地说了些什么呢?莫萝不记得了,但是有一句,她现在想起来了:高三的日子过得是最快的。

    莫萝还没有真正进入备考状态,第一、第二次月考已经结束,全国第一次模拟考定在两个星期后。

    第一次月考,绝大部分学生都使了狠劲,所以他们好像都考得不错。比如,罗嘉琪第一次进了年级前十,林欣冉第一次进了年级第三,陈楠年级第二,江晨年级第一,而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严欧竟然不垫底了,还进了年级前一百。相比之下,莫萝是退步的。因为根本就没有用心准备过,她从期末的年级第五掉落到年级十一,然后破天荒地被莫伟骂了几句。显然,莫伟火候欠缺的教训对莫萝并没有起到作用,她甚至还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人生体验,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挨他老爹的骂。不过,说实话,虽然莫萝名次掉了,可是她的各科成绩都比期末考试高,而且第一次月考的试卷难度是绝对比期末考试高的。莫萝明显也发现了一点,她觉得这要归功于莫峰每晚风雨不改地帮她复习,至于名次掉了,只能说别人的确比她努力。而这次月考里,让她郁闷的,不是她名次掉了,而是莫峰的名次掉了。他这个万年都不跌年级前五的人,这次竟然跌出年级前十,而且还比她后三名。

    为此,莫萝纠结了很久,觉得该问问他原因,可是转而又觉得不该问他,因为她大概是知道原因的。莫萝暗忖,自己老爹老娘处得太过和谐了,弄得自己连想象一下他俩离婚了都觉得荒谬,更别说是与莫峰感同身受了。不过,这种事估计搁谁身上,谁就得难受好一阵子吧,这次考差肯定和他爸妈离婚有关的。

    莫萝觉得,心理健康和考试成绩相比,心理健康还是重要点,于是秉承着对掲人伤疤就是在伤口撒盐的认识,她决定大发慈悲,不主动去问他。而且她觉得,凭莫峰以往严于律己的找虐倾向,他下次月考重回前五名是十有**的事。

    然而,在第二次月考放榜时,她再次咋舌。只不过这次的角儿不是莫峰,而是林欣冉。

    果不其然,莫峰重回了年级前三,这次是年级第二;年级第一的依然是江晨,而陈楠是年级第三;罗嘉琪再进了一名,排名第五;莫萝考得也不赖,年级第九;不过,进步最突出的还是严欧,这次排名年级二十五,只是毕竟没进年级第十,似乎没引起多少人的注意。而引起所有人注意的是,自诩美貌与智慧集一身而不可一世的林欣冉竟然跌出年级前一百!

    墨子总说兼爱非攻是很有道理的。要不是林欣冉平时趾高气扬,到处树敌,也不至于这个消息在整个年级传开后,对她的幸灾乐祸接踵而至。平时被她毫不掩饰地轻视过的男生以及被她毫不留情地轻视过的女生正以排江倒海之势聚集成联盟,他们忽低忽高的窃窃私语断断续续地传至高二()班第一排、第三行的林欣冉耳边,看见林欣冉那妩媚的脸因憋了一腔闷气而青红交错的样子后,他们甚是有种吐气扬眉的快感。

    怜香惜肉的人是有的,只是的恻隐之心真的不能给予他们莫大的孤勇去挑战一时间同仇敌忾的许多人,然后和林欣冉一样变成众矢之的,关键是别人还不领情!

    何出此言?因为活生生的例子已经摆在眼前。

    谢子东在林欣冉脸色微变时,就大步流星地走到正在装模作样嚼舌根,实际故意提高音量的三个女同学面前,阴深深地对她们低吼,“敢再说一句看看!”

    这三个女同学蓦然一惊,看清是经常跟在林欣冉身后的谢子东,立刻露出不屑的表情,其中一个女同学胆子更大些,对谢子东更是直言不讳,“你是不是和陈欣冉勾搭上了?平时我是懒得说,今天看你为她出头,我就好心提醒你吧,她的眼睛可是长在头顶上的,哪哪轮到你呀?你有时间就趁早洗洗睡吧!”

    话说,谢子东也是够晦气的,别的女生被他这么一吼,估计就赶紧闭嘴,装聋作哑地散了。然而,好巧不巧,他正碰上了学校里以泼辣出名的三角儿,说话的那位是学校里女混混的大姐大梁晓燕,她和林欣冉已经反唇相讥地斗争了无数次了,经验值可谓是刷得满满当当的。论起嚣张跋扈的气焰和无所忌惮的毒舌,这两人是不相上下的,只是这个世界里,长得漂亮也是一种实力啊,林欣冉自然是典型的美人胚子,可是梁晓燕相貌平平,因此每次斗争都让她有种落下风的憋屈感。而现在,林欣冉因成绩大幅度下滑而暂时被磨掉了大部分气焰,加上对她落井下石的人跟风似地涌现,梁晓燕自然是抓紧机会来报仇雪恨,而她正酝酿着剑拔弩张的时候,谢子东却要为红颜冲冠怒发。自然,梁晓燕是毫不含糊地要把他弄成炮灰的,那就当练手吧!

    只是,梁晓燕都做好了准备迎战谢子东气急败坏的反击时,不等谢子东做出反应,一直冷眼旁观的林欣冉忽地冷笑一声,随即飘来一句话,“谢子东,她说得话糙可理不糙啊,你是该回去洗洗睡了。”

    不紧不慢、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听不出情绪,到却不着调地让双方瞬间接不上话。

    但是梁晓燕大抵心有不甘,正要再起挑起战火,谢子东却毫不犹豫地回到自己位子上,然后复原他平时姿态:趴桌、侧头、闭目、睡觉。

    梁晓燕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谢子东做完这一套流畅利落的动作,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她心里这时真是心塞得够可以的,明明就是找林欣冉碴,怎么自己就真的和这个冰坨坨杠上了呢?而且她想杠,还杠不上了!

    梁晓燕既然能坐上女混混的第一把交椅,人心所向这个道理,她多少也是懂得的。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谢子东正在黯然神伤,她要是还揪着他不放,那下一刻她也得成为众矢之的了。她到底也是聪明的,虽然有点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英雄气短,但她还是带着其余两个女伴回到了自己的教室。

    罗嘉琪和林欣冉其实并没有什么过节,她和林欣冉看不对眼完全是因为莫萝和林欣冉看不多眼,但是自从莫萝和林欣冉同桌后,即使因为输了打赌,天天都得给林欣冉打水,莫萝对林欣冉却似乎越来越不排斥了,都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林欣冉好像也没怎么针对过莫萝了,就连打水的事,除了一开学的几天故意刁难外,其它时候都是有需要才叫莫萝打水的,上课时还会偶尔推推发呆中的莫萝,虽然是带着一脸的鄙夷。

    罗嘉琪和莫萝都发现了,林欣冉就是从骄纵惯了才养成这么一目中无人的性格,可是心肠到底是热的,而且她除了先天就长得漂亮外,也真是刻苦学习的主儿,凭的确实也是真才实学。正是因为有了这个了解,对于林欣冉现在的处境,罗嘉琪和莫萝是挺替她憋屈的。

    学生第二饭堂里,严欧和陈楠分别坐在罗嘉琪和莫萝的正对面,午饭吃了十五分钟,眼前的两个丫头就扭扭捏捏了十五分钟,叹气、摇头、愤然对望轮番上阵,看得有点瘆人。终于,两个男孩吃不下饭了。

    最后还是严欧绷不住了,“喂,你们俩这是怎么回事呀?存心不让人好好吃饭是不是?”

    莫萝和罗嘉琪似乎才惊觉自己影响了别人食欲,不过既然那么熟,就无所谓啦,于是她们对望了一下,确认了想法一致,便一起耸了耸肩就不作表示了。

    其实陈楠和严欧还真没奢望她们会稍微表现出点愧色,他们的重点在于“怎么回事”。

    莫萝大概说了点自己对于林欣冉这件事的想法,罗嘉琪在旁边时不时附和两句,这么听下来,陈楠和严欧算是明白了。

    严欧对林欣冉其实没有关注过,感受自然不太强烈,大概就是听了一件别人的事这么个平常状态。

    可是陈楠坐莫萝隔壁,莫萝和林欣冉同桌,比起严欧,他对林欣冉自然会更熟悉些,他记得有那么几次,上课时,林欣冉在发现老师看过来后,会推醒或是发呆或是打盹的莫萝。起初,他还警惕着林欣冉对莫萝会搞些动作,后来发现她就是纯属好心而已,那时他还腹诽了自己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来着!

    陈楠望向莫萝,问,“你是想帮她?”

    莫萝歪了歪脑袋,琥珀色的瞳仁在眼眶里溜了一圈,貌似在思考。

    须臾后,她说,“嗯……准确地说受人所托。”

    罗嘉琪一听,便好奇了,“你受谁所托呀?”

    “谢子东。”

    莫萝说得甚是自然,那语气,听起来好像不是第一次“受人所托”了。

    陈楠垂着眸子,沉声静气地听着的。“谢子东”三个字蓦然出现时,他眼皮微掀了欣,温润的目光投向莫萝,问,“你和他很熟?”

    莫萝嘿嘿地干笑了几声,“这个嘛,不好说。说熟不算,说不熟,有点说不过去,毕竟吃人嘴短嘛!”

    罗嘉琪边听着,边想起了最近嘴里总叼着零食和水果的莫萝,“我就说嘛!最近你的生活质量怎么噌噌噌地上去了!”可是,她转而一想,问题就来了,“诶呀,没理由呀!他为什么给你吃的,难道他喜欢你?!”

    这话一出,罗嘉琪和严欧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么相比之下,一脸平静的陈楠倒显得有点奇怪了。

    面对眼前这一幅讽刺自己的画面,莫萝不甚在意,毫不介怀。与其说她大气、不计较,倒不如说她坦然了。莫萝遇到问题时,首选的解决方法是正面应对,就算明明就只是一身孤勇奔南墙,然后头破血流。熟悉她的人,例如她身边三位,都对此很不理解,最后也只能给她一个“勇气可嘉”的评价。其实,她的想法很简单,简单直白得有点粗暴:肚子饿了,就要吃饱;问题来了,就要解决。

    迄今为止,莫萝的人生都是黑白分明的粗线条,简单和谐的家庭关系、平常合理的社会活动以及表里如一的人际交往,寥寥几笔在她的人生纸稿上既是框架也是内容,虽然不至于单调,但一览无余。然而黑白分明的线条里,有一条是以灰调起笔的。

    于是莫萝陷入了一段回忆里,那是高一时的事情,那时候她刚认识罗嘉琪,漂亮的罗嘉琪,受男生欢迎的罗嘉琪。在罗嘉琪旁边,她自己就是白天鹅身边的丑鸭,人生第一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卑。

    “嘿,girl,怎么说发呆就发呆呢?”

    罗嘉琪清脆的声音使莫萝飘远的思绪蓦然折回。

    眼前三人正目光炯炯地盯着她,似乎正等待着她回答什么。

    她尴尬地骚着腮帮子,干笑了几声,“额,你们刚才是不是问了我什么?”

    顿时,三人额头黑线齐下,扶额嗟叹。

    “我们问,谢子东要你怎么帮忙?”说完,罗嘉琪很是十分鄙夷地补刮了她一眼。

    莫萝倒是很不知廉耻地……却之不恭,还不知好歹地回溜罗嘉琪一眼。

    什么叫恨铁不成钢?罗嘉琪又一次深有体会。

    “说!”

    这话是从罗嘉琪牙缝里挤出来的。

    罗嘉琪被莫萝气得牙咬切齿时,严欧很是娴熟地在一边狗腿,“老大,莫萝这女娃是扶不起的阿斗,跟她置气干嘛呢?伤了身子,她这命也不够赔呀!”

    这话莫萝听得熟悉,那在心中汹涌而至鄙夷感更是熟悉,她恨恨地说,“嘿,我说严欧,你能不能不总挑这个时候狗腿呀?心我哪天想不开就卸了你这狗腿!”

    “这句话你说了一万遍了吧!莫萝你的词汇量是不是该更新一下了?要不回头,哥送你一本新华字典?”

    话毕,严欧还得意洋洋地向挑了一下眉毛。

    什么叫人不可貌相?严欧就是!

    明明就长得一张憨厚可攔嘴脸,嘿,怎么欺负起人就这么溜?

    莫萝直觉跟这种人多说就是自伤,打定主意,一腿就踢在他狗腿上。

    猝不及防地,严欧抱着受灾的腿哇哇地叫,“出新招,也不提前知会一下,懂不懂规矩呀?”

    这回是莫萝得意洋洋地向他挑了一下眉,“自然是不懂。”

    话毕,不等一个间歇,她兀地转回了正题,“他叫我把我这吊儿郎当的可贵气度过渡三分之一给陈欣冉。”

    额,说得似乎有点道理,只是怎么听着如此地滑稽。

    三人忍不住地惊骇了三个呼吸轮回。

    “用正常语言翻译过来,就是开导她的情绪,缓解她的压力。”

    慢腾斯理的一句是从陈楠口中逸出来的。

    有个三人不可置否且不约而同地点头。

    “可是,陈欣冉现在就是一个埋着十万斤炸药的雷区,我怕死,不敢越雷池……”

    莫萝说得时候附上了一脸的惴惴不安,只是那双褐色的眼睛扑动着明亮的光,完美地出卖了她——一个不知深浅、不知好歹、不知死活的主。

    虽然说话的人是装的,可是还是有三个人不可置否且不约而同地点头。

    罗嘉琪建议,“明天就是周六了,难得有一天假,不如我们约她出来一起下午茶?”

    另外三人各自默默地分析了一下这个建议。

    严欧表示无条件赞成。

    莫萝表示反对,“我就先不说一个下午茶能不能把我三分之一地真传过渡给她,反正我现在约她出来也难于上青天的。”

    陈楠表示认同莫萝想法。

    罗嘉琪犯怵,“那你们倒说说有用的点子呀!”

    一阵沉默,默默飘过。

    最终,陈楠开口了,“其实我们都不是很了解陈欣冉的情况。谢子东应该是比较了解的,他既然说要莫萝帮忙开导陈欣冉,也就是说,陈欣冉其实并不抵触莫萝。所以,莫萝就算踩雷区,也不至于粉身碎骨,大概也就是伤筋动骨而已。既然安全不成问题,那就找突破口。我觉得,陈欣冉这次考试,除了心理问题,她学习里的不安定因素才是根本,这次她考砸,很大程度是数学这个劣势导致的。这次考试数学第一科考的,我猜她很有可能就是数学考差了,直接影响了后面科目的考试状态。所以,这个突破口可以是莫萝主动提出给她补习数学。”

    莫萝混得最好的是数学,偶尔陈欣还会请教她。所以,这个提议是不错的,所以罗嘉琪和严欧立刻表示双手赞成。

    只是,莫萝犹豫了。其实,她也就只能偶尔教教人,可是系统补习的话,先不说她有没有这样的水平,首先她肯定就没这个耐心。

    莫萝不好意思立刻拒绝地,一来这个方法的确不错,二来拒绝得有理由,而这个理由正好打自己的脸。

    莫萝觉得,自己打自己的脸,这种蠢事干多是会内伤的,至少智障这个形象会被她自己妥妥地落实下来。

    由此,她选择沉默,同时很是纠结地蹙着眉。

    陈楠把莫萝这别扭的模样尽数收入眼底。他忍不住笑了,逗她的确好玩,因为她表情太丰富了,简直可以收集成一个表情包!

    莫萝不会赞成,这是陈楠意料之中的。没关系,反正他就打定她会反对,之所以提出这个建议,是因为它本来就不是和个建议,只是个铺垫。没有这个铺垫,让她经历这样的心理变化,她有怎么会愿意把莫峰贡献出来呢?

    看来感情酝酿得差不多了,陈楠不紧不慢地又开了口,“其实有个更好的建议,让莫峰给陈欣冉补习。”

    这次,其余三人都瞠目结舌了。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