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有一个姑娘好闹腾

第二十八章 睡觉的水平和猪还真有一拼
    罗嘉琪想,对陈欣冉就是好心帮个忙,没必要搭上自己看对的男人吧!莫萝呀莫萝呀,要是你真答应了,你不是一只猪,而是一只无药可救的猪!

    严欧想,陈楠这家伙还长不长眼啊!莫萝喜欢莫峰,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你倒是够瞎的。也是,不瞎也干不出建议莫萝求暗恋对象去给他前女友补习这种事。

    莫萝的心理活动,比起前两位,是复杂了千万倍的。内心深处,她是连让这两个人碰面都不愿意的。虽然自己不是莫峰的女朋友,可是莫峰单身的时候,自己就是他最亲近的女生,当然,他妈除外。正是百般不愿意之间,陈欣冉那姣好的容颜,婀娜的身姿浮现在眼前,于是她更加不情愿了。

    正当莫萝打定主意要拒绝时,清清淡淡地,陈楠再次开口,“俗话说得好,吃人嘴短,谢子东找你帮忙是看重的知恩图报,他既然找得了你帮忙,万不得已的时候也是会找莫峰帮忙的。想来想去,你趁这个机会还了这个人情比较划算。”

    陈楠分析得滴水不漏,句句在理,而且不偏不倚,不多不少,正中靶心。

    罗嘉琪和严欧对视了几秒,用眼神交流了一句: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莫萝直觉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了,可是还是忍不住弱弱地问了一句,“陈楠,你来教行吗?”

    陈楠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当然不行。第一,我和陈欣冉非亲非故,没意愿没立场。第二,按照陈欣冉这生人勿近的性子,我赌她是不会接受我帮她补习的。”

    莫萝甚是戚然,哀嚎,“不就是吃了他给陈欣冉的零嘴而已,至于吗?”

    今天是星期五,是住校放假回家的日子,为此也不必上晚修。

    下午放学的时候,莫萝特意背着书包,很是狗腿地在高三(1)地门口等莫峰。

    与莫峰同桌的江晨先走了出来,这时莫萝正往里面探头。

    江晨忍不住揶揄,“莫萝,他都要出来了,至于这么迫不及待吗?”

    莫萝对他拒绝罗嘉琪这件事还耿耿于怀,见到他,就想起他那句,“我有更喜欢的,你受得了这份委屈吗”,想到了这句话,她就来气!

    于是,莫萝毫不掩饰地闷哼一声,然后就故意对他视而不见。

    莫萝的孩子心性,江晨隐约是知道的,而且他能够猜到莫萝不待见他的具体原因,所以他对莫萝这很不给面子的态度并不介意,只是不介怀地一笑置之,然后有意无意地说了句,“都是莫峰惯的。”

    莫萝自然是听见的,字面意思也懂,只是这句话和她的体验,着实有出入,天知道她可是莫峰有事没事就想算计的对象,她的零花钱经常就外流到他的钱包里去。莫萝想,大概是上学期莫峰和陈欣冉的分手事件让他以偏概全了。

    江晨走了没多远,莫峰就出来了。

    莫峰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说,“无事不能三宝殿,你有事求我?”

    莫萝狗腿地给了他一个讨好的笑脸,边亦步亦趋地跟着莫峰的步伐,边微喘着气说,“嘿嘿,要是没重要的事,我哪敢登莫爷您的三宝殿呢?”

    莫峰慢腾斯礼地回了她,“适当狗腿就得了。狗腿过了,我也不一定答应你。”

    莫萝有求于人,也不跟他计较,一鼓作气,说出了憋在心里一下午的话,“你帮陈欣冉补习数学吧!”

    莫峰蓦然的停住脚步,他转过头,不可置信地盯着她,“你在搞笑吗?”

    莫萝点点头,然后立刻又一个劲地甩头,急忙说,“不,我是认真的。”

    莫峰目光炯炯地审视了她三个呼吸轮回,然后一脸地正色说,“嗯,知道了,你是在认真地搞笑。”

    话毕,他便又大步流星地走向单车棚。

    莫萝顿时丧了一脸,自己难道就长着一张搞笑的脸吗?

    从学校到家的一路,莫萝是说得口干舌燥,从陈欣冉这次的惨况,到近来发现的陈欣冉的人性亮点,再到他身为前度的情义,最后连她的吃人嘴短,受人所托的坑爹事都说了,莫峰还不肯点头答应。

    莫萝没辙了。没辙就没辙吧,其实也不是关系到她吃喝拉撒睡的人生大事,尽了力,问心无愧就好。本来莫萝就该这么想的,额,准确地说,她也确实这么想着,只是莫名其妙地,她竟然有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气恼涨了上来,也许自己真地就为陈欣冉仗义了一把,病急乱投医,以至于不经思考地从喉头冲出了一句,“哼!你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斯文败类!初二时,说不喜欢海贼王就不喜欢,说退出山野跆拳道馆就退出,现在和女朋友说分手就分手,都不带点犹豫!”

    话毕,莫萝俨然像是她口中的那个被莫峰抛弃的女朋友,委屈地,负气地蹬快了自行车。自行车很快地超过了莫峰的,然后就给了他一个圆钝的背影。

    莫峰顿时停住了。莫萝没看见,莫峰的表情有了隐晦的变化,他黑亮的眸子一下子变地深邃而幽远,可是一个呼吸轮回后,他的脸上只剩下疑惑和诧异,暗忖,“这个丫头怎么突然提起这事?”

    女生的第六感有多准,莫峰在莫萝身上是深有体会的。那天他从医院回到莫萝家的时候,莫萝就当着他的面问过姚姨,姚姨支支吾吾、不知所云地敷衍了她。莫萝这个人是没心没肺,可是不笨,她肯定知道她老娘是糊弄她的,可是她却违反了她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行事规则,一下子收起了好奇心,再也没有过问,好像知道这是一件讳莫如深的事一样,而明明就什么都不知道。

    细思极恐,莫峰有点后怕,他怕她后面会给他接一句,“说一走了之,就一走了之,不带点犹豫!”

    幸亏,是没有的。

    洗完澡后,莫萝就伏着案,一边后悔着自己跟莫峰赌气,一边等着莫峰过来给她补习。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赌气赌得毫无必要。

    莫峰是准点来给莫萝补习英语的。

    这时莫萝正伏在桌上,而房门一如既往地洞开。

    莫峰敲了洞开的门,脚尖距离门槛两公分。

    可是,伏在桌上的人岿然不动。

    莫峰严重怀疑这个人趴在桌上睡着了。他又敲了门,她还是岿然不动。

    莫峰有点犯怵了。

    补不补习,他倒是不在意的,只是趴在桌上睡觉,脖子应该会酸吧……手也会麻的……而且头发似乎还是湿的……

    既然敲门不管用,那就喊吧。

    “阿萝……阿萝……”

    莫峰的声量不高,是被故意压低的。

    可是,伏在桌上的人还是岿然不动。

    莫峰有点崩溃了,感叹,“这睡觉的水平和猪还真有一拼……”

    在门口站得有点纠结,他踌躇了好一会,终究还是走进了房间。

    他是直接走到莫萝旁边的。她圆嘟嘟的侧脸半掩半露,嘴微张。

    莫峰想,会不会流口水了?

    这个好笑的问题一上来,莫峰就压低脑袋,想看个究竟。

    答案是——

    果然有!

    莫峰心里莫名地得意起来,还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其实莫萝是在半睡半醒中的。她好像听到了敲门声,听到了莫峰的喊声,感受到了一股温热的气息,接着又听到了莫峰的笑声……她想要睁开眼睛,可是就是睁不开,呼吸也被堵得慌。

    莫峰用手机拍下莫萝猪一般的睡相后,就很是满足地端详照片。

    本来他的焦点是在她嘴下的一摊口水上的,可是很快他就注意到了她的眉头蹙地厉害。

    莫峰的心脏蓦然缩紧。

    对他自己来说,蹙眉是家常便饭。可是,莫萝不是。莫峰记忆里,莫萝就算摔倒了,膝盖磨破了皮,痛得她哇哇大哭,她的眉头都是舒展的,所以她看起来才这么没心没肺。他所知道的,有两种情况会让她蹙眉:一种是遇到了她认为知道无能无力可是又不甘心的事,比如奶奶去世的时候。另一种是她处于极度恐惧中。

    莫峰忽然想起了放学时她表现出来的异常。

    泰叔和姚姨告诉了莫萝?莫峰想。但是,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猜测。

    难道她察觉到了什么?

    莫峰仔细回想了自己近来的表现。每天放学后去疗养院和沈琨吃饭以及办出国的各种申请和手续,令他经常性请假和不见踪影,这些的确会让莫萝感到困惑,可是,仅凭这些,莫峰觉得就算是福尔摩斯附体,她也不是不可能知道他要离开的事。

    “大概又是女人的第六感作祟吧……”

    莫峰理清思路后,得到了这个比较肯定的答案。

    莫萝终于成功睁开了眼。

    她看见了莫峰。可是为了睁开眼,刚才她已经耗了大半意识,现在脑子可以说就是白茫茫一遍,以至于整个人处于发懵状态中。

    莫峰倒是看明白了,原来是鬼压床了。

    从到大,莫萝没发过几次噩梦,可是却经常被鬼压床。鬼压床的感觉,对莫萝来说是很恐怖的,而且每次醒来,都几乎要耗尽她全部心神。

    鬼压床其实就是睡眠瘫痪症,在睡眠的快速动眼期时意识醒来了,可是肌肉处于低张力状态,手脚是动不了的。正常来说,每个人在进去睡眠快速动眼期后,都是处于低张力状态的,问题就在于不该有意识的时候却恢复了意识。

    深受鬼压床迫害的莫萝,由此悟出了一个人生哲理:为了好好醒来,白天就得好好偷懒。

    何出此言,因为经验告诉她,白天一旦太累,或者心事未了,晚上必见鬼。

    今天她被鬼压床必然不是因为太累,那么就是有心事了。

    待莫萝的意识清明了**成,莫峰问,“你不会就因为我没答应你帮陈欣冉补习就抑郁了吧?”

    莫峰的话,只不过是欲盖弥彰而已,他真正要打探的是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要离开的事。

    “这倒不至于……”

    莫萝一边恍惚地呢喃,一边颇为艰难地思考着自己到底有什么心事未了。

    “难道觉得下午那顿莫名其妙的脾气发得太不值了,以至于我心生执念?”

    这话说得,连她自己都觉得无语。可是,除此之外,她确实想不到其他可能。

    果然是第六感。

    莫峰已经坚定了这个答案。

    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真碍事……

    这边莫峰正默默感叹着,那边莫萝心有不甘。

    莫萝想,为了陈欣冉这事,自己无端得罪莫峰就算了,现在还因为这个被鬼压床了一把,要是这事真办不成,我可得心塞好几天吧!

    于是,莫萝硬着头皮,心翼翼又很是讨好地对莫峰说,“莫峰,我放学时候跟你说的事,能不能再考虑考虑?你看,为了这事我都这样了……而且陈欣冉好歹也是你前女友呀……你看,我跟她就是一对头,可我都能不计前嫌了,何况身为前男友的你,肯定得顾念点以往的情分,对不对?”

    莫峰的样子似乎在听着,不过可能只是因为耳朵长在脑袋上,想不听也难而已。反正,他现在似乎正很专注地翻看海贼王第一卷“我要成为海贼王”。

    莫萝其实很不理解,为什么他来到她房间里,就总是有事没事地翻海贼王看,而且总是第一卷。

    “你……有在听吗?”莫萝怯怯地问。

    她当然知道他有在听,只是很心不在焉而已。

    “嗯。”

    他哼出了一个单音节。

    莫萝听得很不确定,可是她不打算求证。而是,直接算他默认。

    “太好了,那明天就告诉陈欣冉。”

    她尽可能地说得自然,可是语气里还是充斥着忐忑的,因为这完全是剑走偏锋的玩火行为。

    莫峰终于转头望向她,她的笑也真的比哭还难看……

    他不着急开口,到底答不答应呢?好像只是他愿不愿意的问题,然而,总有因人而异的。

    莫萝不知道,可是他的前女友都知道,一旦关系结束,彼此最多只能是点头之交。她们的闲事,他是拒绝插手的。这样做,一来可以避免纠缠不清的麻烦;二来,他都是被甩的那位,没理由自讨没趣。

    答应了,这是破了他的例。

    不答应,本来就理应如此。

    于是,他开口了,“你……随便吧,可是你得安排适合的补习时间,放学后到九点这段时间我是要做自己的事的。”

    他原本要说的话是被硬生生憋了回去的。话到嘴边,却莫名其妙地,话锋突变,说出了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的话。

    他暗自哀叹,做贼心虚呀……

    真答应了?

    莫萝感觉惊喜来得太突然。

    这段故事又结束了。

    当然莫萝只跟陈欣冉说了自己知道的事,还有谢子东的请求也被她默默隐瞒了。而在故事里一些她不知道的事,莫峰不说,她永远不知道。

    陈欣冉知道,莫萝只当这只是莫峰抵不过她软磨硬泡,可是陈欣冉在莫峰离开后,才慢慢明白他的真正用意。

    她又想起第一次补习的那个晚上,其实连她自己也很奇怪,很平常的一晚,可是就是印象深刻。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