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有一个姑娘好闹腾

无题
    于是故事随着她的回忆,又一次铺展开来——

    莫萝安排的是,他和陈欣冉八点下了晚自修后就去那间传说的通宵自修室补习。

    不住校的学生,八点下的自修室,住校的学生10点下的自修室,所以莫萝和陈欣冉来到的时候,是没有人的,这正好方便他们补习而不打扰到其他人。

    莫峰还没有来,她们就随意挑个座位来坐着等。

    坐了没一会儿,陈欣冉突然开口,“你不知道莫峰是绝对不会管前女友的事吗?”

    莫萝果然一脸的不知所云。

    虽然早就想到她不知道,可是陈欣冉还是忍不住抚额,“难道你觉得凭我和他那点破情分,就能让他违背自己原则来出手相助?”

    莫萝从茫然变得惊讶,“这话,说得严重了吧,怎么帮忙补习一下就扯到原则的高度上了?”

    陈欣冉暗忖:算了,莫峰那混蛋的想法,自己也看得云里来雾里去的,点到即止就好,说多无益。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总之,这次我承的是你的恩惠,先说声谢,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我的好处少不了你。”

    陈欣冉说得颇为大气,莫萝听得格外顺耳,嘿嘿笑了起来。

    “笑得真傻气!”陈欣冉揶揄了之后,也忍不住笑了。

    莫峰是八点10分来的。

    进来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股祥和之气。

    其实,这是他意料之中的。当初,他会和陈欣冉在一起就是看中她的聪敏、真实和狠厉。她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有仇必报,但是也就是标准的以牙还牙,不会少一分,也不会多一分。当然,有恩也是必报的,不同的是,当以涌泉相报,只会多,不会少。

    这次,她自然是知道受的是莫萝的恩。据他所知,她要报考的是南大,不出意外,莫萝和陈欣冉会是同校,让这两人化干戈为玉帛,自然是他所乐见的。

    陈欣冉和莫峰点头问候,她知道,他也知道,即使他帮她补习数学,他们也只是点头之交。

    然而,莫萝不知道这一点。她颇为警惕地注意着他们之间的交流,使劲全力让自己这个电灯泡有多瓦亮就多瓦亮,于是复习英语的时候难免分了神。

    莫峰注意到了莫萝心不在焉,眉头一皱,就起身把莫萝和书都拎了起来,扔到离他们最远的位置上。

    “干嘛呢你!”莫萝说得很是委屈。

    “嫌你瓦数太高,亮瞎眼。”

    丢下这句话,他就回到了陈欣冉那边,坐下来的时候,他回头瞪了一脸愤愤的莫萝一眼,放了句狠话,“你敢给我再分神试试,看我能做出什么事来?”

    莫峰一耍狠,莫萝就焉了,只得乖乖做英语阅读。

    其实,比起她老爸发火,她更怕莫峰发火,虽然,老爸从来没在她面前发过火。最近一次,她惹莫峰发火的时候,好像是高一军训结束的时候,那时她被带她的那个教官约出去吃冰,而且还是哈根达斯。莫萝想也没想,就欣然答应了,可是莫峰知道后,竟然尾随着她来到哈根达斯专卖店,然后当着他的面,和教官打了一场架。

    莫萝当时整个人是呆住的,天知道,莫峰在人前绝对是一位斯文有礼的好青年呀。

    莫峰是学过拳的,而教官是受过训的军人,这俩使劲吃奶的力干了一大场后,双双就躺进了医院,由于是莫峰先动的手,老爸和教官好说歹说,赔了教官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才没把事情闹到学校。

    想起这事,莫萝现在都是一阵后怕,看见穿军装的男人都不自觉地退避三尺。

    目睹他俩的互动。陈欣冉有些发愣。

    以前和莫峰交往的时候,他们虽然天天在一块,约会、牵手、接吻一样没少,可是莫峰都是少年老成的模样,她以为这就是他的特别之处。

    可是,现在,他就是一个大男孩样,会置气,会耍狠。这是她不曾认识的莫峰,也许其他人也不认识,只有莫萝认识。或许应该说,莫萝所认识的莫峰不是其他人认识的莫峰。陈欣冉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莫萝听不懂她刚才说的话了,因为她说的话根本不适用于莫萝所了解的莫峰身上。

    “你可真会区别对待。”陈欣冉半是讽刺,半是埋怨。

    莫峰听见了,但是他当没听见,淡淡地说,“继续。”

    然而陈欣冉并不乐意就此结束这个话题,她故作玩味的神情,头也凑近莫峰,近得两人都可以感觉到彼此的气息就打在对方的脸上,“莫峰呀,可是你对她的偏爱开始有些明目张胆了呢?”

    陈欣冉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莫萝只能听到像蚊子声一样让她烦躁的细碎声,却毫无内容。

    莫峰一双瞳孔似乎在收缩,而目光变得又锐又利。

    陈欣冉记得这锐利的目光,上次她被吓愣了,而这次却是她等待的。

    她心里暗暗发笑:莫峰呀,你和我的这笔账,我是时候收回了。

    “那套海贼王的玩具,你用我当幌子,绕了一大圈给她,可你明明可以直接给的呀,原来你是一个喜欢都不敢声张的人?”

    莫峰这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陈欣冉,她正笑魇如花。而自己,不照镜子也知道,此刻自己脸色肯定比死人好不了多少,她是故意在他的雷区里耍杂技。

    然而莫峰却笑了,“如果我是,那也是要看人的。”

    话语间,他那口吻带着暧昧不明的气息,向林欣冉扑面而来。

    林欣冉不觉暗暗吞了一口气,自觉不妙。两人无声地对视五秒后,她终于挣扎出了一张不以为然的笑脸。

    莫峰也恢复了悠然自得的样子,若无其事地继续给林欣冉讲题。林欣冉也若无其事地听着。

    他们是10点结束补习的,从自修室走到6栋教学楼的时候,碰上了严欧背着书包而来。

    “你这还要去自修室吗?”莫萝问得很是不可置信。

    “嘿,笨鸟先飞嘛!你们回去注意安全啊!”说完,他就继续往自修室方向走。

    “最近严欧进步得很快,你该向你这个死党学学。”莫峰对莫萝说。

    莫萝被说得心虚,连严欧都这样努力,自己再这么吊儿郎当也太不争气了。

    莫峰和莫萝是先把陈欣冉送回家之后再掉头回自己家的。

    陈欣冉住的是碧桂园里的一栋别墅,莫萝感叹,“果然是一个大姐。”

    陈欣冉傲气地仰头,“天生的,你羡慕不来。”

    然后她就自带华丽的金光转身回屋了。

    “嘿,人家帅不过三秒,你倒傲娇一万年!”莫萝在后面暗骂。

    陈欣冉回忆似乎就停在了那句“傲娇一万年”那里。

    是的,陈欣冉就是傲娇了一辈子,可是那晚她看清了自己的败落。当年年少,学不会用情至深,但是也学不会轻拿轻放,那时感情是不够深,可也是单纯的。

    陈欣冉曾经喜欢过莫峰,可是感情还不到刻骨铭心的时候,就匆匆结束了。

    陈欣冉不想把这段故事说出来,她只是一本正经地提出自己的建议:“莫萝,我在旁边看着你这副鬼样也是挺倒胃口的,去找莫峰吧,先把自己整理好了,你才能好好地解决你和江晨、罗嘉琪之间的事。”

    莫萝避重就轻:“我和江晨没什么事可解决的,他没说过喜欢我,我也没喜欢过他。”

    陈欣冉对她,心如明镜,“你是不敢去找莫峰吧。”

    莫萝死鸭子嘴硬,“谁说不敢,我就是不知道他在哪儿,没法找。”

    陈欣冉配合的地“哦”了一声,然后似是很神秘地说:“我觉得咱们的大神有办法。”

    结果陈欣冉意外积极地替她拨了个电话给陈楠,言简意赅地说明了打这通电话的目的。

    没办法,大神贵人事忙,这是跟他打电话必须要遵守的规矩,不然分分钟挂你电话。

    陈楠回复:“找人这方面,有一个老爷子比我更适合,不过这老爷子脾气古怪叼专,不轻易帮人。这样吧,四天后北京有一个玉石竞拍晚会,老爷子也会到场,到时我引荐莫萝给他认识,如果莫萝合他眼缘,说不定就会帮忙,正好你们都大三了,出来见见四面也好。你们问问其他几个,有兴趣地,组团来。”

    于是,莫萝好像被陈欣冉赶鸭子上架一样,踏上了寻找莫峰的不归路。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