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有一个姑娘好闹腾

第四十二章 第一个回忆,有关两封情书和一场告白
    莫萝安静地回忆。

    回忆了很多学生时代的打闹和嬉笑。其中有一些记忆很绵长,她想得特别认真。

    绵长的记忆,有两个特别绵长。

    第一个,有关两封情书和一场告白。

    时间回溯到高二下学期期末考第二天——

    期末考后的第二天,窗外晨光温柔,那绵软的白云,那澄净的蓝天,好似在眷顾着从考试牢狱里出来的少年少女。

    最早发现这好天气的是罗嘉琪。

    罗嘉琪深深地吸了口空气后,觉得今天不出门就是在暴殄天物,于是马上拨打了莫萝的手机。

    莫萝这是正被从窗帘缝隙里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睛。她紧闭着眼睛,艰难地接了电话。

    “喂……”莫萝含糊地接电话。

    而话筒里传来的是清晰而兴奋的声音,“阿萝,阿萝,阿萝!我们出去玩吧!”

    “啊?出去哪儿呀?”阿萝问。

    “诶呀,想那么多干嘛,先出来嘛!我们约在星光广场的大门见。”话毕,罗嘉琪就立马挂了电话,决不给莫萝拒绝的余地。

    莫萝认命地起床洗涑。大约半时,莫萝走到了门口。

    天气的确是很好,可是有那么点热……

    星光广场离她家并不远,走二十分钟就可以到,如果坐公交的话,要花五分钟走到公交车站,然后再搭绕半个城区的公车,总共要花了半时。思来想去,骑单车是最好的。可是,她可不想弄得一身汗水。正当踌躇之际,隔壁的门打开,莫峰推着自行车出来了。

    莫萝眸子一亮,她讨好似地问,“莫峰你这是要去哪?”

    “约了江晨去游泳馆。”莫峰回答。

    莫萝双眸更亮了,在莫峰跨上单车的时候,莫萝立马跳上后座。

    莫峰轻笑,“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和你同路,载我去星光广场呗!”莫萝边很是恳切地说着,边死死地抓住车包。

    “明天下午茶你请!”

    话毕,他就蹬起了自行车。

    他们到的时候,罗嘉琪已经在星光广场正门等着。

    今天罗嘉琪穿了一天明黄色的棉质及膝裙子,配上上她白皙的肌肤,很是赏心悦目,虽然学校规定的齐耳短发并不好看,可是因为短发下配的是一张精致巧的脸蛋,所以反而称得她明丽动人。

    相比之下,莫萝比较朴素。她很是随意地穿了一件横条的蓝色短,下身搭配了一条腿裤。虽然莫萝有点胖,但是腿是不粗的,而宽容的上衣正好掩饰了她肥胖的部分。而同样是齐耳短发的她,因为有着一张婴儿肥的白净脸蛋,虽然及不上罗嘉琪的明丽动人,但她那似乎与生俱来的慵懒气质,让她多了几分婴儿般的软糯气质。

    莫萝跳下了车,向罗嘉琪笑着招手。

    罗嘉琪跑着朝他们过来。

    待罗嘉琪站定了,莫峰礼貌地点头示意。随后,他便要蹬起自行车。然而正当此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莫峰一按下接听见,就传来江晨那低沉爽朗的声音,“你来了吗?我刚到,看见告示说,‘今日闭馆清洁’。”

    见莫峰眉头微蹙,莫萝问,“怎么了?”

    “白跑一趟了,游泳馆闭馆清洁。”

    罗嘉琪听到这句话,黑溜溜的眼珠子麻利地溜了一转,上前一步,似乎很是期待地对莫峰说,“既然这样,不如把你那哥们叫来一起看电影吧!”

    而莫萝隐隐觉得自己的同桌另有阴谋。

    莫峰倒是没多想,利索地点了个头,然后就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你过来星光广场正门这边吧,阿萝和她同桌邀请咱俩看电影。”

    又关我事……莫萝很是忧怨地望着罗嘉琪,然而罗嘉琪心里地算盘正打得噼里啪啦响,一个正眼也没给莫萝。

    只是几分钟的光景,江晨已经大步流星地来到他们面前。

    江晨清清朗朗地和她们打了个招呼,虽然他和莫萝因为莫峰的原因,经常打照面,但是和罗嘉琪是第一次正式见面。

    江晨的视线最终落在罗嘉琪身上,他彬彬有礼对她说,“你好,罗嘉琪是吧?在学校经常碰见你。”

    罗嘉琪很是温婉地点头,轻声说,“嗯,我也知道你。”

    看着这般拘谨的罗嘉琪,莫萝怪吃惊的。因为罗嘉琪虽然长得斯斯文文,可是她那泼辣的性子,莫萝可是从初中就开始深受其害了,而现在这副严重表里不一的羞涩样,莫萝看得简直不忍直视。

    罗嘉琪极尽全力地在江晨面前表现得得体大方,温婉动人。然而面对着不是穿校服的江晨,罗嘉琪觉得自己对他的喜欢又多了几分,心跳得更是厉害。穿便装的江晨,穿校服的江晨,她都是喜欢的,但是因为在学校见多了穿校服的样子,今日见他圆领白搭配黑色休闲裤,很是让她觉得新鲜,也让她悸动。虽然同样是高大帅气的,但是今天的他,那明朗飘逸的气质更是深了几分。

    走进电影院,四人斟酌大约三分钟,一致认为,比起新上映的大片,他们更愿意重温去年开学时候上映的《盗梦空间》。

    于是四人买了两桶爆米花,两杯橙汁,两杯可乐进了八号厅。

    他们的位子是倒数第二排局中的四个。因为不是新片,来看的人并不过,稀稀落落的就是十多个人。

    踏着台阶走去位子的时候,莫萝和罗嘉琪走在前面。

    “莫萝,离开映还有七分钟,赶快去拉你邻居走开一会儿。”边走着,罗嘉琪边不露声色地用很轻的声音和莫萝说。

    莫萝叹了口气,给了罗嘉琪一记“你欠我一次”的眼神,然后就蓦地转身,对一只手捧着爆米花,拿着一杯可乐的莫峰说,“我忘了买鱼蛋了,陪我去买吧!”

    话毕,不等莫峰答应就拉着他的胳膊往外走。

    莫萝还真的是买了一份鱼蛋。她正喜滋滋地要往口里塞鱼蛋的时候,注意到了莫峰那玩味十足的目光。

    顿时,她就心虚了,食欲一下子就消散不少。她把鱼蛋放回纸碗里,怯怯地,试探地问莫峰,“你看出来啦?”

    “嗯。”莫峰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你什么看法?”莫萝继续怯怯地,试探地问,但明显多了一份毫不掩饰的好奇。

    莫峰斜睨她一眼,说,“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还是假话?这是他俩不知从什么开始养成的一种交谈模式。莫萝隐约记得是他们时看了周星驰的某部电影,然后两人就学着剧中的男主角对话了。后来学的男主角都忘记姓甚名谁了,但是这交谈模式却成了他们习惯。

    “假话!”

    莫峰没有立刻回答。他缓缓地走向八号,莫萝亦步亦趋地跟上。

    当莫峰走进八号厅的时候,看了眼正挨着坐,似乎还相谈甚欢的一男一女,缓缓吐出了两个字,“知道。”

    莫萝先是愣住了,随后,很是失望地哀嚎,“啊……你耍我吧!”

    莫萝和莫峰刚下来的时候,电影就开始了。

    因为是重温,屏幕里那抑或诡异抑或颠倒抑或雄伟的场景已经不再令他们震撼,但是,剧中逻辑线和感情线理所当然地更清晰,两个多时里,他们随剧情发展的思考让他们无暇顾及其他。

    当电影落幕的时候,整个八号厅还是安静的。莫约三分钟后,坐在位子上的人才陆陆续续起身离场。而他们四个是最后离场的。

    “我可以确定,男主回到的是现实的家。”一出播映室,罗嘉琪就很是肯定地说。

    江晨赞同地点了点头,“出了最后一个镜头的螺旋测试,男主儿女的脸转了过来了。他如果是梦境的话,他的儿女只能有背影。”

    这个细节罗嘉琪是没有注意到的,但是被江晨这么提醒,立刻恍然大悟,很是激动地说,“对喔!男主太久没见他孩子了,久得都忘记他们的脸了,在梦里的话,当然只能有背影!可是最后,那两孩都转过头来了,那就证明不是在梦里而是在现实!”

    相比讨论得热烈的罗嘉琪和江晨,莫峰和莫萝倒是没发表意见的兴趣。

    走出星光广场的正门,他们也就该散了。

    因为江晨也是骑车来的,他便绅士地提出送罗嘉琪回家。而阿萝很理所当然地又蹭莫峰的车走。

    为了多毒辣的阳光,莫峰骑进一条相对静谧的绿荫道,莫萝望着透过枝丫缝隙,投在水泥地上的斑驳阳光,从电影里带出来的落寞感不自不觉淡了。

    “莫峰,为了证明自己一个想法的答案,科布用老婆做实验,也真是够蠢的,原本他可以有个相爱的妻子和他相伴到老,还可以陪伴一对可爱的儿女长大。”

    而莫峰却很不寻常地一语不发,但莫萝确定他有听自己说话。

    绿荫道两边有不少人在散步,他们交谈时细碎的吴语时不时会飘进莫萝的耳朵,莫萝喜欢听得不真切的拉家常时的吴语,它们好像可以让时间变得悠长而韵味缭绕。

    他们经过了娄江边的一个广场,在老榕树的树荫下,退休的老人在排练着昆剧,莫萝音乐听见写,好像是《长生殿》。

    直到到了他们的家门口,莫峰一路一语不发。

    莫萝觉得莫峰好像有心事。

    莫峰走进家门的时候,莫萝也跟着过去。但是就走到他家门槛前,莫峰竟然很是警惕地盯着她。

    “不准进来!”莫峰用不容置疑地口气命令她。

    莫萝才不管,正要硬闯,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推了出来。

    “我找阿姨!又不找你!”莫萝气急败坏地说。但这也是大实话,她已经有两个星期没见她琨姨了,比起自己那神经大条的老娘,莫萝更喜欢和心思细腻又善解人意的琨姨说心里话。

    “她今天在医院值班,晚上不会回来。”

    话毕,他就毫不留情地关上了门。

    站在门外的莫萝听到“砰”的关门声后,紧随着又听到了“喀嚓”的反锁声。

    她气恼地一跺脚,吼道,“哼!莫峰你又这样!一个大男人学女孩子藏那么多心事干嘛!”

    然后,她又一次败北转身,走向家门,边走着,边嘟囔着,“这家伙,最近怎么总不让我进他家呀?想起来,莫叔出差了差不多半个月了吧!”

    与此同时,莫峰轻轻地打开了沈琨的卧室门,脚步刻意地放得很轻,他走到了她的床头。她还在睡着,大概是因为早上吃了安眠药的缘故。

    他拿起了她放在床头柜的手机,轻手轻脚地出了卧室。正关上门的时候,他手中手机的屏幕亮了,“莫萝”的名字如他所料地出现了。

    莫峰手紧握着手机,微弱的光在傍晚的余晖中很是凉薄。他颓靡地挨在房门上,微颔着头,眼睛里光从深处涌现,锐利却又彷徨。

    罗嘉琪拎着行李来到莫萝闺房时,莫萝刚洗完澡。她在楼下和莫萝爸妈打了招呼后,就轻车熟路地上了楼,连门也懒得敲,就进来了。

    莫萝看见是罗嘉琪,着实是有点意外。因为今天她提都没提过要来自己家,而且看完电影还是江晨送着回家的。

    “你要来,看完电影后干嘛不和我一起走?”莫萝边擦着头发,边问。

    “没带衣服呀!”罗嘉琪边拿着换洗衣物出来,边回答。

    莫萝窥探似地侧头看了罗嘉琪一眼了,狐疑地说,“不对呀……你以前很少带衣服来的,还恬不知耻地说过,你穿我衣服是我的荣幸之类的话呢!”

    罗嘉琪的脸不知什么时候就红了起来,她很是不自在地说,“我去洗澡了!”

    话毕,她像是羞涩难掩似地走进了浴室。

    莫萝家有两个浴室,一个在一楼,一个在二楼。而二楼只用莫萝一个人住,浴室也就变成了她私人的,正因式如此,罗嘉琪来她家住很方便。

    大约十五分钟后,罗嘉琪出来了,她换上一条淡粉色的蕾丝睡裙,脸红而明润。

    她在莫萝的书桌上坐下来,开始抹她的护肤品。

    边别扭地对着圆镜抹乳液,边再次抱怨,“你这什么都好,就是没个梳妆台!”

    莫萝正躺在床上看看海贼王漫画书,对罗嘉琪的第“”次抱怨照样不以为意。

    为什么?因为莫萝不会像罗嘉琪一样洗完澡后抹这个抹那个的,她只需要在吹干头发后,对着镜子梳几下。

    “阿萝,你觉得怎么表白会好点?”话间,罗嘉琪已经坐在莫萝的床上。

    被这么一问,莫萝的心跳好似突然就加速了,对手中的海贼王漫画一下子就没了兴趣。于是,她干脆放下手中的漫画,坐了起来。

    “你想和江晨表白?”莫萝认真地问。

    罗嘉琪难得露出了羞涩的神情,她点头,说,“其实我高一的时候就注意到他了,后来经常碰见他,觉得自己和他有种很美妙的缘分,然后就越来越喜欢他了。我这个学期一开学的时候就想要和他表白的,不过我一直不能鼓起勇气。可是,今天和他短暂相处之后,我有种很强烈的感觉,觉得他也喜欢我!”

    莫萝很认真地看着罗嘉琪,这样的罗嘉琪,不是平日里那个泼辣耍横的罗嘉琪,对莫萝来说,的确有点陌生。这样的她,就羞涩但又坚定,那目光柔软而明亮异常。莫萝这才真切地体会到罗嘉琪暗恋着江晨,而且渴望着和这个男孩谈恋爱。

    “虽然没想过表白这种事,可是我觉得帅气地说出来比较适合你!”莫萝很诚恳地建议。

    罗嘉琪也认真地思考这莫萝的建议,不过须臾,她还是有点犹豫地说,“可是听说他喜欢文静的女孩……这样会不会太豪放了?会不会把他吓跑?”

    “啊……”莫萝也犯怵了,思考了好一会儿,很是不确定地说,“那来个最经典的?”

    “写情书?”罗嘉琪说得底气全无。

    莫萝点点头。

    罗嘉琪又犹豫了一会儿,咬咬牙,说,“好吧!就这么干吧!”

    说着,她就马上坐到书桌前,拿起笔,找出了莫萝的抽屉里信纸的,挑了一张右下角有着淡淡的雏菊花水印的粉红色信纸。

    莫萝的抽屉里肯定是有信纸的,一方面是因为每次逛文具店的时候,看见漂亮的信纸,她都会买回去珍藏;另一方面是因为她有一个通信了多年的笔友。

    三年级的时候,突然就掀起了一股交笔友的热潮,缘由好似是因为作文课上学了写信。班里的同学会互相介绍自己的笔友给对方,当时,莫萝也加入了这个热潮,她的笔友好像是她当时的同桌莫玉玲介绍给她的。

    这个热潮维持了半个学期,后来就慢慢地淡了下来,大多数同学满足了好奇心后,就没了耐心,也就跟着其他同学一样和自己的笔友断了信。而莫萝是为数不多的一直坚持的那位,原因不是莫萝有多大的耐心,而是她的笔友很有趣。

    她的笔友叫黄海英,就住在莫村隔壁的村子,那个村子叫白石村,当时莫村还没被征收,她是住莫村里的。后来,莫村被征收后,政府在镇子的一块很大的空地上盖了一片安置房,然后整个莫村的村民就搬到了这个区里。在没搬出来前,莫萝就写信和黄海英要求见面,但是黄海英没答应,至于她怎么回复的,莫萝已经记不清了,搬出来后,莫萝给黄海英寄了自己的相片,但是黄海英并没有寄回给自己。从那以后,莫萝就再也没有动过见面的念头,但是还是和她保持着一个月两次的通信频率。所以即使她们没见过面,但通过无所不谈的书信,她们对彼此都是很熟悉的。

    罗嘉琪开始地是一鼓作气地拿起笔的,但当要下笔的时候,她脑子一片空白。她苦着脸,对莫萝说,“怎么开头?”

    “额,我也没写过情书……”莫萝为难地摇头,看见罗嘉琪当即就哭丧的脸庞,她努力地又想了想,说,“我笔友在信里倒是提过她收到了一封很肉麻的情书……额……我想有个禁忌就是不能太肉麻……”

    听着莫萝的话,罗嘉琪哭丧的脸没有任何的改变,莫萝很是抱歉地艰难一笑,忽然她灵光一闪,很是激动地说,“你不是也收过男生给你写的情书吗?我记得有一封是严欧的。”

    罗嘉琪一听,眼前一亮,立马拿起电话,拨打严欧的号码。

    莫萝立马上前拦住,着急地说,“别呀!你这样,多伤欧胖子的心呀!不看他的情书就算了,还想参考他的情书给你情郎写情书,这太不地道了!”

    罗嘉琪想了想,觉得在理,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然而马上又恢复了哭丧的脸,很是恼恨地说,“我现在肯定比那些被我扔掉情书的人更恨罗嘉琪这个人!”

    莫萝看着这位一愁莫展,整个处于死机状态中的女子,不由得想起一句的话——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子!正当她很是鄙夷地对着罗嘉琪摇头的时候,余光瞄到了窗外的一屋柔白光。

    一个似乎可行的法子蓦地浮现,可是……莫萝挣扎地看了看了无生气的罗嘉琪一眼,默默哀叹:好吧,这丫头好不容易动一回春心,折些面子就折些面子吧!

    “我记得莫峰的前两任女友都是写情书给他表白的,其他女孩的情书他可能会和你一样看都不看一眼就扔掉,可是他前女友的应该不会。”莫萝如是说。

    瞬间,罗嘉琪的眸子又亮了,很是兴奋地说,“对呀,女生写给男生的,而且还是表白成功的情书比起欧胖子的更有参考价值!”

    话毕,她就立马拉着莫萝往阳台跑。莫萝此时心情是哀怨的,她今天下午才和莫峰吵架呀!

    “莫峰!莫峰你出来!”罗嘉琪很是激动地向那透着柔和白光的屋子喊。

    没过多久,莫峰就带着一个罩耳白色耳机,手里拿着个4,懒洋洋地走了出来。

    带他在栏杆站定,他才取下了耳机。

    “什么事?”

    罗嘉琪舔着极是讨好的笑脸,说,“莫峰,你能不能借你前女友情书给我看看。”

    罗嘉琪忐忑地密切注意着莫峰的脸色,见他既没皱眉又没怒意,立马心翼翼地补上一句,“就看一眼,参考一下成功范例而已!”

    “谁需要参考啊?”莫峰语气平淡。

    “额……”罗嘉琪踌躇地嗫嚅着,但久久不能吐出一个完整的音节,最终咬咬牙,蓦地快速地说,“莫萝要给暗恋的人表白,我给她出谋划策!”

    这话一出,莫萝如遭雷劈,她机械的转头看心虚笑着的罗嘉琪。

    莫峰挑了挑眉,不露声色地审视了她们俩几秒,然后还是平谈地说,“她们的信,分手的时候就烧了。”

    “啊……”罗嘉琪不由得哀嚎,她仿佛听见了自己如意算盘落空的清脆声。

    而此时的莫萝却有种大仇得报的舒心快意。

    “还有事吗?”莫峰问。

    莫萝不理还处于绝望中的罗嘉琪,很是畅快地回答,“没了!没了!”

    莫峰再瞄了眼她们,然后就利落地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但是,走了几步后,他突然转声,对她们说,“如果情书这种东西有用的话,四个字和几千字的效果应该是一样的。”

    话毕,他便又转身,大步流星地走向自己房间。

    待莫峰的身影没入白光里,罗嘉琪很是迷茫地问,“莫大帅哥最后说的是什么意思呀?”

    莫萝按照自己的理解,不紧不慢地回答,“字面意思是,只写‘我喜欢你’也是可以的,再深一层意思是,不用太纠结怎么写,表达出自己的心意就可以了。”

    罗嘉琪很受教似地点了点头,感叹:“有经验的人说出来的话就是有水平。”

    莫萝鄙夷地丢了她一个白眼,“那么你是认为我之前说的很没水平?你刚才出卖我的帐我还没给你算呢!”

    罗嘉琪当即心虚地打个哈哈,愧疚地搭上她的肩膀,很是讨好地说,“当然不是,我们阿萝的翻译水平也很高呀,果然是发啊!简直不用交流,心有灵犀一点通呀!”

    莫萝不吃她这一套,毫不留情地甩开她搭在自己肩膀的手,从鼻孔里哼出了一个单音节后,就径直回了房。

    罗嘉琪端正地坐在桌子前写情书。在下笔前,她又慎重地问,“阿萝,我真的就‘我喜欢你’四个大字就可以?”

    莫萝看着罗嘉琪这完全拿不定主意的模样,真心想拍下来,好以后可以来取笑取笑她,不过似乎她现在是经不起这个的戏弄的,因为她已经焦虑起来了。

    “我觉得你可以把你刚才告诉我你暗恋江晨的话也写进去,我刚听了都挺受用,我觉得当事人一定会更受用的。”

    话毕,莫萝像摸狗一样摸着罗嘉琪的头。

    “好!”

    罗嘉琪竟然乖巧地点头了,还笑得比山花还烂漫。

    看见罗嘉琪那期待而幸福的笑容,莫萝觉得自己得去洗眼睛,不然自己很有可能会染上她的思春病。

    罗嘉琪下笔那一刻,她又紧张地抬起头,对莫萝说,“怎么办,我心跳得很快,不如你陪我一起写吧……”

    “啊?”莫萝懵住了“这都可以陪?你写给你情郎,我写给谁呀?”

    罗嘉琪立刻不接思索地回答,“莫峰呀!”

    顿时,莫萝的心跳好似漏了半拍,然后又加速地跳起来,她的脸也不自觉地泛起了红晕。

    “你……你……你口不择言!”莫萝说得不觉有点口吃。

    罗嘉琪倒底气十足地说,“你别骗我,连林欣冉都看得出来,身为你的闺房密友,我怎么会看不出来?这点眼力我还是有的!”

    莫萝挫败地瘫软了下来,颓废之气以她为中心在蔓延,“他都说了‘我怎么会以女朋友的标准要求你’这样的话了,就如他说的,‘如果情书有用的话,四个字和几千字的效果应该是一样的’,而我的给他情书一开始就是没用,还写什么呢?”

    罗嘉琪听得出莫萝努力深藏的落寞和忧郁,这种只关乎爱情的落寞和忧郁,虽不致命,但绝不是无关痛痒,一旦被碰触,就会成决堤泛滥之势,够让她呛一整晚的了,甚至好几天。

    罗嘉琪暗骂不知深浅地触犯禁区的自己,很是内疚,“阿萝,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口没遮拦的!都怪我这张想该死的嘴!”

    说着,罗嘉琪就要负荆请罪地掌自己的嘴。

    莫萝苦笑着伸手阻止了她,说,“没事,我习惯了。”

    听到这句话,罗嘉琪不由得替她心酸,眼眶里蓦地盈了一层水气,但她努力地憋着。她抽了抽鼻子,说,“写吧,但不是为了他写,为你自己写,就算是祭奠你无疾而终的初恋,不管怎么说,春天里不留点桃色,太辜负自己的豆蔻年华了!”

    莫萝也抽了一下鼻子,重重地点头。

    窗外的月,正缺盈,而墨蓝的苍穹习惯了给予弯月和圆月一样的静谧。

    第二天早上。

    夏日的朝阳确实粗暴得笨拙,笨拙得又极实在,至少它的炎热,很是实在地传达给了晴空万里下的人们。

    这是期末考后的第三天,早上八点四十五分,炽热的艳阳下,第十六中学的栏前,挤满了穿着蓝白校服的学生。

    莫萝、罗嘉琪、陈楠站在拥挤的人群外,其中的两个女孩直觉有心无力,而男孩只是纯粹地讨厌拥挤。

    莫萝自然是因为昨晚写情书写到了凌晨三点才睡,现在算是心力交瘁了!而罗嘉琪倒是不觉得累,但是却很是忐忑不安,因为她要在开完表彰大会后,把情书交给江晨。

    她们就在人群外站了三分钟后,严欧艰难地从人群中钻了出来,他喘着粗气说,“有三个好消息和两个坏消息,一个不好不坏消息。你们要怎么领受?”

    发现两个女孩无精打采的,陈楠回答,“老规矩吧。”

    严欧严肃地清咳了几声,随后说,“坏消息,我又考了倒数第十名!”

    话毕,严欧作出了痛心疾首的样子。而他眼前三人面无表情,似乎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他尴尬地又清咳了几声,继续说,“好消息,陈楠这次考了总分年级第一!”

    随即两个女孩很是真挚地给了陈楠一个祝贺的微笑,而陈楠妥帖地回以她们一个微笑后,便回复了波澜不惊的安详模样。

    严欧有点不是滋味地第三次清咳了几声,然后第二次继续说,“不好不坏消息,琪老大保持年级第十八。”

    随即,莫萝对罗嘉琪说,“就你的学习态度,可以保持也算是上天的眷顾了吧。”

    罗嘉琪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而陈楠依旧神色平静。

    严欧有些紧张地第四次清咳了几声,第三次继续说,“坏消息,林欣冉英语年级第二。”

    随即,三人终于有了起伏的波澜,屏气等待最后一个好消息。

    严欧更是紧张地第五次清咳了几声,第四次继续说,“好消息,莫萝这次取到了很大的进步,总分年级第六,英语年级第十!”

    其实,严欧在宣布最后一个消息的时候是故意把情绪调得很高昂兴奋的,然而,尽管如此,他们最想避开,但又不得不直面的事实是林欣冉和莫萝的打赌,莫萝输了,这意味着下学期她得要给她的死对头打一个学期的水。尽管实在不想刺痛莫萝的心,其余三人都不由得同情地看着莫萝。

    莫萝很勉强地挤出一抹扭曲的笑,然而即使她不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很难看,于是直接诚实地垮下脸来,哀嚎道,“虽然很想不失风度地认赌服输,可是一想到下学期,真的好悲哀……”

    而三人只能再次给她投以同情的目光。

    与此同时,林欣冉正乐得不可开支。虽然这场赌约,她本来就胜券在握,可是临近考试的前一周,她也天天苦练英语到了凌晨一点。

    “林欣冉,下学期下手不要太重的好吧!”谢子东说。

    林欣冉转头瞪了谢子东一眼,说,“你到底站那边的?”

    谢子东耸耸肩,不再说话。

    表彰大会在学校东边新落成的大礼堂举行,九点开始,十点半结束的。莫萝他们是最后进场的四个人,而退场的时候是最早的四个。

    所欲何为?自然是不给林欣冉一切冷嘲热讽的机会。莫萝可不想放假前再被人恶心一番,不管下学期如何悲惨,先确保不辜负这个暑假是她现在的头等大事。

    在表彰大会期间,莫萝其实一直处于对下学期悲催生活的惶恐中,基本没听进什么,她注意听到的是莫峰拿了总分年级第二,而林欣冉拿了总分年级第四。

    而罗嘉琪更是心不在焉,她除了听到了江晨总分排年级第五外,其他一概不知所云。好不容易,罗嘉琪在一陈紧张、一阵兴奋、一阵惶恐、一阵期待轮番占据心绪中终于熬到了大会结束。

    如同先前计划一样,四人率先出了大会堂。严欧的任务是守在门口截住江晨,然后带江晨到旧运动场。虽然严欧是很抗拒的参与这表白行动的,但是在罗嘉琪的威逼利诱之下,还是屈服了。

    而莫萝和陈楠的任务就是先去运动场清场,再守在入口劝离要进去的人。

    学校旧运动场其实基本上已经失去了作为运动场的原始职能,因为在学校最东边在一年前已经建好了一个崭新的大运动场。然而它却没有因此被遗忘,反而因为两个老凤凰树而被赋予了另一种隐秘而甜蜜的意味。

    两棵老凤凰树,相挨而立,“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是它们的真实写照。

    在凤凰树红似血的树荫下,罗嘉琪亭亭玉立,那豆蔻梢头上的娇羞朦胧了她精致巧的脸庞。

    在远远地看见严欧板着一张黑脸领着江晨走向运动场这边的时候,莫萝和陈楠都躲到了运动场看台下面。

    严欧将江晨送到运动场门口,他就停止了脚步了,他冷淡地说,“你进去吧,我走了。”

    严欧其实还真地打算走,虽然平常他都是一副憨厚可喜的样子,但是现在他实实在在地感到痛切心扉,罗嘉琪应该是真的把他当哥们,可是严欧自己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楚,自己有多喜欢她。

    莫萝是直到他不好受,因为他们是同病相怜的。

    然而不同的是,面对相同的情境,莫萝的选择是留下来,给自己一个最真实的认知,而且她的两次经验都给了她证明——在真正面对之后,能最大程度地帮助自己坦然地继续面对自己暗恋的人。

    莫萝上去拉住了严欧,“严欧留下来,看到最后吧!”

    严欧坚决地摇头,毫不犹豫地挣脱莫萝的手,他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近乎逃离。

    莫萝还想追上去,却被陈楠拦住了。

    莫萝不解地望向他,陈楠对她轻轻摇头,神色专注地说,“逃避可耻,但是有用。”

    莫萝最终放弃去追回严欧,但她是决不同意这种逃避的。只是从陈楠那温和笃定的眼神里,她读懂了,严欧是严欧,她是她,她不能替严欧选择对的方式,即使他们是知心朋友,一同成长,但是成长由此至终都是自己的事。

    江晨走向罗嘉琪的时候,夏风微扬,解落几根花蕊,血红树荫下,暗香浮动。

    他看得有点醉了……

    待江晨在罗嘉琪面前站定,罗嘉琪可以明显感觉到皮肤里所有血管都在微微跳动,身体**辣的,手心冷汗直冒。

    江晨静静地望着她,一语不发。

    罗嘉琪即将要做的事,江晨是知道的。他可以完全通透地看清罗嘉琪正在经历的忐忑不安和期待渴望,不由得,他有些心疼她,也可是他并未踌躇。

    罗嘉琪微颤着手递给江晨一张粉红色的信封,信封正面朝上,“江晨亲启”四个字端端正正地躺在粉色的背景里。

    江晨眼眸微敛,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罗嘉琪觉得这几秒的时间是她有生以来过得最惊心动魄的,但是也是最期待的,那几秒,她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躲在七米外的莫萝这时也紧张得手心冒冷汗,不过她却是不怎么担心的,因为,她觉得罗嘉琪的表白会成功的。

    而当她看见江晨抬起手,慢慢地将信推回给罗嘉琪的时候,她是恍惚的,我觉得自己是看错了。

    江晨的手触到罗嘉琪冰凉的手背的时候,罗嘉琪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来自他的温热。然后,她继续感受到的是同样来自他的一种温厚的推力,将她拿着信封的手残忍而妥帖地往自己心跳起搏的地方推,而就在距离那里一公分处,他的手蓦地撤离。

    这一刻,罗嘉琪所感受的太庞杂了,她恍惚了……

    “为……为什么?”她的声音含糊着,梗塞着。

    “我有更喜欢的,你能受得起这份委屈吗?”江晨的声音依旧清朗,但多了份她所不知的疏离。

    罗嘉琪的眼眸已经蓄满了泪水,只要她一眨眼,泪水便能如雨下,所以她倔强地死死地睁大她的眼睛……

    第一个绵长的回忆完了,定格在罗嘉琪倔强的,蓄满泪水的,朦胧的桃花眼里。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