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把林正英做成网游

第116章
    我收拾了一下,准备去鹤鸣堂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拿起手机一看,是户外探险群的消息。

    这还是大学的时候,我加入的一个户外交流群,那时候我们几个一起去过黄山、泰山等等地方。

    本来半个月前,我跟几个相熟的群友约好去隔壁市的老龙庙去探险对

    不过师傅让我回来看着铺子,加上这几天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我都将这个群给忘记了。

    我点开消息,是张欣欣发过来的消息。

    张欣欣:林宇,原来你真的懂阴阳术啊?

    我一怔,看来张欣欣将纹身当做阴阳术了,我跟她解释了一番。

    张欣欣:我们这一次夜探老龙庙出事情了。

    我便是将铺子地址发了过来,让她过来。

    再等到张欣欣的同时,郝竹竟然过来了。

    “林师傅问你个事情啊,那个宁曼仙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

    郝竹寒暄片刻后,这才问道。

    宁曼仙?

    想到昨天晚上的对话,我知道宁曼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她接近自己到底有什么目的?

    “没有。”

    想到这里,我摇了摇头,问道:“怎么,郝先生你跟她很熟悉吗?”

    “没有,我看宁曼仙今天没上班,不放心她。当然了,我相信林师傅的手艺的啊。”

    郝竹顿了顿,继续说道:“问人事部门要了她的电话,打给她却是关机了,所以这才问问你的。”

    “我给宁曼仙纹身后,她就走了。”

    我望着郝竹,沉吟片刻后,道:“郝先生,我建议你还是少招惹宁曼仙。”

    “呵呵,知道,我就是一个开车的,估计人家也看不上自己的。”

    郝竹苦笑一声,道:“好了,林师傅你忙吧,我先走了啊。”

    不一会儿,我收到郝竹发来的消息,宁曼仙辞职了,什么也没有要就走了。

    三个时后,张欣欣开着一辆奔驰g过来了。

    张欣欣跟我同岁,典型的前凸、后翘、腿子长的身材,那时候出去玩的时候,群主姐姐还有心撮合我们的。

    “欣欣,到底怎么了?”

    我问道,随手递过去一杯茶。

    “哎,别提了,辛亏你没去啊,那地方真邪门。”

    张欣欣缓和了一下情绪后,开始说道。

    这一次张欣欣一行五人去的地方老龙庙,据说当年有一条水桶粗的蛟在在山头渡劫飞仙了,留下了蛇蜕。

    当地的村民看到如此巨大的蛇蜕,当即倒头便拜。

    后来,有乡贤便是出资,百姓出力,在村子中间盖了一座白龙庙。

    因为战乱加上城市发展,村名便是陆陆续续的被统一迁离了山中的村子。

    渐渐的,白龙庙也就变成了老龙庙!

    就跟封门村一样,这些被遗弃的村庄开始流传各种灵异传闻,群里将这样的探险活动称之为“探灵”。

    为了烘托一下气氛,张欣欣他们五人三两两女实在傍晚时分上山的。

    华厚德走在前面,他自己经营一家户外用品店,身上背着的全部是店里的用品,一路上不停的跟群里的成员安利自己店里的物品。

    张欣欣找了一根树杈,时不时的敲打着脚下的草丛,以防有蛇突然暴起伤人。

    终于,张欣欣他们一行五人来到村子的入口处。

    靠在那一颗高大的槐树下,张欣欣举着电筒朝着村子照了过去。

    “不行了,我们先找间房子坐下来歇一歇吧。”

    另一个女成员青青提议说道。

    “嗯,好的,我先去探路。”

    说着,华厚德走在前面,很快他便是原路返回了。

    “在村子的东南角那里,有意见敞开大门的院子,那里不错。”华厚德兴奋的说道。

    张欣欣他们一听,便是跟着华厚德走了过去。

    不过走进院子的时候,张欣欣发现不对劲,里面十分干净,没有一点杂草丛生和落叶。

    莫非还有人生活在这里?

    华厚德倒是什么也没多想,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进来吧。”

    华厚德朝着身后的张欣欣他们招了招手。

    尽管有些疑惑,但是张欣欣一想,反正自己又不是在这里常住,只是休息一下而已。

    华厚德和另外两个男人自告奋勇的去找柴火。

    “我擦,棺材。”

    不一会儿,另一个伙伴王刚突然喊道。

    什么?

    不是吧?

    顿时,刚刚坐下来的青青“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不,不会有鬼吧?”

    当即,青青就要哭起来了,她老家的习俗,倘若屋中有棺材的话,只能够擅自进去的。

    “哎,怎么可能?”

    华厚德笑了笑,道:“我们去了不少号称闹鬼的地方,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啊。”

    “王刚,不就是棺材嘛,遮起来就好了。”

    王刚点了点头,这时候他看一下棺材,有些年代了,当即便是释然了。

    “我看那应该是为家里的老人准备的。”

    王刚顿了顿,继续说道:“可能那时候接到通知要迁走,大家都是将钱财和物件带走了。”

    青青一想也是,再说了只是歇一会儿而已,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很快华厚德他们三个男生便是抱着一堆柴火过来了,在大堂中生起火来。

    华厚德时不时的将柴火添入篝火之中,此时他手中握着一只乌木拐杖。

    他看也不看,便是将乌木拐杖同样丢了进去。

    突然,篝火之中的乌木拐杖发出一阵清脆的炸裂声。

    当即,张欣欣他们都被吓了一跳。

    好在接下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张欣欣和青青取出饼干和矿泉水,吃了起来。

    华厚德竟然从登山包里面取出一扎啤酒、两瓶二锅头、一只烧鸡和一大袋子卤味,他热情的招呼起来:“来来,别客气啊。”

    王刚和另一个男生倒是没有客气,用手抓着卤肥肠、卤猪头肉,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此时,张欣欣转过身来,准备从背包里面取出一瓶矿泉水。

    突然,张欣欣的眼角看到有一个模糊的人影龟缩在墙角那里。

    刚刚张欣欣明明用电筒照了一圈,角落哪里没有任何东西啊。

    华厚德他们三人一边喝酒一边吃东西,并没有留意张欣欣在干什么。

    “欣欣,你这是怎么了?”

    倒是一旁的青青看到张欣欣按古怪的动作,便是推了推她,娇声道。

    “啊?”

    张欣欣这才如梦初醒一般的,伸出手指指了指墙角,道:“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人?”

    什么?

    顿时,青青手中的薯片撒了一地。

    青青望了过去,灰色的墙壁上隐隐有一块黑色。

    “那是什么——”

    青青因为害怕,声音都有些变形了。

    “什么什么啊?”

    华厚德正在啃鸡腿,听到青青的声音后,便是转过身来。

    当即,华厚德口中的鸡腿掉了下来。

    王刚以及另外一个男生同样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

    “你说那里是不是有个人?”

    良久,王刚结结巴巴的问道。

    “不,不是很清楚。”

    华厚德摇了摇头,道:“那个,要不我们走吧?”

    话音刚落,张欣欣一把抓着身边的包,“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跑,快点跑啊。”

    说着,张欣欣便是率先往门口冲了过去。

    “呜呜!”

    青青哽咽起来,走了两步后,便是瘫倒在地上。

    华厚德、王刚他们三个男生此刻也顾不得青青了,争先恐后的往院子外面冲了过去,此时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离开这一个是非之地。

    等到张欣欣站在院子外面的时候,她才发现青青没有跟过来。

    “青青呢?”

    张欣欣问道。

    “哦,刚刚看到她跌倒了。”

    王刚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来,道:“不过,我看华厚德在后面,以为他会去搀扶的。”

    “哎,王刚,你这是什么话啊?”

    华厚德一听,就不乐意了,他反驳说道:“你对青青可是献了一路的殷勤,我这是给你机会啊,没想到你也是嘴上说说而已的嘛。”

    “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人各有命吧,我们还是赶紧离开,下山寻求救援吧。”

    鼻梁上带着眼镜的男子说道,他是临时要入伙的,张欣欣并不知道他的名字,群里面都称他眼镜。

    “哎,对,眼镜说得对。”

    华厚德说着便是掏出手机来了,然而他诡异的发现没有信号。

    “哎呦我去,没有信号。”

    华厚德往后面走了两步,依然发现手机没有信号。

    张欣欣和王刚同样掏出手机来,均是没有信号。

    “好了,我们现在去将青青给搀过来吧?”张欣欣提议道。

    “啊?”

    “这个,我——”

    华厚德。王刚和眼镜都没有去的意思,最终张欣欣一咬牙,自己走了过去。

    按张欣欣的意思,那时候她也害怕,只是她的职业让她的肩膀上多了一份责任!

    因此,张欣欣必须去。

    等到张欣欣走过去的时候,发现青青已经昏倒在地上。

    于是,张欣欣赶紧走了过去,叫醒了青青。

    “青青,青青。”

    终于青青缓缓睁开眼来,说了一句有鬼便是有昏迷了过去。

    确认房屋里面没有东西后,华厚德、王刚他们这才跑了进来。

    张欣欣他们背着青青一路往山下跑了过去,接着将青青送到医院去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