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赵全和孙晓云

第602章我一直都挺狂
    疯狂的毫无节制的战斗自然是超快的,大概也就三十分钟左右,赵权就达到了快乐的极巅,有了火箭升空的欲望和冲动。

    赵权本想留在安宁的体外,毕竟她是个明星,万一真的肚子有了动静,无论是生下来还是去医院,都不可避免的会引发别人的议论,影响她的事业。

    但当赵权要脱离她娇媚身子的时候,安宁的双手却抓住了他胳膊,轻轻摇头。

    安宁没有说什么,但是眼神中的迷离却已经让赵权清楚的感受到,她想要那样。

    既然这是她的决定,那么赵权自然尊重她。

    于是在接下来的极尽冲撞中,两个人共赴爱的云巅,在快乐中升华到了极尽。

    当从云巅中缓缓降落回地面的时候,赵权亲吻了安宁的额头一下。

    而她则趴在赵权的怀中,不停的‘呜呜’哭泣着。

    赵权想,这才是她真正哀伤的宣泄,或许随着这种真实哀伤的宣泄出口,她的心情会慢慢平复,然后去慢慢习惯从今以后没有母亲的生活。

    当安宁的哭诉结束后,赵权问她要不要去洗一洗,她摇了摇头。

    擦干眼泪后,安宁对赵权说,“我还想再要,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这个当然不是问题,既能抒发她心中的悲伤情绪,又能感受到快乐的占有,赵权当然愿意,而且是狠狠的愿意着。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房内又充斥起了醉人的娇吟,以及安宁渐渐放开的享受……

    当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赵权觉得自己这万年老腰是真心的不行了,酸的厉害。

    而安宁的蛮腰就没啥事,不过相比而言,赵权起码走路还正常。

    不像是某些人,有碍观瞻,走个路都咧着腿,惟恐摩擦到某个生疼火辣的地方。

    趁安老爷子做饭的时候,赵权在洗手间里问她,“安宁,咱们要不要再来一次?”

    安宁正坐在马桶上便呢,当听到赵权的话后,当时就吓的断了节拍,才撒一半就给吓的生生憋了回去……

    这当然只是个玩笑,不过看起来,她的心情也确实好了许多。

    又在安宁家住了两天后,赵权就准备返回去了,氢能源动力系统的合约得签署了。

    临别前赵权嘱咐安宁,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只管给于浪川打电话,于浪川处理不了的,大可找他。

    这已经是赵权第三次对安宁说类似的话,前两次她都点头,但这次却摇头。

    在机场她问赵权,“如果我想做你的女朋友呢,可以不可以?”

    赵权微愣,没明白她所谓的女朋友是什么意思,是想跟自己结婚吗?

    不过不等赵权说什么的,她自己就解释道:“我不管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又在外面做些什么,我只想在我悲伤的时候,在我孤独的时候,可以有个人陪着我。”

    “就像是这两天一样,有个愿意让我倚靠的,且我能切实感受到安全的肩膀。”

    赵权也不确定内心里对安宁到底是种怎样的感受,更没有期望过他们的未来。

    不过既然眼下安宁提出这么一个要求,一个近乎临时男女朋友的要求,赵权想自己还是可以答应的。至于以后,自然只能去看以后的故事。

    或许安宁会找到更合适的男朋友,或许他们们从此就再无交集。

    谁知道呢,一切都只能交给操控他们命运的缘分。

    登机,入座,休憩,离座,下机。

    再一次脚踏实地时,已经重新回到了旗帜集团所在的城市。

    因为之前赵振东那件事情的缘故,氢能源动力系统的合同暂缓签署了。

    如今已经真相大白,知道另外一家的氢能源动力系统只是侵权仿造,所以跟旗帜的合同也得以继续。而今天,就是双方签署合同的日子。

    跟曹树峰碰了个面,聊了些关于公司生产发展的事情后,赵权就来到了旗帜集团。

    进入集团总部办公大楼,赵权准备进金玉姬办公室的时候,却被秘书给拦住了。

    “怎么,有事?”

    当赵权问起这点的时候,秘书吱吱唔唔,说不出个原因。

    直至赵权准备强闯的时候,秘书终于开口了。

    “金总不在,在董事长办公室内开会,但是有个人在……”

    经过秘书介绍,赵权终于了解了她吱吱唔唔的原因。

    陈三泰,8岁,现任三泰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业务不少,而且都是依靠政策牟利挺狠的那种。据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其生父,其生父是某高官。

    而这个时候,陈三泰就在金玉姬的办公室内。

    “我不让他进去,都告诉他金总不在了,可他非要进去,我拦也拦不住。”

    秘书显得挺无奈,不过倒也是,这样的背景,区区一个秘书怎么敢得罪。

    赵权笑了笑,示意秘书没关系,然后径直开门进了金玉姬的办公室。

    结果刚进办公室,就被扑鼻的花香给熏到了。

    好大一束鲜艳的玫瑰花,怕是得有上百朵,而且花苞挺大,看起来是进口的品种。

    在放置玫瑰花的办公桌后,陈三泰手持金玉姬的摆台相片,正笑呵呵的看着。

    看起来,笑的满脸淫荡,脑海中的想法也一定是很龌龊的。

    不过当他发现陈六甲进门后,当时就收敛起了那种媚俗的笑容。

    寒着脸,陈三泰盯了会赵权,然后伸手指着他说道:“你就是木又集团的赵权吧!”

    赵权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问道:“是我,怎么了?”

    陈三泰放下摆台,倚靠着办公椅翘起二郎腿。

    “我是三泰集团的陈三泰,你应该听说过我,我……”

    没等陈三泰把话说完的,赵权就插话回道:“我凭什么要听说过你?你干嘛的?”

    这一句怼问的,直接把陈三泰给怼懵了。

    自从他从商以来,谁敢这么跟他说话?别说商人了,就是某些官员都得陪着笑脸。

    他不算什么,可谁不知道他家老爷子!

    被赵权怼问过后,陈三泰非常的不爽。

    “木又集团,赵权,行,你挺狂的,我会让你记住我的。”

    赵权掏出香烟来点燃一支,随即对陈三泰说道:“对不起,刚才有句话忘跟你说了。我赵权狂,狂了不是两三天了,是一支都这么狂。你要是看我不顺眼的话……”

    “那建议你闭上眼睛别看,不然再耀瞎了你的狗眼!”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