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吴越青山青

无标题章节
    云志给曲文锦松了绑,“抱歉曲姐,误会一场。还请莫要怪罪。”

    “没事的。”曲文锦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惊扰了王爷是民女的过错,王爷不追究,已经是民女天大的福分了。”

    “本是本王的不对,曲姐言过了。”贺熠燃淡淡说道,“稍后云志会给你把歉礼送过去。”

    “你等等!”曲文锦喊道,“王爷可是看中了曲濯钰!”

    贺熠燃死死地盯着曲文锦,“你胆敢再多嘴一句,本王便治你死罪。”

    “美人自然是人人都爱的,尤其是聪明的美人。”曲文锦壮着胆子说道,“如果有办法帮王爷您得到曲濯钰呢,王爷可还会嫌我多嘴?”

    贺熠燃想到深宫女人的肮脏手段,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可她还没及笄!”

    “倘若曲濯钰落水被您救上来了呢?”曲文锦反问道。

    贺熠燃眼中精光闪过,“你帮我的条件是什么?”

    “只求一个留在王爷身边的资格罢了。”曲文锦柔柔地笑了起来,“我在曲家不受宠,将来绝对嫁不到太好的人家。”

    贺熠燃不由得对这位曲家二房的姐另眼相看,野心简单明了,够直白。

    “本王答应你。”贺熠燃顿了顿,“不过你想清楚了后果,无论成败,你都得跟着本王北上回京。”

    “绝不后悔。”曲文锦眼神坚定,“明日,明日还请王爷见机行事。”

    贺熠燃点了点头,带着云志离开。

    曲文锦却是满腔怨恨,手里上好的丝帕被揉得凌乱不堪。

    凭什么,一个丫头,能博得那么多男人的青眼,好像好男人眼里都只能看到她曲濯钰!

    。

    翌日。

    乾明帝和几个亲王去巡视江南的治理情况,曲弘一早早地安排厨子开始做午宴。

    曲濯钰和曲怀瑾去湖边包了一艘大画舫,负责布置宴厅。

    曲濯钰每每看向曲怀瑾,都欲言又止。心中微微叹了一声气,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绕到屏风后头去。

    曲濯钰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阿爹阿娘吵得如此凶,怕是一时半会还没法消气。若是让乾明帝看出什么,指不定还要生出什么事端……

    “别哭了。”曲怀瑾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曲濯钰身后,递过去帕子,“擦擦眼泪吧。我会帮着说服阿爹,不要和阿娘和离。”

    “我才没哭。”曲濯钰声音哽咽着,胡乱用手背抹了抹,“别弄得好像我特别没用。”

    “鸢鸢……”曲怀瑾轻轻抱住曲濯钰,沉着声音,“曲家背负了太多,但是阿爹阿兄从未想过阻止你对自己未来的追求。你不应该被束缚的。你本该是自由自在、最幸福的人……”

    曲濯钰被搂着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轻轻推了推曲怀瑾,“阿兄,我现在好多了。无论将来如何,我也不会背离这个家。”

    曲怀瑾揉了揉曲濯钰的头,“好了,去吧,放宽心。阿兄会帮你的。”

    曲濯钰点了点头,放宽了心。

    。

    “这江南,果然不同。这摆宴席,还包了画舫。”惠宁公主贺宁娣冷哼了一声,“真不知道是曲家财大气粗真心讨好,还是在炫耀、挑衅皇室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乾明帝一听变了脸色。

    “惠宁,你这话说的可就不中听了。”贺熠燃不动声色地维护道,“你身为公主的教养呢?难不成还不如江南世族女?”

    “皇上容禀。”曲弘一拱手作揖。

    “朕不想听。”乾明帝脸色阴沉着。

    贺宁娣得意地看向曲濯钰,耀武扬威一般。

    曲文锦也脸色一变,倘若真让贺宁娣得逞了,别说嫁给贺熠燃,能不能保住命都难说。

    “皇上,曲家经商也是近日开始的,表面富足,实则吃的是老本,打肿脸充胖子而已。”傅舒晏出声讽刺起来,而乾明帝明显脸色好多了。

    曲濯钰看向傅舒晏,傅舒晏回以曲濯钰一笑。曲濯钰立马又低下头,脸颊红了起来。

    “罢了罢了,继续继续!”乾明帝心情好了起来,“惠宁,宫中规矩难道忘了?”

    贺宁娣瞪了曲濯钰一眼,无可奈何地低下头。

    。

    曲濯钰又吃了块船点,放下筷子,悄悄走到外面甲板上。

    曲濯钰的手搭上栏杆,呼吸着湖面上的空气,顿觉心中不快一扫而空。

    突然,一双手从背后袭来,曲濯钰猝不及防,往前跌去,扶手却突然断了,直接跌落水中。

    湖水冰凉,灌入曲濯钰口中,曲濯钰来不及呼救,只能在水中扑腾。

    “呀!不好了!鸢鸢妹妹落水了!”

    曲文锦尖叫起来。

    画舫上顿时乱做一团。

    贺熠燃赶到时,看着湖水,迟疑了。

    傅舒晏迅速脱去外衣,跳入水中。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傅舒晏怀里搂着曲濯钰上了岸。

    傅舒晏立即把岸上的外衣裹住了曲濯钰,才交给女大夫去救治。

    女大夫和曲濯钰在隔间里呆了有一炷香的时间。

    “多亏侯爷,姐救上来得及时,不然姐就危险了。”女大夫松了一口气,留下一副药方,仔细叮嘱了南绮云后才走了。

    南绮云瞧着曲濯钰苍白的脸,眼睛紧闭着,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

    “多谢侯爷,救下女。”曲弘一低声说道,“侯爷也快去换身衣裳吧。”

    “曲先生,情况如何?”乾明帝也来关怀着,“朕已经派人去查怎么回事了。”

    “多谢皇上。”曲弘一顿时仿佛苍老了许多。

    “参见皇上。”曲怀瑾跑了过来,匆匆行了一礼,看向曲弘一,又垂下头,“草民刚刚去查探了一番,那栏杆有锯痕。”

    “什么!”乾明帝隐隐觉得皇家的脸面被践踏,“胆敢在朕眼皮子底下做动作!给朕查!到底是谁做的!”

    。

    曲濯钰缓缓睁开眼睛,脑子还有些混沌,隐约记得被推入水后,有人把她救了上来,身上隐约也有那股好闻的草木香气,不过稍微清冷了些。

    “鸢鸢!鸢鸢醒了!”南绮云赶忙握住曲濯钰的手,吩咐着紫槿,“快去通知老爷,姐醒过来了!”

    紫槿一路跑,跑到曲弘一身旁,跪了下去,泣不成声。

    紫槿这一哭可把所有人吓到了,曲弘一急切地问道,“说啊!怎么了!”

    “姐,姐……姐醒了!”

    在场所有人可算松了一口气。傅舒晏也松了一口气,虽说他知道曲濯钰性命无大碍,可还是不由得为她担心。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