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叶清歌慕思成

第43章 正式表白
    身边的乐乐睡熟了,竟然还打起了小呼噜,可是叶清歌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虽然竭力的让自己不要去想,但是那让她屈辱的过去还是会时常出现在她的脑子里。

    和慕思成在一起她是顶着巨大压力的,他人帅气,家里有钱,怎么可能会看上她这样的灰姑娘,一开始她是抗拒的,下意识的拒绝他的接近,后来则慢慢的被他感化,沉溺进了他的温柔里。

    她知道林文芳不喜欢她,从第一次见面叶清歌看见的就是她拉长的脸,挑剔的眼神带着不屑一顾的神情打量着她,声音带着傲慢,“多大了?父母是做什么的?”

    叶清歌从她的表情和声音就听出了极大的不满意,她看了眼慕思成,把心中的委屈压在心底,尽量让自己很有礼貌的和她说话。

    听叶清歌说妈妈已经过世林文芳的脸更长了,“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八字太硬?”

    言下之意是在说她克母,叶清歌脸色一下子变了,慕思成握住她的手,“妈,那是封建迷信!”

    林文芳哼了一声,对儿子维护叶清歌表示出了不满,“长得这么瘦弱,这孩子能生吗?”

    叶清歌不知道如何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有保持沉默,还是慕思成说话,“妈,第一次见面,你说这些干什么?”

    这次见面双方都不太愉快,慕思成送她回去,她担心的问,“思成,你妈非常的不喜欢我。”

    “别多想,我妈就是那副脾气,她没有坏心的。”慕思成安慰她。

    后来没有几天后她在打工的咖啡馆看见了慕思成口中没有坏心的妈妈,当时林文芳和夏青青一起喝咖啡,当时是她送的咖啡,林文芳说话非常的尖刻,“青青。做人就得有自知自明,身为一只山鸡就要有山鸡的本分,不要整天想着做金凤凰,这样不现实。”

    这是摆明了的指桑骂槐,叶清歌只觉得一股血直冲脑门,想到慕思成,她咬牙把气忍了,端着托盘转身离开了。

    后来又过了几天林文芳来找她了,她很明白的告诉叶清歌,她看不上叶清歌,看上了夏青青做儿媳,要叶清歌主动离开慕思成。

    叶清歌看着她那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只觉得恶心到了极点,她问林文芳,如果夏青青没有夏国梁这样一个父亲她会看上她做儿媳吗?林文芳被她问得恼羞成怒,她蛮横的摔五十万支票在叶清歌面前逼她分手。

    叶清歌真想把那张支票砸在她脸上,后来忍住起身离开了。

    回去后她就对慕思成提出了分手,慕思成苦苦的哀求,她态度坚决,后来慕思成意志消沉天天去酒吧买醉,还因为饮酒过量胃出血送进了医院。

    慕思成这样林文芳终于心软了,不情愿的打电话让叶清歌去医院,慕思成看见叶清歌紧紧的抓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林文芳见儿子这副样子终于不在坚持,默许了慕思成和叶清歌的一切。

    可是这默许的后面是她的不甘心,叶清歌和慕思成结婚后她就开始不消停,经常冷嘲热讽的挑刺,甚至在叶清歌和慕思成结婚后还经常的见夏青青,特别是叶清歌查出不能生育后她就更加的变本加厉了。

    叶清歌经常被她逼着喝那些据说能够治疗不孕症的中药,喝中药还是最轻的,她会找一些奇奇怪怪的偏方给她吃,有一天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了一种据说很灵的治疗不孕不育的方子,竟然是用白酒泡黑蚂蚁喝。

    说是喝了就能怀上,叶清歌看见那些黑乎乎的的东西恶心到了极点,她没有按照她的要求喝,林文芳对着她大喊大叫,让她不喝就滚蛋,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

    叶清歌一开始对她是竭尽全力的忍耐的,可是人的忍耐是有限的,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双重压力让她终于无法忍受的和林文芳开始争吵。

    她开始和林文芳针锋相对,有几次两人争执被慕思成撞个正着,林文芳特别的能装,本来是气急败坏的骂叶清歌的,却在看见儿子后马上装一副被欺负的样子,寻死觅活,逼着慕思成和她离婚。

    叶清歌过够了这种日子,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她和慕思成进行了一次深谈,她说自己喝够了中药,做够了检查,不想再喝下去也不想再去医院接受那些让她起鸡皮疙瘩的检查了。

    慕家不能没有儿子,她不怪慕思成,还是分手吧。

    慕思成露出难以想象的神情,他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清歌,别说傻话,对于我来说孩子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你,我有你就足够!”

    女人都是傻瓜,喜欢听男人的誓言,她又一次因为慕思成做了让步。

    因为这个慕思成终于下定了决心,和林文芳做了一次深谈,不知道他和林文芳说了什么,林文芳竟然同意他们搬走。

    没有了林文芳的搅合日子过得相对好多了,叶清歌再不用忍受喝中药的痛苦和精神折磨,她和慕思成过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

    大概是因为心情关系,她竟然怀孕了,拿到怀孕确诊单的那一刻,她欣喜若狂,忙不迭的给慕思成打电话。

    现实和想象终究是相悖的,叶清歌做梦也没有想到慕思成会出轨。

    什么不要孩子只要她,他已经找到了会生儿子的小三,自然用这种话来哄她,可笑她竟然相信了他的话,还好夏青青及时的找上门来。

    她恨夏青青,不过后来想想却很感激她,要不是夏青青她怎么知道慕思成是这么恶心的一个男人?怎么会见证他那伪善面具下的卑鄙丑恶。

    在没有戳破他和夏青青暗度陈仓时候,他信誓旦旦的说什么他会爱自己到永远,说什么他的一切都是她的,可是当谎言被戳破,他的丑恶和阴暗就一下子展露出来了,迫不及待的和她离婚,把无情无义演绎到极致,当看见离婚协议上面那几行字的时候,叶清歌真想放声大笑。

    真是绝妙的讽刺啊!有句话说得好,男人喜欢你的时候你就是个宝,不喜欢你的时候你就是根草,她一直不相信这句话,直到此刻才明白,果然全世界数她太傻,她毫不犹豫的在合同上签字,毫不犹豫的穿着叶国军买给她的衣服净身出户。

    次日早上,叶清歌盯着两个熊猫眼去了公司,看着他乌黑的眼圈,秦非凡调笑,“哪里来的国宝?”

    叶清歌可没有心情和他开玩笑,她沉默着开始工作,秦非凡一直在偷眼打量她,怎么发现这个女人心事重重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唐长卿?他一直知道唐长卿念着一个女人,却不知道是她,也不知道她和唐长卿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唐长卿他可以肯定是喜欢她的,那她呢?

    叶清歌的性格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性格,秦非凡凭直觉可以肯定她对唐长卿应该是没有那种爱的,要不然,就凭唐长卿认识她这么多年,以唐长卿的温柔早就把她感化了。

    知道她是唐长卿喜欢的女人秦非凡心里其实是别扭的,都说朋友妻不可妻,他应该在知道唐长卿喜欢叶清歌的时候就自动的退出,可是现在却不是这样,他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这是他活到现在第一次无法控制自己的心。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喜欢她,想要保护她,给她足够的温暖和爱。

    可是这个女人眼里没有他,秦非凡知道叶清歌不是自己身边的莺莺燕燕,他之前的花心形象在她的心中早已经根深蒂固,比起唐长卿来说他输了不是一点半点。

    不过他并不因此想要放弃,作为一个男人,他必须努力的去争取自己喜欢的一切,叶清歌现在就是他的目标。

    看叶清歌对那个华玉炜的选择来看,她喜欢温柔的男人,这段时间他也试着让自己温柔,看叶清歌的对他的态度好像有些转变。

    看来女人都喜欢温柔的男人,他这一招用对了,从前不知道她是唐长卿的心上人,他还想慢慢的来,等水到渠成,现在看来不能在等了,一定要赶紧动手。

    他已经和唐长卿说得清楚,公平竞争,既然是公平竞争,他就必须让叶清歌知道自己喜欢她,他决定对叶清歌正式表白。

    秦非凡是花丛里游走的人,知道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喜欢浪漫,为了讨叶清歌的欢心,他包下一间西餐厅,弄了满屋子的玫瑰花气球点了蜡烛,准备来一场浪漫的求爱。

    叶清歌压根不知道秦非凡的想法,被他骗到西餐厅才知道他想干什么,眼前的鲜花气球烛光晚餐让叶清歌想起了慕思成。

    当时他就是用这种手段让自己陷下去的,现在回头看看发现自己当初傻得无可救药,她的经历证明男人的誓言都是狗屁!

    叶清歌伸手拿起一支玫瑰花,凑到鼻子前闻了一下,嘴角浮现一抹讥讽的笑容,秦非凡却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看叶清歌没有变脸他还以为有戏。

    于是按照事先排练的流程,灯光忽然暗了下去,舒缓的音乐响起,烛光闪烁,秦非凡酝酿了下情绪,“叶清歌,做我的女朋友吧!”

    叶清歌看着他,“为什么会是我?”

    “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叶清歌玩味的一笑,“不是嫌弃我是离婚女人吗?”

    “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秦非凡澄清,“我只是有些不甘心,为什么你一开始遇到的人不是我,为什么你要受到那样的伤害。不过还好我来得,叶清歌,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和我在一起,你不需要那么辛苦的,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尊重你,不会勉强你……”

    一声嗤笑划破咖啡厅的上空,接着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秦少这是在演戏吗?”

    秦非凡和叶清歌转头看过去,见慕思成一身藏青色西装,没有系领带,抱着手站在西餐厅的入口出。慕思成对秦非凡可以说是记恨上了。

    首先是城建的事情,想到秦非凡竟然用叶清歌为饵引诱夏国梁,他就恨得牙痒痒的,他一直在让刘建关注秦家的动静,听说秦非凡包下西餐厅,准备鲜花气球,还把叶清歌也带去了西餐厅,慕思成就猜到这个花花大少想干什么。

    叶清歌是他的,他怎么可能让别人觊觎,慕思成想也没有想去开车赶来了。

    秦非凡有些恼怒,他明明是包下整间西餐厅,不对外营业,怎么慕思成会突然出现?

    “对不住秦少!”慕思成不顾秦非凡的脸色大步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了叶清歌的旁边,“我对这家西餐厅情有独钟,所以过来吃饭,没有想到不对外营业,听说是秦少包的场我就厚着脸皮进来了。大家都是熟人,不介意请我吃饭吧?”

    吃你个大头鬼!秦非凡恨不得打爆慕思成的头,姓慕的眼睛瞎了吗?难道看不出他在这里干什么?

    慕思成笑眯眯的四处打量,“玫瑰,气球,烛光晚餐!啧啧!布置得真漂亮!看起来像是求爱的场景,秦少你不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吗?是不是又看中了谁所以拉叶小姐来演练?”

    “慕总说话小心点!”秦非凡算是看出来了,这姓慕的今天晚上就是来搅局的。

    “不要不好意思嘛?都是自己人!”慕思成依旧是笑眯眯的,“叶小姐跟秦总的时间好像不长吧?”

    “慕总怎么知道的?”叶清歌皮笑肉不笑的,慕思成来这里到底是想干什么?

    “秦总是一个喜欢浪漫的人,最喜欢以浪漫的方式追求女孩子,我记得几年前秦总曾经干过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叶小姐你知道吗?”

    “慕思成!”秦非凡脸色一变,直呼其名,语气满是警告意味。

    “秦总你紧张什么?”慕思成似笑非笑,眼睛满是冷意。

    叶清歌却对慕思成说的惊天动地的大事有了兴趣,“秦总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叶小姐很想听?”慕思成笑眯眯的,“我们边吃边说吧!”

    他自来熟的拍手,服务员端着烧好的食物鱼贯而入,慕思成也不管秦非凡阴沉沉的脸,抢先把秦非凡的那套餐具抓在手里,毫无形象的开吃,“好吃,饿死我了!秦总你怎么不吃?”

    秦非凡再也没有办法忍受,一般抓住慕思成的衣领迎面就是一拳,慕思成早就防他来这一手,伸手挡住秦非凡的攻击,嘴里不忘记阴他,“秦总你这是干什么?你当年在马尔代夫水上别墅示爱大明星可可的事情地球人都知道,我就这么随便一提,你怎么就生气了?”

    “王八蛋!”秦非凡又是一拳过去,慕思成侧身闪开。“当年秦总对那可可小姐可是一往情深,示爱可以说是轰动一时,所有人都以为是一段良缘,却没有想到秦总后来却为了一个模特把可可小姐给甩了,可可小姐也可怜,竟然为爱自杀,这事情在当年可是闹得相当的大啊!”

    “慕思成,小爷今天不抽死你!”秦非凡知道今天晚上的一切是注定要失败了,于是疯了一样的扑过来,两人扭打在一起。叶清歌急得在一旁直跳脚。

    这顿恶斗直到两人都挂彩没有力气才住手,秦非凡的脸上被打得乌青,慕思成则是嘴角出血。叶清歌上前扶起秦非凡,“秦总,你不要紧吧?”

    “不要紧!”秦非凡恶狠狠的盯着慕思成,“姓慕的,你等着,小爷绝饶不了你!”

    叶清歌扶起他,“我们去医院包扎下。”见叶清歌正眼都不看自己,慕思成在后面阴阴的提醒,“叶小姐,你得以可可小姐为借鉴,当心重蹈覆辙啊!”

    叶清歌没有理会他,扶着秦非凡出了西餐厅,开车去了医院,在车上,秦非凡的脸沉得难看,叶清歌也不看他专注的开车,好一会后秦非凡打破沉默,“你就不想问我点什么吗?”

    “问你?我干嘛要问你?”叶清歌反问。

    “你!”秦非凡扯了下嘴角,“我告诉你,事情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明白吗?”

    “哦!”叶清歌淡淡的回答。

    “叶清歌,你真的一丁点都不喜欢我?”秦非凡对她的淡然很抓狂。

    “我对秦总只有下属对上司的尊敬。”叶清歌回答。

    “不要叫我秦总,叫我的名字!”叶清歌的回答让秦非凡突然暴怒起来。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说好就好,以后叫我的名字!”秦非凡命令。

    叶清歌赶紧应一声,秦非凡放缓语气,“叶清歌,我不是坏人,真的不是坏人,你试着喜欢我下不行吗?”

    “不行!”叶清歌断然的回答。

    “你……我告诉你,你不要后悔!”

    “放心,我不会后悔的!”

    秦非凡颓然的往后一靠,突然发狂的命令叶清歌,“停车!”

    叶清歌莫名其妙的停下车,秦非凡把她推下车,“既然不喜欢小爷就赶紧的滚!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叶清歌莫名其妙的被他推下车,秦非凡换到驾驶室,把叶清歌的包扔下车,一脚踩下油门,汽车疾驰而去。

    在后视镜里看到那个女人越来越小的身影,他的心里空落落的感觉难受,都怪该死的慕思成,姓慕的你等着,小爷绝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叶清歌捡起包叹气,秦非凡这二世祖就是做事情不计较后果,竟然就这么把她给扔在路上了,还好他把包也扔下来了,手机和钱包都在包里,总算她还可以打的回家。

    秦非凡把车开出去好一段路,想想不放心,又倒回头开到撵叶清歌下车的位置,看着空荡荡的地面,他有些担心,这女人不会被人掳走吧?

    虽然心里担心但是想到她刚刚对自己的无情他心里又有些火大,最好被人掳走,看你以后还敢猖狂,嘴上这样说心里还是不放心,于是给张锋去了电话,让他打电话问莫特助人在哪里。

    张锋在心里嘀咕,这秦总是怎么了,有这功夫自己打不挺好吗?他不敢反驳给叶清歌去了电话,听说叶清歌在回家的路上又给秦非凡回了电话,秦非凡这才放心的去了医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