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名可北冥夜

第687章 他,算不算在追求她
    名可没有说话,只是拿着协议的手不断在颤抖着。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错,他说,这份协议是他送她的礼物……

    他没有忘记她今天过生日,哪怕他去完龙家,给龙珊珊过完生日,还是没有忘记给她送上这个大蛋糕。

    鼻子很酸,眼角也万分的酸涩,可她真的很害怕,怕自己听错了,这份协议真的要送给她吗?

    “怎么了?不喜欢吗?”北冥夜收紧两臂,让自己更紧地贴近她的身躯,有些话已经犹豫了一整天,可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

    清了清嗓子,他顾左右而言他:“你准备怎么做?撕了它还是把它藏起来?”

    名可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身体僵硬了,依然止不住在轻颤。

    北冥夜没有打断她的激动,给了足够的时间让她去调整自己的心情。

    他继续道:“还是说你打算把它还给我?”

    “你到底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她抬头,对上他的目光。

    两个人近在咫尺,两双眼眸靠得那么近,近得连对方的脸都看不清,可却还能看得清对方眼底倒影出来那张属于自己的脸孔。

    他眼中有她,她眼底也有他的影子,这样的感觉好奇怪,已经亲近过这么多回,也已经做遍了人世间最亲密的事情,可却从来没有像现在那般,觉得自己真真切切被对方看进了眼里。

    “你知道我从来不喜欢跟你开玩笑。”他张嘴含住她的耳垂,低声呢喃:“在我改变主意之前,你决定它的命运。”

    名可终于还是忍不住咽呼了一声,眼泪一下子就滑了下来。

    撕了它,撕了这份协议,从此以后,她和他之前地位就平等了。

    她不再低人一等,不再需要对他唯命是从,不再觉得自己只是他的玩物!

    颤抖的手将协议拿了起来,眼泪止也止不住,这份让她屈辱了好几个月的协议,这份让她在他面前抬起头做人的资格都没有的协议……

    十指一紧,终于嘶的一声,两张纸被撕成了四半,她咬着唇,撕开头之后便又继续撕了起来。

    四半撕成八片,再撕成十六片,依然继续撕下去。

    撕成了粉碎,撕成了一片片,让这些碎片从自己的指尖溜走,这还不解恨,看着落在地上的纸碎,她抬起脚狠狠践踏了起来。

    回过头用力瞪着北冥夜,咬唇道:“以后我不再欠你,我不需要再喊你先生,北冥夜,你没有资格再指示我做任何事,你没有资格再强要我……”

    “但我还是想把你困在身边,怎么办?”他收紧了双臂,把从他怀里挣扎出去的女人又抱入怀中。

    名可呼吸一滞,眼泪都忘了要落下了,抬头瞪着他,一张脸气得纠结了起来:“你说什么?你这个混蛋,我们的协议都已经撕了,我不再是你的玩物,你休想再羞辱我,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

    “做我女朋友。”他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得连自己都听不清,可这么轻微的声音,却在一瞬间打断了她所有的话语。

    做他的女朋友,他说,让她做他的女朋友……

    名可盈满泪水的眼眸死死盯着他线条刚毅的脸,似乎有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北冥夜笑了笑,伸出长指给她将眼角的泪水拭去,拭不干净,便低头用自己的薄唇给她拭擦了起来。

    好不容易将她一张脸上的泪水全都吻去,看着她睫毛上依然沾上的水珠,他笑了笑,大掌落在她脑袋上,将她巧的头脑往自己的胸口带去。沙哑的声音,从头顶上方满满洒落:“听听我现在的心跳声,让它告诉你,我说的话都是真诚的。做我的女朋友,从今天开始,没有协议,没有谁欠谁,你我都是平等的,我要你做的不是我的情人,而是我

    的女朋友,我将来的老婆。”

    名可真的不知道她是不是听觉失误听错了,这算是他对她的表白吗?做他的女朋友,以后还是他的老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是北冥夜对她说的话?

    已经干了的脸一瞬间又被泪水沾湿,这一次,泪水还将他的睡袍都给打湿,滚烫的热泪透过睡袍沾上他的皮肤,烫得他心头一阵柔柔的痛。

    她在自己身边委屈了多久?原来她一直都这么委屈。

    想跟她说一声对不起,可又觉得这个时候似乎没有必要了。

    名可却在他怀里挣扎了起来,抬起头盯着他,声音有几分沙哑,也有几分明显的不悦:“不要骗我,我的心很脆弱,经不起你的欺骗,我没有你那么多花花肠子,我看不透你在想些什么,我……”

    “我想些什么,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还要我把话说第三遍第四遍吗?”

    “为什么不能说?”难道说,想要追求她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吗?

    现在是他在求她做他女朋友,又不是她倒追他,多说几遍怎么了?多说几遍会让他少两块肉吗?

    看着她这张倔强的脸,北冥夜觉得又好气又可笑。

    他抿了抿唇,深吸了一口气,才又再一次诚恳地问道:“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名可姐,现在先答应做我女朋友,等以后再做我老婆,行吗?”

    她用力咬着下唇,因为不这么做的话,她会忍不住失声哭出来。

    努力压抑着自己激动的情绪,压抑了很久很久,久到连自己都快要忘记时间了,她才终于哑着嗓子,嘟哝起嘴,不高兴道:“做我男朋友就得要守我的规矩,要不然我不答应。”

    北冥夜修长的睫毛微微煽动,又有点想笑了。

    这丫头,果真是给她一点阳光,她就灿烂起来了。

    “那你先说说要守什么规矩,要是太苛刻,我可做不来。”

    “没有太苛刻。”见他似乎想要放开自己,名可一把揪紧他的衣袍,好不容易才等到他向自己表白,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放他溜走。

    刚才分明还是这男人就求她做他女朋友,可这一会,她竟已经在担心他后悔了。

    天生的奴性,还是对这一刻的到来太过于期待?

    原来,她已经期待了这么久了吗?她是不是真的一直在期待他对自己说出这些话?现在……算不算是他在追求自己?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