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冷宫翻身小才人

22.上无涯山
    “小姐,吃早饭啰!今天给你做了鱼膏鲜稀粥,酸辣面汤,还有芙蓉糕,萝卜糕,蛋煎馄饨。”春草气喘吁吁地拎着个大食盒进来了。

    “春草,你这是要养胖我的节奏,那么多,我怎么吃得完?”萱儿看着摆满桌的早饭,看向顶着两个熊猫眼的春草。

    “我是预备了你和皇……呃……”差点就说出皇上两个字了,呜,追风侍卫太可怕了,一直恐吓她,逼她骗小姐。

    没等春草说完,萱儿就抢过话来:“打住!春草,昨晚我是为了学解穴法才不撵那盗花贼的,况且昨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以后更不会有!”萱儿拉过春草,在她耳边狠狠地补充,“你要是敢说出去,冷面瘫昨晚在这过夜,我就不要你了。”

    “呃,可是全府的人都知道了!”春草忍不住提醒她。

    “总之,你不许说,特别是不许和上官云飞说,他可是我未来的相公!”

    “小姐,你们早就退婚了,现在你是才人!是皇上的女人!”春草忽然觉得头疼,昨晚追风侍卫可说了,皇上将来是要立才人为后的,谁若敢坏了皇上的事,那可是灭九族的!虽然她的九族就她一个人,可是追风太可怕了。呜……

    “你有见过住在宫外的才人吗?我已经神不知鬼不觉从皇宫出来了,我才不会再回那个鬼地方!再说了,婚退了,再定一次就可以啦!”

    “小姐!”春草急得都要哭起来了,这番话要是让皇上听到了就完蛋了。

    “好啦,你看看你的黑眼圈,今天你就在府里好好睡一觉,等我回来啊!”萱儿双手摸了摸春草的小脸,转身就出门去了。

    “小姐,你去哪啊?带上春草吧!”春草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拉开大门,正准备跨出去,两把剑就横了过来:“才人,对不起,你不可以出去!”

    萱儿看了看那两名目无表情的侍卫,把脚收了回来,转身往后院走。春草也赶紧跟了上去:“小姐,出不去,那我陪你去后院摘山楂做冰糖葫芦吧。”

    “你会做?”萱儿转过身来看着春草。

    “小姐,你忘了,以前舅老爷家铺里卖的,都是我和你一起做的。”

    嗯,看来这舅老爷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人,从小就剥削寄人篱下的前身!

    “嗯,那你今天就在府里做冰糖葫芦吧,等我回来尝哈。”萱儿说完,一旋身就越上了屋顶,准备由屋顶越出这破王府。谁知刚在屋顶站稳,两个蓝衣人又出现了:“卑职见过才人!”

    “行,你们慢慢在屋顶晒太阳。”萱儿咬牙切齿地跃了下去。

    “我还就不信了,我出不去!”萱儿再次走向大门,当然刚才那两把剑也再次架在了她的前面!

    “两位大哥,通融一下,把刀拿开吧。”萱儿用手轻推那两把还没出鞘的剑。可惜才刚推开,它们又马上恢复原位,发挥它们拦路的作用。

    “是不是不管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会放我出去?”

    两个侍卫目无表情,木头人似的一动不动。萱儿尝试着往前一步,他们就后退一步。见此,萱儿干脆直接向前走,她断定他们不敢真伤了她!

    就这样一进一退间,他们已离开王府十米远,两侍卫互相看了一眼,刷地把剑收回了腰间,继续他们的守门大任。

    这么顺利?萱儿四周查看了一下,没发觉什么异常,便赶紧去街上雇马车,赶去悬医阁找上官云飞。一心想赶紧去到悬医阁的萱儿,丝毫没注意到身后几道蓝影紧随着她。

    马车越走越偏僻,咦,这不是电视里的城门吗?怎么要出城?这马车是黑车?萱儿看着马车马上就要驶出城门,赶紧挑开门帘:“大叔,你这马车往哪里赶?”

    “姑娘,你不是要去悬医阁吗?悬医阁在城外五十里的无涯山上啊。”车夫勒停马车,“不信,你可以问问城门的守卫大哥。”

    “呵呵,大叔一看就是敦厚实诚的人,我就问问,问问而已。”萱儿放下车帘,唉,怎么没人告诉她,悬医阁在城外啊!

    马车出了城门没多久,便由官道驶进了一条山路小道。约过了一个时辰,马车停了下来:“姑娘,无涯山到了,这里马车上不去,你得自己从这山路走上去,悬医阁就在山顶处。”大叔从马上下来,搬来一凳子,放地上让萱儿下马车。

    萱儿掀开门帘直接就跳了下去,她抬头一看,这哪里是什么无涯山,这山本就是高耸入云的悬崖峭壁!那么高,要不是山那里刻着无涯山,萱儿都要怀疑,她被耍了!

    “大叔,这上到悬医阁眼多久啊?”

    “姑娘,我没上去过,据上过山的人说,这山路得走一个多时辰。姑娘,如果你没有特别的引荐信,我劝你还是回去吧。”

    “这悬医阁不是治病救人的吗?来看病还得引荐信?这该不是故弄玄虚的专骗人钱财的吧?”

    “哎哟,姑娘,这话可不能说。悬医阁少主上官公子可是个悬壶济世的名医!他的师傅无机大师更是医术精湛,名震四国的一代神医!”

    “把医馆开这么偏,还开那么高,本就是存心为难病人了,好不容易上去了,没有引荐信还不见!再有医术也是白搭!”

    “无涯山悬医阁是无机大师隐居的地方,上官公子在城里专门开了间济世堂,就是专门为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看病的。”

    “大叔,你怎么不早说啊!那我这不是白跑一趟了吗?呜……”

    “那要不,坐马车回回城,我不收你钱了。”大叔提议道。

    “既来之则安之,我还是上一趟山吧,大叔,给,谢谢啦!”萱儿把银两递给大叔,就往山上赶去。

    这无涯山,只有一条羊肠小道蜿蜒盘旋,十八弯十八拐地通往山顶。才走到山腰,萱儿就气喘吁吁了,从没爬过如此难行的路,李白笔下的蜀道也不过如此吧。那什么无机老头脑子估计不大好,住这里,出一趟门都难!

    时近中午,本是寒凉的天气,可萱儿还是走得汗流浃背,幸亏她不爱化妆,不然早成大花脸了!唉,快走不动了,才看见一亭子突兀地立石涯上,飞阁流丹,亭子顶部的尖角像是要刺破了天云。

    萱儿躺在在亭子廊上,不愿再起来,就着凉凉山风,不觉就睡着了。梦里,萱儿回到了家,看到了双眼含泪的老妈,正对着她的照片发呆。萱儿跑过去想抱抱她,可她扑过去,就如一阵无形的风,什么也触摸不到。她想告诉老妈,她在这过得很好,可是她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时,门开了,哥哥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那女孩坐在老妈身边,抱着老妈,像是安慰又带着几分撒娇地说:“妈,小妹在那边一定会过得很好的,她也一定希望你能和我们开开心心地生活。”

    老妈放下照片,摸摸她的头,笑着说:“我们家能娶到你这个媳妇,真是三生有幸。妈没事,放心啊,就是有点想小妹了。”

    萱儿看着这一幕,想到哥哥娶了一个如此贴心的嫂嫂,开心得泣不成声。

    “唉,你这小姑娘,躺在这山上哭什么?”

    萱儿睁开眼,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帅大叔,紫衣长袍,须发乌黑油亮,五官清晰而立体,爽朗中带着一种出凡尘的仙气!

    萱儿坐起来揉揉眼睛,看到夕阳已西斜,红彤彤的挂在山那边,无涯山的石头,郁树,染着淡红,散发亮眼的光,煞是好看。

    “帅大叔,从这上悬医阁还要多久啊?”萱儿看到天色将晚,不觉有点着急。

    “你来悬医阁有何事?”

    “找上官云飞呀!哦,对了,他是我指过婚的未来夫婿。”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