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山庄雨疏风骤

第十二章 这孩子与众不同
    “孩子,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豪天,快过来看看呀!”

    云绮关切询问,随即转回头向着诊所里呼唤着凌豪天。

    “脚怎么了?快让我看看,不要怕,我是医生。”

    出于职业习惯,凌豪天一边说一边准备撩起紫嫣的裙摆,检查她有没有受伤。紫嫣却下意识的使劲拽了一下那裙摆,使其更严密的遮挡住脚踝处。

    “瞧,这裙子都染上了血!孩子,快跟我们进诊所去,好好给你清理一下伤口。”

    细心的云绮兰看到那淡粉色的裙摆,有一片殷红的血渍,当即决定必须帮助这个孩子。

    “哦,我想起来了!是你,昨晚那个带头儿的孩子,就是你对不对?”

    凌豪天对眼前的女孩儿,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尽管他不明白为何一夜之间,这孩子的装扮会有天壤之别?但那清秀可人的五官却是十分的相似。在仔细观察了一阵后,他迫不及待的向紫嫣求问。

    “啊!难怪我也感觉眼熟呢!那还愣着干嘛?豪天,快把孩子扶起来,不,抱起来!”

    云绮兰惊诧不已,但此刻又顾不得细思多想,她焦急的命凌豪天,把这个孩子抱进诊所去医治。

    “不,我不去!你们……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那个脏兮兮的野丫头!”

    紫嫣低着头,否认着凌豪天的判断,她依旧准备爬起来走。然而,凌豪天和云绮兰听了这番话,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你一定是一个好孩子,因为你连撒谎都不会。”

    凌豪天说着,抱起地上的紫嫣就往自己的诊所走。云绮兰既兴奋又担心,准确的说是心疼,因为说不清缘由的喜欢这孩子,故此才会心疼于她。随着凌豪天走进诊所,云绮兰将一句“好好给孩子看看”,说了好几遍。随后,她将紫嫣肩头的书包摘下。

    “一定会的。”

    凌豪天应答着,同时将紫嫣放到诊床上。

    紫嫣深知“逃”是不可能了,只好选择了乖乖听话。当然,主要还是因为脚踝那里在剧烈的疼痛,她也想尽快止住疼。

    不过,这孩子就是坚强,尤其离开方家的深宅大院后,她身上几乎找不到一丁点儿的娇气。

    “哟!这可不是普通的伤口啊!小姑娘,说吧,昨天是不是被狗咬了?”

    凌豪天在检查紫嫣的脚踝之后,一边轻轻摇头,一边看着紫嫣询问。

    “豪天,你说什么?她的脚……是被狗咬的?是不是……”

    云绮兰十分惊讶,联想到昨天晚上在小胡同的一幕,她有些不敢相信。

    “没错儿,就是昨天咱们见到的那条狗咬的。只是有一点我不太明白,那条狗怎么也受伤了?小姑娘,我现在先给你清理伤口,然后输液消炎。这个问题,你可以晚一些回答我。”

    凌豪天看了一眼,正在盯着天花板,表情痛苦的紫嫣。之后,他走向里面的小隔间去配药了。那时,虽已有了狂犬疫苗,但却还没有传入我华夏大地。作为西医的凌豪天,他的诊所能给患者打针输液,已经算是比较前卫的治疗方式了。

    “我去找碘酒,给你擦拭伤口。”

    云绮兰说话间,也忙碌起来。

    “不用等了,我现在就告诉你们答案!是我,是我让那只狗受伤的。”

    躺在诊疗床上的紫嫣,突然咬牙忍痛,回答了凌豪天之前的问题。

    “什么?”

    正在拿起一只碘酒瓶的云绮兰,有些惊讶。

    “嗯,和我想的一样。那么……你是如何让它受伤的呢?”

    凌豪天的表情反倒很平静,一边配着药,一边又追问了一句。

    “我咬的呀!谁它咬了我呢,这叫以牙还牙!必须让它也尝到苦头儿,知道……姑……让它知道本姑娘不是好惹的!”

    尽管此刻的紫嫣,伤口仍旧很痛,她说这话时却像是有十足的底气。只不过,差点儿言语间带出粗俗之词。

    诊所的凌豪天和云绮兰,同时惊呆了。没错儿,这说话的语气,才更证明了,今天穿得雍容华贵的小姑娘,正是昨晚那个衣衫褴褛的“小叫花子”头儿。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孩子,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还有啊,看你的穿着打扮可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呀!你昨晚怎么会……”

    云绮兰一边给紫嫣擦拭伤口,用力挤着淤血,嘴里忍不住发出疑问。

    “哎呦,疼死我了!”

    紫嫣终于喊出了疼痛,也借此躲避着云绮兰的问题。

    “这个问题我来替她回答吧,她呀,一定是因为生活太过优越,所以总感觉枯燥无味。总想去体会一下,贫寒人家的生活。总想到街头市井中走走,暂时摆脱大家族的规矩束缚,才会活得自在轻松。”

    凌豪天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这让人小鬼大的紫嫣,着实大吃一惊。

    “呵呵,没想到……你这半拉洋大夫,懂得还不少啊?就算你说对了吧!本姑奶……本姑娘就是不喜欢,那些条条框框的屁规矩!”

    紫嫣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这才是活脱儿一个,街头小混混儿的语气。凌豪天再次被她逗笑了,云绮兰的表情却凝重起来,她联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同时,也在为这个孩子担忧。

    “你去抱床被褥来,待会儿打点滴免得她着凉。”

    凌豪天找来一台简易的木头输液架子,随即又吩咐着云绮兰。

    云绮兰应了一声,便通过墙角的一扇门走进了后院儿,那是她们的起居之所。

    “打点滴?什么意思?”

    从没有在生病时,看过西医的紫嫣,一脸疑惑的看着凌豪天发问。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总之,就是让你的伤尽快好起来的方法。”

    凌豪天回答了紫嫣的问题,紫嫣眨眨眼睛,随即沉默了。不多时,云绮兰抱了一床棉被过来。

    “小姑娘,你叫什么?家住在哪里呀?”

    云绮兰一边给紫嫣盖着棉被,一边随口询问着,而凌豪天已经做好了给紫嫣输液的准备。

    “我姓王,叫……叫……哎呀,你就别问了,我的名字不好听!”

    “哈哈,没关系,说出来吧!不然的话,以后见了你怎么称呼呀?”

    “我叫王八……蛋!”

    “啊!哪有叫这名字的呀?”

    云绮兰和凌豪天异口同声,再次感到这孩子的与众不同。

    <br /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