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军少体力好夜夜战h

第七章 不想,又见!
    “不好意思。”魏一鸣知道他们挡到了别人,致歉的同时,他把怀里已经渐渐停止哭泣的江心朵就着原本的姿势后转了个身,退到一边。

    而江心朵也因为自己有些失态的行为而感到害羞,依然把头埋在魏一鸣怀里。

    季哲礼节性的点点头,然后上前按下电梯键。

    又是她!

    第三次!毫无预警地再次遇见。

    哪怕她的脸此时正埋在别的男人怀里,范仲南从身后看着那一头秀发就已经知道是她了。

    只是,她不认识他!而他,没有任何的立场开口。以他的性格,也不可能会主动开口。

    此时,他们的距离不过是几步之遥,但是对于他与她来说,却似乎隔着一个天涯那么远。

    因为——

    她窝在别的男人怀里,那么依赖,那么的理所当然。而搂着他的那个年轻男子则是不停地安抚地轻拍着她背后。

    一向平静的脸庞紧绷着,墨镜下的眸光平静不再,全身辐射出的怒意犹如被触怒的野狼,这股怒意就连他身边的人都感觉到了。

    “bss,可以进电梯了。”季哲望着一向沉着冷静的bss好像有些异样,异样到连电梯门打开都没有发现。

    而让他异样的原因应该是——

    那对亲密相拥的年轻男女。

    季哲的目光不由得再次瞥向江心朵与魏一鸣,在看到那一头长及腰际的乌黑秀发时,一张熟悉的绝美脸蛋不其然地出现在脑海,是那个女孩——

    季哲没有多一秒的时间来验证他的疑惑,因为他的bss已经把情绪收拾得干干净净,目不斜视地迈步踏入电梯。

    而他与身后的院长等人只能尾随进去。

    电梯门很快关上,在关上前的最后一秒,范仲南看到了那张深埋的脸蛋已经抬起来,那微微侧过来的半边脸还明显地看得到残留的泪痕——

    她哭了——

    然后,电梯门关上了。

    魏一鸣因为一心护着江心朵,没注意到范仲南。

    在他们一行人坐着电梯上去后,他与朵朵到医院餐厅重新买了食物带到楼上手术室外面。

    江母在他们的劝说之下,总算是吃了一点东西。

    然后警察局那边来人了。

    例行询问了一些问题后,告诉心朵他们,被毁车辆初步的技术鉴定,并没有任何人为损坏的痕迹。

    会发生车祸肯定是与司机的个人意愿有关,但是开车的司机在他们江家二十多年了,对他们江家也是忠心耿耿,没有道理会自己开车自寻短见啊!更何况车上还有江远航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江家唯一的一个儿子。

    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偏偏司机并没有任何的亲戚朋友在新加坡,在江家的二十多年以来也没有与任何人有联系。一时间,他们也想不出来他会这么做的理由。

    于是,这桩案子只能暂时等警察局那边慢慢调查。

    两个小时后,江远航终于从手术室出来,捡回一条命,但是因为脑部跟脊椎受重伤,出来之后马上送往加护病房继续观察。

    可是,刚才的主刀医生也说过,即便他安全地度过了生命这一关,他这一辈子都必须靠轮椅才能行动。

    这对于程传芳来说又是一个更大的打击,被心神折磨了一天的她再也承受不了的晕了过去。

    江心朵强忍着心痛把母亲安顿在医院的病床并找了护理人员照看后才疲惫从医院出来,打算回家收拾一些东西过来陪母亲,还有弟弟。

    幸好今晚一鸣哥在身边帮她,要不然她一个人不知道会不会撑不下去……

    站在医院大门口等魏一鸣开车过来的江心朵,望着天上那轮明月,想到刚才警察局来人说过的话,心中更是不解与难过。

    司机张叔叔不到五十岁,平时为人很低调,但是对她及小航都不错,他为什么会自己开车冲下高架桥?

    江心朵怎么也想不明白,却没人可以为她解疑惑。

    小航才十二岁,人生才刚开了头,老天怎么可以这样残忍地夺去他行走的自由?

    江心朵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要哭,但是一想到弟弟还在加护病房,妈妈也躺在医院里,在这样的夜晚,她怎么也坚强不了。

    她——

    又哭了!

    无声无息地——

    落泪。

    淡淡的月色笼罩在她身上,让她浑身都像蒙着一层轻纱,朦胧,飘渺。

    范仲南在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之前,那块白色的方巾已经递到了她面前。

    这是——

    江心朵望着眼前那方白色方巾,惊讶地抬起头,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是谁,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已经被来人强硬地抬起,然后,方巾落到了她掌心——

    “你——”

    她才一张嘴,男人已经转过身子大步而去。

    她愣愣地望着高大男人离去的方向,再看着掌心里的方巾——

    那个人,是因为看到她流眼泪才好心把方巾借给她吗?

    “朵朵,上车了。”魏一鸣驾着车子到江心朵的身边,却看到她失神地望着大门口。

    “嗯。”江心朵收回视线,上车。

    而掌心里,那带着淡淡男性麝香味的方巾却被握得紧紧的。

    一个陌生人带给她的一丝丝暖意。

    范仲南坐在黑暗的车子里,看着那辆车从医院里驶出来,然后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

    他随手点起一根烟,缓缓地抽着。

    他对自己的行为很不解。

    不明白,在电梯前那股陌生到极致的怒意是什么,不明白为什么开完会后没有让司机直接开车回酒店,而是让他们都先走了,不明白为什么,他看到她站在那里,孤单无助的样子,他会下车,默默地递上一块方巾。

    他想,他真的应该是生病了!

    刚才怎么没让院长给他检查一下呢?

    就当是日行一善吧!别再傻了!这根本就不像是他会有的正常行为,幸好,没有人看见,也没人认得他。

    按掉手中还未燃尽的烟头,他打着车子在夜色中离去。

    ------题外话------

    谢谢各位亲们对采薇的支持,很感动。这个文不管会不会扑街,采薇都会把它写完。至少,还有很多亲一直在默默地支持,支持了许多年;至少,哪怕不能让所有人喜欢,但写文的初衷应该不要变,可以上架固然重要,不能上也要让故事完整。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