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军少体力好夜夜战h

第二十八章 初婚(2)
    暂时留在伦敦是什么意思?

    季哲望着已经被挂上的电话,百思不得其解。他认识范仲南整整十年,跟在他身边做事也有六年,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他已经成为他不可或缺的左右手。

    这次,他会单独飞莫斯科视察造镇工程,是因为有新任范太太的事情要处理,但已经处理好了他却还让他继续留守,又没有其它的公事交待,还真的是让季哲很不习惯。

    但是bss的命令他不得不从,他收起手机,回头望了一眼身后那栋才买下不久的顶级豪宅。

    bss让他留下来,该不会是不放心新上任的范太太吧?

    季哲不敢相信地再度望一眼那栋安静不过的房子。

    “刚新婚就赶过来,新娘子没有意见?”一名身材高挑,穿着浅色迷彩服套装扎着马尾的女子,踩着野地靴从树林深处走出来。

    范仲南没有回头看来人,反手撑到车头,眼神望着远处那刚翻恳过露出肥沃颜色的土地开口道,“这片土地的主人,你什么时候搞定他?”

    五大财团联手打造的巨大造镇工程,就差眼前那一大片看似一望无际的土地主人签字卖地了就可以正式动工。

    但是那家伙对于他们派出来的人不是避而不见,就是找借口开溜。不过,既然计划已经成形,资金也到位了,身为最大股东的他没理由不继续下去。

    熙然七岁之后就在这里长大,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让她去找那位土地所有人谈再适合不过。就怕她玩心太大误了正事。

    “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范熙然在车子的一侧站定,同样以范仲南双手撑在车头的姿势撑在车旁。

    他望着远方的土地,而她,望着桦树上那两只跳来跳去的松鼠。

    “那是我的私事。”范仲南摆明了不想多谈。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能过问?”范熙然也不恼,摇头,绑在脑后的马尾左右摇晃,“你的婚礼我没有参加,新娘子漂亮吗?”

    漂亮吗?范仲南收回望向远方的视线,垂眸,没有应声。脑海里那张从未消失的脸蛋再度浮现。

    她现在应该还好吧?至少刚才季哲并没有说到关于她任何不好的事情。

    婚礼那天,在古堡的那个小房间,他就像一只被激怒的野兽,不顾身前被他抓住的小动物的挣扎,发了狂似的不断侵袭,不断嘶咬……

    无法控制的**源源不断,汹涌澎湃,他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只想征服再征服……

    当理智回归时,还穿着礼服的她,已经像只破布娃娃一样毫无知觉在地躺在他身下。

    看着那张带着泪痕的苍白小脸,有一瞬间,他的心凉到底。

    原来,他也不过是被兽性控制了的男人,跟那些让他恨之入骨的男人没什么两样。

    到头来,他竟然也是以暴力来伤害一个女人的男人。

    终究还是躲不过,血缘的关系。他的身上,一样流着那种罪恶的血液。

    最后,他让人找来毛毯,氈抖着双手把被他折腾得奄奄一息的女人小心翼翼地包好,不顾晚上的烟火晚会,带着她离开古堡,直返伦敦市中心。

    亲手给她洗了澡,换上衣服,找来医生看过上了药,确定没事后,他才总算是放心了。

    他在床边守了她整整一个晚上,看着安静沉睡的人儿,记忆与现实层层叠叠地交替……

    不管是那些暗无天日的悲剧童年,还是手染鲜血的隐忍少年,每一幕都与他伤害她的场景重合着,让他冷汗湿了后背……

    他不应该这么伤害她……她的身子这么弱,他太不该。

    不知道她醒来后,会不会用仇恨的目光望着他?

    他忽然有点不敢面对那样的场景,所以,他放开那只握了一个晚上的手。

    把她一个人放在伦敦,而他则在莫斯科。

    许久等不到范仲南回应的范熙然侧过半边脸,看着微低头的男人,似是研究了一会后又继续问道:“喂,你的新娘我真不能问吗?还是,你压根不打算让我认识她?”

    如果他只是为了迎合老鬼的要求结婚,这样去毒害一个女人又有什么意思?

    商业联姻在他们身上的悲剧还不够惨烈吗?但是,这样的话,她说不出口。因为,这是他与她同样无法磨灭的巨大伤痛。

    “没有的事。”范仲南否认了,“以后有机会你们会见面的。”

    只是,让她踏上伦敦一步也不大可能吧?

    “那这次怎么不顺便带她来这边。这里风景不错,天气也好,适合蜜月。”范熙然口气愉悦。

    她听出他语气里对新娘子的在意。

    如果不在意,以他的个性根本不可能让她们有见面的机会。

    “她不舒服。”

    “才新婚就不舒服,会不会是你纵欲过度了让她起不来?”

    “范熙然,够了。我只想知道,这片土地什么时候到手?我很忙,马上就要离开。”哪怕与范熙然再熟,但是私事,特别是他与江心朵的私事,他仍旧是不愿意谈太多。

    事实上,如果不是范熙然,他根本不可能会跟任何人谈起。

    “再给我一个星期吧。”再熟的关系,开玩笑也是有底限的,范熙然明白,不是那种仗着身份不同就不知分寸的女人。“明天他从澳洲回来我马上找他谈。”

    “一个星期。”很好,范仲南满意地点头,双手离开引擎盖,站直身子,转身往驾驶室而去。“不去我那里了?”范熙然也转过身子看着已经打开车门的范仲南。

    “不了。没时间。”说话间,他已经坐上驾驶室,打着车后降下车窗,望着已经走到驾驶室边的范熙然,“还有事?”

    “这个,送给新娘子的礼物。”一个透明的玉髓雕刻出来的精致无比的胖娃娃递到范仲南面前。

    范仲南看了一眼接过来,顺势放在口袋里。

    “虽然算不上价值连城,但好歹也是我亲手做的,一声谢谢也不用说吗?”范熙然双手撑在他车窗边,显然好像不愿意让他就这么走掉。

    “她们在老宅很好,如果这是你想知道的。”范仲南说完这句话后直接按下车窗,然后挂档,油门往下踩,动力十足的ndrver已绝尘而去。

    很好,那就好了。

    一直到车子看不到,范熙然转身往树林深处而去。

    那里自然有一方属于她自己想要的安静干净之地。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