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军少体力好夜夜战h

第113章 范仲南,你这个流氓!
    “季总,你找我有什么事?”杨容容已经把面前的点心又干掉了一块,对面的男人却只是盯着她不说话。

    半个小时之前,她与朵朵还有两个孩子准备回家,没料到早应离开的人,竟然还在下面等着,甚至上前,说有话要跟她说。

    她不是那种分手了就是敌人的性格,虽然心里真的还是不痛快,可是,也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脆弱,甚至都没有想哭的冲动。

    大概是前几天一次性把所有的眼泪都哭干了吧?

    “容容,我们之间需要这么陌生吗?”他看着她尖细的下巴,心隐隐地抽痛。

    “本来就比陌生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不看他一眼,放下手中的叉子后,单手托着下巴望着窗外。

    已经是傍晚时分,天气多变的墨尔本,原本还是阳光晴好,忽然间却又下起了绵绵的细雨。

    人家都说下着雨的墨尔本是最美,最浪漫的,有种像巴黎的感觉。

    可此时,杨容容却觉得有些讽刺,两个分手的男女谈什么浪漫呢?他此时不应该与她坐在这里无言以对,而是回去陪他的新欢那才是浪漫。

    “怎么会忽然就来墨尔本?”季哲不想跟她争执那个话题,他只想知道她一个人来这里的原因。

    他知道杨家也有公分司在墨尔本,但是才成立不到两年,而且业务量不大,公司的重心也不在这边。如果她想在事业上更进一步,在这儿根本只能埋没。

    那到底来这里做什么!而且整个人看起来虽然还算是精神,可人却瘦了。

    以前她工作再拼命,但也不会这样瘦下来的。

    为什么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为什么就连分手了还让他这么不放心?

    “墨尔本好啊。风光秀丽,空气清新,适合生活。”杨容容不甚在意道。

    “你不是贪图享受生活的人。”如果是,这么多年,她就不会这么拼命的工作,只为了让自己可以在事业上能与男人一争高下,只为了杨家的事业不会落到别人手上。

    季哲只是不明白,事业再强的女人,因为有了孩子,那份强烈的母爱可以让她放弃任何东西。

    不过容容来墨尔本,只是为了避他老爸耳目罢了,等到避不下去的时候事情早已成定局。

    “人都是会变的。人生短短几十年,只会赚钱不会享受的才是脑袋不正常。像季总现在的表现就不错了,出差还不忘记美人在怀,很晚了,如果没有其它事情,我要回去跟宝宝们享受美好的晚餐了。”

    杨容容座位上站起来,拿起随身的包包,里面幸好还有把雨伞,她可以慢慢走到外面再叫车。

    本来想自己开车的,但是江妈妈及靖雅姐都极力阻止她。为了宝宝的安全,她还是放弃了。

    江妈妈的一手老火靓汤可是每天都让她回味不已,她现在就已经开始不想回新加坡了。

    季哲没有拦她,却也跟在她身后一起离开咖啡厅。

    雨还没有停,杨容容知道他跟她身后,却也不打算理会他,撑着她自己的小花伞,走在雨中享受着惬意的凉爽。

    不知走了多久,天色已经渐渐下来,杨容容在路边停了下来,回头,看着那个头发衣服都已经湿透的男人。

    “跟着我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容容,我只是——”分手之后,这算是两人的第一次面以面,他跟她,却只是说了不到五句话。

    他不知道要说什么!看着她,他的心很沉重,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了,可却又不愿就这样走掉。

    想到江心朵对他说的话,他再靠近她两步,微低着头看着一脸平静的她,“告诉我,容容,为什么要到墨尔本来?”

    他执意地追问,是有一丝挽回的意思吗?如果真的有,就不会带个女人一起来墨尔本!

    杨容容平息心中的涩然与难受,低下头看着自己微湿的鞋尖,缓缓地开口,“季哲,你听过一个故事吗,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思考……”

    季哲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她讲故事,听她讲她的心情体会,心里的沉重却慢慢转为疼痛。“你觉得我会是埋你的那个人吗?”

    “我也不知道,曾经我想过问你,可是,后来,我自己想通了,如果你真的是,那你的身边不会有别的女人,而且快速地进入订婚事宜……季哲,说真的,我曾经后悔过跟你分手,你信吗?”

    “我信。”季哲的声音嘶哑,“你从来不屑说谎。可是容容,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为什么分手的话就这么轻易说出来?”

    听到她说出后悔那句话,季哲的心里真是又喜又忧,喜是因为容容对自己的确有真感情,忧是他与钱晓柔交往订婚的消息伤害了她。

    虽然对他而言,钱晓柔并不具备任何意义,却不能否认她的存在。而且,也是他一时冲动答应了双方父母。

    他曾经以为,不与杨容容在一起,那便找一个可以让父母安心的女人结婚。可是,如今听到她也是对他有真心的,他怎么可能会勉强自己去接受一个没有任何男女之情的女人为妻子?

    “我一时之气,不行吗?”

    季哲苦笑,“我知道你的脾气,可是人长大了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你真的不明白吗?开始那几年,我或许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与你在一起,可是回新加坡后,你一点也感觉不到吗?”

    “还说你知道我的脾气?为什么每次吵完架都不哄我?你这是对女朋友该有的态度吗?还是你觉得我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不需要哄?我说分手,你就同意了,还说我任性不懂事。你一个男人为什么不能脸皮厚一点,回来求我不要分手不行吗?”

    “我想回去求你,可你离开后像是解脱一样,那天我看到你跟马培育在一起有说有笑,那么开心,还说交往顺利的话会马上结婚——”季哲声音沙哑的辩解,“我还能怎么去求你?”

    “季先生,那天好像是我先问你的,车里的女孩子是不是你的新女友,你承认了。”

    两个已经分手的男女,分手的时候都是平平静静的,刚才的相见也毫无波澜,可是,在淋了一场雨后,竟然站在异国他乡的马路上争执起分手的原因。

    这世上,果然真是什么事都有啊!

    而一直在暗处偷偷跟着季哲的钱晓柔,双手的指甲已经深深地陷进了肉里却感觉不到一丝丝的疼意。

    原来季哲哥来墨尔本真的是为了那个女人!她好气,好不甘心!

    她现在才是季哲哥的女朋友,她是可以向前骂她,不要抢她的男人的,可是,想到季哲哥一但生气起来的模样,她又有些胆怯。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两个站在那里,不知道在说什么。

    “容容,别这么不讲理可以吗?那天晚上是谁称自称是你男朋友?”

    她冷笑一声,“所以你对我疑惑了,在我提出分手后,迫不及待找另一个去。”

    “……”

    “说对了吧?”

    隔了好一阵子,他才答:“对。”

    他居然认同了?!说不定他们还没有分手的时候,他就已经劈腿了!

    她见过他们一起去吃饭不是吗?有一次还是与他们家的长辈吧?那天,她心情超级不好,大概也得罪了他们家人,他大概顺势想要分手吧?

    那天晚上来找她,或许就是要谈的,不过被她先提出来的,然后他顺势应允了。

    杨容容心里一激动,眼泪霎时夺眶而出——

    “既然如此。该说的不该说的,我们已经说清楚,那以后再见我们还是当作不认识吧。”杨容容转身走入人群里。

    “容容——”季哲向前,拉住她的手臂。

    “别忘记了,你已经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在公众场合这样拉拉扯扯会让人误会的。”

    “容容,我跟晓柔只是——”季哲想开口解释清楚,可是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个不停。

    “女朋友来电话来了,再不接出了什么事别怪我。”杨容容甩开他的手,撑着伞往前走。

    季哲实在是不想理会那个电话,但是钱晓柔是跟着他一起来的,万一真的出事,他对双方父母都没法交待。

    他只能拿出手机接电话,“晓柔,什么事?”

    远远的,杨容容还听到他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真是好笑,她杨容容竟然会为这样的男人而伤心?

    傻瓜!快走吧!

    “季哲哥,你怎么还不回来?”

    “我还有事,你自己到饭店餐厅吃饭吧。”季哲看着杨容容已经走远,一边接电话一边追上去。

    “你有什么事?”

    “私人事情。”

    “你是不是去找杨容容?”一直隐忍着的钱晓柔终于忍不住了。

    季哲伸手抹了一下脸,“晓柔,那是我跟她的事情。”

    “可是你已经答应季妈妈要跟我交往了。我不许你去找别的女人。”

    “我只是说可以试试,但我们并没有开始正式交往,晓柔。我不想骗你,我从来只当你是妹妹。”

    “可是我一直喜欢你。从来没把你当哥哥。”

    季哲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这一次,真的做错了,全所未有的懊恼袭击着他。

    “我心里一直只有她,跟她分手,是我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我不想失去她,你自己在饭店呆着。”

    说完之后,季哲挂了电话,顺便关了机,然后朝杨容容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

    季哲挂了电话往前追,可是却没了杨容容的身影。

    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华灯初上,夜色迷人,季哲却心慌得四处张望,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却没了那个高挑纤细的身影。

    她不见了吗?

    他有些茫然,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只是遵循着想找到她的意念,一直往前走,穿过天桥,拐过街角,忽然看到街口聚集了一辆警车数名警察和看热闹的行人!

    然后他听到了有人在用z文说有一个东方女孩出车祸了,还有人说血流了一地,不知怎么样——

    他脸色霎时惨白,心腔像被掏空了一般,冷汗瞬时湿透整个后背!如发了狂般,拼命地往前跑,他大吼着,疯了似地推开拥挤的人群。

    如果容容此时就躺在人群之中,他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的。

    如果他没有跟她争执,不是为了赌气,不是为了接那个电话,她肯定不会走这么快,她更不可能遭遇车祸……

    不会的,不会的——明明刚才还好好的人——

    两个警察看到他发了疯似的季哲冲过来,立即手按腰间快步上前要截住他。

    “先生,这里是事故现场,请不要打扰我们处理公务。”

    “走开,走开。”季哲拼命地推开眼前两个牛高马大的警察,语无伦次地叫着,“让我看看她,让我看看她……”

    “请问您跟它……”

    “走开啊,没听到吗?”

    “先生,请您冷静一点。”警察吆喝道,“你刚到达肇事现场,怎么知道伤者是谁?”

    “他们说撞车的是东方女孩,是她,一定是她。”季哲双目通红,还死命往前冲,“刚才她就是往这边走的,她肯定是生我的气才会忘了看路……是我的错,不该跟她争执的……”

    “这位先生,我想问问你,你口中的她是谁啊?”

    “我女朋友,我很爱她!”

    “但是刚才遭遇车祸的不是人,是一只狗啊。请问先生,您是狗的主人吗?我们从狗牌上看的狗主人是xxx,请您出示身份证,让我们核实。”

    一声清脆的笑声忽然传入耳朵,季哲顺着声音望过去,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外面,那抹高挑的身影正站在那里开怀大笑。

    他惊喜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你什么时候养狗的,我怎么不知道?”

    他双手狠狠地抹了一下脸让自己清醒过来,对两位执行公务的警察说了声抱歉后朝她冲了过去,不管她愿不愿意就把她抱进怀里。

    他抱得很紧,紧得让她喘不过气来,紧得让她发疼。他的脸埋入她的颈项,整个人似乎都在发抖。

    “喂,你不要抱这么紧,我要喘不过气了!”杨容容用手上的雨伞敲着他的背。

    “你真的没事吧?”他终于松开对她的钳制,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

    “没事。你不是回去陪女朋友了吗?”她冷哼一声,刚才那副场面可真是感人啊!

    当场示爱呢!可惜亲亲女友不在旁边,对着一只死去的狗示爱!

    让她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要冒出来了。

    谁知道,他竟然这样冲过来抱住她,好像他以为出事的人是她一样。

    “容容,你吓死我了。”他伸手抚着她的脸,心中真是又酸又甜的。

    原来看到她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有什么好吓的。刚才那只狗突然非常激动地从对面跑来,撞了我一下子,便飞快越过马路,然后……一个华人女孩开车不小心撞死它了……还以为只有人生才有不测风云,想不到狗生也有旦夕祸福。我走了,八八。”

    她推开他,拍了拍身上被他身上的雨水染湿的衣物,转身往自己要走的方向而去。

    “杨容容——”他没有追上来,却在身后叫着她的名字。

    杨容容听到了,却不打算回头。

    “刚才我说的那句话,你听到了?是不是?”

    他说了那么多话,她哪知道他指的是哪句啊?

    “我说的都是真的。”

    她依旧没有回头,脚步也未停。

    “杨容容,那句话不是对狗说,也不是对任何人说,是对你说的!”

    这次,她的脚步停了下来,而街角那一端,跟着季哲身后的钱晓柔的脚步也被冻住了。

    ——

    江家。

    江心朵从楼上回房,刚推开房门,就听到女儿清脆的笑声,想也知道肯定是跟哥哥在聊天了。

    她会心一笑,走到她身后,屏幕上的儿子一样是灿烂的笑容,从屏幕里看到妈咪的身影时,兴奋地叫着:“妈咪——”

    “小逸,今天玩得开心吗?”看着儿子身后的背景是酒店的套房,江心朵颇感惊讶,他们今天没有出门吗?“爹地呢?”

    “爹地在开视讯会议。”

    “他带你去瑞士,然后关在酒店里开会?”江心朵语气不由得提高了几度,才陪儿子两天,他就这样了,那他们接下来的几天是不是也要呆在酒店过啊?早知道当初他会这样,她真的应该陪儿子去才对啊!

    瞧他,都做了什么啊!

    “妈咪,你不要生气嘛。现在是午休时间啊,下午我们还要参加学校的活动。”

    听到儿子这么一说,她那口气才算是压了下去。

    “午休时间你怎么不去休息?不要聊了,好不好?妹妹也要睡觉了。”时差真是让人想聊天也不能聊个尽兴啊!

    “妈咪,我已经把今天上午的照片发给妹妹了,下次你们也一起来,好不好?”在下线之前,范逸展再一次要求道。

    “好,下次我们一定一起去。”这次没有陪他去,江心朵已经开始后悔了。

    因为她也好想儿子,还想儿子的爹地了。

    把女儿哄回床上睡着后,江心朵又床上起来走到客房看容容回来没有,没人。问还在楼下看电视的江母,江母也说没回,打她电话又没接通。

    这么晚了,她还没有回来,电话又无法接通,不会有什么事吧?不过,想想她与季哲大概是有很多问题要谈,所以有可能不回来吧?

    虽然这么想,但她还是回房间发了信息给她,让她看到后给她回信息。

    信息发出去后,她重新回到书桌前,打开儿子刚才发过来的照片,一张一张的浏览着,看着儿子穿着厚厚的滑雪服的模样,真是越看越觉得好帅,可是儿子的爹地怎么就不喜欢照相呢?一张都没有!

    就在她抱怨的时候,她放在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她以为是容容,不过拿过来后才发现是他耶,她很快地接了起来,“你不是在开会吗?”

    “开完了。”范仲南还坐在会议室里,一手夹着烟,一手拿电话,面前的笔电打开着,像是想到什么,他问道:“贝贝呢?”

    “睡了。”

    “你在做什么?”

    “在看儿子发回来的照片兼与你聊天。”

    “打开视讯——”他对她道。

    “干嘛?我又没有公事要跟你谈。”

    “我想看看你。”一如往日低沉的嗓音透过电波传进她耳里,就像是他在她耳边说话一样,小小的耳朵敏感地又热又烫。

    “不给你看。”她忍不住嘟着嘴应声。

    “不给我看?”他在那边挑了挑眉毛,“信不信明天我就带儿子去墨尔本找你?”

    “你怎么这么小人啊?小逸的假期还没有结束,不可以这样啦,他会不开心的。”

    “那你打开视讯,我要看你。”

    “暴君——”她一边打开视讯一边骂她。

    不到一分钟,她娇俏的脸蛋已经出现在视讯里,可那边却是空空的,江心朵恼了,“范仲南,你这个骗子。你在哪里?”

    “抽烟,等会。”他看得到她就行了,瞧那张俏脸气成这样!

    “干嘛老是烟不离手啊?不许再抽了。”她要求着。

    “抽完这一支。”烟瘾这东西,不是可以说戒掉就马上戒掉,现在他已经慢慢减少。

    “以后也不许抽了。我让小逸看着你,你敢抽,我就——”

    “就怎样?不如你天天跟在我身边,我保证不抽。”想抽烟的时候就亲她,亲到烟瘾过止,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你想得美。”她才不要。

    “我不美,是你美。”不得不承认,男人对女人的第一眼印像注重的都是外貌。他不就是第一眼就被她迷住了吗?

    要说他见识的女人也不少,却单单就煞到了这娇弱如花的小女子。

    为什么就这么喜欢,这么着迷,这么的放不下?他自己都说不出来。

    或许是她让他第一眼惊为天人般的美貌,或许是她无意间撞入他怀中的那一抹香气与柔软,或许是她在月色下悄悄落泪的模样,或许是她第一次站在他房门时,那让人无法拒绝的娇弱背影,更或许,是她在雨中等他非要问个答案的倔强——

    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他不可抗拒的理由,他想要好好地疼惜她一辈子啊!

    “范仲南,你花言巧语。你再这样,我不要跟你讲话啦!”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也会说出这种话!

    真是!难道他真的这么喜欢自己这张脸?

    江心朵莫名地想到了,当年那个跟自己有着一模一样的脸的女人,如果她出现在他面前?他认得出来吗?

    她心里忽然一冷,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她决定转移话题,“范仲南,季哲来墨尔本出差了,你知道吗?”

    “他的行程不需要经过我同意。”范仲南已经抽完烟,移动身下的椅子过来,出现在视频中,双手搁在桌上叠成塔状,脸带着笑意,“你不是希望他去找杨容容?”

    江心朵看到他出现,也学着他的样子,双手交叉,下巴搁在上面,“下午他们已经见面了。不过,季哲这个人真的太讨厌了,竟然还带着个女人一起来。容容现在还没有回来,不知道他们要谈什么?范仲南,你说季哲这个人,怎么会变得这么讨厌呢?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他们是大人了,不用你担心那么多。她们自己会处理。”他最不喜欢的便是管别人的私事了,可是眼前的小女人似乎很喜欢去理会这些事情。

    季哲不是性情冲动的人,他相信他不管做什么事都会有他自己的考量。

    他们认识这么多年,除去他是他的顶头bss外,他们也算得上是相互了解颇深的朋友,他自然是希望他婚姻幸福的。

    可感情这种东西,外人是无法插手的。

    最终会不会在一起,还是看当事人怎么想。他不希望难得有空与她说说话,却老是把话题绕在别人身上。

    “可是,我担心季哲会欺负容容。”

    “你觉得杨容容与季哲站在一起,谁欺负谁?”

    “不知道。”以前容容是很厉害了,可是再厉害的女人,碰上感情的伤害都会变得软弱与无助。

    “朵朵——”范仲南决定结束这个话题。

    “嗯?”她疑惑的望着他。

    “把手拿开,放到桌面上。”

    “为什么?”

    “听话。”

    “不听。”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乖乖地把手放了下来。“干嘛啦,搞得神秘兮兮的!”难道他会隔空魔术不成?

    “坐直一点。”

    江心朵的身子挺直了。

    “右肩膀往下低一点。”

    好吧,低一点。她倒是想看看他要干嘛。

    “k,就这样。”

    “人家这样会累耶!”

    “不累,给我看一会就好。”

    看一会就好?什么意思?江心朵满是不解地看他,虽然隔着一层屏幕,可是,他眼神却变得灼热无比,好像透过屏幕也能感觉到那股热力朝她身上射来,而且他喉结也在上上下下滚动着——

    他到底在看什么?

    江心朵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瞧——

    十一月的墨尔本,是南半球的春天,天气暖和,洗过澡的江心朵只穿着一件细肩丝质睡衣,又习惯了没穿胸衣,身子一侧,肩带往下滑,大半个胸房就这样暴露在某个男人的眼中——

    怪不得他——

    “范仲南,你这个流氓!”

    夜半时分,江家的某个房间里,忽然传出了女人愤怒的尖叫声!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