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三十二章 千里转折归莽山
    那惜阴神婆一直到最后都没有露面,但本事却厉害得很,不到半时的工夫,就把王虎多年没办法解决的毛病给治好了,当他生龙活虎地出现在我面前,并且憨厚地笑着,摸后脑勺时,我终于明白,这是一位有真本事的神婆。

    难怪黄学而会千里迢迢地带着秦梨落过这儿来,求医问药。

    与此同时,我也对她一个星期之后,前往京城,帮秦梨落招魂的事情产生了强烈的期待。

    当然,除了期待之外,还有忐忑和不安。

    还是那句话,当秦梨落恢复了原来的神志,那她还会不会喜欢我呢?

    尽管此时此刻的我,与当初已经截然不同,也有着充足的自信心,但男女之事,永远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而且相隔许久,我对于秦梨落的印象,都已经淡薄了许多。

    很多事情,仿佛是上辈子的一样。

    当然,惜阴神婆招魂的本事厉害,收费也是相当贵的,王虎这事儿,总共花费了四十二万,而且据说还是看在了阿水的面子打了折,要不然可能会更高。

    简单弄完这些之后,我们没有多做停留,匆匆离开丹霞山。

    路上的时候,钟黄和马一岙不断地与王虎说话,不过这憨厚的汉子显然有些不太适应现在的情况,反应总是会慢上半拍。

    我担心是不是有什么后遗症,而马一岙则告诉我,说王虎之前,也是如此。

    这是天生的。

    王虎的回归是一件让人极为高兴的事情,不过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这事儿就有些麻烦了,因为我们在回程的路上,就瞧见了有不对劲儿的地方,仿佛被人盯梢了一样,而到了县城的时候,更是有好几辆车在我们的身后尾随着。

    这会儿,距离黄学而离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这么久的时间,足够他通风报信一百回。

    阿水对于这种情况十分了然,对我们说道:“消息传出去了,他们盯上了我们的车子,咱们得弃车离开了。”

    这车子是我们临时租的车,虽然抵扣了押金,但问题不大,随后阿水也可以打电话给租车公司,让他们自己过来提车即可。

    感觉到了形势严峻的我们没有太多停留,当下也是将车子往人群密集的县城开去。

    在一处巷子里,我们将车停了下来之后,全部下车,随后朝着里面疾行。

    我在前面开路,而马一岙则留在后面扫尾。

    没多一会儿,我们藏在了一处五层楼的天台上,蹲身下来,而不远处的巷子里,则匆匆跑来了十几人。

    我远远扫量一眼,观望气息,发现除了为首一人有大妖境界之外,其余众人,算不得什么厉害人物。

    说实在的,大妖境界,在夜行者之中算是厉害人物,毕竟游侠联盟对它的定义,是“声名远播,名头大盛,又或者从山川野泽之中走出来的厉害角色”,这种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格外稀有的。

    百里之地,几百里之地,出现一个,就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

    但是这样的实力,在我们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瞧。

    毕竟,不管是我,还是马一岙,都已经有了面对妖王都不怯的底气。

    这样的人,对付起来,估计也就只是棘手一些而已。

    不过从某种角度来看,对于这种情况,我们是能不动手,就尽量不动手。

    毕竟我们不清楚,敌人到底来了多少人。

    而且这帮人也未必是单独一个,要是拔出萝卜带出泥,弄了一大堆,那事儿可就麻烦了。

    所以我们一群人都藏在了那天台上,伏低身子,不去招惹。

    没多一会儿,这帮人就离开了,追向了另外一个地方去。

    瞧见人都走远了,钟黄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师哥,这帮人你应该都能对付啊,为什么龟缩起来的人,反而是我们?”

    马一岙叹了一口气,说不然呢,将这帮人全部都给杀了么?

    钟黄虽然年少老成,但到底还是有些脾气,说那总也不能这样子啊,整日被人追杀,人的心气劲儿都给折腾没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大概就是这般吧。

    钟黄有些不太理解,说这帮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干不过咱们,却如同蝗虫一样围上来,实在是讨厌得很啊。

    旁边的阿水也说道:“对,马兄,这样子下去,也不是一个事儿——说实话,据我所知,现在行当里你的话题度很高啊,到处都是热议,花钱买你消息的数不胜数,到处都是谣言,这样子下去,当真是防不胜防。就算是自己人,哪一天说不定都给那巨额的赏金给诱惑住,做出背叛你们的事情来呢。”

    马一岙笑了,说你会么?

    阿水耸了耸肩膀,说财帛之物,肯定是打动不了我的,但如果那帮人用别的东西来引诱,或者威胁呢?

    听到这话儿,马一岙和我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事实上,我们刚刚从中原省的牧野市回来,在那里,我们碰见了一个少年郎,为了所谓的爱情,将自己的亲爷爷给活活吓死的事情,越发感受得到人性的丑恶。

    有的时候,人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也不是只讲对错。

    更多的,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当自己的亲人或者朋友受到了生命威胁的时候,那些看着仿佛可靠的朋友,是否有愿意为了我们,而放弃自己家人生存的权利呢?

    很难吧。

    沉默了一会儿,马一岙叹了一口气,说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我想了想,说道:“倒也不一定。”

    他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我说这帮人之所以如此疯狂,一窝蜂地上,最主要的,其实也只是听信了传言而已,所以对付这帮人,只需要做两件事情,第一是科普,第二是立威。

    马一岙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说科普之事,倒是很简单,找些人散播出去就是了,只不过立威呢……

    怎么立威?

    我在峨眉金顶之上,将鲁妖王给战而胜之,名声大振,使得刚才与黄学而打照面的时候,他直接认怂了,没有一点儿想法,而且还心翼翼的,生怕我对他动手。

    这就是立威的效果。

    只要是修为没有抵达妖王境地的,就都不敢轻举妄动,前来摸虎须。

    毕竟鲁妖王都败了,他们又有什么胜算呢?

    堆人数么?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与寻常的军事概念又截然不同,并不是一个加减法的游戏,有的时候,一个妖王,能够对付上百名的平妖,就算是不敌,也能远远遁走,无人能留。

    妖王的名头,就如同核武器一样的威慑效果。

    我拿了鲁大脚的名头来立威,而马一岙,又应该拿谁的脑袋来踩在脚下,给那帮被迷惑了心智的家伙,淋一盆凉水呢?

    这事儿,有点麻烦,需要从长计议。

    那帮人离开之后,我们又等了一会儿,瞧见后面没有人来之后,就没有再等待了,决定离开。

    王虎恢复了原来神志,阿水这边就已经算是完成了任务,于是与我们告辞。

    他需要返回鹏城去,而我们则要前往湘湖莽山。

    阿水离开之后,马一岙给王虎和钟黄简单地装扮了一下,随后我们搭车前往市里去,准备乘坐火车北上,然而抵达火车站之后,才发现这儿的情况有些复杂,广场附近总有一些看着不太对劲的人在游荡着,一看就知道是在堵我们的。

    而我通过望气,发现其中不乏厉害角色,有的甚至都摸不清虚实来。

    瞧见这情况,我和马一岙简单商量了一下,决定不坐火车了。

    毕竟我和马一岙可以乔装打扮,但王虎这大个儿,还是有些太明显了,随便往哪儿一杵,都是绝对吸引目光的存在。

    最后我们决定……扒车北上。

    所谓扒车,也就是去扒大货车,神不知鬼不觉地爬上去,找对方向,到地方了中途下车,到时候再转车。

    这样子,就算是敌人布下了天罗地,都没办法找到人。

    这个方法,以前马一岙常用。

    三天之后,我们出现在了莽山的那个村子里。

    虽然王朝安搬去了京城,连四头食铁兽和噬心蜂也跟着去了,但这里也并没有荒废,两个老头儿留在了这里,种种菜,挺清闲的,而我们在这个时候,也需要找个清静些的地方待着,好好消化一下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

    抵达莽山之后,我找到了一处孤峰,在那儿坐定了半个月,将峨眉金顶一战之时所有的感悟,都融会于心中。

    如果决战之后,立刻静思,反而会浮躁一些,而等了这么多天,我将所有的收获和感悟都一点一点沉淀下来,却感觉收获良多,信心越发地增长了不少。

    现如今,即便是没有血脉之力,我也无所畏惧。

    而这个,就是所谓的“强者之心”吧。

    山中无岁月,时间如流水,我餐风饮露,沉浸在修行和感悟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天中午,马一岙找到了我,对我说道:“咱们得走了。”

    我睁开眼来,问道:“去哪里?”

    马一岙回答:“霍二公子大婚,咱们得去参加。”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