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第五十四章 腥风血雨的时代序章
    杜传文、赵传熊、孙传方?

    我说这几个人的名字,我怎么听都没有听说过呢?

    马一岙说道:“这几个人身居大内,你自然没有听说过了,不过我这么跟你说吧,李洪军的爷爷李爱国,前天机处的杠把子,便是赵传熊的师兄,这么说,你了解了吧?”

    我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说这般厉害?

    马一岙说道:“再讲一件事情,叶傅国的师父,你知道是谁不?”

    我说谁?

    马一岙说道:“我也是听我师父说的,叶傅国虽然家世显赫,但根骨却也绝佳,他的启蒙恩师,便是孙传方——孙传方此人在这三人之中,名声最不显了,江湖上几乎没有他的传闻,但在体制内部,却有人将其称之为‘通天教主’,说的是桃李满天下;另外我知道的,青云雕杜山洪,也是他的弟子,而孙传方之所以得了这个名头,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他大部分的徒弟,都是夜行者。”

    我说如同通天教主创建截教一样,“有教无类,万仙来朝”?

    马一岙点头,说对的。

    马一岙寥寥数语,便将曾经的三大传奇给描述出了大概轮廓,而那杜传文即便是没有具体讲明,但能够与那两位并列齐名的,自然也是顶厉害的高手前辈。

    不但如此,地位也是相当高的。

    更让人好奇的,是这三人的名字之中,都有一个“传”字,这是恰好,还是有意为之?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杜传文先前跟我说的话来。

    马一岙的师祖,极有可能是那个当初让游侠联盟分崩离析的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马一岙和王朝安,到底是什么立场?

    作为朋友的角度而言,我是绝对信任他们的,毕竟这么多年的时间一起走过来,我自信能够看清楚太多的东西。

    假的,绝对真不了。

    但是当马一岙说起了对方的名声和地位时,我却犹豫了。

    这样的大人物,不可能一点儿证据都没有,就胡乱冤枉人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

    我的心有些犹豫和彷徨,而马一岙却并没有感受到,而是问道:“他找你,都聊了些什么?”

    我耸了耸肩膀,说没什么,就是过来打个招呼——上次我们在香港图书馆里不是碰见了一个人么,那个也是他们的人,而且地位听说还挺高,他说临时碰到了我,就想跟我聊一聊,看看我为什么能够得到那么高的评价,还能够将游侠令都掌握在手里。

    马一岙有些不太相信,说就只是这样?他真的只是凑巧遇到我们的?

    我说谁知道,他这般说,我也不能穷根问底。

    马一岙思索了一会儿,又问道:“对了,他刚才过来的时候,说噬心魔也不是不可以战胜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怎么跟你说的?”

    我听到这话儿,居然鬼使神差地说道:“他也就是说说而已,至于具体的方法,还要日后再说。”

    马一岙忍不住笑了,说:“说大话谁不会?”

    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情,我们也没有心思再继续联系,而是返回了落脚点。

    接下来几天时间里,因为没有什么事情做,所以马一岙和我便准备将亚运村的那栋别墅给装修起来——当时的时候,装修这事儿都还是很简单的,太过复杂的装修风格并不流行,即便是在京城,也是如此,马一岙托了一个同学帮忙,找了一家来自日本的事务所,让人出了设计,随后开始聊装修价钱,差不多确认之后,就可以施工了。

    施工期间,我们可能未必会在京城,所以此事可能就得有王朝安来接手,对于此事,他也没有什么意见,反而很是积极的参与。

    生活好像恢复了平静,唯一让人郁闷的,是田女皇派往西北办事的人员,没有丝毫的进展。

    那叵木仿佛消失无踪,并不存在于这个世间。

    我一开始的时候,还满怀期待,然而到了后来,却已然失去了信心。

    有的时候,人不得不信命。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我已经想开了许多,对于求生的急迫感也减缓了,除了忙装修之外,我还去了合城居看望了老朋友,老板娘刘娜、厨师满都拉图、跑堂张扬和服务员杏儿,我都是认识的,后面招的员工虽然不认识,但大部分都面熟。

    合城居生意越来越红火,这里面虽然少不了噬心蜂蜜的功劳,但也离不开这些人的坚持和努力。

    对于我的到来,大家都很高兴,而随后,我啥也不干,直接钻进了厨房,一待就是一天。

    我在油烟和颠勺,以及客人的欢笑声中,感受到了最为真实的生活气息。

    而这些,是我在江湖浪荡之中,所找寻不到的。

    如果有可能,我还真的想回家,去继承父母的那个馆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然而江湖终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般简单。

    我待在合城居炒菜的第二天,当我们送走了最后一桌客人之后,关门打烊,随后我用剩余的材料给大家伙儿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刘娜的那个大学老师男友也都过来了,大家开了一瓶白酒,酒斟满,举起杯来,气氛正是热烈的时候,关上的卷闸门外有人在猛敲。

    满都拉图从这外面喊道:“打烊了,明个儿请早。”

    而这时,我听到马一岙的声音传来:“侯子,侯子,出事了,你来一趟。”

    我听到,放下酒杯,朝着周遭众人告了一声罪,然后走到了卷闸门前。

    我将门拉上来的时候,马一岙挤了进来,朝着屋子里面的大家拱手一下,然后将我给拉了出去,低声说道:“出事了,西城监狱今天被劫了,关押的一大批特殊犯人逃跑,这其中就有先前被擒住的长戟妖姬,以及多名与夜复会相关的要犯……”

    我听到,眼皮一跳,说谁干的?黄泉引,还是夜复会,又或者是L会?

    马一岙摇头,说不知道,但这并不是最坏的消息。

    我说什么意思?

    马一岙说道:“我刚才接到了我师父打来的电话,说一夜之间,峨眉、无量山、崆峒、全真和雪峰寺都遭受到了袭击,那七种武器之中的峨眉刺、五毒瓮、血滴子、重阳钟和昆仑山雪峰寺的降魔杵,极有可能被人掳走了。”

    听到这里,我方才脸色大变,说道:“这怎么可能?天机处不是在那些地方设伏,戒备森严么?”

    马一岙说道:“的确是戒备森严,但天机处也不可能一直守在这些地方啊?派出去的人,大部分都撤了回来,只不过跟那些地方保持联系罢了。没想到那帮人居然这么狠,不动则已,一动则有雷霆万钧之势,这般凶残。”

    我说确定是夜复会做的么?

    马一岙说道:“别的地方不知道,但是雪峰寺那边,一定是夜复会做的,因为是牛魔王带的队。”

    我听到,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说道:“牛魔王?和尚有没有事?”

    马一岙摇头,说不知道,但据说他师父出事了——你知道他师父永兴法师,是什么身份么?

    我说什么身份?

    马一岙说道:“我们之前不是一直好奇为什么在昆仑山闹出那么大的动静,那位回声谷的移山大圣却一直都没有出现么?我现在方才晓得,永兴法师,其实就是移山大圣皈依佛家之后的法号,而这件事情,我师父他们其实是知道的。”

    什么?

    永兴法师,就是夜行者六天王之一的移山大圣?

    那位慈眉善目,枯瘦苍老的长眉僧人,居然是一位名声卓著的老牌妖王?

    这……

    我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事儿除了你师父之外,还有谁知道?那些回声谷的夜行者们,他们知道么?”

    马一岙摇头,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我说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马一岙说:“牛魔王率队攻打雪峰寺,雪峰寺众位高僧齐出,与之斗法,然而牛魔王所向披靡,危机关头,永兴法师站了出来,与牛魔王激斗,大战了三百回合,最终被牛魔王打下雪峰,不知所踪,随后雪峰寺被攻破,寺内僧人十不存一,内中法器和数百年积累,被一扫而空……”

    我听着马一岙说起雪峰寺惨状,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夜复会的大开杀戒,宣示了江湖上最为激烈的冲突时代,即将到来。

    届时整个江湖必将一片腥风血雨,到处都是死亡与恐惧。

    来了,终于来了……

    我心中骇然,而这个时候,刘娜的男友走了出来,招呼我们道:“一岙也来了啊?进来一起吃点东西呗,咱们哥俩儿,也喝口酒。”

    他知道马一岙跟刘娜之间有过一段关系,不过人家是高级知识分子,对于这事儿倒是看得很开。

    马一岙摆手,说道:“不了,不了,我们有事处理,得立刻走了。”

    我也跟他告辞,然后匆匆往王朝安住处走去。

    江湖上出现了这等大事,我们肯定要过去看。

    这边到处都是胡同,出租车在大街那边,我们得穿过好几个胡同,才能够到打到车的地方,于是我们匆匆而行,然而走到一处灯光有些漆黑的路口时,却瞧见有人在追逐。

    马一岙瞧见最前面那个身形踉跄的身影,突然间停下了脚步,堵我说道:“猴子,你看那人,像不像……”

    我很是肯定地说道:“长戟妖姬。”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