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头狼

879 多注意一下他
    蒋光宇何其聪明,瞬间听出来我在敷衍,咧嘴笑了笑也没揭破。

    我赶忙捧着手机干声问:“我滴亲哥哥哎,你敢不敢别发出这种毛骨悚然的笑声呐,我听的得慌,到底有啥指示,您老赶紧明示我一下。”

    “朗朗啊,我老板让我问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开业,有准信没?”蒋光宇顿了顿,语调略带调侃的说:“你现在成名人了,都得我上赶着撵在屁股后面追问你,呵呵…”

    我立即做出一副生气的语调道:“哥,你要这么唠嗑可就没意思了昂,我啥鸡毛名人,在您跟前永远都是个人名,甭管到什么时候,咱俩都是血浓于水的关系,只要你一声令下,我指定嘎嘎往前撩腿。”

    “哈哈”蒋光宇笑骂一句:“别跟我插诨打科的,到底定下来具体开业的日子没有?”

    我想了想后说:“这两天差不多就能出准确时间,到时候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对了蒋哥,关于我兄弟乐子和皇上的事儿,我一直也没来得及感谢你,这阵子你为我做的所有事情弟弟都在眼里,记在心上,太大的牛逼我不敢吹,但在山城,你的事儿以后就是我的事儿。”

    蒋光宇叹口气,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挺正经的说:“行吧,你心里有数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从私人关系上说咱俩是兄弟是哥们,但有些时候你也得理解我,毕竟咱跟着老板,有些东西肯定是要老板的眼色。”

    我虚与委蛇的笑应:“懂,老弟心里跟明镜似的亮堂。”

    又寒暄几句后,蒋光宇像是领导宣布散会似的总结:“那咱就像这样吧,我等你安排”

    “好嘞!”我热情的应承。

    等他挂断电话以后,我朝着垃圾桶恶狠狠的吐了口黏痰咒骂:“我安排你奶奶个爪儿!”

    有些事情,我和蒋光宇其实都心知肚明,在孟胜乐和钱龙的事情上,蒋光宇实际上啥忙没帮,而且还给我拖了不少后退,譬如之前带着我去“刑侦大队”让孟胜乐改口,说白了就是这子在给我偷偷使坏心眼子。

    只是我们现在从山城没有任何政治背景,也没有太硬的后台力量,否则我早特么一脚给蒋光宇踹飞了。

    跟蒋光宇通完电话以后,我趴在桌上寻思打会盹。

    有道是,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仨月,进入初冬以后,我自己都能明显感觉出来精神头儿一天比一天差,加上这阵子事儿多,一直都没腾出来时间好好休息。

    我这头刚摆好造型,准备好好眯一会儿,办公室的房门顿时被敲响,李云杰笑盈盈的推门走了进来,脸上挂着一抹挪揄的坏笑:“朗哥,忙着不?”

    我马上放下两条腿,朝着他轻问:“啥事啊弟弟?”

    李云杰搓着手讪笑:“也没啥事儿,前两天波姐提议三楼茶艺室弄个边饮茶边泡脚的项目,来了几个不错的技师,我想着让你提前感受一下,顺便当面试了。”

    我扫视一眼门口道:“呃,那你喊进来吧。”

    不多会儿,李云杰带着两个身材匀称,长相也不俗的漂亮姑娘走了进来,两人一手抱着个冒着热气的木盆,另外一个拎着个型的工具包,进屋以后,声音娇柔的朝我弯腰打招呼:“老板好。”

    李云杰佝偻着腰杆坏笑:“这是咱们大老总,耐心伺候好哈,大老总要是高兴了,你俩的工资待遇肯定蹦极似的往上蹿。”

    我白了眼李云杰,很随意的将手机扔到旁边,朝着两个姑娘微笑着示意:“别特么瞎,你俩整吧,动作尽量轻点,我有点犯困。”

    几分钟后,我移到沙发上,两个女孩蹲在脚边开始忙活。

    李云杰挤眉弄眼的朝我眨巴眨巴眼睛道:“哥,你慢慢享受哈,佳文回来了,我俩出去聊会儿天去。”

    “晚点你让他找我一趟。”我点点脑袋。

    李云杰半个身子侧在门口,冲我努嘴问:“用给你把门反锁上不?咱家的技师都多才多艺。”

    我抓起靠枕就朝他抛了出去笑骂:“锁个鸡毛门,你嫂子就搁旁边会议室跟人谈事呢,你不找着让我挨收拾嘛。”

    待他走远后,我半闭着眼睛,倚在沙发上开始犯迷糊。

    不得不说,两个技师的手法确实挺不错的,不轻不重、力量适中,没一会儿工夫,我就彻底睡着了,这一觉就直接干到了傍晚时分,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黯淡。

    我打了个哈欠,下意识的伸手摸手机,找了好半天才发现手机不知道啥时候跑到了办公桌上。

    边套袜子,我边自言自语的呢喃:“咦,我明明记得睡前把手机扔旁边的啊?”

    简单收拾利索以后,我瞄了眼手机,到廖国明给我打了个两个未接,马上又给他回复过去:“有啥安排明仔,下午手机充电来着,没到你打电话。”

    “真尼玛市侩,用得上老子的时候喊明哥,没用的时候叫明仔,绝交,必须绝交!”廖国明提着嗓门笑骂:“行了,不跟你闹了,旅游公司这段时间不是要开业了嘛,我帮你约了几个山城的同行,待会一块吃个饭吧。”

    “同行?”我皱了皱眉头,一时间没想明白他啥意思。

    廖国明声音洪亮的说:“同行是冤家的歪理那是多少年的事儿了,现在这年头讲究资源共享,哪块可以弄到便宜的团队票,哪块租车更方便,什么旅馆酒店最实惠,全都得靠着同行之间互相提点,别特么瞎琢磨了,我能害你嘛。”

    我思索一下后问:“成,我需要准备点啥不?”

    廖国明咳嗽两下道:“准备上钱和胃,今晚上肯定免不了喝酒,那帮干旅游的老板一个个全是酒中仙,你这种晚辈,不给他们陪高兴了,容易让人轻视。”

    挂断电话,我简单抹了一把脸,喊上苏伟康就打算驱车朝碰头的酒店赶去。

    等苏伟康取车的工程,蛋蛋套着一身服务生的服装走到我跟前,声音很轻的说:“朗哥,今天下午李云杰出门了,出去大概两个多时,现在还没回来。”

    我左右了四周问:“就他一个人吗?”

    “嗯,而且他没开夜总会的车,打的是出租。”蛋蛋点点脑袋回答。

    我猛不丁想起来,睡觉前李云杰告诉我,他要跟何佳文去聊会儿天,马上侧脖问:“对了,何佳文下午来夜总会没他俩是一块走的不?”

    “好像来了,我认不太清楚,不过就呆十几分钟那个何佳文就走了。”蛋蛋不确定的说。

    我思考片刻后,压低声音交代:“这几天多注意一下李云杰,但千万别打草惊蛇。”

    “明白。”蛋蛋像是做间谍似的缩了缩脖颈。

    “不用那么紧张,平常该干啥干啥。”我好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即又问:“妖男去辉煌公司了吗?”

    “去了,也应聘上保安了。”蛋蛋掏出手机道:“朗哥,你存下他新换的手机号,这个号码我待会就删掉。”

    盯着蛋蛋了几秒钟后,我语重心长的说:“别多想,该你们赚的钱,一毛都不会少。”

    他憨乎乎的抓了抓后脑勺回应:“嘿嘿,我俩都有心理准备,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得失去点什么。”

    说话的功夫,苏伟康开车过来,跟蛋蛋道了一声别后,我直接钻进车里。

    上车后,我倚在车背上,慵懒的打个哈欠问:“会议室那边谈的咋样了?”

    今天下午苏伟康和三眼一直都在会议室照应,对那边情况相对比较了解。

    苏伟康憨厚的摇摇脑袋道:“听不懂,雅姐他们聊得全是什么数据、备案啥的,我也不知道具体进行到哪一步了,反正一下午他们签了很多份合同,我听波姐说,江北区的那个楼盘想要彻底过户到咱手里,至少得忙活到后半夜…”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