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头狼

1501 开他十家店。
    我不知道人这一辈子具体有多少个时,但毫无疑问,今天的这两三个钟头于我而言,绝对可以称得上改变命运。

    赵成虎几乎可以说是在手把手的教我应该如何端稳社会这碗饭,可能他目前的很多做事方式,我还学不来,但至少给我确立了一个方向,告诉我,下次再遇上同样事情时候,我应该朝哪头使劲。

    我们从酒店的大厅里捱了不到三十分钟,堵门的那帮社会青年才渐渐散去。

    用鱼阳的话说,郭老大也想继续犟,关键流血的速度不允许,再继续耽搁下去,他那条腿儿妥妥的得废。

    等外头的人差不多撤开,我跑着冲出去打了几台出租车。

    坐在出租车里,我好奇的问鱼阳:“鱼哥,刚刚跟你对拼的那个驼背儿具体是个什么水准我看他好像挺狠的。”

    “那家伙是个爷们,胸口应该衬着钢板,但肯定中了我一枪。”鱼阳收起玩世不恭的笑脸,想了想后说:“挨了一枪还能跟我斗的旗鼓相当,他的水平应该在我之上,诶三子,你感觉那头老货能不能揍得过白狼”

    赵成虎侧头看了眼窗外,思索片刻后沉吟:“单磕肯定没问题,但结果绝对是白宰掉他。”

    我不知道他俩嘴里念叨“白狼”究竟是何许人,想来应该也是个高手,迟疑一下后又问:“我意思是驼子的水平能怼我这样的几个”

    “五个吧”

    “至少三个”

    鱼阳和赵成虎同时开腔,相比起来赵成虎说的还算比较含蓄。

    “王朗,你又走进了思想的误区。”赵成虎豁嘴浅笑:“当龙头的,不一定要多能打,但一定得学会分析人的优劣势,就比如你手底下有个叫张星宇的胖墩对,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长得稍微壮实点的混子估计都能揍他几个来回,但你要让张星宇研究驼背儿,驼背儿一天能死八百回。”

    “对呗,别总拿自己的缺点去扛别人的优势。”鱼阳乐呵呵的笑道:“田忌赛马的故事听过没有三局两胜,你就是王,就好比刚刚在酒店,咱们可以给郭海道歉,但一定不能是你这匹头狼,你可以让钱龙、让孟胜乐,让你身边任何一个兄弟来,唯独自己不能硬上。”

    “啊”我楞了一下,久久没能想明白他这句话的含义。

    “王朗,人这东西呐,是有惯性心理的,你长期向另外一个人服软,慢慢就会养成习惯。”赵成虎轻拍自己的大腿道:“马戏团的老虎狮子厉害不可为啥会对驯兽员卑躬屈膝,因为他们让打怕了,以至于养成那种见到驯兽员走过来,就会忍不住摇尾巴的哆嗦心理,人和动物在这方面没区别。”

    我懵懂的问:“三哥,你意思是要保持自己的狼性吗”

    赵成虎微笑着点头:“对,就是狼性,一个团队如果连带队的都没了狼性,你指望底下谁能挑起大梁”

    “我明白啦,谢谢三哥、谢谢鱼哥。”我立即朝着两个言传身教的大佬缩着脖颈道谢。

    “自己好好的吧,成长慢一点可以,但千万不要原地踏步。”赵成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沉声道:“我可以帮你五次十次,你师父也可以帮你百次千次,但终究都是外力,你得想办法让郭海眼神略过我们的时候,对你还必须保持重视。”

    我攥着拳头,热血澎湃的出声:“我我尽力”

    “羊城的水太深,各种势力盘根错节,所以你得分外的注意,譬如刚刚门口堵着的那二三百号社会,都什么年代了,别说在羊城这种国际性大城市,你哪怕在县城闹的如此轰动,都肯定要出事儿,可事情为啥还是发生了难不成叶家不知道趁着这个机会打压一下郭海吗这里头的猫腻多了去。”

    赵成虎叹口气道:“不过我可以给你个大方针,一般男人图谋的无非两样,权和利,你攥着这两样法宝交朋友,绝对可以无往而不利。”

    “嗯。”我稳稳的点点脑袋。

    “等你从羊城爬起来,会看到另外一个新世界。”赵成虎话里带话的浅笑:“希望下次咱们见面也能是在安静祥和的气氛当中进行,不要回回弄的剑拔弩张,你好意思求我们,我都不好意思总帮忙,搞的我几个媳妇现在都怀疑你是不是我搁外面的私生子。”

    “滚犊子,占便宜不带这么占的昂。”鱼阳轻捶赵成虎肩膀一拳笑骂:“钱龙是我拜把子兄弟,王朗是钱龙的结拜大哥,咱俩又特么是盟兄弟,咋地,你要自己给自己当爹呗”

    看着他俩嘻嘻哈哈的笑闹,我忍俊不禁的憨笑。

    敢情大佬也跟我们这些杂鱼没任何区别,照样会开玩笑打趣,照样有兄弟懂情义。

    “况且这回又不是人家王朗主动求咱们帮忙的。”鱼阳眨巴两下眼睛道:“是你自己一听说天娱集团和辉煌公司有联盟的意思,急眼了,屁颠屁颠跑过来的,要是没有咱们瞎掺和,王朗说不定现在都已经跟郭海把酒言欢问青天啦,是吧朗朗”

    面对鱼阳调侃的话语,我尴尬的挤出一抹笑容,如果没有他们的突然介入,我今天的脸能丢到姥姥家去。

    车子行驶出荔湾区,鱼阳朝着出租车司机招呼一声停车,然后冲我努努嘴道:“行了,你就在这儿下车吧,回头让钱龙那个逼崽子给我开视频。”

    我诚心实意的出声:“三哥、鱼哥,要不你们多呆两天,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吧。”

    “哪有时间跟你吃吃喝喝,我三哥分分钟几千万上下的土豪。”鱼阳没正经的打趣:“再说诱老贼还搁京城等着我们呢,晚上不搂着我睡觉,他容易失眠。”

    赵成虎清了清嗓子道:“下次吧,等你的酒店在羊城开到第十家分店的时候,我一定亲自过来道喜。”

    “在羊城开十家分店”我苦笑着嘟囔:“现在天河区的一家酒店,我都愁的不知道该咋开业,哪还敢琢磨十家八家。”

    “兄弟,你得敢想,连想的勇气都没有,还咋蹿上天。”鱼阳挤眉弄眼的龇牙坏笑:“说到这儿就不得不再次提起我们英明神武的大三哥,草根领袖、白手起家,坐拥”

    “闭了昂。”赵成虎烦躁的臭骂一句,语重心长的望向我道:“王朗,我知道你来羊城的目的只是想搭上叶家这条大船,然后再重新卷土回山城,对么”

    “嗯。”我如实承认。

    “可你得琢磨,在羊城你都没彻底混明白,叶家凭啥要隔着几千里地跑山城投资你扶你上马就意味着需要付出巨大的人脉和财力,我如果是叶家,一定不会扶持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劳什子盟友。”赵成虎皱了皱鼻子道:“况且关系这玩意儿吧,需要实打实的混出来,合作伙伴永远比不上兄弟战友来的亲密,趁着叶家内个孩儿涉世未深,好好的运作你俩的关系吧。”

    听到他的话,我虚心的点头:“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的三哥。”

    “走吧,替我给钱龙带好,另外好好对待你人生当中遇上的每一个虎犊子,他们本可以英明神武,却为了成全义气,故意让自己变得像个丑,是吧鱼虎逼”赵成虎挥挥手道别。

    从车里下来,我盯盯的目送出租车离去,隐约间听到鱼阳和赵成虎似乎在别嘴。

    “不是三子,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牛犇了,都特么敢当着外人面骂我虎逼,信不信我晚上就让诱老贼砸你窗户,问你高速路咋走”

    “说的好像你不虎似的,不虎你特么刚刚为啥拿手攥对方的枪管,烫死你个傻篮子得了”

    “你丫没良心,不是为了照顾你完美无瑕的装个逼,我能这样嘛。”

    两人看似在吵架,实际上却透着满满的兄弟情义,混到他们这个程度,还能保持现有的关系,真的好。

    出租车渐渐消失在我的眼底,我深呼吸两口气,寻思着再打一辆出租车回医院,去探望一下我身边的那个虎犊子。

    这时候一台黑色的“雅阁”轿车风驰电掣一般停到我面前,驾驶座的窗户玻璃刚刚降下来,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开车的人是谁,紧跟着后门就已经打开。

    身着一身病号服的钱龙杵着副拐杖蹒跚的爬下来,满脸焦急的表情朝着我低喝:“王朗你特么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谁让你一个人跑去找郭海的,要不是我大哥给我打电话,老子都不知道这事儿”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