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枭雄

第三百六十三章 天降玄鸟
“苦海,你用的是什么神兵利器?”

嘲风公子虽然受了伤,但他还有再战之力,只是忌惮苦海和尚刚才所展现出来的神威,所以不敢造次。

“此物名叫‘千手观音’,虽非神兵利器,但与神兵利器没什么区别。”苦海和尚笑道,“各位,最多还有四个时辰,你们体内的失魂散就会发作,到时候出了什么差错,可不要怪贫僧没给过你们机会。”

有人听了,心生惶恐。

他们不想死。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想归顺苦海和尚。

但是,他们谁都不敢出声。

因为七个公子尚未有所表示。

“苦海。”有人说话了,正是毛十六,“你认不得认得我?”

苦海和尚瞥了他一眼,笑问道:“阁下莫非就是北海龙王座下大弟子?”

“不错。”毛十六道。

“不知毛施主有何见教?”苦海和尚说道。

“你阴谋陷害我等,就不怕四海龙王找你算账?”毛十六语气微沉。

“贫僧要是害怕的话,就不会把各位公子请到普陀山来了。”苦海和尚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

“苦海,你武功再高,难道还真能对付神龙伏魔阵不成?”

“神龙伏魔阵之名,贫僧是听说过的,但此阵威力到底有多大,贫僧还未曾见识过。“苦海和尚说道,“将来若是有机会,贫僧倒想会一会四位龙王的高招,看是他们布下的神龙伏魔阵棋高一着,还是贫僧的千手观音更胜一筹。”

毛十六待要说些什么,囚牛公子忽然说道:“如果我们归顺你,你打算怎么处置我们?”

苦海和尚笑道:“谁要是肯归顺贫僧,贫僧就会先给他吃‘定魂丸’,等到贫僧确定他不会背叛贫僧之后,贫僧自然会给他一颗‘还魂丹’。”

“这么说,就算我们七兄弟肯归顺你,但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得到‘还魂丹’啦。”囚牛公子说道。

“大公子,不是贫僧信不过你们,而是贫僧自有顾虑。”

“既然如此,我想请大师给我们一点时间。”

“不知大公子需要多少时间?”

“天亮之前。”

“好,天亮之前,贫僧再来这里,希望到时候七位公子已经商量出个万全之策。”

话罢,苦海和尚朝神山和尚合十行了一礼,扬长而去。

王默见他就这么走了,不觉奇怪。

但转念一想,觉得场中虽然只有神山和尚一个人,但以神山和尚武功,足以镇得住全场。

换句话说,全场高手固然很多,但因为全都中了毒,没有人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韦司隆原本可以对付神山和尚,至少能与神山和尚打平,可因为韦司隆也中了毒,而且还伤在了苦海和尚手中,所以就算韦司隆突然出手,也不可能是神山和尚的对手。

“韦老。”囚牛公子等苦海和尚走后,对韦司隆说道,“你的身体怎么样?”

韦司隆苦笑一声,说道:“不瞒大公子,我刚才暗中运功试过几次,但每次都不管用,看来这失魂散的毒,非内力所能化解。不过……”

“不过什么?”

“据我推测,失魂散固然可怕,但也不是天下第一奇毒,只要给我三天时间,我就能化解。”韦司隆说到这里,望了望神山和尚,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可是这个哑僧武功高强,未必在我之下,我要是想走的话,他肯定会阻拦我。”

“韦老爷子,你可不能走。”狴犴公子说道。

“为什么不能?”

“你要是走了,万一苦海迁怒于我们,就算你三天后找到了如何化解失魂散的办法,只怕也救不了我们。”

韦司隆想说什么,囚牛公子却是叹了一声,说道:“苦海功于心计,知道韦老精于毒术,所以就先激怒了韦老,让韦老和他交手,借机伤了韦老,同时还加深了韦老所中的失魂散之毒。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以韦老的本事,若不是中毒太深,断然不会需要三天时间。”

“是的。”韦司隆道。

“而今韦老中毒已深,冒然和人交手,情况只会更糟,所以韦老,就算我希望你能走掉,我也不敢让你冒这么大的险。”囚牛公子说到这里,稍微想了一下,然后看向嘲风公子,“三弟,不知你有什么高见?”

嘲风公子说道:“大哥,你太看得起我了,事到如今,我还能有什么高见?要么归顺苦海,要么与这个老秃驴拼了!”

“怕就怕我们拼了性命,也没办法对付苦海,白白牺牲。”霸下公子说道。

“难道除了归顺苦海那个老秃驴之外,我们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螭吻公子叫道。

闻言,谁都不说话,个个情绪不振。

王默见全场无声,不由暗想:“这些人全都是海贼,若是死在这里,没人会可怜他们。但他们要是归顺了苦海,岂不是助纣为虐?苦海这个狗东西,把我害成这样,如果我离开了这里,一定找他算账不可!”

转念又想:“唉,就算我离开了这里,只怕我的身体也已经中了失魂散,受制于人。若不想死,也只能归顺苦海。”

正想间,忽觉自己的神智有点恍惚。

过了一会,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突然,一声鸟叫传来,不光是王默一个人,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啾啾!

随着鸟叫声,一道闪电般的影子落在了太子塔上,正是红尾。

“啊,啾啾。”王默大喜,“啾啾,快帮我。”

然而,红尾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站在太子塔顶,摆出一副冷漠样子。

“咦,这是什么鸟,长得好奇怪。”有人叫道。

“管它是什么鸟,我们都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思管它?”也有人这么说。

蓦地,有人失声喊道:“这是传说中的神鸟!”

神鸟?

众人都是诧异。

就连王默,也不由一愣。

虽然他早已怀疑过红尾是一只神鸟,但红尾到底是只什么样的神鸟,他根本就不清楚。

难道那人认识红尾?

“什么神鸟?”蒲牢公子问道。

那人定了定神,说道:“回四公子,这种神鸟的名字叫玄鸟……”

“玄鸟?”有人说道,“它怎么会是玄鸟?你真当我们不知道玄鸟是什么吗?”

玄鸟乃神话传说的神鸟,具有神秘莫测的能力。

但千百年来,真正见过玄鸟的人并没有几个,或者就算见了,也不知道此鸟就是玄鸟。

“你以前见过玄鸟?”囚牛公子虽然也不相信红尾就是玄鸟,但他比较谨慎,开口问道。

“回大公子,在下没有见过。”

“既然没有见过,你怎么敢说它就是传说中的玄鸟?”

“实不相瞒,在下以前曾听人说过玄鸟的样子。”

“听谁说的。”

“这个……”

“说!”地生树喝道。

“此人就是那邓山伯。”那人忙道。

“你见过邓山伯?”嘲风公子问道。

“回三公子,是的。”

“什么时候?”

“一年前。”

“他为什么会找上你?”

“不是他找上在下,而是在下当时有事经过某处,见他正在跟一班江湖中人谈天说地,一时好奇,就停下来听了一会。”

“他都说了什么?”

“他说他见过传说中的玄鸟,有人不信,就问他玄鸟是什么模样,他就把玄鸟的样子说了。在下当时虽然不相信他所说的奇闻,但是他说过什么,在下全都记了下来,所以……”

“所以你一看到这只怪鸟的样子,就认定它就是玄鸟?”

“是的。”

闻言,嘲风公子不由朝站在太子塔上的红尾望了过去,目中泛出了道道精光。

囚牛公子看出他想干什么,忙道:“三弟,不可。”

嘲风公子淡淡问道:“有何不可?”

“就算此鸟不是玄鸟,但看它的样子,亦非凡物,万一将它惹恼,怕是会有麻烦。”

“麻烦?大哥,我们现在的麻烦还小吗?”

“可是……”

“大哥,你要是害怕,就让我来对付它。”

话落,嘲风公子突然飞了起来,身快如电,朝太子塔上的红尾扑了过去,伸手一抓,打算将红尾抓到手里。

然而,红尾岂能让他找到?

霎时之间,红尾嗖的一声飞出,化作一道电光,转眼没入了夜色之中。

啾啾!

红尾的叫声传来,就像是还身在场中,其实已远至百丈。

嘲风公子待要去追,神山和尚伸手一拦,意思是叫他不要离开现场。

“滚开!”嘲风公子大吼一声,一拳朝神山和尚打去,力道很重,正是与生俱来的力量。

砰!

神山和尚还了一拳,将嘲风公子的拳头接下。

下一刻,只见嘲风公子身不由己向后退去,面色苍白,分明就不是神山和尚的对手。

嘲风公子站住脚步以后,面色由白转红,喉头一甜,再也忍不住,张嘴吐了一口鲜血。

嘲风公子几时吃过这等大亏,恨不得上去与神山和尚拼命。

可是,他已经中了失魂散的毒,无论怎么出手,都不可能是神山和尚的对手,若是再强行出手的话,不用失魂散在体内发作,不出一盏茶时间,他便会横死当场。

是故,他怒归怒,尚不至于失去理智。

“咦!”突听有人叫道,“怎么回事?太子塔里面好像有……”

此人话未说完,只见太子塔中透出一道佛光,就好像是什么宝物要从里面冲出来似的。

众人见了,无不大惊。

“传国玉玺!”

好些人齐声叫道。

咣的一声,佛光过后,便有一股强大气息从太子塔里散发出来,震得地面微微抖了一下。

奇怪的是,这等怪异之事只发生了一次,且时间极短。

转眼之间,太子塔便恢复了平静。

“原来太子塔有封印!”囚牛公子叫道,“这道封印力量好强,也不知道是谁留下的。此人修为之高,当已‘入神’!”

啪!

一道人影飞出,朝太子塔逼近,双手一翻,打在了太子塔上。

不料,那人尚未将太子塔掀动,就有一股强大气息从塔内涌出,将那人震得倒飞出去,落地后还朝后退了几步,神色略显狼狈。

众人见到出手之人正是神山和尚,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神山和尚本事那么大,尚且都拿不到传国玉玺,何况是其他人?

而苦海和尚之前竟然可以掀动太子塔,让众人看到了塔下的传国玉玺,苦海和尚的实力到底有多强,还用得着多说吗?

看来苦海和尚没有说错,如果不是他们还有利用价值,苦海和尚不想杀他们,否则以苦海和尚的实力,再加上“千手观音”的力量,他们人数虽多,但最后能逃出去的人,只怕不会超出十个。

……

好痛!

王默醒过来时,只觉得全身痛楚,尤其是脑袋,有一种撞击在岩石上的感觉,既晕眩又想吐。

过了一会,他渐渐恢复过来,才发现自己的魂魄已经回到了肉身上。

只是此时的他,身上绑着粗如二指的铁链子,根本没办法动一下。

“九师兄。”有个声音突然响起,“这人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就算让他醒来了,他也不可能跑出去,为什么一山长老还要用铁索锁住他?”

“十师弟。”另一个声音随后传来,“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看出什么?”

“这小子与一般人不同。”

“哪里不同?”

“若是一般人,受了那么重的伤,死三次都不嫌少。可这小子竟然活了下来,为了保险起见,换成是我,我也会用铁索锁住他,免得他醒了以后,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故。”

王默躺在地上,偷偷睁开星眸,朝外看去。

只见他所在的地方还是一座地牢,面积不大,纵深也就丈余,光线颇为阴暗。

然而,外面倒是灯火明亮,说话之人乃两个中年和尚,四十来岁。

王默定了定神,发现所受之伤好了大半,知道是《九阴转魄功》的功效,心中虽然高兴,但仍是装作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

“九师兄,还是你厉害,想的比我多。”左边和尚笑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师父为什么要抓他?”

“我也想知道啊。”右边和尚说道,“不过这种事不是我们随便可以乱打听的,待会一山长老来了,你最好别多嘴,免得自讨苦吃。”

“多谢九师兄提醒,师弟知道了。”左边和尚说道。

王默暗想:“看来这两个人都是苦海的弟子。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们,但听骆大说过,苦海的九徒弟叫法灭,十徒弟叫法净。这两个人应该就是法灭和法净。”

忽然,地牢外边来了三个人,王默一瞥之下,急忙闭上眼睛,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原来,那三个人里面,有一个正是法悟。

法悟修为乃“具相”高段,绝不是法灭和法净可以比的。

法灭和法净没发现他已经醒来,不代表法悟就发现不了。

万一被法悟看出他的情况,只怕会给他带来大祸!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