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34章 稍稍好转
    元卿凌起来活动了一下酸软的手,肩膀和颈椎都痛得有些吃不消了。

    她看了一眼,在座的人都不具备实习医生甚至是护士的资格。没办法假手于人。

    “王妃,若是实在辛苦。不如请其嬷嬷过来帮忙吧,她针线功夫不错的。”徐一讪讪地建议,方才出了糗,只盼着这时候能扳回点面子。

    “如果王爷是一件衣服。确实是可以请其嬷嬷过来帮忙的。”元卿凌淡淡地道。

    齐王实在是忍不住了,“你这是弄什么呢?伤口自然会愈合,为什么要缝补起来?”

    看样子这个女人是懂得点医术的,但是不是正统的医术。是巫医之类的,那个箱子就是巫医的箱子。

    如果不是皇祖父的吩咐,他断不能白白任她这样胡来。

    最可笑的是她他的血不合适五哥用。他和五哥是一父所出,血脉相通,怎么就不能用了?

    元卿凌压根不想搭理他。转过身去慢慢地转动脖子放松。

    齐王气得吐血。翠儿得一点都没错,这个元卿凌。满嘴谎言。得意忘形又目中无人。

    他始终坚信,五哥如今情况好转。是因为他的紫金丹。

    而不是因为元卿凌。

    而这个可恶的元卿凌,又继续开始缝补。

    期间。宇文皓醒来过,但是意识不太清醒,迷迷糊糊地看了元卿凌一眼,又昏了过去。

    元卿凌知道他很痛,因为纵然是在昏迷中,他的身体还是会因为疼痛而轻颤,但是,她没有办法的,因为药箱里已经没有了麻醉。

    这十分奇怪,药箱像是跟宇文皓过不去,昨天她还看到药箱里有一瓶麻醉,可方才怎么找都没找到了。

    药箱像是有自己的想法一样,觉得宇文皓太可恶,所以不给他用麻醉。

    元卿凌一边缝针,一边想着,许是药箱就是她潜意识的反应,而如今所面对的一切,都是在梦境里。

    累中作乐,倒也一点乐不起来,因为到底人命关天。

    处理完伤口,已经是差不多中午了。

    继续输血,挂水消炎,双管齐下。

    终于,到了傍晚时候,情况渐渐稳定下来。

    不过,也不容乐观,因为现在还没确定内伤有多严重,晚上伤情会不会出现反复,还是未知之数。

    元卿凌让他们分批去休息,而她也抓紧时间吃了东西然后在地上铺了垫子侧卧了一下。

    到了酉时末,常公公来问情况,汤阳连忙叫醒元卿凌。

    元卿凌从地上爬起来,便见常公公已经进来了。

    常公公这一次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怜惜,王妃最近有多辛苦,他都看在眼里了。

    “王爷如何了?”常公公轻声问道。

    “好些了,但是,要观察过今晚才知道。”元卿凌道,“太上皇怎么样?”

    “闹脾气!”常公公无奈地道,“谁也劝服不了他老人家吃药,皇上来了也不成,苦。”

    元卿凌点头,“我开点药给公公拿回去,劳公公伺候他吃药。”

    如今,她也不遮瞒了,横竖,她懂得医术的事情必定会被公开的。

    齐王瞪大眼睛,骇然道“你……你给皇祖父开药?你真懂得医术吗?”

    常公公微笑地看着后知后觉的齐王,“否则,太上皇怎么会半夜赶她回府给王爷医治?”

    齐王看着元卿凌,这一次是上下打量,就像是完全不认识她似的。

    常公公又问元卿凌,“太上皇还让老奴问一下王妃的伤可有好转?”

    元卿凌心底叹息一声,到底还是老头子懂得疼人啊。

    “谢太上皇惦记,已经好多了。”

    常公公微笑,“那就好,太上皇让王妃好好地养伤,强壮体魄,估计下一顿板子不会远了,有强壮的体魄才能承受更暴烈的风雨。”

    元卿凌垂下眼睛,默默地在心底收回方才那句话,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齐王又瞪大眼睛,羡慕妒忌恨地看着元卿凌,他知道,太上皇话从来都是这样,越是宠爱一个人,就越这种话。

    这女人凭什么啊?不过就是在宫里侍疾几天,竟得皇祖父这般的在意。

    常公公走后,齐王看着元卿凌,淡淡地问道“你到底跟皇祖父灌了什么迷汤?”

    元卿凌眼角扫了他一下,不想搭理他。

    “话啊,你怎么这么没礼貌?”齐王很生气。

    元卿凌眉头都不抬,直接道“回府去!”

    “什么意思?”齐王怔了怔,这和回府有什么关系?着她没礼貌呢。

    “我赶你走!”元卿凌毫不客气地道。

    “你……你凭什么啊?”齐王粗着脖子怒问。

    元卿凌道“这里是楚王府,我是楚王妃,凭这个。”

    齐王气极,双手一翘,“休想王走,王要在这里盯着你,省得你乱打主意。”

    “不走的话那就闭嘴!”元卿凌瞪了他一眼,然后去拿探热针给宇文皓探热。

    齐王气鼓鼓地坐在一边,心底暗暗发誓,等五哥好起来,一定要叫五哥好好地惩罚这个女人。

    他不走,元卿凌在探热之后就走了,体温已经慢慢地降下来,她可以出去一会儿。

    她去了探望火哥儿。

    其嬷嬷见元卿凌来,连忙就起身。

    火哥儿的情况确实好多了,伤口已经慢慢愈合,元卿凌检查了一下,欣慰地道“很好,没伤到眼角膜,视力不受影响。”

    火哥儿跪在地上,“奴才叩谢王妃。”

    “起来,孩子什么奴才?”元卿凌一手拉起他,揉揉他的额头笑了。

    火哥儿有些受宠若惊,紧张地看了其嬷嬷一眼,其嬷嬷眼神很复杂,王妃确实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好得让人不敢相信。

    想起自己曾出卖了王妃,其嬷嬷心里很不安,想道歉,却又怕元卿凌的改变只是暂时,若自己了出卖的事情,她秋后算账,那以后的日子就惨了。

    元卿凌打发了火哥儿,坐下来问其嬷嬷,“紫金汤是什么?对人的身体会有什么伤害?”

    其嬷嬷眸色暗了暗,才想起她喝过紫金汤。

    “王妃可有吐血?”其嬷嬷问道。

    “有,在宫中三度吐血。”元卿凌回答。

    “那……那除了吐血,可还有其他不适?”其嬷嬷略有些紧张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