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72章 剁死那男的
    元卿凌被送回了凤仪阁,两位嬷嬷和绿芽看到她这个样子,都吓住了。还是喜嬷嬷稳得住,连忙让绿芽去准备醒酒汤。然后问顾司情况。

    顾司道“在太上皇殿里喝醉的,给过醒酒汤了,但是都吐完。”

    “在太上皇殿里喝醉的?我的天啊。得把太上皇气疯了吧?”喜嬷嬷惊愕地道。

    “气疯不气疯不知道,但是常公公一张脸都白透了。”顾司道。

    “哎!”喜嬷嬷转头看着元卿凌。她坐在床上。其嬷嬷想让她躺下,她却撑着手道“别碰我,我晕!”

    “顾大人请回吧。谢谢你了。”喜嬷嬷道。

    顾司看着元卿凌。她一张脸红得可怕,眼睛也发红。头发松散,衣衫也有被扯得起了皱褶,狼狈得很。

    “告辞!”顾司转身出去了。

    没想到这个平日里看着文静的楚王妃。发起酒疯来这么可怕。

    他刚到乾坤殿的时候,看到她正举着凳子要砸。太上皇蜷缩在罗汉床的角落,常公公被吐了一身,懊恼地跺着脚怜惜他的新衣裳。

    他从没见过乾坤殿这般……有人味。

    也更没见过太上皇除了威仪之外,还有其他的神情。例如像受惊的兔。

    或许。该跟王爷这事才行。

    元卿凌坐在床前。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的东西忽大忽,吵杂之声不绝于耳,她仿佛听到了很远很远的声音,和她一点相关都没有,可她就是觉得脑袋快爆炸了。

    她必须得做点什么,否则,她会气死的。

    “王妃,您这是喝了多少啊?怎么醉成这个样子啊?”喜嬷嬷叹了一声,想扶她躺下。

    元卿凌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慢慢地抬起头。

    喜嬷嬷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气。

    喜嬷嬷慢慢地垂下头,她,果然是动了杀心的,只是碍于太上皇的面子。

    “厨房在哪里?”元卿凌轻声问道,“带我去。”

    “厨房?您要去厨房做什么?”

    “带……”她打了一个酒嗝,面容越发透红,近乎癫狂,“只管带我去就成,问那么多做什么?”

    “还是躺……”

    “带我去!”元卿凌发出了一声爆吼,把喜嬷嬷和其嬷嬷多吓了一跳。

    喜嬷嬷看着眼底执恨的她,想着绿芽在厨房里做醒酒汤,干脆顺了她的意思,带她过去顺便喝了醒酒汤就是。

    “好,老奴带您过去,您能走吗?”喜嬷嬷扶着她。

    “能走,不用你扶……”她一扬手,这些一个个都是居心叵测的人,她不想碰,不想接触,走了一步,觉得房子在一直回旋倒转,她一手拉住喜嬷嬷,“还是扶一下……扶一下!”

    她打了两个转,喜嬷嬷才扶稳了她,元卿凌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下去,喜嬷嬷差点不稳,其嬷嬷过来搀扶着,两人是架着她往外走。

    元卿凌脚步虚浮,嘴里嘟哝,“又架着我去?我最近是倒什么大霉了?来到这里,就被人当做犯人看待,有你们求我的时候。”

    “是,是!”两人只得应着,也不敢什么,心里却疑惑,王妃到底是怎么了,这常公公怎么能让她喝这么多呢?

    出去吹了风,元卿凌没觉得舒服,反而越发见风头晕,不过,心里的杂念却不断地泛起。

    她心里窝着一肚子火气,这火气憋得她好难受,怎么就没一件顺心的事情?你宇文皓要拒绝婚事,自己就是,为什么要拿她做挡箭牌?她就那么好欺负吗?

    现在得罪了那么多人,她这颗脑袋就是拴在了裤腰带上,只看人家什么时候来取。

    名如草芥啊,名如草芥啊,她在心里反复念着这句话,她如果要死,怎么也得杀了元凶。

    凭着这股执念,她坚持着来到了厨房,挣扎开两人一头扎进去,一通乱转,把绿芽吓得要死,“王妃您这是要找什么啊?您,奴婢给您找。”

    元卿凌看到了,扑过去,一把抽起大菜刀,冲着绿芽扬了一下,呲牙咧齿地道“谁想害我,我就先杀了谁。”

    此举,把俩嬷嬷和绿芽吓得够呛,她一个劲地挥舞菜刀,倒不是怕误伤人,是怕她误伤自己。

    “王妃,有话好!”喜嬷嬷猛地给绿芽打眼色,让她出去找侍卫。

    绿芽会意,想逮着空子往外跑,元卿凌发现了她的意图,一脚把板凳踢翻,飞到了门口,“谁敢去?”

    绿芽连忙止住了步伐,举起双手,“我不去,我不去,王妃您别激动,放下刀,回头王爷知道了可不得了。”

    元卿凌听到王爷这两个字,眼底恨意顿生,咬牙切齿地道“我便先杀了他。”

    她抡着菜刀就跑了出去,这吃了酒撒酒疯的人浑身都是劲,跑起来也快,绿芽吓得腿肚子发软,追了两步就左脚拌右脚,俩嬷年纪大,跑不动,只能扯着嗓子力竭声嘶地喊,“快,快拦住王妃。”

    一个抡着菜刀且发着酒疯的人,无人拦得住,元卿凌一路畅通无阻地跑到了啸月阁。

    徐一刚从里头出来,顾司来了,宇文皓叫他命人准备点酒菜。

    结果,这才迈腿下了石阶,就看到一人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手中银光闪动,杀气腾腾。

    他下意识地飞腿出去,待看清楚是元卿凌,立马收住,可爆发的力量太大,他也强行收住力量反噬过来,他自己往前一扑,整个扑倒在元卿凌的脚下。

    元卿凌跑得贼快,忽然有个人扑在自己的面前,她也收不住脚,直接从他的后脑勺踩过去。

    踩后脑勺的时候,太滑了,脚下一斜,顺着耳朵滑下去,徐一只觉得自己的耳朵被生生地踩烂,成了泥巴。

    腰忽然着力,他听到了清脆的格噶一声,那双脚就从屁股上滑了下去,他下意识地弓起,避免祠堂被踩,等他呲牙咧齿地起来的时候,元卿凌已经冲了进去。

    一路奔跑,出了一身汗,元卿凌整个人都清醒了一些。

    当她抡着菜刀冲了进宇文皓的屋中时,她意识自己在做什么,但是,她不愿意去想后果。

    开弓没有回头箭,她需要为自己讨一个法,不能一直被人这样欺负下去。

    祖母的那句话,在她脑海里回荡,拼死了就是这条命,也不可叫人一味欺辱。

    顾司是首先跳起来的,看到她手里发黑的菜刀,他沉声道“王妃,把刀放下。”

    “无关的人出去!”元卿凌眯起眼睛,吹气吹了一下散落的头发,显得社会气十足,头发吹起又散落,眼底便多了一分阴鸷。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