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105章 好像没那么讨厌了
    没等到宇文皓回来,倒是等到了汤阳回来。

    汤阳浑身衣衫破损,一脸狼狈地进来。“王妃,您的恩人都给您安置好在别院了。不过,其中有一条恩人,死活要跟着属下。属下不得已,只得把它给带回来了。”

    元卿凌好奇地看出去。到底是那条死活要跟着?

    便见徐一牵着一条短尾巴竖耳朵的黑狗进来。正是那条让元卿凌抓紧逃生的狗,如今蹲在地上,短耳朵竖起。嘴巴张开伸出有斑点的舌头看着她。

    它浑身很脏。有伤,毛发都染了血。那鞭痕遍布全身,鞭鞭入肉,有的地方皮毛掉了。露出血淋淋的肉来,看着很是瘆人。

    但是它如今蹲在地上。浑身已经没了之前的戾气和凶狠,两颗眼珠很圆润,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元卿凌。

    元卿凌快步上前,它全身上下。只剩下脑袋是完好的。她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它的头,“乖孩子。”

    “呜呜呜!”黑狗冲她叫,尾巴摇着,眼里竟然似乎蕴含着泪水。

    汤阳走过去,元卿凌回身,道“准备药粉,热水。”

    狗很乖,清洗毛发,处理伤口,一声不吭,任由元卿凌为它消毒,上药。

    汤阳和徐一想上前帮忙,元卿凌都不用,把二人撵出去。

    清理好一切,元卿凌抚摸着它的头,“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宫里有一个叫福宝的,你就叫多宝,好吗?”

    “汪汪汪!”多宝吠了三声,算是应了下来。

    方才见面的第一句话,多宝被她害惨了,所有的狗都被打得很厉害。

    元卿凌听得懂多宝的话,对狗狗的遭遇很是心酸。

    她走出去,让汤阳善待那些狗,汤阳道“当然,它们既然都是王妃的恩人,属下必定会善待它们。”

    “多宝以后就跟着我了,劳烦徐侍卫帮它搭建一所狗屋,就在院子外头搭建就好,要宽敞一些。”

    “要给它找条母狗吗?”徐一怔怔地问道,王妃跟这条狗怎么那么有缘呢?

    “不用。”元卿凌白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汤阳,“汤大人怎么弄成这样子?赶紧去洗一下换件衣裳吧。”

    “是,多谢王妃关心。”两人遂走了。

    多宝乖乖的趴在元卿凌的脚边,狗通灵性,知道跟了好主人,因而纵然浑身是伤,却也傲然起来。

    宇文皓到明日才回来,进府的时候,绿芽就告知元卿凌了,元卿凌辗转一晚都没睡好,听得他回来,急忙便飞奔出去。

    宇文皓见她衣衫都没穿整齐,不由得沉下脸,“怎么就这样跑出来了?”

    元卿凌这才看见宇文皓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有穆如公公和两个不认识的,看样子像是厨子。

    她连忙垂下睫毛,一脸楚楚地道“王爷昨晚不在,我害怕。”

    符合一个受害者的气质。

    穆如公公很是怜悯,道“王妃刚历劫归来,心里害怕也是正常的,王爷就不要斥责。”

    “谢穆如公公。”元卿凌眼底含着泪水道。

    穆如公公含笑道“皇上得知王妃受伤,特命宫中两位 御厨到府上专门料理王妃的饮食,协助王妃养伤,王妃想吃什么尽管跟他们便是。”

    “烦劳公公替我多谢父皇!”元卿凌受宠若惊地道。

    “咱家是奉命出来探望王妃的,王妃伤势如何?”

    一旁的御医早就被请了出来,道“公公,王妃的伤势其实很重,伤到了头部,出血过多,不可轻易下床,但王妃受惊过度,夜不能寐,听得王爷回来,这才疾跑而出,王妃这一跑可觉得头晕?”

    “晕,好晕!”元卿凌连忙扶着宇文皓,“方才不觉得,这停下来就晕得很。”

    “来人,扶王妃回屋。”宇文皓下令道。

    绿芽连忙上前扶着元卿凌,元卿凌柔弱地靠着比她矮半截头的绿芽,慢慢地回去了。

    穆如公公怜惜地摇头,“可怜啊,这才几日功夫没见王妃,整个瘦了一圈。”

    宇文皓心里冷笑,可怜?真没觉得,只有可恶,可恨。

    送走穆如公公之后,宇文皓就直接去了凤仪阁。

    一进门,便见一条大黑狗窜了出来,拦住去路,凶恶地冲着他吠叫,怕狗的阴影又笼罩上来,腿肚子都软了。

    元卿凌依偎在门边,道“多宝,别凶了,认识的,你爹。”

    “你才是它爹。”宇文皓拧眉怒道,“谁带它来的?赶紧送走。”

    元卿凌道“多宝,玩儿去。”

    多宝听话,摇着尾巴走了。

    “多宝?还有名字?”宇文皓生气地道。

    “你跟狗置气做什么?”元卿凌道。

    “王府不能养狗,有它没王。”宇文皓走过去,狠狠地给了她一记警告的眼神。

    元卿凌和他一同进去,转开话题,“事儿怎么样?”

    宇文皓坐下来,俊颜笼寒,“父皇连夜提审,他开始不承认,不知道你是王妃,来父皇要传你的,但是,最后褚首辅亲自审问,他承认了。”

    “承认了?那会如何处置?”元卿凌问道。

    “已经押入大牢,至于如何处置,不是王能干预的,但是父皇这一次动了雷霆之怒,加上他往往日的嚣张跋扈,只怕不会轻易饶了他。”

    元卿凌有些疑惑,“褚首辅为什么要他承认?”

    这一旦承认,就再没有分辨的余地了。

    “父皇要传你,可见是信了王的话,你给的口供褚首辅必定能猜到,早晚是要承认的,趁早承认还有求情的余地,若是让父皇看到你浑身带伤的可怜样,便会想起你是如何遭受惠鼎侯毒打伤害的,他只怕会当场就杀了惠鼎侯,你到底是皇家的儿媳妇,这一次惠鼎侯是打了父皇的脸 。”

    元卿凌道“杀了他也算是便宜他了。”

    宇文皓看着她,“此案虽然父皇下令保密审理,可褚家的人嘴巴是封不严实的,你想过以后自己要面对什么眼光吗?”

    “没想过。”元卿凌毫不在乎地道。

    “别装得太恣意,没有人会不在乎。”宇文皓眸色锐利道。

    “在乎不在乎,日子都是要过下去的,我从侯府死里逃生,捡回了一条命,能重新活一次,已经是对我极大的恩赐,我又怎么会在乎别人几句闲话就难受?”

    宇文皓看着她,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变了很多。”

    元卿凌笑了,“变了不好吗?”

    变得好,没那么讨厌了。

    “变得更讨厌了。”宇文皓皱眉道。

    “心口不一!”元卿凌一眼识破,笑道。

    宇文皓板着脸,背着手,像个严肃的老头般走了出去。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