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145安好
    怀王府要查奸细,宇文皓和元卿凌也不便久留。

    尤其最近来王府的人确实多,未必一定是王府的人。牵涉到其他公主或者亲王,他们也不好说话。

    且宇文皓不放心元卿凌的伤势。只有回府让她躺着才能安心。

    傍晚的时候,怀王府命人来报,说奸细已经查了出来。竟然是跟随怀王一同从宫里出来的嬷嬷。

    宇文皓闻言,轻轻摇头。“本王若没记错。那嬷嬷是他的奶娘。”

    奶娘,等同半个娘亲了。

    怀王只怕会很伤心。

    “下毒也是她做的,但是她留了手。本来那毒能让怀王毙命。”汤阳转述怀王府报过来的话。

    “招了幕后指使了吗?”宇文皓问道。

    汤阳摇头。“没有,死活不招。说一家老的命都在她的手中,最后,趁着不注意。撞墙死了。”

    听得奶娘死得这么惨烈,元卿凌心里也不好受。s11;

    自己奶大的孩子。若不是情非得已,只怕怎么也不会下手的。

    而且,她确实是留了一手,否则。怀王只怕早就死了。

    谁会防着奶娘呢?

    可见背后的人。也真是高明。找了一个谁都不会怀疑的人。

    汤阳颓然地道:“奶娘一死,线索便断了,要追查也追查不到。”

    元卿凌向宇文皓,“你觉得是纪王做的吗?”

    宇文皓着她,轻声道:“这些事情,你别管,也不要问,这夫妻二人,你以后少惹便是,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们。”

    以前,他听过元卿凌怀疑纪王。

    知道她思路清晰,脑子灵活,也曾欣赏这点。

    但是以前和现在不一样,他不希望她到任何肮脏歹毒的事情。

    元卿凌知晓他的心意,道:“好,知道了。”

    不辜负他的好意,但是,她可以阳奉阴违。

    汤阳也不说了,转了话题道:“对了,孙王妃说明日一早便要带孙王回府。”

    “你去过二哥没有?”元卿凌问道。

    “没!”宇文皓很惭愧地道,出事之后,他就一直半步不离地守在她的身边,只让汤阳去打点那边。

    “你快去,二哥的伤势不轻。”元卿凌催促道。

    宇文皓点头,“一会去,你先睡,等你睡了再去。”

    “现在去!”元卿凌瞪起眼睛。

    宇文皓笑了,“好,我现在去,你快睡,我叫喜嬷嬷进来陪着你。”

    “我又不是孩子,睡觉还要人陪吗?”

    “不能反对!”宇文皓霸道地说。

    元卿凌投降,“好!”

    宇文皓这才放心出去,喜嬷嬷随即进来守在旁边。

    喜嬷嬷也是吓得够呛,但是如今心绪定下,她也没说什么。

    元卿凌累得很,伤势已经耗尽了她的元气,也懒得说话,闭上眼睛睡一会儿。

    孙王趴在床上,孙王妃亲自照他。

    孙王妃的坐姿很奇怪,坐得笔直,脖子伸长,像长颈鹿一样盯着孙王,关切是有的,但是更多的是怒

    气。

    孙王妃着实是气的。

    昨晚的那个情况,但凡懂得点武功,也不至于这样。

    这些年,一直让他勤练武功,他不听,每日只知道吃喝,养得一身肥膘,越发的笨拙了。

    见宇文皓进来,孙王妃站了起来,道:“你来得正好,说说他。”

    宇文皓慢慢地退出去,若有所思。

    “王爷时候被狗追咬过啊。”其嬷嬷道。

    元卿凌震惊,“真的?”难怪有这么重的心理阴影,原来,是差点被吃了鸟儿。

    宇文皓见二哥的头埋在枕头里,一副被骂得很惨的样子,不由得道:“二嫂,二哥还伤着,你就先别说他了。”

    但是吵架真的很烦人,以后他绝不跟卿凌吵架。

    其嬷嬷笑了,偷偷地回头了一眼,见宇文皓还没进来,便压低声音道:“没咬到,但是差点儿就把鸟儿给吃了,幸好是常公公及时赶到。”s11;

    养伤期间的元卿凌,跟熊猫似的被人宝贝着,就连多宝都不淘气,一直匍匐在床边。

    宇文皓听了这些话,哭笑不得,来,来的时候不对啊。

    元卿凌好奇,偷偷地问其嬷嬷,“王爷为什么那么怕狗啊?”

    宇文皓推门进来,“说什么呢?,大声笑的。”

    这夫妻吵架,他插嘴就是不对,干听也不成,走了更不成。

    孙王气得肝都痛,一个劲地轻哼。

    顶多让着她点儿就是了。

    元卿凌啊了一声,“真的?咬到哪里了?”

    孙王妃气呼呼地道:“好,明日回去,我便收拾东西回娘家,你自己过吧。”

    其嬷嬷笑了起来。

    孙王妃见状,心疼得也气不下了,在床边坐下来,为他轻轻地扫着后背,“痛死你也活该了。”

    “你本来还能让她不受伤的!”孙王妃听他还得意,不由得火冒三丈,“你脸皮怎么就那么厚呢?你这么多个兄弟,除了老八从有病,哪个不是练了一身的好武功?便是如今得病的老六,也曾得父皇赞赏说他伸手敏捷,我你,真的是连老九这孩子都打不过啊。”

    孙王侧头,不甘心地辩驳了一句,“好歹,本王也救了老五媳妇。”

    孙王嘀咕道:“本王为什么要跟老九打架?这不是被人耻笑本王以大欺吗?老拿不存在的事来说,也不嫌啰嗦。”

    这夫妻相处之道真是奇怪啊,一会吵个你死我活,一会儿又好得跟蜜罐似的。

    孙王往日基本不顶嘴,懒得吵,但是今日弟弟在这里,他也是也要颜面的人,遂一拍床板,怒道:“你如果嫌弃本王,趁早走了就是,本王还愁娶不到媳妇吗?”

    孙王妃没好气地道:“昨晚丢尽了皇家的脸,身为亲王,只能用一身肥肉去扛箭,丢人不丢人啊?”

    他身上虽然很多伤口,但是似乎没有哪里是被狗咬过的。

    宇文皓跟多宝相处了两日,渐渐地也没那么怕它或者是厌恶它,吃饭的时候还给它丢了一块骨头,高兴得多宝一个劲地围着他打转。

    孙王妃被他气得都要哭了,“我啰嗦?我为什么会这么啰嗦?还不是因为你没出息?我也不求你像老五那样能独当一面,好歹你也谋一份差事,正儿八经地证明给人,我不是嫁了一个窝囊废,好吗?”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