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232章 多方奔走
    顾司整个都懵了,半响才回过味来,“你他妈的说什么鬼话?本王要你顶什么罪?”

    顾司冷冷地道:“如果不是因为王妃怀了身孕,我怕她受刺激闹出一尸两命来,我怎会为你这种渣人顶罪?”

    他一手抓住宇文皓的衣领,把他拽了过来,一口血喷在了他的脸上,恶狠狠地道:“我呸,宇文皓我说你是不是疯了?你就是再耐不住,也不想想苏嫔是你父皇的女人,你是有几颗脑袋可以砍?你真是丧心病狂,老八撞见了你们的好事,你竟然对他下了杀手,他是你弟弟,你是不是疯了你?”

    宇文皓一手捂住他的嘴巴,顾司一口咬过来,宇文皓怒得一拳挥过去,顾司还了一拳,宇文皓扛起桌子就砸过去,见顾司一脸的血污,他又砸不下手,可举起来,就这样放下来有些丢面,遂愤愤不平地往边上狠狠一砸,那桌子当场砸了个碎裂,桌子腿飞弹上来,直直敲在他的脑壳上,疼得他抱着脑袋蹲下来,好一会儿才忍过去即将飚飞而出的眼泪。

    顾司冷冷地道:“活该!”

    宇文皓揉着脑袋站起来,瞪着他,“你认识我多久了?”

    “打你光屁股就认识你。”顾司冷道。

    “所以,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宇文皓近乎抓狂。

    “以前不是,但是谁知道你是不是色迷心窍?”顾司哼道。

    “既然我是这样的人,你为我顶罪做什么?”宇文皓眼圈忽然

    有些发热,心头软了软,盯着眼前这个二缺,傻得真够可以的。s11;

    顾司骂骂咧咧地道:“我还不是在我未来大姨子的份上?如果她出什么事,苹果一定哭死了。”

    “苹果又是什么鬼?”宇文皓皱起眉头。

    “你才是鬼。”顾司冲他呲牙咧齿,恨得牙痒痒。

    宇文皓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你亲眼到我对老八出手吗?”

    “见到你丢剑带着苏嫔逃去。”宇文皓道。

    “可我转头就从门外进来。”宇文皓是听到了一声惨叫声马上进去的,从殿外一路跑进去,速度是很快的,“我有可能先丢剑逃去然后再从殿门进来吗?”

    “你用轻功啊!”顾司现在感觉有些不妥了,当时事发突然,宇文皓在他心中彻底颠覆,这种震撼,足以让他这个天才变成一个智障。

    “我用轻功掠过整个明华殿,然后还不被侍卫发现?”宇文皓再问。

    顾司着他,“真不是你?”

    宇文皓拿着方才砸自己脑袋的桌脚,敲了他的脑壳一下,“用你的脚丫子想也知道不可能是我。”

    顾司一把拨开他的手,沉沉地叹一口气,无奈地着宇文皓,“那怎么办?我都在皇上跟前承认了。”

    宇文皓凉凉地道:“能怎办?要么杀头,要么五马分尸,顶多日后到了黄泉路上再遇见,只装作不认识便是了,毕竟你那么蠢,认识你都觉得羞耻。”

    顾司不满地吧唧嘴,吞了口水,道:“

    想办法啊。”

    宇文皓问道:“你到那人转身离去,是带着苏嫔是吗?”

    “我把苏嫔得一清二楚,但是你……不是你,就是那个狗男,我只到他丢剑转身,侧脸和你像,衣裳和你穿的同一

    个颜色,都是石青色的。”

    宇文皓没好气地道:“宫中禁卫军,除你们御前守卫的那一群之外,都是穿石青色的锦服。”

    顾司呆呆地着他,“似乎是喔。”

    宇文皓瞪着他,“阁下脑残否?”

    元卿凌这话真好用,尤其形容在顾司的身上。

    顾司无奈,“现在怎么办?你必须调查清楚还我清白。”

    宇文皓背着手踱步转了两圈,眼前这个明显是猪队友,但是不能见死不救。

    宇文皓斟酌了一下,确实此事

    他拱手道:“王爷,若能洗清逆子的罪名,本侯欠您一个人情。”

    顾侯爷一听,顿时觉得楚王这个人很仗义,毫无原则地相信那逆子

    ,相反他做个做父亲的,却从没想过是另有内情。s11;

    宇文皓一副苦口婆心地劝道:“侯爷,顾司与本王多年好友,本王是深信他的为人,他绝不可能伤了老八,此事定有内情,他似乎是在隐瞒一个重大的情况,且等本王前去调查,但是如今龙颜大怒,还得侯爷入宫去求情,让本王拖个一两天,想必可以水落石出了。”

    “算了,你先踏实地在这里呆着吧,少不了你吃喝的。”宇文皓说完,转身出去了。

    而且,德尚宫一干人等,不知道有多少颗脑袋下地呢。

    宇文皓着实伤透了脑子。

    他道:“你还是一句话都不必说,我回复父皇,只手问不出什么来,父皇一定会震怒,但是,我去找你父亲,让他先去跟父皇求情,起码能拖个一两天,我先从苏嫔入手调查,苏嫔是肯定知道这个人是谁的。”

    打……死顾司也不能让侯爷知道顾司误以为凶手是他,所以拼着这颗脑袋死命去顶罪。

    宇文皓找到顾侯爷,自然没敢说分明,只说顾司只承认了杀人之罪,但是其余一个字都不愿意说。

    绿帽是男人最痛,尤其是当今天子的头顶,绝不能顶着一片绿,他头顶若是一片绿,那很多人就连头顶都没有了,人头落地。

    至少,苏嫔宫中的人,还有苏嫔宫中的主位德妃娘娘,都得遭殃。

    顾侯爷气得直锤桌子,怒发冲冠,“逆子,逆子,本侯要杀了他,免得他羞辱祖宗,连累家族。”

    宇文皓先去了一趟侯府找顾司的父亲,顾司的父亲已经知道此事,正着急着要入宫,但是听说八皇子生死未卜,他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求情,唯恐触怒龙颜,那逆子就无救了。

    宇文皓大义凛然地道:“顾司是本王好友,自一起长大,情谊非比寻常,侯爷这话就见外了。”

    会牵连到德妃娘娘,想德妃娘娘在他儿时十分关爱,她又无儿无女的,虽说她是父皇从龙之妃,一直得父皇宠爱,但是出了这种事,德妃首先有一个监察不力管辖不力之罪。

    顾司照着自己的脑子,狠狠地给了三巴掌,仰天长叹,苍天啊,后土啊,怎么偏叫他撞上这事了?

    “她是疯了才会说。”顾司想了一下,“而且,你就算让苏嫔供出她的野男人,你怎么跟皇上说?天大的一顶绿帽子套下来,皇上能接受得了吗?”

    他怒气顿消,想着那逆子虽然糊涂,但是不至于这么大逆不道,应该要向楚王学一学。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