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254章非友即敌
    宇文皓怕她继续搭理纪王妃,便叮嘱道:“她再来的话,你就直接不见,总之,纪王府的人我们不惹,不见。”

    他已经想通透了,不管父皇现在是什么态度,对老大抱有什么样的希望,他都不管。

    现在要紧的事情就是她和孩子,一切,等孩子生下再说。

    “我知道了,对了,案子办得怎么样了?”元卿凌问道。

    宇文皓最近早出晚归,就是摸着亭江府的这条线索,这案子就算他在宫里养伤的期间,府衙的人都是照办不误,尤其汤阳,最近几乎人影不见,想必也是为此事忙着。

    宇文皓道:“莫文的罪名是板上钉钉了,但是脑袋掉不掉,就他愿意供出多少个人。”

    “这个莫文,就是纪王妃的表弟吧?”元卿凌问道。

    “是的,我已经查到,这些年莫文有不少的孝敬是送到了纪王府。”

    元卿凌侧头,若有所思地道:“送到纪王府?不是纪王手中?那纪王还能躲过去。”

    宇文皓道:“没错,按照老大的做法,一定会把纪王妃推出来。”

    元卿凌明白了,道:“难怪她来找我说要扶你登上太子之位,想必纪王已经跟她摊过牌了。”s11;

    “她来,倒不尽然是她自己的意思,想必是佟安的意思。”

    “佟安?”

    宇文皓道:“纪王妃的大哥,先前是户部尚,此人结交广泛,年纪不大,势力大,他这些年一直为老大奔走,为老大拉拢

    了许多人,如果他背弃老大,老大这太子梦只怕要碎掉了。”

    元卿凌摇头,“不啊,不是还有褚家吗?他都要娶褚明阳为侧妃了。”

    “褚家老头不会捧老大。”宇文皓笃定地道。

    元卿凌点点头,“是的,齐王是他的外孙,要捧也应该是捧齐王。”

    “不,也不一定。”宇文皓意味深长地道。

    元卿凌诧异地着他,“不一定?”

    宇文皓搂着她,“我们不谈论这些无趣的事情,来,告诉我,你今天去哪里了?做了什么?”

    “怀王府,回府之后见了纪王妃,和多宝溜达了一会儿,和阿四说了一会儿话,就这样。”元卿凌背似地道。

    宇文皓皱起眉头,“那就是没有午睡,不行,以后每天都必须午睡。”

    “我不困。”最近觉得精力充沛,一点都不想睡。

    宇文皓严厉地道:“这是命令。”

    元卿凌翻翻白眼。

    怎么办?感觉已经进入老夫老妻模式了,每天的话题不是吃饭就是睡觉。

    “等你忙过这阵子,我们出去走走吧。”元卿凌道。

    “想去哪里?”宇文皓撩着她的头发,柔声问道。

    “出去走走,去哪里都好,离开这里熟悉的人和事,过两天新鲜的日子。”元卿凌道。

    “好,等忙好了这案子,我跟你出去走走,反正到时候老六那边应该也不需要再过去了。”宇文皓知道她是无聊透顶了,不能气着孕妇啊。

    两人吃了饭之后,在院子里牵手走

    了一会儿,宇文皓便撵她回去沐浴睡觉。

    纪王妃过了两日再亲自来了一趟。

    元卿凌避而不见,只让喜嬷嬷转告她的话。

    喜嬷嬷出去对纪王妃道:“纪王妃,楚王妃今日有些困乏,不便出来见您,叫奴婢转告您一句话,她爱莫能助,请您好好养病,不要再来了。”

    纪王妃眉目光芒渐渐沉了下去,她苍凉一笑,“墙倒众人推,没想到,楚王妃也不例外,转告她,要么是朋友,要么是敌人,一个将死之人,没什么好怕的,请她心一点。”

    说完,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了。

    喜嬷嬷把这句话转告给元卿凌听,担忧地道:“王妃,纪王妃这个人心狠手辣,她如果知道自己走到了绝路,一定会不折手段来对付你。”

    元卿凌怒道:“她就是疯狗!”

    多宝不满地吠叫。

    今天早上她取叶酸的时候,这些药是没有的。

    元卿凌气呼呼地拿出药箱,放在桌子上,“是我不愿意救她吗?是真的没药,我是医生,如果有药,哪怕她罪大恶极,我也会……”

    她吃惊地着药箱,眼睛瞪大。

    s11;“说什么?”喜嬷嬷怔了一下,不知道她指什么。

    喜嬷嬷悄然跟他说,“今天纪王妃来过,王妃没见她,不过,纪王妃临走之前叫王妃心一点,做不了朋友,就是敌人,还说什么临死之人什么都不怕。”

    她慢慢地收拾好药箱,抬起头着嬷嬷,“方才,我说过什么了?”

    “王妃自打纪王妃走后就一直闷闷不乐,今日还犯恶心想吐了,这多久都没吐过了啊。”喜嬷嬷对纪王妃也很生气。

    有医无类。

    元卿凌慢慢地坐下来,摆摆手,觉得呼

    宇文皓晚上回来,还没和元卿凌说一句话,就发现她心事重重了。

    元卿凌接过来喝了一口,“好多了,不用担心,我没事,不吐了。”

    “怎么了?”喜嬷嬷见她忽然怔住,凑上来问道。

    但是,纪王妃这个人,就是一条毒蛇,一头恶狼,她不想做东郭先生。

    元卿凌扶额,“没事,我就是忽然有点犯恶心。”对药箱的所作所为恶心。

    “方才,就是方才,哎,算了,我记得了。”元卿凌烦恼至极,在贵妃椅上躺了下来,她说,她是医生,就算纪王妃罪大恶极,她也会救她,这个是医生的本分和责任。

    直接和她扯上了关系,她逃不了。

    就当不到,她最近都没打开过药箱。

    现在,忽然又有药了,分明之前是故意刁难。

    元卿凌连忙安抚,“不是说你,别吵。”

    “想吐了?”喜嬷嬷连忙叫绿芽去拿痰盂,她则给元卿凌倒了一杯水,“快,喝一口水,缓缓。”

    吸有点困难,她跟大长公主说过,她没有药,给纪王妃治病是不可能的。

    多宝这才呜了一声俯下。

    而且,最重要的是,是人家威胁之后才有药的,这不是让纪王妃这个女人觉得自己怕了她?

    元卿凌气极,纪王妃前天就来找,药箱都没反应,今天人家恫吓一句,就马上备下了一大堆的药,欺善怕恶的东西。

    宇文皓眸色冰冷,“她蹦跶不了多久,不管她。”

    案子已经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