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264章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元卿凌如今可没心思八卦齐王府里的事情。

    之前齐王妃闹出过一桩子事情来,阿四回来告诉了她,她听了之后觉得真的无聊到了极点。

    她从一开始,就高估了褚明翠这个人,原来以为她野心和实力是匹配的,但是没想到她的脑子跟不上她的野心,最后只沦落在内宅府中和侧妃斗一斗。

    “不过听闻老七和袁侧妃还没圆房呢。”孙王妃说。

    元卿凌转开了话题,和孙王妃说了一些宫中的事情,然后孙王妃就告辞了。

    今天和孙王妃的谈话,让元卿凌耿耿于怀的一点,就是褚明阳喜欢宇文皓的事情。

    所以,傍晚宇文皓回来用餐的时候,她问道:“褚明阳是不是喜欢你?”

    宇文皓慢慢地放下了碗,抬起眼睛她,“你从哪里听来这种荒唐的事情?”

    元卿凌着他,“故作镇定也掩饰不了你内心的凌乱,你知道。”

    “不知道,也不可能的事情,是你孕皓拿起碗,继续吃饭,谁知道?他不知道,谁又乱嚼舌头根子了?

    “孙王妃说的,很多人都知道,只是大家都不说而已。”知夫莫若妻,元卿凌发现他的眼神很直,直到不敢左顾右盼,直到不敢有任何的情绪表现,平静得如一汪池水。s11;

    心虚!

    她放下碗,“就算是真的,这事也不怪你,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宇文皓眸色这才飘忽了一下,“确实也怪不得我,我又控制不了她心

    里想什么。”

    元卿凌声音稍稍抬高,“所以是真的?”

    宇文皓支支吾吾了一下,“听说是真的。”

    “听谁说?”元卿凌严厉地着他。

    “那个……褚明阳自个说的。”

    元卿凌的筷子重重地啪在了桌子上,厉喝一声,“她跟你告白过?”

    宇文皓悄然放下筷子,委屈地了她一眼,“这又不是我的错。”

    “竟然是真的?天啊,你都没跟我说过。”元卿凌倒吸一口凉气,瞧着他那楚楚可怜的大脸,气不打一处来。

    宇文皓解释道:“谁知道是真是假?她那会儿也不过是女孩一个,在院子里见着了,她来到我身旁,叫我不要娶褚明翠,娶她,她比褚明翠更适合我,的话,哪里能当真?”

    “这孩子当时几岁啊?”元卿凌平静了一口气,如果年纪这些倒不是因为那种喜欢,有可能就是一时的仰慕之类。

    宇文皓皱眉,“我哪里知道她几岁?都去年年初的事情了,那会儿都还没发生公主府的事情。”

    元卿凌那一口气又吊了上来,杏眼圆瞪,“去年年初?那不过就是一年半以前的事情,她都十四了,宇文皓,你还装得好无辜啊,那时候说起她为什么要嫁给你为侧妃,你还一脸的茫然。”

    宇文皓是真委屈,“如果告诉你,她对我有想法,你肯定生气。”

    元卿凌生气地着他的俊脸,“你哪里好?凭什么她们姐妹都上你了?你这个招蜂引蝶的……烂溏心鸡蛋。”

    那么多女人惦记自己的男人,这种滋味可不好受。

    宇文皓桃花眼眨了一下,无辜地道:“其实你有什么好生气的?反正我都不拿正眼她们,我觉得你应该高兴,这么多人喜欢我证明我是上品啊,就算不高兴,也不能拿我撒火啊,这事和我没关系,又不是我叫她喜欢我的。”

    “我生气的是你没告诉我。”元卿凌压压手,“算了,算了,你也别委屈了,反正她都要嫁给纪王为侧妃了”

    说到这里,她又抬起头瞪了他一眼,“难怪你会说让纪王妃做我的屏障,你是早知道褚明阳对你有想法……”元卿凌说到这里,忽然寒芒一闪,“最近,你们有见过面吗?有说过话吗?有互相递过纸条吗?”

    宇文皓笑了,“你想到哪里去了?她怎么会跟我互相递纸条?你这不是胡思乱想吗?”

    徐一在门口,冲元卿凌眨了眨眼睛。

    元卿凌怔了怔,眯起眼睛着宇文皓,“没递过纸条,那你们见过面?”

    徐一摇头,“没,王爷没瞧见属下,就跟个傻子似地站在那里,着褚家二姐走了。”

    “王爷见你了吗?”元卿凌问道。

    “还目送人家离开?”元卿凌那一股子怒火被冰封住,冷得全身发抖。

    元卿凌让阿四退后两步盯着来处,然后质问徐一,“说,褚明阳什么时候找过王爷。”

    徐一最喜欢多宝撒尿,崇拜地道:“这姿势多威风啊,三腿鼎立,水线喷,射,好。”s11;

    阿四也跟着过去了,多宝跑在前头,雄赳赳地在桂花树下射尿,露出贱兮兮的神情。

    故意瞒着你,只是不想让你不高兴。”

    徐一伸长脖子了外头,确定王爷没有跟来,才道:“昨天就来过,直接到京兆府衙门去找,昨天属下送东西过去,刚好就到他们从屋子里出来,王爷还衣衫不整呢,脸上一大块唇印,但是王爷一脸的木然,褚家二姐却很得意。”

    宇文皓拉住她的手腕拽她到身前来,抱在了怀中,“别生气,我不是

    她起身走到门口,对徐一道:“你陪我去。”

    元卿凌忍住发抖的双手,问道:“除你之外,还有谁到?”

    “是!”徐一把剑抱在怀中,走在了前头,吹着口哨多宝一下子窜出来跟了上去。

    下如果不是刚送东西过去都没见。”

    元卿凌全身上下,所有的头发汗毛都竖了起来,心底有一团火,噌地就窜到了脑门上,直接烧得满脑子都是火炭。

    “她敢?”宇文皓横眉竖眼,“她敢来,我便把她的腿打折。”

    元卿凌听他还是不愿意说,不由得也心灰意冷,“我出去溜多宝,你自己吃吧。”

    难怪方才他死活都不愿意说,好啊宇文皓!

    “没人,午歇呢,王爷在衙门偏厅的屋子里,属

    宇文皓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坚定地道:“绝对不可能!”

    元卿凌挣扎了两下,红了眼圈,“不用说,你就藏着掖着吧,等人家找上门来,我才知道也不迟的。”

    元卿凌露出悲伤的表情,慢慢地站了起来,哽咽道:“没想到到现在你还会瞒着我,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算了,算了,你的事情我以后也不问了,你也不用告诉我。”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