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298章 求情失败
    褚明翠见她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不禁抬起眸子狐疑地道:“你该不是下了命令不许喜嬷嬷去吧?你不会这么好心的。”

    元卿凌眼底含着嘲讽,“你母亲都快死了,你还有心思在这里怀疑我的人格?”

    褚明翠寒着脸转身,冷冷地对阿四道:“你在前头带路。”

    阿四哼了一声,“别把我当奴才使唤,我不是谁的奴才,收起你高高在上的神情。”

    褚明翠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自然知道阿四是谁,那日在齐王府里争吵,阿四也在。

    她忍下一口气,“劳烦四姐带路。”

    阿四也忍着一口气,藏好自己不甚安分的拳头,就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朝她鼻梁挥过去。

    阿四带着褚明翠来到喜嬷嬷的房中,褚明翠闻得一股子的药水味道,就暗暗皱起了眉头,待阿四领她到床边,到其嬷嬷守护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喜嬷嬷,她大为骇然。

    “她……她是怎么回事?”褚明翠慌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阿四冷冷地道:“若外头的人说的是你,不知道齐王妃是否能顶着压力和口水活下去?”

    褚明翠倒吸一口凉气,难怪,祖父会一夕白发,难怪,祖父会发这么大的脾气,难怪,他要处死母亲。s11;

    她的心,顿时六神无主。

    她本以为过来找喜嬷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在宫中这么多年,多少识得人情世故,不会任由祖父处死母亲,而让流言越加发酵。

    她

    以为只要带到喜嬷嬷回去,就一定能阻止祖父。

    “你有本事,就让喜嬷嬷站起来说一句话,那么楚王府的人还会感激你。”阿四冷冷地道。

    褚明翠结结巴巴地道:“这事,和我母亲没有关系,是她自己想不开,不能迁怒我的母亲。”

    “齐王妃请回吧。”阿四下了逐客令。

    褚明翠心头乱成一团麻,这可怎么办才好?喜嬷嬷半死不活的,能找谁去?

    她想到了皇后,可她已经被收回令牌,只能回府问齐王要入宫腰牌。

    而且,祖父只说给两个时辰,哎,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得及,她只能尽量去跑了。

    齐王从褚家那边回去之后,心里烦躁,就邀请了顾司过来吃酒。

    顾司今日难得调班不当值,本来是想着到楚王府去的,见齐王邀约说有美酒,便过来了。

    喝了一会儿,褚明翠就来了。

    褚明翠想起他在褚府的表现,心里还是很生气的,加上时间仓促,也不想多说,进门之后也不顾司一眼,只淡淡地对齐王道:“你入宫的腰牌,给我一下。”

    齐王喝了个半醉,见她进门就黑沉着脸,也想起了方才在褚府的事情,不禁冷笑,“入宫腰牌?你们褚家的人入宫还要腰牌么?不是凭着你姓褚便可来去自如?”

    褚明翠恼怒,“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些,我有急事,你快给我腰牌。”

    “不伺候!”齐王冷冷地道。

    “你……”褚明翠压低了声音,忍气吞声,

    “你是不是有心刁难?”

    “是!”齐王着她冷怒的脸,心里头的气一下子就发了出来,“本

    王刁难你又如何?你们褚家的人还怕人刁难吗?你们什么事办不妥啊?还用得来找本王拿腰牌,这天下都是你们褚家的了。”

    褚明翠气得红了眼圈,嘴唇发抖,“你非得要这样在外人面前与我争吵是吗?”

    顾司很尴尬,进退不是,这酒来有毒。

    想想,他还是麻溜地走吧,站起来说了声有事情要忙,就立刻跑出去了。

    齐王冷冷地道:“在你来,连本王都是外人,所以在外人面前争吵,又有什么要紧?本王这张脸,横竖都不要了。”

    袁咏意噼里啪说了一通,然后着齐王道:“你为什么要忍受这个人?她又不爱你,为了她你要去做太子吗?你有几条命够死的?踏实做你的闲散王爷踏实地过日子不好么?她不上你,天下多了得上你的女人,你放心,你是我袁咏意的夫君,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人欺负你,如果她再敢这样逼你,我扭断她的脑袋。”

    齐王冷冷地打断她,“为了你的后位是

    笑话!

    袁咏意那边,也刚好要回去收拾几件衣裳,她决意到楚王府那边住几天。

    她讪笑了一声,慢慢地探头出去,举起手,笑容增大一些,让自己起来尽量憨厚点,“王爷好,王妃好!”

    褚明翠眸子里迸发出怒火,盯着他,“你就任由她这样辱骂我?”s11;

    褚明翠心冷得很,不敢相信他竟然用这种口吻对她说话,她忍不住心头的悲愤,“我让你上进,奋斗,有什么错?你为什么就一定要甘心平庸?你分明可以有更好的成就,你为什么就不能为了我,为了我……”

    褚明翠又气愤又委屈,握拳怒道:“我真是嫁错了你。”

    袁咏意一下子很尴尬。

    说完,她不给褚明翠回

    吧?”

    齐王了她一眼,拂袖而去。

    这一句话,彻底触动了齐王的逆鳞。

    褚明翠气得全身发抖,眼泪止不住地下,可眼下不是追究的时候,入不了宫,她也必须要回去守着母亲。

    他霍然站起来,眸子闪着火焰,“你总算说出来了,从一开始,你就没上过本王,你嫁给本王,只是因为本王是父皇嫡子,褚首辅更是本王的外祖父,你是贪图那太子妃之位,或者是皇后之位,才会纡尊降贵,以你褚家大姐的身份下嫁给本王,你现在后悔了!”

    “袁咏意!”褚明翠恼羞成怒,厉喝一声,“你这个卑鄙人,竟然在外面偷听?说你没家教,你就是没家教。”

    怒的机会,霸气扬长而去。

    齐王本来一肚子的火,听到袁咏意说会保护他不让人欺负他,顿时啼笑皆非。

    殊不知,便有侍女过来,“袁妃娘娘,您怎么在这里?”

    他是堂堂亲王,需要那圆脸丫头保护吗?

    她回到府中,就听到齐王和褚明翠在吵架,她躲在门外听了一下,觉得无趣,便想走了。

    袁咏意本来只是露脸一下,没想到竟被骂没有家教,顿时也大怒,圆脸圆眸一瞪,“你说谁没家教?我没家教你有家教吗?你有家教会因为王爷不去争夺太子之位而说你嫁错了人?你嫁的是这个男人,不是太子不是皇帝,你若不喜欢,滚蛋就是,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还有,你母亲不是快死了吗?你还不去救你母亲?”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