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299章 老太太有用吗
    她疲惫无力地回到了褚府大门,却见太祖母的轿子停在了门口,她心中的委屈,在见到太祖母那慈祥面容时,猛地爆发,跪在了太老夫人的面前,哭着道:“太祖母,您可算是回来主持公道了,您若再晚一点,可就不得了了。”

    这还是府邸门口,虽然这里一般人进不得,但是,太老夫人还是很不喜欢她这般失态,那慈祥的面容顿时笼了寒气,威严地道:“起来,跟老身进去。”

    说完,由一名老嬷嬷扶着,直接进去。

    褚明翠自知失态,站起来抹了一把眼泪,便见被赶出去的父亲站在了身后,一身狼狈。

    她悲从中来,哽咽道:“父亲。”

    褚家大爷轻声道:“别哭了,进去吧,你太祖母会为我们做主的。”

    褚首辅就是在等太老夫人的到来。

    太老夫人的轿子到了外头,便已经有人进来报了。

    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着依旧跪着的一屋子人,他揉了一下疲惫的眉头,喝了一口凉透了的茶。

    管家轻声道:“老爷,别喝了,给您添一杯热茶。”

    “凉的茶,更能清醒人心。”褚首辅沉声道,杯子缓缓地放下来,就见太老夫人由佟嬷嬷扶着进来。s11;

    他慢慢地起身,出去搀扶太老夫人,也不发一言,扶着她到了正座之上,他随后也坐了下来。

    太老夫人坐稳之后,眸色沉凝地环视了一眼众人,“都跪着做什么啊?起来!”

    早如惊弓之鸟的褚大夫人

    在到太老夫人回来之后,整个人就稳了下来,哭着跪上前,“老太太,您要为妾身做主啊,公爹要休了孙媳妇。”

    太老夫人冷凝了她一眼,沉怒道:“老身怎么为你做主?护国公乃是我北唐英烈,岂容你泼水污蔑?简直胆大妄为,侮辱英烈之灵,下了地府,也得受那勾舌油烹之苦。”

    她缓了一口气,淡淡地了褚首辅一眼,“至于休妻,我褚家不出弃妇,休妻一事,但凡有老身在,便休不成。”

    褚大夫人哭得几乎绝气,“我知道错了,以后绝不敢再犯。”

    她的断指,还在地上,无人敢捡走,她的手是临时包扎,包扎得有些肿,如今双手撑在地上,还有血水渗出。

    太老夫人冷冷地道:“知道错就好,明日老身亲自领你到护国公府去,跟他的家人赔罪道歉,你就任由他们处置,便是割了你的舌头,你也得认了。”

    褚大夫人连忙磕头,“是,一切听老太太的话。”

    她擦了一把眼泪,一颗心也总算了落了地。

    太老夫人眸光冷冷地剐了褚老夫人一眼,“老身走的时候,便叮嘱你管好府中人的一言一行,别叫他们在外头惹了大祸,这么多年,对你也没旁的要求,便这些你也做不了,这个家,可见你也主持不了,不如便到那越眉庵去,陪老身供佛茹素,为子孙积福积德。”

    褚老夫人跪在地上,磕头不应。

    太老夫人的眸光再落在了褚

    大夫人的脸上,继续厉声道:“此事前因后果,大爷已经命人告知了老身,你糊涂,失了褚家的威严,有那么些个奴才若得意忘形,叫人掌她几巴掌,哪怕是要了她的脑袋,也没人说你什么,偏得连带着去编派护国公,她配吗?把她与

    护国公说在一起,才是对护国公最大的侮辱,你说你糊涂不糊涂?这手指断得好,也叫你长点记性,长点教训。”

    褚大夫人知道太老夫人是护着她了,不禁委屈地道:“老太太,您若晚一点回来,只怕孙媳妇就要被休出褚家大门了,孙媳妇这样做,也是为了褚家的名声着想,那喜嬷嬷都敢教训孙媳妇了,孙媳妇哪里敢去打她几巴掌或者要人家的脑袋?若真这样做了,孙媳妇只怕连命都不保。”说完,她偷偷地瞟了褚首辅一眼,见他神色冷漠,似乎也没敢发怒的模样,心里稍稍安定了些。

    她今日已经得罪了公爹,趁着老太太还在的时候,用这事让老太太下一道命令,不许再有人为难她,且最好让老太太再给她出一口气,杀了那喜嬷嬷。

    喜嬷嬷不死,迟早是个祸害。

    太老夫人眼底有了暴戾之色,刚到府门口的慈眉善目,尽然褪去,她阴沉地道:“这事老身知道了,嘴巴贱的人,老身自会去教训她,容不得你在这里说三道四的。”

    褚首辅这才慢慢地发问,“母亲,您要去教训谁啊?喜嬷嬷吗?”

    太老夫人听得这话,转过来他,脸色大是不悦,“怎么?老身叫教训不得了?”

    褚首辅冷酷地道:“既不不许休她,那太上皇降罪下来,便是我褚家人领罪,谁求情一句,马上给我丢出去,再不许进我褚家大门一步!”

    褚首辅给穆娅打了一个手势,穆娅吹了一道口哨,便见十几名侍卫进入了内厅堂,严阵以待。

    穆娅放开管家,管家一溜烟地跑出去,毒酒自然是早准备好的,只是没敢拿上来。

    穆娅着褚首辅,褚首辅用杯盖轻轻地刮着杯子边沿,发出清脆的声音,“那还不呈上来?”s11;

    这阴沉的声音,吓得在座的人心脏再紧张缩起来,这……老太太还镇不住他了?

    褚大夫人

    管家整个都懵掉了,到了门口,才连忙道:“回老爷的话,毒酒已经准备好了。”

    “父亲!”

    到管家亲自捧着毒酒进来,府里头的人都吓呆了。

    就连太老夫人,都一时没回过神来,怔怔地着他。

    一堆人哭丧地哭着跪上前来,要护着褚大夫人。

    “管家,我吩咐你准备的毒酒呢?”褚首辅捧着茶杯,慢条斯理地道。

    穆娅高大的身躯往内厅堂里一冲,便直接提起管家走出去。

    褚首辅轻轻地摇头,若有所思地道:“您凭什么?凭您这行将就木的身躯吗?还是说,有谁敢越过我去替您教训她?”

    “祖父!”

    管家神色惶恐,“这……”

    太老夫人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厉声问道:“你说什么?你有胆子再说一遍。”

    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软在了地上,好一会儿才哀求地着太老夫人,哭着道:“老太太,您救救孙媳妇,您救救孙媳妇啊。”

    “穆娅!”褚首辅冷怒一声,“赶他出去,但凡府中不听我话的人,一律不能留。”

    “好,”褚首辅着底下的人,清晰而阴沉地道:“我说,谁若敢去碰喜嬷嬷一根头发丝,或者去她面前说一句无礼的话,我不管是谁,都保管叫他人头落地。”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