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309章 麻烦夫妇
    阿四回去之后,把在码头到蛮儿的事情告知了元卿凌。

    元卿凌听罢,也颇为心酸。

    在这个时代,女人一般不好抛头露面,蛮儿和一群大汉在一起扛大包,哪里止抛头露面了?

    但是,她说了不理,也就没再问,只是叫阿四给她送了十两银子。

    阿四翌日回来,说蛮儿不要,她硬塞给蛮儿之后就跑了。

    元卿凌不语,“给了她就成了。”

    “王妃人真好。”阿四赞赏道。

    元卿凌心里可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好。

    给十两银子,其实只是因为自己的内心负疚,想用这十两银子让自己释怀。

    严格来说,她没有亏欠蛮儿。

    她只是觉得自己的同情心日渐消失,原先的元卿凌,也慢慢地变得铁石心肠起来,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她或许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可终将也变得不像自己。s11;

    宇文皓傍晚回来的时候,带着齐王一块回来。

    他浑身充满怒气,回府之后就马上躲回啸月阁去。

    元卿凌好奇地问道:“怎么了?见鬼似的躲?谁得罪了你还一脸怒气的?”

    宇文皓坐下来喝了一大口茶,拉了元卿凌过来身边,好生抚摸了一番肚子,语重心长地道:“儿子啊,你给我记住,以后你如果敢跟你七叔一样没出息,我就一巴掌打死你。”

    元卿凌拍打他的手,笑道:“什么儿子?就不许是女儿吗?齐王怎么得罪你了?”

    宇文皓没好气地道:“这厮连续两日都到衙门里头

    去找我,我这一大堆的正事被他缠得愣是一件办不成,这不,今晚还跟着我回来了,就在外头呢,带着衣裳来的,说今晚想在楚王府住。”

    “为什么啊?”元卿凌奇道。

    宇文皓生气地道:“还能为什么?他跟父皇说了要和离之后,就不敢回去对着褚明翠了,一点出息都没有,都敢进宫去说了,还不敢回去面对。”

    元卿凌道:“怕褚明翠哭哭啼啼吧?又或者,不想撕破脸,毕竟,曾经深爱到最后撕破脸都很难的。”

    “有什么难?不行就是不行,做人得讲究点原则。”宇文皓就是不喜欢他这个样子。

    “好了,刚好袁咏意也在府中,就让他在这里住一晚吧。”元卿凌安抚道。

    宇文皓睨了她一眼,“你往日可不喜欢他的。”

    元卿凌老实地道:“现在也不喜欢,但是其实他这个人就是死脑筋,正如你所言,为了褚明翠,他一点原则都没有了,是非不分,黑白不明。”

    宇文皓心虚了一下,“本王为了你也没了原则。”

    “你若没原则,我们之前就不会大吵一架。”元卿凌笑了,“再说,我们的情况和他们也是有分别的吧?至少你我都不会去做害人的事情,不至于存在是非黑白的情况,褚明翠不一样。”

    宇文皓想了想,道:“我还是觉得做男人需要有点担当,别什么事都躲起来,既然都打算和离了,就爽快地把事儿办了,免得夜长

    梦多。”

    元卿凌再安抚一顿,才使得他愿意出去跟齐王吃这顿饭。

    殊不知,宇文皓这里没什么了,袁咏意却跟齐王吵起来了。

    袁咏意不知道他来了,所以和徐一阿四在院子里比试身手,袁咏意输给了徐一,下地的时候一个踉跄,徐一就冲过来扶了她一把,刚好,宇文皓来到,到了徐一的手放在袁咏意的腰上。

    他本来是满心窝囊,满心气愤,想要找个地方发泄的,见到这一幕,直接就大怒,“袁咏意,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难怪你总是躲到楚王府里来,竟是和徐一厮混在一起了。”

    袁咏意本来兴致挺好的,听到这番嚷嚷,再他一脸要吃人的表情,顿时沉下了脸,这个男人是白痴吗?在别人的府邸里说她跟男人厮混,他脸上就有光了?

    她都不想搭理疯狗,转身就走。

    齐王一把上前拉住她,怒道:“你解释。”

    徐一摆手,想要解释,袁咏意冷道:“狗嘴吐不出象牙,你有火别冲我发,有本事回去冲褚明翠发去。”

    “你……”一句话刺中他的死穴,当下更是恼羞成怒,“你别仗着你懂得几招武功就敢对本王放肆,你信不信本王马上命人杖责你?”

    徐一大惊,想起王妃被杖责那一次,觉得齐王是认真的,毕竟这些王爷都有些狠毒,连忙道:“齐王您别误会啊,属下只是扶袁妃一把,她没站稳,不是您说的厮混,您放心,属下

    不喜欢袁妃娘娘这个类型。”

    齐王马上跳后两步,怒道:“本王警告你,别胡来。”

    本王去找她,想着既然是她先提的和离,那本王希望她去找母后说,至少她会有面子一些,不会被人说是本王休她的,殊不知她直接一巴掌打了过来。”s11;

    “不滚还等父皇发火吗?”齐王方才生气只是想要发泄一下,如今形势逼人,尤其人家拳头还晃着呢,气也不敢发了,无奈地道:“便只得去找母后,母后倒是给了回复,不许。”

    说完,就拉着徐一走了。

    齐王想起这事,心里头还是忍着一口气,“今日一早

    这休妃一事,还真得要皇上和皇后同意,袁咏意拉着他到亭子里坐下来,着他的脸,那指印还很清晰,问道:“又被打了?”

    “什么字?”袁咏意问道。

    袁咏意气瞪了徐一一眼,“徐一你给我闭嘴。”

    袁咏意见状,甚是无趣,皱眉道:“行了,你别在这里胡乱发火,和离的事弄得怎么样了?”

    袁咏意口气和缓了一些,安慰道:“你好生去办这个事情吧,回头我给你介绍一位名门闺秀,她做你的正妃,比褚明翠适合多了。”

    “否则本王还能打回她吗?这不是男人所为。”齐王窝火地道。

    徐一为难地着她,“会不会打起来?”

    齐王越发的委屈,“滚!”

    “任由女人欺负,也不是男人所为。”袁咏意怒道。

    齐王偷偷地瞄了她一眼,心中腹诽甚多,你不也欺负本王?

    袁咏意大怒,厉喝一声,“问你和离的事情,你说不说?”

    袁咏意一怔,“那你就这样滚了?”

    “你就由着她打?”袁咏意冷冷地道。

    阿四拉着徐一,“我们走。”

    齐王厉声道:“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问那么多做什么?”

    袁咏意扬起拳头,“你说呢?”

    齐王大怒,“阿四,你说谁不是对手?”

    不过,这话碍于人家拳头确实够大,不敢说。

    阿四笑了,“放心,某人不是对手。”

    齐王见她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心肝都缩了起来,撇嘴委屈地道:“这不是刚跟父皇提了吗?父皇没说同意不同意,只给了一个字。”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