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313章 下旨议罪吧
    皇后不知道怎么说,忐忑地了明元帝一眼,见他脸色阴沉,便赶忙对太老夫人打眼色,请她说句话打个圆场。

    太老夫人却冷硬地道:“皇上,皇后娘娘,齐王身为皇家子孙,却宠妾灭妻,翠儿虽冲动有错,可错不尽然在她,如今齐王因侧妃执意要和离,传出去实在是贻笑大方,有损皇家和褚家的颜面,还请皇上下旨,等齐王伤势好转,着殿上议罪且下旨不得和离。”

    太老夫人这话绝无请求的意思,相反,有些咄咄逼人了。

    甚至,她把皇家的颜面和褚家的颜面都连在一起说,这叫皇后陡然变色,大为骇然,猛地向明元帝。

    明元帝的脸色方才还很难,听了太老夫人这话,他反而不生气了,甚至面上带了一丝微笑,道:“老夫人,稍安勿躁,这事朕会问个清楚明白,听首辅说,您的身子不太好,回去好生歇着,这儿孙的事情,自有儿孙的造化,您担心不来。”

    说完,他起身走了,走之前,淡淡地了褚明翠一眼。

    太老夫人气得发怔,没想到明元帝连句安抚的话都没有,就这样走了,连她都没放在眼里。

    明元帝出去之后,吩咐穆如公公,“传楚王和齐王入宫。”

    穆如公公一怔,“皇上,齐王还有伤在身呢。”

    “死不去。”明元帝淡冷地道,若真伤势要紧,府中早来人禀报了,“还有,把此事告知太后,叫太后亲自过去一

    趟。”s11;

    穆如公公领命。

    皇后见明元帝走了,命人扶着太老夫人坐下,急道:“祖母,您怎么能这样跟皇上说话?这不是惹皇上生气吗?”

    太老夫人面容颇为严厉,“皇后,这本就是你管教不严之过,纵得卿儿这般肆意妄为,竟为了侧妃休弃正妃,传出去,我褚家还有面子吗?你叫翠儿怎么做人?”

    皇后不悦地道:“祖母,您这话本宫不爱听,别的不敢说,卿儿是绝对不会因宠爱袁侧妃而休弃正妃的,他已经入宫禀报过此事,本宫也怒斥过他,至于回去之后他们是怎么闹,本宫不知道。”

    她转向褚明翠,声音不免清冷了几分,“但是再怎么,你也不该伤了他,若不是你做事过分,本宫就不信他会休你,还有,你方才对这皇上说那些话,岂不是叫皇上对老七生了嫌隙?你这是在害他,你们本就不该入宫这一趟,有什么事,命人通知本宫不行吗?”

    褚明翠见皇上走了,便也就不再哭,跪着哀求道:“姑母,侄女不愿意和离,请您劝他打消念头。”

    “我褚家,不出弃妇!”太老夫人也冷冷地表明了立场,“如果齐王真要休妃,老身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皇后不禁心里犯愁。

    她是褚家出来的女儿,本应事事以褚家为重。

    可齐王是她的亲儿,要帮着褚家,就得重责自己的儿子。

    她想来想去,不敢得罪太老夫人,只能是把满腹的气发

    泄在褚明翠的身上,“你说你到底闹的什么事?卿儿以往对你百般的好,你偏惹得他生气,你老实告诉本宫,你到底做了什么?他说你与楚王私通,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褚明翠讶然,随即眼泪又滑落了,悲愤地道:“姑母,您这样说,是要逼死侄女啊。”

    &l;<b

    r />&g;太老夫人生气得很,“皇后,你这话可真是失了分寸,哪里还有长辈的样子?翠儿是那样的人吗?她自在宫里陪着你,她什么品行你不知道?那分明是袁家那出来离间他们夫妻感情的,老七傻乎乎的信了就罢,你也信?你是不是猪油蒙心了你?”

    这殿里还有其他宫人,虽说都是心腹,可皇后到底是后宫之主,听老太太当着宫人的面训斥她,越发窝火,语气也不善了,“祖母,本宫现在是问问都不行了么?”

    见褚明翠还在哭,她怒道:“哭哭哭,就知道哭,你都敢谋杀亲夫了,还哭什么?”

    “够了!”太老夫人怒喝一声。

    皇后冷冷地道:“祖母,本宫说的是事实,连皇上都不管这事了,依本宫您也别管。”

    太老夫人哪里被人用这种语气对待过?当下站起来怒道:“好,这事你做母后的不管,便叫你父亲管吧,翠儿,我们走。”

    褚明翠一直哭,但是心头却清醒无比。

    此番入宫,若自己要不了一个说法,出去之后,定是不可能挽救。

    但是,这事只有府中的人知道,太后怎么会知道的?

    所以,听了老夫人的话,她

    太老夫人与褚明翠也对视了一眼,脸色皆沉。s11;

    落一个争风吃醋的罪名,总胜过其他。

    她神色略一慌乱,支支吾吾地道:“皇祖母,谁说他们没圆房?人都入门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会没圆房?”

    太后一身黑色凤袍,尽显威严,见三人下跪见礼,她进得殿中之后才道:“都不必拘礼了,进来吧。”

    还没圆房,何来宠妾灭妻一说?”

    皇后也诧异了,“母后,这不该吧?这入门都好些日子了的。”

    褚明翠愕然,她自然知道他们没圆房,他们的一举一动她都命人盯着。

    太后没好气地道:“可见你这个做母亲的有多糊涂。”

    三人出去迎接,太老夫人在怎么目中无人,都不敢把当今太后视若无物,虽然,她一直都不起苏家的人。

    她跪着上前拉着皇后的裙裾,泪眼婆娑地道:“姑母,侄女实在难舍这份夫妻之情,求您劝劝他,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好吗?往后我再不会这么冲动,他若要宠爱袁侧妃,那就宠着吧,侄女不会再闹脾气了。”

    太后嗯了一声,眸色寡淡地道:“你既然知道错,老身就不说你,只是老身有一事,你说他宠妾灭妻,老身不信,据老身所知,那袁侧妃入门至今,他们

    三人跟着进殿,太后坐了下来,道:“都坐吧。”

    皇后一惊,连忙站起来,“这事怎么还惊动太后了?”

    等大家都坐了之后,太后着褚明翠道:“方才皇帝已经命人告知老身了,你说老七宠妾灭妻,要与你和离,逼你自尽,你最后反伤了老七,是吗?”

    褚明翠噗通地跪在了地上,惶恐地道:“回皇祖母的话,这事是孙媳妇的错,孙媳妇已经知道错了。”

    跪着哭道:“太祖母,姑母,这事确实是我做错了,再怎么,我也不该动手伤他的。”

    殿外,传来尖细的声音,“太后驾到!”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