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399章 好婆婆来了
    宇文皓没烧了,睡得呼呼沉,脸侧出一边去。只露出一只鼻孔吹气,就跟吹笛子一样。声音悠长而尖细。

    元卿凌也顾不得去欣赏他的丑态,爬上去倒头就睡。

    这刚合眼。她发誓是真的刚合眼,便听得蛮儿进来道:“王妃,贤妃娘娘来了。”

    好婆母?

    元卿凌整个人顿时很清醒。同时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的婆母,那个一直很不喜欢她的贤妃娘娘。

    她爬起来。从床尾下床,就怕碰到他的伤口。

    俯身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宇文皓的手扬起抓了一把,“别吵,睡着呢。”

    元卿凌哎了一声。使劲搓着被抓痛的脸,“真是猪!”

    她叫蛮儿为她简单地梳妆打扮。便急忙出去迎接。

    贤妃娘娘出宫,排场大得很。

    整个院子里头都站着太监和宫女,见元卿凌出来,都纷纷福身行礼。

    元卿凌以为贤妃娘娘在正厅里头。却被阿四拉住,道:“贤妃娘娘还在凤车里头。等着您迎接呢。”

    “在风车里?坐大风车来的?”元卿凌真是晕头转向,就没见过这么爱摆谱的婆婆。宫人都进来一大通了,她还等着迎接。

    元卿凌心底抱怨,还真没敢表现出太多不满来。

    就是有些人,你是得罪不得的,那就是婆婆这种生物。

    也难怪,人家养育了二十多年的儿子,一不下心就被她拐跑了,怎能不心生怨恨?

    所以说,婆媳是天敌,在一起只能互相厮杀。

    天气很冷,长巷里头横风直撞,禁军站立了两排,足足有十二个。

    贤妃娘娘坐在车上,直到听得嬷嬷说王妃出来迎接了,她才慢条斯理地嗯了一声,等嬷嬷掀开帘子。

    元卿凌福身,“儿媳参见母妃,不知道母妃驾到,有失远迎,请母妃恕罪。”

    贤妃娘娘身穿一袭桃红色挑花银绣芍药宫裙,披了一件通体雪白的狐裘披风,高髻如云,满头珠翠,说不出的奢侈矜贵。

    主要是贵。

    她下了马车,手搭在嬷嬷的手背上,殷红蔻丹像一滴滴鲜血,款款走来,眸子一挑,淡扫了元卿凌一眼,道:“发髻凌乱,衣衫不整,不修边幅,你这个王妃,越发是随意了。”

    元卿凌下意识地扶了一下发髻,方才在睡觉,因匆忙出来接驾,便随便梳一个,走了一通,发髻自然松散了。

    至于衣衫不整,她也瞧了瞧,实在算不得是衣衫不整,顶多算衣衫不够,冷得很。

    一阵风吹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贤妃掩住口鼻,厌恶地道:“你是怎么回事?故意跟本宫过不去是吗?”

    元卿凌鼻子塞塞的,道:“不敢,儿媳是衣不解带地伺候王爷,顾不上衣着,请母妃恕罪。”

    说到儿子,贤妃才松开了捂住口鼻的手,往里进去,问道:“他怎么样了?”

    元卿凌跟着进去,道:“回母妃的话,昨晚发了高热,今日才退,如今已经睡着了。”’

    “高热到今日才退?你不是懂得医术吗?怎么不给他治疗啊?”贤妃严厉地斥责。

    元卿凌陪着笑脸,“治了,若不治,这会儿还没退烧呢。”

    贤妃止住脚步,回头看她,严厉地道:“你什么意思?是诅咒他吗?”

    元卿凌差点就撞在她的身上了,好不容易收住脚步,听得这话,强忍住想一拳挥到她眼睛的冲动,道:“不敢,儿媳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邀功?”贤妃没放过她。

    元卿凌求救地回头看着喜嬷嬷,打了眼色,喜嬷嬷,对付泼妇你有一手,你上。

    喜嬷嬷含笑上前搀扶贤妃,“娘娘,老奴有日子没见您,怎地觉得您反倒比原先年轻了许多?瞧这肌肤白皙通透,老奴方才还以为看错眼了呢,不知道娘娘吃的什么丹药啊?”

    十八岁到八十岁的女人都喜欢人家说她年轻漂亮,虽然知道喜嬷嬷是商业互吹,但是说得贤妃心里头的窝囊气减了大半,笑着道:“瞧嬷嬷说的,本宫还年轻?老了,快四十了,倒也没吃什么丹药,还是嬷嬷往日给本宫的百蜜丹,这丹药吃得好,本宫自己也觉得皮肤顺眼了些,这眼角的皱纹,你瞧瞧是不是淡了些?”

    其实已经四十二了。

    嬷嬷还真的仔细看了看,惊呼道:“天啊,真是淡了好些了,若娘娘不皱起眉头,都瞧不见有细纹。”

    贤妃拍着她的手背,笑着又叹了一口气,“这宫里头的人,说话都虚伪,还是喜欢嬷嬷你的坦率诚实。”

    嬷嬷笑着扶她进去,“娘娘,老奴都活大半辈子了,最不爱虚假虚伪那套……”

    元卿凌在背后跟着,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婆婆生气什么,除了老五受伤之外,还有就是扈姐的事情。

    婆婆的心思她岂会不懂啊?

    一直都盼着老五做太子,如果娶了扈姐,那胜算就高很多了,失去强有力的支持,婆婆距离梦想有远了一步,只怕这颗心都要碎了。

    这出宫看儿子的伤势是假,找个借口斥责她一顿出出气是真的。

    老五受伤不是头一遭,也没见她这么紧张巴巴地过来照顾。

    果然,贤妃进了啸月阁,瞧了宇文皓几眼,掉了一两滴眼泪,喊了两句苦命儿子之后,便把元卿凌叫了出去,说是有话要对她说。

    元卿凌无奈地跟着出去,这会儿她真想昏过去。

    事实上,她距离昏过去也不远了,她都困得随时随地都能睡着。

    这孕妇真的很容易犯困啊。

    进了偏屋,暖炉子一生,贤妃就横眉竖眼地看着元卿凌,“听说,你不许王爷娶扈姐为侧妃?”

    这话怎么回答都是个死。

    她是直接在皇上那边拒绝了才会被赶回娘家去的,婆婆肯定也知道这件事情。

    回答是的话,那少不了是要一顿训斥。

    所以,元卿凌毫不犹豫地道:“母妃,这不是儿媳的主意,这是王爷的主意,王爷不敢忤逆父皇,只得拿我做挡箭牌,叫我在父皇面前说不许他娶侧妃,父皇会念我有孕,从轻发落。”

    丈夫,是用来出卖的,元卿凌丝毫没有愧疚和廉耻之心。

    贤妃显然不信,一拍桌子,“胡说八道,这于他前程有利无弊,他怎么会不同意?”

    元卿凌哀愁地擦拭了一下眼角,天啊,好困。

    “母妃,这是真的,王爷说扈姐自在镇北长大,性情放纵不羁,且娘家势力又大,入府之后,只怕会难以管教,生出祸端。”

    她觉得对不住那位素未谋面的扈姐,虽然,外界都说扈姐是真的嚣张跋扈,但是到底没经过证实,传言也有假的。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