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405章 慈祥的母亲
    穆如公公送了茶水进来,便又退了出去。

    明元帝喝了一口茶,道:“那你对于令爱的婚事。有什么要求啊?”

    镇北侯吞了吞口水,看着明元帝的脸。

    那脸怎么就没见几条皱纹呢?那眉目口鼻怎么就长得那么好呢?亲王诸位都像他。一个个模样周正俊逸不凡,皇上年轻的时候他见过。怕是京中数一数二的好相貌。

    真是人比人,逼死人。

    “嗯?”明元帝闪了闪冷眸,锐光倏现。“你发什么呆啊?”

    镇北侯连忙收敛心神,也知道今日必须要完成这事了。便叹息道:“其实是臣误会了女的意思,女不是要嫁给楚王。”

    “哦?那是要嫁给谁啊?她看上谁了啊?”明元帝心头大松。看来,他本意也不想为难元氏和老五的,多慈祥的父亲啊。

    镇北侯嗫嚅了半响。在明元帝几欲发火之际,他才声如蚊蝇般道:“女说想要入宫伺候皇上!”

    明元帝一口茶喷在他的脸上。

    镇北侯轻轻地抹去。缓缓地道:“臣谢主隆恩!”

    他最后深深地,温柔地看了女婿一眼,告退而去。

    那边厢,镇北侯入宫办大事。扈广庭陪着祖母到楚王府去答谢楚王妃的救命之恩。

    在王府非法滞留了两天的元卿凌,绝对没有想过胡家姐会直接杀上门来。

    听得蛮儿来报的时候。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顿时好一阵子打扮,各种脂粉往脸上抹去。抹成调色盘之后,实在不,堪入目,又叫人洗掉。

    在旁边趴着养伤的背锅侠宇文皓见了,道:“你脂粉不施还更好看,别怕她,真敢对你言语冒犯,本王饶不了她。”

    元卿凌看了他一眼,“你能够自己下床去如意房的时候,再去帮我收拾敌人。”

    宇文皓挫败地看着她,女人充满敌意的时候,就是一只浑身带刺的刺猬,惹不得。

    等元卿凌出去之后,他叫汤阳去盯着,别叫王妃受了半点委屈,又叫徐一把多宝带上,多宝最不喜欢来王府找他的女人。

    所谓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元卿凌充满战斗力地出去,人才刚刚傲娇地踏过门槛,就见一个身穿红色衣裳的少女上前一步,没见着面容便跪了下去,“女谢王妃对祖母的救命之恩,请受女一拜。”

    元卿凌吓得当下退后一步,后脚跟磕在门槛上,差点往后摔倒,幸好阿四和蛮儿扶着,才稳住了身子。

    她清清嗓子,“是扈姐吧?快快起来,别多礼了。”

    扈广庭抬起头,坚定地道:“不,王妃救了女的祖母,是女一家的恩人,女必须要给王妃磕头,且必须今天磕,否则过了今天,女再给王妃磕头就不合适了。”

    元卿凌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眼下老夫人在此,想必她也不会太过放肆,便伸手去扶她起来,道:“好,那我受了,别说什么恩人,你救你祖母,你磕头给我,两清。”

    扈广庭站起来,灼灼地看着元卿凌,“王妃真是大善人,祖母一直都在称赞您。”

    元卿凌心底苦笑,怎么敢当?别来跟我抢男人就成。

    元卿凌上前给老夫人福身,老夫人连连说不敢当,还礼之后,大家便都坐下来了。

    扈广庭看着元卿凌的肚子,关切地问道:“王妃身孕几个月了?”

    元卿凌呃了一声,“五个月左右。”

    “五个月身子重了,你出入要心点。”扈广庭说。

    元卿凌看着她,心里说不出的奇怪和别扭。

    她的眼光……倒是和太后的眼光差不多,各种关切慈爱。

    “谢谢。”元卿凌只能道,一时摸不准她到底什么意思。

    扈广庭道:“我给你带了一些安胎用的药,还有给孩子准备了几样玩意,希望你喜欢。”

    她说着,便站起来自己去剥带过来的礼物。

    元卿凌瞧了一下,一些名贵的补品,至于她说的玩意,元卿凌有些愕然,除了一个拨浪鼓和一个藤球之外,其余的都是武器。

    有长鞭,匕首,暗器盒子,一把笛子,不过看那笛子似乎暗藏机关。

    果然,她拿起笛子,往第三个孔一摁,便“嗖”地一声,一根银针飞了出来,稳稳当当地插在了门板上。

    元卿凌哑口无言。

    “不喜欢?”扈广庭问道。

    “喜欢,喜欢。”元卿凌回过神,看着她,又见她慈母般地看过来,温和得要滴出水。

    接下来的情况,更让人摸不着头脑。

    扈广庭充分扮演了老夫人的角色,拉着元卿凌的手,跟她说要注意这个,注意哪个,吃得这个,不能吃那个。

    元卿凌则像一个听话乖巧的学生,原先摆出来的高姿态都给萎缩下去了,只不断地点头,嗯,好,之类。

    期间,喜嬷嬷拿蜜饯过来,摆放了好几份招呼客人,元卿凌拿了一块山楂干吃,扈广庭拉住她的手腕,责备道:“孕妇不可吃山楂?”

    身为医生的元卿凌呆呆地问道:“为什么啊?”

    “因为山楂具有行气散瘀的功效,孕妇不合适。”扈广庭皱起眉头,“这些常识你都不知道么?看来,我得叫个人过来伺候你才行,你这样我也不放心。”

    元卿凌几乎惊悚地抬头看着她,然后再看着喜嬷嬷。

    喜嬷嬷也是摸不着头脑。

    因敌况未明,元卿凌也不好轻易表态,只是脸带职业微笑敷衍着,还与老夫人说了几句话,主要是问老夫人的病情。

    “对了,听闻老五受伤了,他还好吗?情况如何?哎,这倒霉孩子,我听说了,挨了二十五大板,怎就那么实诚呢?”

    扈广庭忽然话锋一转,道。

    元卿凌心肝儿有点受不住了,老五?倒霉孩子?

    她忍不住了,看着扈广庭问道:“扈姐,你今天到底为什么来?”

    扈广庭怔了一下,徐徐地又笑开了,“当然是答谢你救了我祖母啊,同时也来看看你。”

    她这副模样,和刚刚跪下来谢她救命之恩的模样有天壤之别。

    元卿凌看着她那张笑起来有浅浅梨涡,醇美得如一杯鲜榨果汁,色彩明艳,再看她眼底那温柔慈爱的光芒,怎地那么违和呢?

    扈广庭也没坐太久,走的时候,拉着元卿凌的手,又是一番叮嘱,还说改天过来看望她。

    元卿凌在整个蒙圈的状态把她送走的,她走之后,看着满屋子同样茫然的面孔,问道:“谁能告诉我,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众人摇头,不知道啊,好诡异。

    倒是阿蛮,红着脸憋了一句话出来,“听那说话的语气,奴婢还以为是王妃您的母亲呢。”

    众人笑喷。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