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419章 是本王做的
    这可激怒了褚明阳,她厉喝一声,“元卿凌。我不犯你,你竟然敢犯我?”

    她手中红鞭扬起。如一条倏然攀爬在空中的闪电,鞭子发出呼呼风声。直接甩向元卿凌的肚子。

    蛮儿大惊,顾不得心中对她的畏惧,猛地伸手抓住了鞭子。褚明阳冷笑一声,抽回鞭子。鞭子是带了钢刺,这么一拖。蛮儿的顿时满手猩红,血肉模糊。

    元卿凌见状,气得肚子都痛了。抡着御杖就打过去,有蛮儿在前头护着。褚明阳还手不得,甚至连鞭子都丢在了地上,只能抱头躲避,口中尖叫着“王爷救我”。

    纪王回头。见她被元卿凌狂揍,猛地便跑了回来。殊不知纪王妃一个箭步出去拦住,冷冷地道“王爷。你今天这场好戏,是没想到卷这么多人进来吧?为了休我,你算是费煞苦心了。”

    “疯女人,滚开!”纪王忧心褚明阳,大怒着扬起手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打过去。

    他对纪王妃如今只有憎恨与厌恶,尤其看着她病恹恹的脸就来气。

    纪王妃身子瘦弱,这一巴掌几乎把她打翻在地上。

    她踉跄了一步,在纪王快速上前的时候,她忽然从身后跳起来,勒住了纪王的脖子,手顺着脸往上一抓,整个抓住了他的头发往后拽,纪王不妨,瞬间倒地,纪王妃像猴子一样快速地骑上去,左右开弓,几巴掌下去,直打得她气喘吁吁。

    她这番动作,像是练了许久,爆发力惊人。

    纪王在扬手的那一瞬间,她已经用匕首抵住了他的脖子,她头发散乱下来,眸子阴鸷冰冷,“动一下试试?”

    “你敢?”纪王整张脸陷入了狂怒之中,眸子烈焰燃烧,几乎要把纪王妃给撕碎了一般的恨。

    纪王妃桀骜一笑,“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不敢?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也可以得不到任何的回报,但是,我绝不容许你伤我性命或者像破布一样把我扔出去,你给我听着,夫妻之间,若没有爱,就只是恨,从今往后,我但凡还有一口气,便和你作对到底。”

    纪王怒道“就你也配?”

    纪王妃的匕首轻轻地敲着他的脸,“你这些年的根基,都是我为你打下的,我只要说一声,我支持老五,他们会继续跟随你,还是跟随老五?王爷,做人不要太急功近利,也别太刻薄寡恩,你以为我已经毫无利用的价值,可这些年我早把他们的软肋拿捏在手中,才可叫他们对你恭敬从命,否则你真以为是你皇长子的魅力使得他们对你卑躬屈膝?你还没这个资格,你资质平庸,有今日,是我为你一块块地搭建台阶,送你上去的,可我也能随时把你拉下来。”

    纪王看着她阴冷透彻的眸子,再听了这翻话,心里头竟生出了一阵阵的寒气。

    外头,宇文皓已经助徐一出去了。

    宇文皓仗剑临风厉喝,“谁若再不退下,本王必将都拿下治罪!”

    一时,府兵都不敢再上前,纵观全场,受伤倒下的竟超过了半数。

    元卿凌这边也打得褚明阳抱头躲进了后堂,她喘着气,看着外头被风吹得衣袂飘飞却浑身凝着萧杀沉凝气息的宇文皓,竟不合时宜地觉得,帅呆了。

    纪王妃见宇文皓已经镇压全场,才放开纪王慢慢地起来。

    纪王跳起来

    ,一巴掌打在了纪王妃的脸上,咬牙切齿地道“本王慢慢再跟你算。”

    他走出去,指着宇文皓怒道“老五,你今天无缘无故带人闯入我纪王府,打伤我的府兵,还拿着一个诅咒人偶企图栽赃陷害于本王,你到底想做什么?”

    听得他这般反咬一口,宇文皓一点都不意外。

    他拖剑转身,剑尖在地上发出“嘎嘎戚戚”的声音,剑刃上还染着血迹,发鬓微微凌乱,衣衫破损了几处,整个笼着寒气,“大哥,你说我想做什么?自然是要搅得你这纪王府鸡犬不宁。”

    纪王冷冷地盯了他一下,再看着齐王,“老七,不管起因如何,父皇若问起,你也脱不了干系,皇子斗殴,是要被议罪的,你如果不想惹事,马上带着你的侧妃走。”

    齐王素来不惹事,万叶不沾身的性子,这和皇后的叮嘱是有关的。

    而且,他在兄弟之间,虽然和老五感情看起来是好一些,可事实上,他是谁都不得罪的人。

    尤其对老大,也自有一番敬畏之心。

    纪王只要把他弄走,今天这事在皇上面前就能交代过去,他只要死咬不认那人偶的事情,父皇也不会只责罚他一人。

    齐王站着不动,神情有些犹豫。

    袁咏意站在了齐王的面前,淡淡地道“我们不走,就等衙门的人来吧,今天的事情我们亲眼看见,是证人。”

    齐王便立刻道“没错,我们不走。”

    纪王一怒,“你……”

    宇文皓撑着剑,眸色淡淡地道“大哥,还要死磕吗?我今天会跟你死磕到底。”

    纪王脸色铁青,默不作声,回头狠狠地剐了纪王妃一眼。

    今日这变故,他自是不曾料过。

    用元卿凌作为诅咒人偶,是因为她如今怀着身孕,又深得父皇喜欢,父皇只消看一眼,便基本会定罪了。

    他没想过在这个节骨眼上,和老五闹起来。

    这对他不利。

    他只是想尽快扶褚明阳上正妃之位,得到褚家的帮助,因为,那毒妇的娘家,如今已经慢慢地收紧资金,不再襄助于他。

    这是他迫切要办的事情,但是没想到,那毒妇竟然私下叫人去找了老五过来,更没想到,老七也一并过来。

    他如今心头震怒也憋气。

    他本就没想着对外有什么大动作,却偏是平地生了风,酿成了一场大风波。

    他自知今日是要吃亏的,所以,略一定神,冷静之后对宇文皓道“兄弟的事情,何必闹得这么大?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呢?进来坐下说说话吧。”

    宇文皓不依不挠,“没什么好说的,只等调查便好。”

    “老五,别太过分!”纪王恼怒警告。

    “这人偶是谁做的?”宇文皓冷问道,“我不想再听到是我带着人偶过来闹事的,如果大哥到现在还想着反咬一口,那你会后悔的。”

    纪王铁青着脸,半响,才恼羞成怒地道“这人偶,是本王叫阳儿做的,这本是府中之事,没想过惊动你们。”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