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491章 不负责任
    其嬷嬷带着刚出生的婴孩回到楚王府,交到了元卿凌的手中,恨恨地道:“老奴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狠心的母亲。生下来的时候她说要抱一抱,给她抱过去之后。她竟然摸到了脖子直接就掐住,若不是静和郡主拿板凳砸晕了她。估计就没了。”

    其嬷嬷这一路回来,心头还在颤抖,当时的她都吓坏了。想不起来要去打晕故知。若静和郡主晚一些进来,估计这孩子就没命了。

    元卿凌抱着那孩子,看着襁褓中那仿佛虫儿一般的娃,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苦命的孩子。

    “静和郡主怎么说?”元卿凌问道。

    “郡主只说叫老奴抱回来。明月庵那边没有奶水。”其嬷嬷道。

    喜嬷嬷和阿四都进来了。喜嬷嬷怕元卿凌抱着累,便接过来抱着。一看就皱起了眉头,“得很,跟咱哥儿出生的时候差不多。”

    “其嬷嬷,府中有后备的奶娘。你抱下去喝奶。”元卿凌瞧了阿四一眼,“四。叫人去侯府一趟。把侯爷请过来。”

    阿四哦了一声,转身出去。

    其嬷嬷应声,“不知道叫谁给起个名字呢?”

    元卿凌瞧着那虫子般的模样,道:“先叫虫儿吧,回头再给她起个名字。”

    之前静和郡主透露过有可能会养这孩子,如果她要养着,那孩子的名字就叫她起。

    不过,如果这孩子真是元八隆的,怎么也不该是静和郡主养,他元八隆又不是死了。

    真够气死人的。

    阿四和其嬷嬷出去之后,喜嬷嬷悄声道:“郡主,瞧着像侯爷么?”

    喜嬷嬷是知道这事的,如今元卿凌什么都不瞒着她。

    元卿凌本还想着说孩子,眉目没张开,瞧不出来。

    可即便如此,还是有几分痕迹可看得出来的,尤其那眼睛,就跟元八隆一模一样。

    所以,元卿凌再叹一口气,道:“八九不离十了。”

    喜嬷嬷惆怅得很,“这可怎么弄啊?”

    元卿凌想起娘家的那些人,就只有祖母是可靠的,可祖母如今又病了,顾得上这孩子吗?

    丢回去静候府,黄氏和周氏不出一个月就得把孩子给弄死了。

    她心头烦乱得很,道:“先安置在楚王府吧,到时候再算了。”

    “可总得对外说这孩子的来历,平白无故多出一个来,外头肯定要怀疑的。”喜嬷嬷觉得这个才是问题的所在。

    元卿凌自然也知道,想了想,道:“等老五回来,跟他商量看。”

    喜嬷嬷叹息道:“这孩子也真是可怜了,有这么个爹娘……”

    她说着,瞧了瞧元卿凌,“对不住,我不是说侯爷……”

    “说不得他了么?”元卿凌发恨,“他就不是什么好人,这孩子落他手中和落故知的手中是一样的,还没出生的时候,就说要掐死她了。”

    “说是那样说,可真见着了,到底是自己的孩子,未必就那么狠心了。”

    元卿凌冷笑,“他对我,对妹妹有手下留情过吗?惠鼎侯那事我可是历历在目,那样的人,为了前程他都敢推妹妹去死,莫说这个还没相处过,对他而言是来历不明的女儿?我总之不信他,虫儿不能交给他,这孩子摊上这么一个父母就够可怜了,这条命可不能再折在他们的手里。”

    元卿凌刚做了母亲,对孩子尤其的怜惜,一个孩子,白纸一张,若说有罪,原罪就是最了他们的孩子。

    孩子何其无辜?若能选择,又怎会做他们的孩子?

    元卿凌心里很难过,因为那孩子的脖子上红印还没褪去,她才刚出生,迎接她的是母亲的残害。

    喜嬷嬷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因为这事确实很糟心,谁见了都心疼。

    静候耷拉着脑袋来了。

    蛮儿已经跟他说了府中抱回来一个孩子,所以他知道是怎么回事。

    本想不来的,可蛮儿隐晦地说,若果不来,太子妃不排除使用武力。

    这话是蛮儿出门的时候,阿四教的。

    对付静候这种泼皮,阿四很有心得。

    静候也知道现在的元卿凌可不是以前的元卿凌,那么好糊弄,若真不去,只怕就真的带人上门抓人。

    他丢不起这张脸。

    元卿凌直接叫带他去啸月阁的侧屋里头。

    静候忐忑地等了一会儿,才看见怒气强行压住,却依旧难掩愠色的元卿凌进来。

    静候心虚,怂,就不敢说话,只是坐在那边耷拉着脑袋。

    元卿凌一肚子的怒火,见到他这副模样,转变成为一肚子的可悲。

    她也懒得骂人,免得被骂的人不在意,自己反倒一身的负能量。

    她进去坐下来之后,看着静候直接就道:“故知的孩子生下来了,你看怎么办?”

    静候脖子伸长,又缩了回去,眸光闪烁,“这个……又不是我的,问我有什么用?你去找孩子的爹。”

    “故知没生之前,我尚存一丝侥幸,如今我见着孩子了,说不是你的,我也不信。”元卿凌生气地道。

    静候慢吞吞地道:“人都是两只眼睛两个鼻孔两扇耳朵,若不仔细看,谁能看出差别来?你看两头猪,若不是凭身形,能认出来吗?”

    “你是猪吗?”元卿凌本想好好说话的,真是被他逼得没办法了,低声怒斥,“你几十岁的人了,能不能有点担当啊?你这辈子做过什么实事?祖上给你积攥下来的功劳到了你的手中,都被你败光了,祖母那点嫁妆,我母亲那点嫁妆,连同祖上的产业,为了你的官位前程,也都搭出去了,到了今时今日,你还是一点悔改之意都没有,你是要活生生气死祖母啊?”

    静候如今虽然落魄,在旁人面前抬不起头,可不能忍受元卿凌这样欺辱他,遂硬着脖子道:“你这话是对谁说?你眼里还有没有一点尊卑长幼?我是你老子,你就得尊重我。”

    元卿凌可悲地道:“我多么希望能尊重你,可你没有一个做父亲的样子,家族因你而蒙羞,儿女因你而受难,今日这事,你必须要负起责任,否则我跟你没完。”

    静候听了这话,悲愤地看了她一眼,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从袖袋里头取出一张百两银票,放在桌子上用手慢慢地熨平,“我就这些了,你把银票连同那孽种一同送往乡下,找个人家收养了,这一百两银子能养活到十几岁,以后就看她造化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