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494章 故知
    故知感觉到死神,心头越发的惊慌,绞尽脑汁地去想安王的事情,但是,她其实和安王的接触是有限的,安王很心,压根不

    让她知道那么多事情。

    她想到了一个人,连忙道:“安王和鲜卑的红叶公子来往频繁,他们一定有密谋,安王和鲜卑有勾结,还有,是他派人杀齐王的

    ,嫁祸给纪王,纪王是无辜的,你可以去找纪王妃,卖个人情给纪王妃,纪王妃有好处给你……”

    静和郡主听罢,眸色幽闪了一下,“故知,你说的那些,我不感兴趣。”

    “还有……”故知想哭也没眼睛哭,慌得直哆嗦,“你要听魏王是不是?魏王心里有你,真的,他心里有你……”

    静和郡主眼底闪过一丝执恨,那杀机也是顿生的,杀机一生,便见匕首的寒芒闪过,划过故知的脖子。

    她不无惋惜地道:“故知,你不该说他。”

    故知只觉得脖子一冷,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还没碰触到,那血便飞溅出来,她惊慌地想尖叫,但是,气管仿佛被割断了一般,

    声音堵在了胸腔里头。

    静和郡主看着她倒下去,两个眼洞黑幽幽的,仿佛是两颗被击碎晕染的黑眼珠,那样空洞碎裂地填满着眼眶。

    故知死得很快,静和郡主知道怎么让一个人死得很快速。

    她转身,踉跄而去。

    她坚持不住在明月庵,是不想用血腥沾染了佛门净地。

    不管她用多少个借口去掩饰自己,其实她心里很笃定,从山上遇到故知那一刻,她就有心要杀故知。

    只是,中间也曾犹豫过。

    阿四翌日到明月庵,看到的就是坐在院子里的静和郡主。

    她似乎是坐了一宿,眼睛红肿着,哭过。

    阿四一怔,连忙上前扶她起来,“郡主,您这是怎么了?天啊,您的手真冰冷,您没事吧?”

    静和郡主的眸光才慢慢地凝聚起来,看着阿四,慢慢地摇头,“我没事。”

    阿四扶着她,“那怎么坐在这里?伺候的人呢?”

    “打发走了。”静和郡主说。

    阿四瞧了瞧,觉得她很怪异,“那故知呢?也走了么?”

    静和郡主回头瞧了一眼,喃喃地道:“她走不了,她在里头呢。”

    “是啊,她才生完,自然是走不了的。”阿四放开她走进去。

    静和郡主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止住了。

    阿四里头低低呼了一声,不过,也没有太诧异,出来之后,神色平静地道:“先葬了吧,省得臭了这地。”

    “好!”静和郡主说。

    “您歇着,这事我来就好。”阿四见她站立不稳的样子,便道。

    “麻烦阿四姑娘了。”静和郡主便说。

    阿四笑笑,进去扛了故知的尸体出来,另外一边背着铁铲就往山上去。

    阿四来得早,这一路上也没什么人。

    山很大,随便寻了个泥土稀松的地方便埋下了故知。

    阿四往坑里填下泥,淡淡地道:“故知,你是罪有应得的,死了就走你的黄泉路,别想着回来找麻烦,不过,你活着的时候做了

    那么多坏事,死了要下地狱的,想回也回不来,下辈子做个好人吧,好人虽然总是吃亏,但是心里安乐。”

    她把坑填好,压实,再往上头放了两块石头做记认,有些累了,便直接坐在了坟头上歇气,又道:“你说静和郡主那么好的人,

    你怎么就对她这么狠心呢?她还救过你的,做人若不懂得感恩,就真和死人没分别了,得嘞,您走好嘞。”

    说完,她背着铁铲就回去。

    静和郡主在屋子里头收拾东西,故知的床铺被褥都烧了,空气中有一股子的血腥味道。

    阿四进去帮忙,把该烧的都烧掉了,然后问静和郡主,“您要回去么?”

    静和郡主想了想,“我跟你回去一趟,瞧瞧那孩子。”

    “那您往后还要来这里?”

    “来!”静和郡主眸色低垂,“这里住习惯了,挺好的,佛门是不会要我,我便靠着近一些,心里能平静。”

    阿四叹气,“郡主,看开一点。”

    静和郡主抬起头,瞧着阿四,眉目便有淡淡的温柔笑意,叫人觉得楚楚又坚毅,“阿四,我真没事,许是最近确实过得不好,可

    人生也不是总遇到好事,好的日子能过,坏的日子也能过,活着就好。”

    阿四动容,“是啊,郡主您懂得这样想就好,坏的日子都会过去的。”

    “不打紧,”她往外边走,“人生本就是一场修行,我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可我并非是最惨的人,多少凄惨的还在苦苦挣扎地活

    着,相比之下,我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阿四出去扶着她上马车,“您说得对,这世间许多人都在煎熬着,咱是幸福的,至少,咱不愁吃喝,祖母总是这样跟我们说。”

    “老夫人是个有大智慧的人。”静和郡主上了马车之后,便斜斜地靠在一边。

    阿四赶车,“您睡,睡醒了就到家了。”

    这一路颠簸,静和郡主竟就真的睡了一路。

    只是这一路兵荒马乱,刀光剑影似乎从没止息过,到马车停下来的那一瞬间,又似乎全部消失散退。

    梦一场。

    阿四扶着她下来,一路扶着进去侧厅,“您先坐,我请太子妃过来。”

    “谢谢!”静和郡主微笑,她的双手放在椅子扶手上,有些微颤。

    杀人,对她来说还是很可怕的经历。

    元卿凌来到的时候,她才容许这份脆弱流露出来,一把握住了元卿凌的手,嘴唇哆嗦,“我杀了她。”

    元卿凌反握住她的手,用力握住,“好,好,好!”

    “她死在我的眼前。”静和郡主眼底蓄着泪水,“我从没想过,我能这么冷静地杀一个人,我觉得自己有些可怕。”

    “不,”元卿凌就在她的身边坐下来,继续握住她的手,“不可怕,你很了不起,你等到孩子出生才下手,你忍了许久,如果我是

    你,故知这般害过我,我会把她碎尸万段,真的。”

    元卿凌这一刻说的是真心话,不是安慰静和。

    丈夫和孩子是她的命,不,比她的命更重要,谁动了他们,她都以生命反噬。

    静和郡主慢慢地靠过来,头枕住元卿凌的手臂,整个人像是松弛下来,然后,软软地滑了下去。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