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504章 死不承认
    元卿凌本不敢沾,毕竟,她真的是一杯就醉倒的那种酒国白痴。

    但是。在孙王妃和文敬公主的撺掇之下,她举起了酒杯。

    一口进去。竟是白水。

    她诧异地看向喜嬷嬷,喜嬷嬷压低声音。面无表情地道:“太子妃自个知道自个的事,咱不凑这这热闹。”

    元卿凌笑道:“一点点是不要紧的。”

    “不,太子交代了。太子妃一滴酒不能沾。”喜嬷嬷很严厉地拒绝。

    今天大家都很开心。不想最后被砸了场子。

    元卿凌讪讪地应了一声,“那就听他的。”

    御书房。

    安王跪在御前,不敢抬头看那脸色已经铁青的明元帝。

    虽然穆如公公在楚王府的时候什么都没说,可方才进御书房之前,便已经告诉了他。且说了一句叫安王心里有数。

    安王确实心里有数。他心里更有数的是惠先生会把一切罪名都揽下,他只说一句不知道就是。

    至于静候看样子也是拿住了。但是静候敢说是受他指使么?静候虽是废物,但脑袋瓜子比谁都好使,一旦供出了他,就意味着把自己那些腌臜事都招认了。

    所以。当明元帝劈头劈脑地质问“你还有什么话说”的时候。安王已经抬起了沉痛的眸子,再服下请罪。“父皇。儿臣管治家臣不力,还请父皇责罚。”

    安王所料,件件正确。

    惠先生确实把一切罪名都揽下,至于静候,也说从头到尾,指使他办事的人是惠先生。

    他招认说,惠先生许下诺言,若他办到此事,便会求王爷为他官复原职,不过,他无心官位,已经当下把此事告知了太子,所以整个局,是太子设下,目的是要把惠先生当场拿住,问其目的。

    口供禀报到明元帝的耳中,就是这些。

    当时罗将军抱着糯米进宫的时候,看到孙子那张哭得已经半是青紫的脸,明元帝的心就像是被狗狠狠地咬了几口般痛着,他亲自抱着糯米,哄了好一会儿才哄好,恨不得当场就把惠先生碎尸万段。

    明元帝知道,如果事情要简单一点处理,直接处死了惠先生就是。

    他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

    但是,看到糯米的脸,那盈盈的黑眸子上头笼的泪水,他就是不愿意就这么算了。

    亲王夺嫡,风波不断,他虽不愿意看见,却也没那么痛心疾首。

    大人打生打死,是大人的事情,他糯米才刚满月,何罪之有?就要差点遭此狠手,明元帝怎能善罢甘休?

    所以,听了安王这句话,明元帝直接一块墨砚就扔了过去,怒不可遏,“管治不力?朕看着都是你下的命令。”

    墨砚正中安王的额头,掉下来的时候就染了血。

    安王跪着不动,甚至连抽痛一声都没有,直直地道:“父皇明鉴,儿臣绝没下过这样的命令,儿臣就是再心狠手辣,也不可能会对刚满月的侄子下手,儿臣冤枉!”

    明元帝厉声道:“你冤枉?就算不是你,你府中的人办了这事,你也冤枉不到哪里去,你若没这样的心思,底下的人会冒着性命的危险去为你筹谋?”

    安王心思已经清明起来,道:“父皇,您说得对,儿臣不算冤枉,只是此事着实处处透着怪异,还请父皇调查清楚。”

    “何来怪异?”明元帝怒道。

    安王伸手擦了一下额头流下来的血,道:“父皇,难道您不觉得怪异么?静候既然把惠先生接触之事告知了老五,老五为什么不直接回禀父皇,而是要静候冒险带走太孙?难道他就不怕出什么意外吗?还有,惠先生虽然是儿臣的家臣,可儿臣对他十分不信任,很少会交付重要的事情给他办,父皇可打听一下,儿臣这些年,何曾叫他办过要紧事?为什么这一次掳走太孙,这直接有可能要了儿臣性命的大事,儿臣会交给他去办?所以,儿臣是被人陷害了,还请父皇明鉴。”

    明元帝冷冷地道:“所以,你这话是指老五自编自导?”

    安王斗胆地道:“父皇,儿臣确实有这个想法,且老五不是头一遭这么做了,之前不是自伤过一次吗?”

    “胡说!”明元帝大怒,一拍桌子,“朕何时说过他那一次是自伤的?”

    安王慢慢地抬头,眼底有些狐疑,“若不是自伤,凶手是谁?”

    明元帝脸色一滞。

    为了保护老大,所以之前老五遇刺一事,他没有选择继续调查,之后也没有公布结果,只是含糊了过去。

    没想如今被他拿住当话柄,还驳得他没话好说。

    明元帝心头恼怒,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窝囊。

    偏又不能再这个时候再把老大扯进来,遂冷冷地道:“一码事归一码事,这件事情,是你府中的人犯下的,你指老五自编自导,并没证据,朕也可以说你为了脱罪往老五身上栽赃。”

    “如果父皇非得要护住老五,那儿臣无话可说,请父皇降罪就是。”安王的态度明显强硬起来了。

    明元帝气得半死,这问罪变成最后成了他这个君父偏袒之罪了。

    正气极,却见穆如公公疾步进来了,压低声音道:“皇上,太上皇来了。”

    明元帝一怔,连忙走出去迎接,心里暗自诧异,老爷子怎来御书房了?自打自己登基,这事还少见得很呢。

    “许是罗将军告知了太孙的事。”穆如公公提醒。

    那就大有可能了,罗将军是鬼影卫,若说了糯米差点出事,老爷子是坐不住的。

    果然出到外头,便见老爷子沉着一张脸,沉得都快变成黑色了。

    明元帝上前,“哟,父皇怎地来了?儿子扶您。”

    太上皇一手就拨开,暴戾地道:“老子还没死呢,等死的时候扶灵再用上你。”

    明元帝心中一凝,连忙跪下请罪。

    太上皇退居二线这么多年,人前人后,都给足了他这个皇帝面子,从不以老子的身份斥责,如今一开口就说这么重的话,明元帝心肝都吓颤抖了。

    太上皇站着,挺了一下腰,沉声道:“滚进来。”

    明元帝站起来,“是!”

    常公公扶着太上皇,进了御书房的门槛,明元帝便连忙追上。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