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599章 终于可以上山了
    四爷的气很不顺。

    接旨之后,他久久不能回过神来,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他初衷是来做什么的?杀人的。

    他是冷狼门主,做的是买卖人头的生意。他收了苏答和的十万两银子,要拿太子妃的人头。

    但现在他要付出二百万两银子。还收了太子妃为弟子。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被封爵位,是朝廷的人了,他冷狼门素来不入朝。他此番入京。是把自己卖了吗?

    他足足冷静了有半个时辰。一手扒拉住容月的手腕。神色狰狞,“那个苏答和如今何在?”

    “听说流放了!”

    四爷咬牙切齿,“我出一万两。要他的人头。”

    容月笑嘻嘻,“好嘞。属下这就传令下去。”

    “你似乎很高兴!”四爷冷冷地看着她。

    容月神色一收,“爷您是知道的。属下生气的时候都是笑着的。否则怎会有玉面罗刹的绰号?爷您做这个决定是对的,这种种都是因苏答和而起。我们冷狼门自打成立至今,不曾出过这种进退两难的事情。这苏答和一定是人神共愤,才会连累我们冷狼门。取他的人头,也算是便宜他了。”

    四爷深深地吸气,吐气,“和连累不连累莫得关系,主要是整件事情需要找颗人头来负责任。”

    “是,爷您说得对!”容月气愤地道,“这本来不是一颗人头能解决的事,想他苏答和竟敢谋杀当今太子妃,实在是可恶,还连累了我们冷狼门,岂有此理。”

    四爷有些心绞痛,压压手,“得了,不要再说,去传令吧。”

    二百万两,不算个啥,是这气不顺。

    不过,到了傍晚,四爷的气就很顺了。

    整个楚王府对他的态度大大的改变,所有人对他笑容相迎,宇文皓和元卿凌在饭桌上对着他就是一顿彩虹屁,什么商人的家国情怀各种高帽子往他头上压,弄得他一顿心花怒放。

    以至于他都忘记去慢慢回忆,昨晚到底有没有答应过要捐献银子。

    寻常人筹二百万两,那是惊天的巨难,但是对四爷来说就是拔一根汗毛的事,随随便便便可拿出来,翌日这二百万两就到位了。

    宇文皓吃了甜头,自己掐着自己的脸蛋,兴高采烈地道“没想到本太子也是可以靠脸吃饭的人。”

    慈善的事业,最容易收买人心,尤其在朝中上下都知道国库艰难的时候,这一笔银子的到账,让朝中上下对宇文皓再度改观,民间对宇文皓的支持也稳步上升。

    最开森的莫过于明元帝了,又解决了一件心头大事,深切认为太子真的是福将。

    有了这份功劳作为铺垫,宇文皓再度跟明元帝提起麻风山的事情,说元卿凌可以治愈麻风疾病。

    明元帝这会儿心里高兴,听了之后,也没表态,只是对穆如公公道“最近朕的眼睛有些奇怪,总是一只睁开时,另外一只就闭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要找个御医来请脉才行。”

    穆如公公掩嘴偷笑,宇文皓已经大声谢恩而去了。

    有了父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就好办多了,不明目张胆去,但是可以偷偷去,偷偷摸摸这事吧,楚王府最近做得多了。

    他回去给元卿凌报喜,元卿凌高兴得不行,连忙就收拾药箱和口罩,准备明日上山。

    宇文皓叮嘱她,必须要注意安全,带蛮儿和徐一阿四等人一块上去,上头他安排了府兵把守,基本都是自己人,但是还是要注意隐秘。

    这事能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办好便是最理想了。

    事实证实,阿四是个大嘴巴,得知元卿凌要上麻风山治病,就连忙回去告诉袁咏意,袁咏意一听,就响应起来,要和元卿凌一块上山。

    就这样,第二天一早,元卿凌就带着一群人出发了。

    冷四爷本打算从今天开始教元卿凌学武功,先不管弟子不弟子的事情,教会了再想办法让她犯错误把把逐出师门,就能剁了她的脑袋了。

    出去一问,才知道元卿凌出去了,他生气得很,一点都不尊师重道,耽误练功。

    元卿凌事先拿了药出来的,上了山之后,摆下桌子接诊。

    最近山上的伙食改善了,但是病人多半麻木绝望,所以,对元卿凌的到来也没有太开心,一部分过来敷衍一下,免得朝廷又不给肉吃,还吃之前的窝窝头。

    可还多人还是不愿意来的,派几个女人来,算什么治病?

    元卿凌的工作很艰巨,虽然都是同一种病,但是病情有深有浅,还得诊治有无其他并发症。

    袁咏意和阿四蛮儿要帮忙洗伤口,消毒,刮走伤口上的腐烂,这些活儿蛮儿倒是适应,袁咏意和阿四是强忍着恶心完成的。

    到晚上下山的时候,除了徐一之外,其他几人都弯腰驼背,累得连气都喘不上来了一口了。

    路途也有些遥远,回到府中,已经是亥时过,进城门就需要令牌了。

    这是最暴露身份的时候,但是,元卿凌问顾司拿了腰牌,说是顾司的家人,最近这些天都得出城办事,因此,开始两天没人怀疑。

    元卿凌回到府中之后还不能休息,要把今日治疗的病人都写一份治疗的病历,观察病情的进展。

    宇文皓很心疼她,陪着她一块去做,做完之后,已经子时过了。

    睡下两个时辰,又要马上起来,天不亮就得出城上山。

    所以,冷四爷还是扑了个空,他弟子太子妃又出去了。

    连续两三天这样,他干脆晚上的时候便等着,要叮嘱元卿凌明日一早练功,殊不知,这晚上没能等到元卿凌回来。

    元卿凌留宿在山上了,有一位病人因伤口发炎而感染,危在旦夕。

    这病人就是山上最的孩子,叫兰头,七八岁的模样,瘦得跟猴儿似的,脚趾烂了发炎感染,轮到他治疗的时候已经高热不退,元卿凌守在山中过夜,等到他退烧,已经是三更天了,自然就不能再回来,便在山中打了个营帐和几个女眷一起凑合睡下。

    山上的病人都不知道元卿凌的身份,只以为是惠民署的医女。

    听得阿四和袁咏意叫她元姐姐,大家便叫她元大夫。

    兰头的事情之后,大家都元大夫都十分尊敬,觉得她真的能救命。

    因为兰头看着都要死了,生生地救了回来,大家才真正觉得还有活着的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过来给元卿凌治病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