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598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元卿凌看着眼前这个容貌惊世的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学武?她为什么要学武呢?不离开老五就要学武,这是什么逻辑?

她干脆地反问。“四爷,你投资吗?合作形式的。不占你便宜。”

四目交投,觉得鸡同鸭讲。实在说不到一块去,四爷愤然离席,打算拂袖而去。

元卿凌连忙叫住了他。“四爷。不做生意也可以。你有捐钱打造名声的打算吗?福幼院。里面很多孤儿和孤寡老人,面临断粮的危机,只要你捐钱。我可以让皇上下旨嘉奖你。”

四爷冷冷地道“我不稀罕名声。”

说完,大步出去。

元卿凌一急。叫道“你若是捐钱,我跟你学武。师父。师父稍等!”

那孤冷的背影僵硬了一下,慢慢地转过身看着她。眸子有几分不信,“真的学?你吃得了苦吗?”

元卿凌见有希望。连忙跑出去,捣蒜般点头。“能吃苦,我特别能吃苦。”

四爷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又有些后悔方才的说法,“你这身子骨瘦弱得很,看着也不是学武的料子,你真没打算离开太子吗?要不你还是考虑考虑,你要什么条件你尽管说,只要别太过分就成。”

元卿凌决然拒绝,“不考虑。”

倒不是条件不吸引,而是她如果答应离开,他真的一心扑了进去,岂不是害了他?到底是当代富豪,如果为老五闹出点什么事来,那可就难听了。

冷四爷觉得事情脱离了掌控,心里很是纠结,真教她学武吗?看她的底子,几时能排名第一百啊?

但是,冷狼门不能坏了规矩啊,当初立下规矩的时候便加了一条,若坏了规矩,冷狼门解散。

为了一个元卿凌,解散冷狼门,实在是亏本的生意。

不过,他随即转念一想,这也不是没有法子的,等她学上一两个月,有了点儿的根基,再高价买断第一百名的高手,让他败给元卿凌,那她不就跻身前一百了吗?

嗯,就这么决定了,他让元卿凌去倒一杯茶,教授武功,总得喝了一杯茶才算名正言顺。

元卿凌也丝毫不犹豫,马上就进去倒茶,恭恭敬敬地请他喝了。

回了房中之后,他甚是得意地跟容月道“事情有解决的办法了,我亲自教授她武功,你去查一下,如今排行第一百的高手是谁,他的价格是多少,给银子买下这排名,到时候让他输给元卿凌,这事就能了了。”

容月震惊,“爷,您这样打算啊?”

冷四爷点头,“没错,茶都喝了,明日就开始教。”

他舒了一口气,扬袍坐下,仿佛是解决了心头大难,“一个月虽然说短不短,但说长也不长,很快就能过去,拿了她的性命之后,咱就回吧。”

容月听了之后觉得很不可思议,实在忍不住地道“不过,爷啊,您教太子妃武功,授业便为师,那您就是她的师父了,做师父的怎么能杀自己的弟子呢?除非徒弟做出欺师灭祖的事情来,否则做师父的一辈子都要罩着自己的弟子,莫说您亲自杀了,便是旁人杀,您也得护着。”

冷四爷不是这么不冷静不理智的人,只是来王府之后,整个人都被绕晕了,和他来的时候所料甚远。

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入一种无

所适从的尴尬中。

听了容月的话,他呆呆半响,回过神来之后顿时双指扣进喉咙里头,一阵干呕,愣是没能把那杯茶给催吐出来。

半响,他面如土色地看着容月,颜值跌到了这辈子的最低值,拷问灵魂般问道“那怎么办?”

容月也为他惆怅,爷最近怎么回事了?脑子这么不清醒啊。他们是来杀人的,结果,这又是受伤又是请客又是收弟子的,闹哪样?

不过容月惆怅了一会儿,马上就精神起来了,对爷和冷狼门来说或许不是好事,可对她说是好事啊,她和太子妃是妯娌,总不能谋害妯娌。

再说了,冷狼门也没有她的终身大事要紧。

因此,容月脸上悲愤,心里暗喜,强调道“爷,您这茶喝了进去,便是吐出来,那还是喝过了啊,从名分上,这茶一喝,您就是太子妃的授业师父了。”

四爷长叹一声,冷狼门多少人想要拜他为师他都不愿意,毕竟至今也没遇到一个横练筋骨的天才,他是非天才不收的。

做人真是不能挑剔,容月挑剔到二十岁没能嫁出去,孑然一身。

他挑剔到三十岁门下还是没有弟子,最终收了一个蠢材。

天意弄人啊!

心烦意乱了大半天,到晚上去梢头醉的时候,本没打算去的,但是也跟着去了,这烦恼得一醉方休啊。

心头有烦恼的事情,喝得就有点多了,加上宇文皓这只狐狸一直不怀好意地灌酒,到散场的时候,他竟醉得人事不知了。

宇文皓扶着他上马车,掀开帘子吹了一会儿风,他才稍稍清醒过来一些,睁开惺忪的桃花眼,看到宇文皓一脸的笑容对着他,他愣了一下,“我在哪里?”

“马车上,”宇文皓伸手压住他的肩膀,凑了过来,神情亲昵,“对了,四爷,方才在梢头醉和你说的事,你确定都答应了吗?”

“什么事?”四爷脑子昏沉,便是睁着眼睛也觉得天旋地转,哪里记得他曾答应过什么事?问了之后,又缓缓地闭上眼睛,还是睡着舒服。

“便是福幼院的事情,四爷说愿意捐献点银子。”宇文皓声音仿若催眠一般,“趁着静言在这里,四爷不妨给句实话。”

“银子?”四爷迷迷糊糊地想了一下,似乎听过这事的,不就是银子的事吗?银子算什么,别妨碍他睡觉便是,“捐,捐就是。”

宇文皓声音透着暗喜,“那本王便替孤寡多谢四爷。”

旁边,冷静言道“既然四爷应承,那我明日便入宫禀报皇上的。”

四爷翻了翻眼皮子,仿佛才看到马车上有另外一人,但是随即便寻了一处舒服的位置睡下。

宇文皓和冷静言对视一眼,都心头大松。

总算把孤福院的事情解决了。

对于要钱的事情,明元帝的动作素来是迅速的,翌日一早,便有嘉许圣旨抵达楚王府,自然,这道嘉许状是给冷四爷的。

容月扶着依旧半醉的四爷出来接旨,前头一大通不外乎是夸赞四爷性情高洁,有悲天悯人的心肠,造福百姓的高志,还封了一个爵位,封了个安定侯,自然,只有爵位,没有封邑没有世袭,甚至不如人家花钱买官,到底是有个实权。

圣旨最后,明元帝以皇帝的身份感谢四爷捐出银钱二百万两。<strong class="cname"> 第598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strong>完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