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卿凌宇文皓

第621章 竟然同意了
    一般大家理解的所谓送礼,不外乎是金银珠宝或者书画玉器古玩等等,数量在一件或者两件之间。进来的时候便可以叫侍女拿着进来就行。

    现在人进来了,礼还在外头。倒是显得多隆重似的,所以刁氏和伍氏便露出了讽刺之色。等着看容月送的礼物到底有多隆重。

    殊不知,便见一个个的箱子被抬了进来,这些箱子看着也是寻常木料所制。像是宅子家里装棉被的衣橱箱子。

    伍氏和刁氏当时就笑了出来。道:“莫不是连被褥嫁妆都给送过来了吧?”

    这其实也怪不得人家首饰店的,谁想过你容月送礼动不动就一个店铺的珠宝,这么多的宝贝总不能拉起衣裙一包就能走,肯定得找箱子装,掌柜这会儿真是连夫人放嫁妆的箱子都给弄出来了才装得完。

    鲁妃见这里好几箱东西。心里越发不高兴了。这还真是上赶着送嫁妆吗?到底是门家的女儿,哪里懂得规矩?

    想到自己要在娘家嫂子面前丢人。鲁妃的眼底便冰冷了起来。

    容月上前福身,“鲁妃娘娘,这是家兄送给娘娘的见面礼,让女代为送过来。还请娘娘笑纳!”

    刁氏笑声尖锐刻薄。“呵呵,送的什么见面礼啊?阵仗倒是很大。不知道里头装的什么东西呢?”

    元卿凌听了刁氏的话。心里很不高兴,今日是容月与老六相看的日子,做长辈的就算心里头不喜欢容月,也不可这般无礼啊。

    她看到容月沉静的眸子里已经扬起了怒火,想到她爆火的性子,当下就叫人把箱子打开。

    “要知道是什么还不容易么?打开看看就是了。”元卿凌淡淡地道。

    箱子全部打开,摆放在了鲁妃娘娘面前。

    伍氏和刁氏轻蔑地瞧了一眼,嘲讽的笑容顿时凝固在嘴角,霍然站起来,两颗眼珠子发直地盯着箱子疾冲过去,一手抓起一把,“假的吧?”

    金银珠宝,鲁妃见过不少,这些珠宝是真是假,她一眼便可看出来了,她其实也震惊得差点就要蹦起来了,但是身份摆在那里,总不能做出轻浮失态的举动来,因此强压住震撼的心,端过茶喝了一口,略微颤抖的双手还是泄露了情绪,她心底狂吼了一句,这真是全部给本宫的?

    刁氏和伍氏看得眼睛都热红了,若是换做他们家的儿子,这门亲事铁定就定下来了。

    可她收了银子,要把外甥嫁给怀王,自然就不能帮着容月说好了。

    刁氏压下了震惊和嫉妒,冷笑道:“确实是不懂得规矩,不过是才见了一面,竟连陪嫁都摆出来给娘娘看,是逼着殿下娶你么?还要不要点脸了?暴发户就是暴发户,庸俗。”

    鲁妃听了这些话,瞧了容月一眼,道:“你这礼太厚重了,本宫不能收。”

    容月装了一会儿淑女,实在别扭难受,听得鲁妃已经有了拒绝的意思,也就干脆不装了,站起来拱手道:“娘娘,这只是薄礼,您别嫌弃。”

    她抬起头眸子冷锐地扫向刁氏和伍氏,这两个女人一会出门就知道厉害,不揍她们个鼻青脸肿她不是容月。

    脸色一沉,便是欺霜傲雪的冷意,“什么陪嫁?我容月若是嫁人,岂能是这点陪嫁?岂不是寒酸了?我便直说了,这礼不是家兄送的,是我送给鲁妃娘娘的。”

    刁氏脸色也变了,阴阳怪气地道:“你一个没出阁的女子,哪里来这么多的银子?再说,娘娘又不是贪钱的人,能看上你这些礼么?”

    容月一听,转头去看着鲁妃娘娘,道:“娘娘,女子和您没见过面,不知道您喜欢什么,便叫人准备了这些,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讨好您,让您喜欢我,如果失礼了,还请娘娘恕罪。”

    鲁妃吃惊地看着容月,她竟说得这么直接,是要讨好她换取她的喜欢,这倒是个磊落爽快之人。

    伍氏冷冷地道:“娘娘不会喜欢你这些庸俗的东西,你拿回去。”

    鲁妃一听这话,心里就不高兴了,谁跟她说不喜欢的啊?她就是喜欢这些庸俗的东西,越多越好,在宫里头过了这么久贫困的日子,今日见着这么多宝贝,她稀罕得不得了。

    鲁妃的情绪都是摆在脸上的,对刁氏和伍氏的不满也让人看了出来,元卿凌本可以说几句话,但是觉得不如让容月自己处理,也希望鲁妃知道,老六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媳妇。

    容月听她一直说什么庸俗,气得快炸了,强忍住耐性道:“夫人,容月是低门户出身,不懂得送礼的规矩,也不知道娘娘喜欢什么,夫人代娘娘教训女,女受教,往后会注意一些。”

    阿四听了这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容月就是容月,果然表面服软话里带针,她说自己低门户不懂得规矩,那伍氏在鲁妃面前阴阳怪气尖酸刻薄,鲁妃反倒都没说什么,她便替鲁妃教训容月,更自诩出身大家,又遵循的哪门子规矩?

    伍氏拉下了脸,哼了一声,“牙尖嘴利!”

    鲁妃心里有些动摇了,容貌好,性子率直,又有钱,就是出身……

    元卿凌见状,觉得这会儿要出手了,便趁着刁氏与鲁妃说话的时候,在阿四的耳边低语了两句。

    阿四听罢微微颌首,片刻下人端着热茶上来的,阿四手捏了一枚铜钱暗中打向了下人的膝盖上,下人猛地往前一扑,手里捧着滚烫的茶水直朝怀王泼了过去。

    容月就站在中间,见状之后猛地一个旋转飞扑过去双手撑在怀王的椅子扶手上,用身子挡住怀王,那滚烫的茶水就泼在了她的脖子上,有几滴飞溅到了怀王的脸上,也依旧是烫得很。

    怀王连忙扶住容月,急道:“可伤着了?”

    容月却直直看着问他,“烫着你了么?”

    怀王瞧着她关切焦灼的眸子,心里陡然一缩,垂下眸子叹气,“你这个傻瓜,烫了本王有什么打紧你是女子,若泼在脸上怎了得?”

    容月听得他无事才站直了身子,道:“你没事就行,我不打紧。”

    鲁妃听到这句话,心里陡然地一痛,双手握住了扶手,一句话几乎要冲口而出,她同意了!

    自打儿子得病,她就恨不得用所有的办法来保护儿子不叫他受半点伤害,但是她在宫里头住,母子见一面都不是容易事,怎么可能日夜护在身前?

    如今看到容月奋不顾身地飞扑过去救他,就为一句他没事就好,怎不叫她共鸣?她日夜所做,不就是求他没事就好么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