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要的情深似海

第25章 迷人
    画得太有神了!太像了!哦不,在宋苒苒看来,慕战北画的每一个宋七月,都比宋七月本人更漂亮,更迷人!宋苒苒要疯了!她一定是看错了!从小到大,慕战北不是很讨厌宋七月吗?为什么会画这么多她的画像?从落款时间看,这些根本都是当时那个年龄段画的,而不是近期才画的。

    这么算来,慕战北根本就是从小就在偷偷画着宋七月的画像!坚持了这么多年,画了这么多!这还是挂在墙上的,是否还有没挂出来的?宋苒苒看到旁边纸篓里的卷轴画,看到旁边装满画作的箱子,毫不犹豫地跑过去,发了疯地把那些画一幅一幅打开……宋七月!宋七月!还是宋七月!每一幅宋七月都美得让人妒忌!让人发狂!让人恨不得撕掉她那张清纯的脸!正在作画的慕战北,听到身后的动静,眼眸微微低了低,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继续认真完成手里的画。

    是一幅素描。

    即便眼前没有模特,他手下勾勒出来的人物轮廓,也是那样的逼真。

    因为,所有关于那个小女人的样子,早就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他的心里。

    他正在画的这一幅,是她躺在无菌病房里,安静地阖着双眼打点滴的样子。

    那素净的小脸,那长长的睫毛,那干涸的唇……这是她在他印象里,最后能记起的形象。

    在之后,她睁开眼睛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决绝得让他感到陌生。

    让他不敢靠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宋苒苒疯了,把手里所有的画都扔到了地上,怒吼着,质问着,歇斯底里。

    慕战北任由她发疯,待她终于安静了的时候,他才淡淡开口,"想撕就撕,想烧就烧,只要我不死,我还会画,画到老,你永远也撕不完!"宋苒苒瞬间红了双眼,蹬蹬蹬跑过来一把夺过了慕战北手里的铅笔,"慕战北,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明明你不喜欢宋七月的!为什么你的画室里,全都是她的画!"慕战北看都没看她一眼,从旁边的笔架上又拿过来一支笔,继续在画上画起来。

    宋苒苒被他淡漠的态度激怒了,一脚踢倒了他的画架。

    "哐啷"一声,画架倒了下去。

    她怔住了,有点惶恐地看向慕战北。

    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慕战北仍然没有动怒,把手里的笔放回笔架,缓缓站了起来,转身,"你想放火烧了这里都行!无所谓,因为我走到哪,都会画到哪。

    "说完,大步向外走去。

    宋苒苒愣了一下,连忙追上去双手圈住了他的胳膊,"慕战北,你不准走!你告诉我,我肚子里的孩子,为什么会不是你的!为什么!"闻言,慕战北停了下来,凉薄的唇微微勾了下,转身看向她,"宋苒苒,你以为我会碰一个被无数个男人睡过的脏女人?"男人眼里的鄙夷毫不掩饰,宋苒苒怔住,"战北,我是被人强暴的,你不是说过不嫌弃我吗?"26章掩饰"呵呵。

    "慕战北冷冷地甩开她的胳膊,"宋苒苒,这么多年来,你当真我慕战北是个傻子?愚蠢到任由你欺骗任由你摆布?在你被强暴之前,难道你的身子是干净的?难道你故意找人强暴你,不是因为你想掩饰你已经不是处女的残贱身体?你以为你把这些全都陷害给七月真的没有人知道?"男人的声音,一句比一句冷,一句比一句厉声。

    宋苒苒慌了,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上去就要抱慕战北,"不是的,不是的,战北,你肯定是听宋七月胡乱说的!我不是,根本不是这样的……"慕战北一个闪身,宋苒苒摔到了地上。

    看着狼狈的女人,慕战北满眸的阴鸷,"你以为上次你那点药就可以让我就范?我慕战北就算是没女人,也不会碰你这样的女人!那一晚,在这里睡了你的根本不是我!"正要爬起来的宋苒苒,听到这句话,四肢一软,又跌坐了下去,眼泪仓皇流出,"战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是真心爱你的,我比宋七月那个贱人更爱你啊!""住嘴!"慕战北一脚踢到了宋苒苒的肩膀上,蹲下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咬牙道,"你没资格说七月的名字,更没资格骂她!从现在开始,我如果再从你嘴里听到一个关于七月的名字,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慕战北对她的厌恶,一点都不掩饰,让宋苒苒的一颗心瞬间冷到了极点。

    爱而不得而生恨,她突然发现自己不仅恨宋七月,更恨这个男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欺骗她!她以为,他真的不喜欢宋七月,而是喜欢她宋苒苒!而这个阴险狡诈的男人,竟然心里一直仅有的,只有宋七月!这么多年了,他竟然可以装模作样的和她在一起,而心里念着的是她的妹妹宋七月!太可恶了!"战北,你对我太残忍了!"宋苒苒哭得梨花带雨肝肠寸断。

    慕战北冷哼一声,"比起你对七月做的,我这点可以忽略不计!"男人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宋苒苒余光瞥见手指不远处有一个画笔,那削得尖锐的笔尖在她眼里闪过一道暗芒。

    "战北,你看这是什么!"她快速抓过画笔,柔声唤了一声,"这好像是七月呢!"慕战北本来不想理会她,但在听到七月的名字时,毫不犹豫地停下了起身的动作,又蹲下来,转身看过来。

    只是,他的眸子刚转过来,之间一道黑影冲自己的眼睛刺了过来。

    根本来不及躲闪……"噗……"一道尖锐的东西刺进肉体里的声音之后,整个画室都安静了下来。

    看到男人的左眼里瞬间流出了鲜血,宋苒苒吓得瞪大眼睛愣住了,握着笔的手连忙松开,慌乱地爬起来,"不是我,不是我……战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七月正在睡午觉,突然从噩梦里坐了起来,满头的大汗。

    想起那个可怕的梦境,她连忙下床来,光着脚走到了婴儿床旁边。

    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宝贝,正睡得香甜,小嘴嘟嘟的,好像在撒娇。

    七月松了一口气,俯身在小家伙额头亲吻了一下,在婴儿床边坐了下来。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医圣传承 .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医圣传承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